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二十一回 妙手空空投诗报惊 天璜贵胄巡视粥棚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一回 妙手空空投诗报惊 天璜贵胄巡视粥棚

    弘曆奉到返京旨意,已是四月初三。此时推行新政的诏谕已经通天下皆知,南京城大街小巷到处张贴着两江总督和江苏巡抚会衔布告,解释新政。李卫不大识字,叫化子把式,把雍正的旨编成两份:一份原封装订成册发放各县各府学宫,由教谕、训导三天一讲,集中各地秀才听了,回乡再作宣讲。各知府、县令除了逢一考较举人秀才们领会圣意,逢五还要应付李卫和尹继善寄来的考卷。贴到大街上的,却不是上谕和廷寄的原文。李卫命令幕僚们把圣旨和廷寄文书,凡与新政有关的,都编成鼓儿词、道情、莲花落、加官词儿大量刻板印刷。各戏院开戏加官戏,茶肆酒楼说书卖唱的正文前加唱《颂皇恩》,甚至秦淮河上风月人家接客,也是每客一份免费赠送。江苏浙江两省真是连渔父樵夫也都对雍正新政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了。弘曆住在夫子庙东的驿馆前,因为是南京最热闹的所在,总督衙门专设了一个灯棚,各色灯上也都是李卫手下的俚语作品,白天晚上招引看客,猜灯谜猜中了并没有彩头奖品,只发放一张彩票,凭彩票一张,回乡可在义仓支粮一升。连彩票背面也都印的宣传圣谕口号:

    各位父老你是听,天子雨露恩情重。耗限本自民间取,中有余银应归公。文武吏员取养廉,廉官节用为百姓。赋者均来讼者平,白髮黄童享太平……

    而今大府设义仓,丰时积存欠度荒。富家好仁积阴骘,穷家得惠亦安康。簪缨富贵应慕义,虽是缙绅亦纳粮。应知吾皇远筹谋,为汝世世计平阳。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招惹得八僻四乡进城农人把个灯棚终日困得水洩不通密不透风。半个月前,弘曆命人密採了这些彩票将样本直呈雍正,又写密折极力夸奖:

    儿臣计之,以彩票一张兑米一升,发放一百万张计,仅付江南余粮一万石,而山野小民,僻壤穷乡皆得被沐皇恩,下愚黔首皆可体仰圣谕要旨。是又不可从区区万石之粮而计值矣。

今天在接到回京述职,并途访查田文镜被劾数事的旨意里,原折加朱批发还了他。仍是父皇雍正那笔极熟悉的端楷:

    李卫公忠之声朕素知之,其聪明得之天性,人亦难学。已将尔之折誊发各省,可由其参照办理。天下事难以一概之,即如山东,今方赈灾,虽一万石粮亦筹措为难。长袖善舞,多财善贾,李卫是矣,然亦平日着意留心政务处也。
    另,发邸报数份尔看。因尔即将离宁赴豫,途中多有不便,此几份邸报是尚未发出中省者。及尔至开封,可以接续阅读而无间滞也。

    弘曆又拿起随廷寄密封匣子交来的几份邸报,其实也没有重要内容,除了十八行省耗限归公,推行官员养廉缺席各处顺利的消息,醒目一点的是由礼部侍郎胡什礼亲自押送允禟赴保定,将“塞思黑”交李绂“严行看管”。李绂弹劾田文镜“五不可恕”的折子没有发原文,只登刊了一个标题。还有一件是阿尔泰将军的军情通报,说罗布藏丹增病死,罗之残余旧部已为策零阿拉布坦收留。準葛尔喀尔喀蒙古军队事权统归了策零,如今调动频繁。已经另有旨意给威远将军岳锺麒,命其戒备防範。还有两则,一则说杨名时已任礼部尚书之职,一则说孙嘉淦已由云贵观风使回任左都御史,即日启程回京云云。

    他在书房中对照朱批参读这些邸报,原来有点忐忑的心放了下来。前些时“八爷党”大闹乾清宫,他这里急报一日多到五六件,对京师发出的事变他都了如指掌。李卫尹继善范时捷一干人每天过来请安,绕着弯弯儿打探内廷消息,弘历虽从容应付,但心里却也不挺实。起先担心廉亲王搅乱朝局,尔后又怕兴起大狱穷治允禩党。一切平静,又觉得自己久在外省,疑惑会不会有人在雍正跟前拨弄是非。这道密谕和邸报,所指示的事情大小无所谓,重要的是雍正更加信赖自己,为使自己不间断地掌握各省及边境全局,竟亲自将未发出去的邸报样本寄来。弘曆不由得佩服父皇的心细如髮,也隐隐意识到弘时在京政务措置有不合皇帝心思之处。因此,放下廷寄文书,弘曆心中已经完全释然。却见堂房外从二门进来四个长随打扮的汉子,也不进屋来,就阶前天井里一字排开,肥肥地喝一声“喏”,稟道:“四王爷,奴才邢建业、邢建敏、邢建忠、邢建义陪主子练招儿了!”

    这邢家四兄弟原是山东人,从前明万曆年间,祖传七辈的捕快世家,父亲邢连珠年老休致派自己的四个儿子出册到李卫处奔走。为考较邢家子弟武艺能耐,李卫特调了他们先到南京总督衙门听用,恰弘曆每逢单日练武,便指定他四人陪练。弘曆见他们到,随即脱去外身套的袍褂,内里月白长衫上只套了一件玫瑰紫马图鲁坎肩,又换了一双灯蕊绒皂靴,将袍角掩在腰带里,一手提了根齐眉棍步出堂前,笑道:“今儿恐怕是最后一次练把式了,我就要回北京,明儿起三天里头分别接见南京官员,就没空玩儿了——今儿怎么练?”“凭爷吩咐!”邢建业叉手说道。

    “你们拳脚已经领教过了。”弘曆微笑道,“今儿换个花样。今儿我练棒,你们一个一个上,谁能夺下我手上这根棒,赏二十两银子!”弘曆说着,从靴页子里抽出一张银票放在窗前台阶上,用石头压住了。过来支个门户,单手抡棒一招满天撒网,身子滴溜溜连旋十几个圈子,一手“举火烧天”,一手攥棒成秦皇负剑式,顿时满院生风。

    四兄弟见他如此潇洒俐落一个起手,不禁鼓掌,高声齐发一声彩:“好!”

    那弘曆舞得一发起兴,一根棒在手里勾、挑、拈、搭、撬、绰、崩、刺……灯草般轻巧,时而支棒如轴,通身飞旋空中连环踢腿;时而进步连跃,双手倒舞得那棒如风车般,纵跳飞踢还夹着拳脚,连天井旁的花草都被棒风带得如风催动。这四个兄弟一时都没有出手,站在旁边细观顷刻,已经看出,弘曆的棒法出自内廷,虽受过大内侍卫高手指点,但犯了“宫病”。尽自舞得密不透风,却只是个好看,四个人都觉得夺掉他手中这根柞木棒不是难事。但又虑他是当今“太子”,任性自负,扫了面子可怎么好?邢建业正在寻思办法,老四邢建义一个欺身已经进场,大叫:“四爷,得罪了!”在弘曆的棒影中纵跃环跳,瞧準了弘曆下盘不稳,飞足横踢弘曆后腿。弘曆急忙支着棒一个鱼飞,身子悬在半空,谁知建义却是虚招,左腿弓步,右足收势猛地一勾,弘曆下头失了支撑,已经落地。建义眼见他要摔个马爬,将左手一拦,托住弘曆,弘曆一怔间,手中的棒已被邢建义右手震飞出三丈高许。那棒飘飘地落入邢建义手中。弘曆笑着退了一步,说道:“不用再比了,连你都夺了去,何况你哥哥?真好身法,我的棒舞起来连水都泼不进来,你怎么进了场的?大内高手也没这个本事。”

    “大内侍卫是让着王爷的。”邢建义笑嘻嘻说道,“天下棒法没有一样天衣无缝的,他专向您舞得密的地方泼水,自然就泼不进去。小人欠了人家赌银二十两,爷这张龙头银票太叫人眼热了,因此放肆了!”弘曆不禁大笑,说道:“原来如此!你赌输了银子红了眼?好好好!这么实诚,你主子当得帮你填还!”一边说,回头取那张银票时,不禁吃了一惊:原来台阶上好端端压在石头下的彩物已不翼而飞,不知被谁换成了一张薛涛笺,点点渍渍的似乎还有字!弘曆小心得像怕被烫伤似地取出纸条,脸上犹带着凝固的笑容,抖着手指展开了看,纸上写着一首诗:

    矜在勤政载功还,忍听旧歌鹡鸰原。妙手空空谨相告,北去途中防凋残!

细看时是自己素常用的笺纸,墨迹潮润触指即染,显然是刚刚写的。光天化日之下,又在戒备森严的钦差王邸,当着几个武林高手,这贼竟从容入书房题诗,寂然换银票,来无迹,去无蹤,不但胆大到了极处,本领也令人匪夷所思。

    邢家兄弟一愣,立即知道出了什么事,邢建业和邢建敏抢上几步一前一后护住了弘曆,建忠建义呼啸一声飞身上房,两个人在房背上手搭凉棚四下眺望,但见青堂瓦舍接陌连阡,曲巷小街千迴百折,时而传来小孩子叽叽嘎嘎的笑声,院内院外一片春光景象,太平世界,哪得见个贼影子?四兄弟又搜了弘曆的书房,才请惊魂初定的弘曆进去。见弘曆呆呆地爽然若有所失,四个人都觉讪讪的。邢建业低着头赤红暴脸说道:“惊了爷的驾了,都是小的们无能,也真不防南京还有这样的飞贼!”

    “也许是这驿站里有江湖上卧底的人所为。”弘曆见他们羞得无地自容,反过来替他们圆场道:“再说,你们都盯着我和建义过手,没有留神。别这么垂头丧气的死了老子娘似的,这是一百两银子,爷照样还赏你们!”说着又递一张银票过去,四个人哪里敢接?正没做理会处,门阍上进来人报说:“两江总督李卫、江南布政使范时捷来拜。”弘曆将银票向邢建业手中一塞,立起身来说道:“叫进来吧。”

    须臾,便见李卫穿着一件宽大的九蟒五爪袍子,外边套了件锦鸡补服慢慢摆着方步进来。他久病方癒,一直犯着痰喘,瘦得像麻桿,空蕩蕩地挑着衣服。身后的范时捷却墩实得石头似的,吃得红光满面,走一步脸上横肉乱颤。随后还有两个侍女丫头和一个老婆子默默跟着,过了二门便沿墙垂手站住。李卫朝她们一摆手,说道:“你们先在这听使唤。”转身朝迎出来的弘曆打下千儿去,说道:“奴才李卫、范时捷给主子请安!”便和范时捷一同磕下头去。

    “好好!起来!”弘曆在阶上双手虚扶了一下,一边让二人进屋,一边笑问:“继善呢?我原想他也必定来的,怎么就你二位?”又看看李卫脸色,说道:“你脸色仍旧苍白,精神好多了。我请杨名时给你弄二斤上好银耳,他回信说已经回京,已请云南布政使江韵洲代办,这几天就能送到。那东西叫翠儿配上冰糖熬化了,随时进补,于身子最有益的。”“亏得主子惦记着了。”李卫赔笑道,“银耳今儿上午驿传来过,老江还专门附了信说是主子的恩典。尹继善这会子来不了,清江口那里去年黄河淤沙,堵漕运,今春要补运二百万石粮到直隶山东。黄河菜花汛就过来,不及早清理就误了大事。继善正召集河道衙门的人议事,还有尖山坝工程,春化土鬆,要调民工修筑——这些都是肥缺,要用最清廉的人,也得巡抚操心。我跟他讲,‘你要弄些个河南操娘的黄振国那样的东西去治河筑坝,今秋江苏境江西境出一处纰漏,或决溃了,老子也就顾不得几十年脸面交情,非弹劾得你七窍生烟不可。银子,如今耗限归公,有的是。你派的那些河工官儿敢黑我这点新政钱,我非请王命旗牌斩他不可!’继善这人我一百个放心,不过丑话在前,图个顺利不是?——晚间我设水酒一杯给四爷饯行,继善必定来的。”

    范时捷是个安静不住的,一边听李卫说话,一边东顾西盼,笑道:“继善也为这个忙,尹泰老相公在北京来信,大太太晋封了一品诰命,叫他写诗纪庆。他母亲又是五十大寿,他得採办寿礼。跟我说,想请四爷顺道儿带回北京,又说,既不能张扬,又不能叫母亲寒心。我说,‘你这事叫四爷难办。四爷是天上人,能背着尹老相公帮你给母亲塞体己?你这不是闹笑话!亏了你还是个大学问的探花郎!’……”他夹七夹八一顿说,弘曆如堕五里雾中,李卫忙赔笑道:“继善公的母亲是小娘,自然不得与封诰命……尹泰老相公的正室妒忌得很,尹泰又是老古板,到如今继善这么大官,母亲在家还是青衣荆钗,站着侍候老爷子太太。这事继善没处说,只有自己苦罢了……”

    弘曆听了不禁点头叹息。李卫转了话题问道:“爷的随从奴才们呢?爷在这边和邢家兄弟练功夫,他们都不在跟前侍候?”弘曆笑道:“你李卫是天下治盗第一能吏,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因这两天就要走,我打发他们到街上买图书。皇上仍旧是内热,我已经写信给黑龙江将军,叫他提活熊送北京取胆,我从这边带点真牛黄回去。还有我母亲,也要带点东西,其余的人都在后院打裹行李。但看来你这里还不能夜不闭户啊,大白天的,几个人眼皮子底下竟有飞贼偷我的银子!”说着便将那张字递给李卫。

    “是么?”李卫吃了一惊,双手接过纸笺看看,有一半字不认得,便递给范时捷道:“老范,娘希匹这贼也太不给面子,总是我不知什么时候说了满话,到四爷这儿来出我的丑。你是识字人,给咱唸唸!”范时捷又是吃惊又是好笑,读了诗,说道:“这贼不像有歹意,提醒四爷路上小心些。他这么显摆能耐,有意为朝廷效劳也未可知。”“格老子的!”李卫咬牙笑骂道,“这都是甘凤池一干人弄的,撒英雄帖在南京会筵,招惹得外省这些不三不四的毛贼来捣蛋!黑嬷嬷陪端木良庸回去完婚去了,原打算请他们顺道护送四爷,如今看起来只有奴才亲自送您回去了。”又指着二门前站着的几个僕妇说道:“这是黑嬷嬷家的几个亲戚,她老了,叫家里人来侍候端木。端木他们回山东,我留下了这几个人,这几个丫头吹拉弹唱都能来一手。路上侍候四爷,到底比男人粗手大脚的好。”范时捷笑嘻嘻地看着邢家兄弟道:“怎么样,不吹嘘‘打遍山东无敌手’了?这回现眼,等着挨你家老爷子的家法板子吧!”李卫便招手叫丫头们进来。

    弘曆见四个人臊得满面涨红,忙止住了范时捷说话,道:“当时我们全神贯注练功夫,是大意了,何必责之过深呢?我回京,还由他们护送,李卫你放心,这贼绝不是冲我的命来的。你也甭亲自送,为一张小小帖子这么闹起来,不怕人笑话你少主子?”因见那个中年妇人带着两个丫头已款款进屋,便不再言语,留神打量时,那中年妇人约四十岁上下,巴巴髻上插着象牙簪,容长脸儿高鼻梁,一望可知当年也是美人胎子。但两个女子形容都还小,只在十五六岁年纪,都是放了足的,一色撒花葱绿裤,鹅黄滚边绣花衫,容貌并不很俊,但齐站一处,犹如并蒂两枝黄花婷婷玉立,别有一番风致。弘曆年少才高风流倜傥,只因是钦差大臣在外,有关物议,身边不便携红带绿,整日只有几个汉子伏侍,见她们风致楚楚腼然赧颜站在书房里,顿觉精神一爽,把玩着手中折扇笑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中年妇人出前福了一福,说道:“小妇人姓温,温刘氏。主子叫我温家的就成。”又指着两个女孩子说道:“这两个孩子是两胎双生,都是小妇人的女儿。眉心有硃砂痣的是姐姐,主子给他起名儿嫣红,这个是妹妹,叫英英。”

    “主子?”

    “哦,就是黑嬷嬷,”温家的说道,“嬷嬷本家姓方。永乐靖难年间就败了,我们家那时就是方家的世僕。端木家是因为收养方家子孙有恩,方家才认了恩亲,对外头说是主僕,其实不当奴才使的。倒是我们温家,是地道的低门头儿。”

    她没说完,弘曆已经明白其中的瓜葛,想不到李卫整日夸说武林里的端木和黑嬷嬷两个家族竟这么久远的渊源!思量着笑道:“既是方家,又是靖难时败的,一定是方孝孺了,忠臣烈士之后,相扶相携三百余年,这也算一段佳话呢!”说着便取杯要喫茶,温家的不待吩咐忙从茶吊子上摘下壶,嫣红撮茶,小心沏了三杯用盘子端了过来,英英将壶中热水倒了面盆中,又续了凉水,把搭绳上毛巾浸了三块,趁热拧出来,三个刚饮了两口,噙香品味间,热毛巾已送了上来。弘曆不禁笑道:“屋里的伏侍差事,还是要女人。我带的几个男僕,忠心也尽有的,一到这些事上都活似傻子。”见李范二人笑道起身要告辞,弘曆忙又道:“别忙着走,我还有点事。天也好早晚的了,待会儿我还要去看看李卫设的粥场。晚间你不是还要请我么?就便儿一同就去了。”

    “是!”

    范时捷和李卫对视一眼,又坐了下来。弘曆从书架上取下一个镀金木匣子,用手一揿机关,“啪”地打开了,取出一封黄绫封面的折子。二人一眼瞧见是雍正常常批覆用的请安折子,忙站起身来。李卫便问:“皇上有密谕么?”弘曆点点头,把折子交给范时捷道:“给李卫读读。”范时捷一眼瞧见是皇帝手迹,忙打一躬,恭恭敬敬读道:

    十八日折悉。朕近日身心皆有所不安,时时身觉灼热,头亦眩晕如有鬼神。可留心访问,有内外科好医生与深达修养性命之人,或道士或讲道之儒士、俗家。倘遇缘访得时必委曲开导,令其乐从方好,不可迫之以势。厚赠以安其家,一面奏闻一面着人伏侍送至京城,朕有用处。竭力代朕访求之,不必预有疑难之怀。你荐送非人,朕亦不怪也,朕自有试用之道。如有闻他省之人可达,将姓名来历密奏以闻,朕再传谕该省督抚访查。不可视为具文从事。可留神博问广访,以副朕意。慎密慎密。

李卫和范时捷不禁悚然。看那日期,是去年十月二十五日的,在此之前他们不知上过多少请安折子,一概都批的“朕安,勿念”。“办好尔之差事,胜于良药奉朕”之类的话头,想不到另外给弘曆的是这样的旨意,意似迫不及待地在寻卜问医!

    “我们边走边谈。”弘曆一笑,收回折子,因见后头一个老苍头拍打着满身灰土过来,便叫进来,说道:“老刘头,这三个是新进来侍候书房笔墨的,就在这书房隔壁收拾出一间来她们住。两个女孩子还小,告诉家人不可委屈了她们。”又对嫣红、英英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凡事不必见外,缺什么管老刘头要。我要出去到李大人府上,把墨给我磨好,回来我写字用。架上的书乱,我自己心里有数,你们不要整理。”说着便和李卫一同出来。邢家兄弟互相使个眼色便都随后跟了。

    范时捷边走边道:“四爷,您是便服,我们这身打扮跟着,不相宜,可否容我们回去更衣再跟着侍候?”李卫笑嘻嘻说道:“我轿里随时都有各色衣服备用。范大舅子,想当叫化子还是风月楼上的王八头儿,我立时打扮得你鱼目混珠!”范时捷是李卫骂惯了的,笑道:“又玠你要当小叫化儿,我就扮老叫化。你要扮小王八牵马儿,我就扮个老王八!”二人斗口,引得弘曆在旁笑不可遏。一时二人从李卫官轿里出来,李卫头戴黑缎子六合一统瓜皮帽,黑缎褂子,腰里悬着槟榔荷包,瘦脸上还挂了副墨镜,活脱一个师爷。范时捷却顶了灰毡帽,灰府绸袍子外套青布褂子——却是管家模样。三人相视,不禁哈哈大笑,出了驿馆也不走大路,踅一个胡同从小巷里串出来,迤逦向东北——李卫为穷民专设的粥场就设在离粮库不远的玄武湖畔。

    四月江南已是花谢树绿,从驿站踅北而行其实已是南京市郊,但见黄土便道两边杨柳婆娑,暖风宜人,不断头的菜花在西下的斜阳里漾蕩有姿,间或有菜田,栽种着茄秧、青椒秧、小葱、水萝蔔、黄瓜、菜豆、青笋等菜蔬,青翠欲淌。小孩子们在浇菜的水渠边,有的捕蝴蝶,有的捉虫子,有的在戏水玩耍,间或有滑落在水里的,被岸上一群总角小子抛泥撒沙,打着水仗,有哭的有笑的有闹的有骂的,有大人拉着泥猴一样的儿子打屁股的……一派农家田园风光。三个终日昏头昏脑钻在公事丛中角逐名利的亲贵大员,都觉耳目为之一新。弘曆一边漫步走着,问李卫道:“你怎么会想起设义仓设粥场呢?皇上几次跟我夸奖这事。说几时天下督抚都办起这个善举,治化极盛也就快到了。大抵太平日久,地土容易兼併,总归富的少贫的多,即使太平,也不免有水旱蝗灾,历来革命都是雄杰奸狡乘了这个‘机’。从长远说,这真是庙堂百姓二者兼顾的好法子。”

    “我没有皇上想那么远那么深。”李卫手里拿着一根草节儿,一点一点掐着在嘴里嚼,“我只晓得人饿急了什么滋味——看见吃的就想抢,看见有钱人就想打!我一个婶子,丈夫死了十年,守节不嫁,一场蝗灾过去,庄稼吃得像割过一样。她就卖花儿了(注一)——她还要养活儿子呀!”他沉默着,不再言语了。范时捷点头叹道:“这是真的。我在芜湖盐道,见过刘二饑民暴动,就为一斤粮没给足份量,那个刘二卖柴从那儿过,一扁担打得米店老闆四脚朝天。几百饑民乘机抢米,烧店舖,抢银号,连不是饑民的也捲进去,逢大户人的门就砸,抢粮杀人姦污妇女……费了多大事才镇压下去。杀刘二是我当监斩官,外头设酒祭奠他的有几十桌,我只睁眼闭眼,不敢触这众怒,还亲自过去敬了他一碗酒这才行刑。四爷,你要身临其境就知道了,那真是一触即发,一发就不可收拾!”弘曆幽幽望着远处,大约阳光下的油菜田太刺眼,略为瞇缝的眼睑中瞳仁闪着光,他舔了舔嘴唇,想说什么又嚥了回去。李卫眼见前面乌沉沉一片高房,四周的墙边站着岗哨,用手一指道:“这就是江南粮库,过了粮库就是玄武湖,施粥场就设在湖边。”弘曆问道:“为什么设在这里呢?”“那边有个破落了的五通庙,能遮个风雨。”李卫说道,“靠湖边有水,洗洗涮涮乾净些,病也就少了。离粮库近,取粮方便——城里头我不许有讨饭的,外头要安置周到才不易生事。”

    三个人边说边走,果然转过粮库,便见浩渺的玄武湖清波涟涌。湖南岸西侧一座大庙甚是雄伟,只年久失修,看去灰濛濛的。庙东一边空场,似乎是昔年过庙会的场地,空场东边一排芦席搭成棚子,旁边垛着拌子柴,棚后六个烟筒炊烟带着火星哔剥声直冲而起,轰轰直响。因快到饭时,空场上已集了上千的饑民,似排队又似散乱地站成六路,一个个破衣烂衫蓬头垢面,手里的碗敲得山响,不耐烦地等着开棚捨饭。人群中不时发出争吵声,粗野的骂声,女人奶着孩子哼儿歌声,还有小孩子挨打尖叫哭声,也不时夹杂着莫名其妙的哄笑声,乱嘈之极。范时捷一眼瞧见粮库帐房的一个书吏正忙着指挥人从车上卸米,却不知姓名,“哎——”地喊了一声道:“你,喂,愣你妈什么,叫的就是你——过来,有问你的话!”

    “是范大人吶!”那吏目觑着眼盯了半日才认出来,颠着屁股跑过来,给范时捷打千儿道:“小的殷贵给方伯大人请安!”立起来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弘曆和李卫,满脸堆笑,说道:“您老人家怎么有工夫到这儿来啦?怪骯髒的,连个坐处也没……”范时捷不理会他啰唣,问道:“在这趁粮的有多少人?”

    “不一等,多的时候三四千。今儿人少,一千五百人吧。”

    “按人头分发,一人摊多少粮食?”“三两。”

    “带孩子女人呢?”“回大人,按人头算。”殷贵笑道,“孩子也一样。饭前发竹籤子,一个籤子一份儿,省了争吵。”

    弘曆在旁插嘴问道:“都是本省的?外省人多不多?”殷贵瞟了一眼弘曆,忙低头道:“回大人,本省十停里佔不到一停。李督爷有宪命,凡本省饑民给粮回乡。各县地方上还有度荒粮,这里的本省饑民多是家里没有地的。你打发他回去,他依旧来了。”

    弘曆不禁一笑,又问道:“哪个省来这里讨饭的最多?”殷贵毫不犹豫地回道:“河南。不但多,且都是一窝儿一窝儿。有的一家子三代,有的独个来了又去了,叫一群来,最下作了——你少给他盛一点,日爹骂娘地乱叫。窝子狗似地,吃定了我们江南了!”他脸上带着鄙夷睃了一眼吵吵叫叫的人们,忽又叹息道:“也难怪他们,那边说叫‘垦荒’,有的县巴结田中丞,报数儿越多越陞官,里保甲长们撵着人放荒熟田开生田,一个不对就拆房子撵人,开出荒来种不出庄稼,原来的地也耽搁了。”范时捷见弘曆脸色阴沉,只是沉吟不语,便笑道:“咱们棚里看看吧?”于是殷贵导引,三个人漫步来到棚前。只见六个棚面西座东,一字排开六口大杀猪锅,都是满满的粥。棚里垛着米袋,摊有守夜的床铺,锅沿放着几把大勺子,几个火工脱得只剩一件单衫满头油汗手握长柄勺子翻搅那米。弘曆用勺子舀起翻花大滚的粥,看那颜色似灰似红,凑到鼻子近嗅嗅,微微带着股霉味,不禁皱皱眉头,问李卫,“吃得饱么?”

    “吃饱是差不多,这东西不顶饑,几泡尿就饿了。”李卫不禁一笑,“也不能吃饱了,也不让他饿死,这是我的宗旨。”弘曆轻声叹息一声放下勺子出棚,沿着场边向西踅去。李卫这个话他在山东赈灾,听山东巡抚也讲过。捨粥是为救荒救命,不能叫灾民吃得比在家种地还强,也不能让他们饿得砸了粥棚,这里头的分寸难为了地方官。李卫和范时捷早已赶了上来,见他恍恍惚惚往西走,范时捷忙道:“主子,那边是五通庙,里头住的都是这些人,没什么看头。”弘曆似乎没有听见,加快了步子来到庙前。由于快到开饭时,这边庙里几乎已没什么人,只有几个衣衫褴褛的老婆子披着破袄,偎在门洞角晒太阳。弘曆抬头看时,果见庙前一块破匾,上写“五通神祠”四个泥金大字,“祠”字已经剥掉半边。楹上对联还算完整:

    有灵有神辉光照八方祐国而裕民,如应如响血食临万众祸淫且福善。

    下边题签已经漶漫不清。李卫在旁解说道:“这祠堂红极一时。康熙初年每年都要一对童男童女灌了水银活祭呢!汤斌任南京知府,扒了神像一火烧了,撵走住持道士,说如果有祸我一身当之。汤文正公不但没事,还升了官。去年有两个洋和尚,说是法兰西的,看中了这块地皮,要建教堂,和我打了几次嘴皮。我说建庙,成!不过要建就建孔庙,或者佛寺,我不晓得你那个什么鸟耶苏孙苏的,他们也就罢了。”弘曆点点头,说道:“往后逢这种事要上奏。这外来的人弄的名堂我们不清楚,小心着了他们道儿——”还要往下说时,便听粥棚那边“噹噹噹”一阵敲钟声,人们炸了窝似地欢呼“开棚了,开棚了”!锅碗瓢盆人挤马撞响成一片。弘曆刚一回头,这边庙里却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叫骂声,却是河南女人的声口:

“你个杀千刀的!堂堂七尺个大男人,老婆儿子都养活不了!吃捨饭,裤子烂得遮不住蛋,还要和人赌钱……啊嗬……要去你自卖自身,我这么小个丫头送出去,还有她的活命?……”

注一:即卖淫。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