尹县长 > 新版自序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新版自序

    《尹县长》在一九八七年出了二十七版后,有十七年之久不曾再版。其间曾想取回自印,却因为出版社拥有“永久出版”的合约而作罢。

    朋友都很讶异:“妳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留学美国,又两岸三地走透透,怎么会轻易把版权‘永久’出让呢?”

    说来惭愧,其时人在温哥华,睽违台湾十多年了。以为家乡长年戒严,管制新闻和出版,出版合约必为既定模式,不可更动。仅有的顾虑是,以后出版选集要抽用部份篇幅恐有不便。在电话中与出版社老闆提起,他表示没问题,打声招呼即可。

    过两个月,另一家出版社出版我一本选集,我便选用了《尹县长》中的两篇。该出版社寄出合约时,先在电话中表示“合约内容可以按作者意愿修改,双方同意就行。”我这才知道,台湾的出版业相当活泼开放,并无固定契约。

    其实出版社肯“永久出版”拙作是好事,苦的是长年不出版,又不让作者拿回版权,让人感到判了无期徒刑似的。这十年来,有些出版社编辑作家作品选,要求从《尹县长》集中选敝人的代表作,常因转载费太低而碰壁,也令人备感挫折。

    去年九月,出版社突然又印了三百本,旋即传来老闆遭逢变故的消息。听说出版社的继承人较好商量,我便亲自交涉,终以十二万元代价赎回了版权。蒙九歌出版社选为“典藏小说”丛书之一,得以校订再版,欣慰感激就不在话下了。

    台湾的民主日渐成熟,海峡两岸的交流越发密切,约定俗成的用语渐渐融会贯通了。再版的集子因而取消了很多引号,相信读起来会通顺些。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转眼将满四十年。随着时光流逝,人们对这场几乎革掉中华文化的政治运动,可能记忆淡忘了,甚或全然陌生。无论如何都是可惜的事,因为忽略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悲剧可能一演再演。《尹县长》写作不够完美,却是那个荒谬、动乱时代的见証。读者若能从中有所体会,譬如一个民族不追求民主进步并自我反省的话,会有集体疯狂而堕落、沦亡之虞,作者将会感恩戴德,不虚此生矣。

    ——二○○五年三月于台北
← 键盘键 小说刚开始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