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二十二回 仁义皇子挫强救弱 诰命夫人闲说邪教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二回 仁义皇子挫强救弱 诰命夫人闲说邪教

    弘曆几个人一愣,接着便听几个孩子“哇”地一声齐哭乱叫,一个壮汉子一手将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挟在腰间从庙里出来,随后一个女人披头散髮疯子一样追出来,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跟在后头“爸妈”乱叫。女人叫:“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咱们一刀两断!你把小丫给我放下!你个不要脸没囊气的男人啊……”那男人回身抡圆巴掌“啪”地打了女人个满脸花,跺脚怒喝:“贱人!叫你撵!我不写休书,你一辈子是王家人!”那女人毫不畏惧,扑上去死死搂住已经哭哑了嗓子的女儿,扬脸骂道:“我贱?你贵么?撒泡尿照照你那鳖孙样儿!我死也不叫你卖我的闺女,你给我放下,放下,放下!——我日你王老五八辈祖宗了……呜……这日子可怎么过呀……”她一转眼见弘曆和李范三个站在门口,丢了孩子趴跪过来,磕头如捣蒜,哭道:“你们老爷行善积德,放过我这闺女……死鬼男人少了你们亏欠,叫他去给你们当长工抵债。我这闺女才十三岁,她不会侍候人。你那个春香楼不是女孩去的地方儿……你们行行好……必定公侯万代!”那女孩见父亲发愣,一溜挣脱了身子,和弟弟妹妹一齐扑到女人身边,娘母子四人一顿抱头大哭。

    弘曆被这凄惨的生离死别先是惊呆了,此时才想到她把自己错认成买人的。看看三个孩子,都不到总角年纪,死死抱住母亲,用惊恐的目光盯着自己,他的心好像从老高老高的地方一下子跌落下来。弘曆正要说话,身后一个人格格笑道:“你求错主儿了。买主在这儿呢!”李卫范时捷都在全神贯注看这边,猛回头,见一个瘦高个儿站在旗桿石础边,旁边还有三四个街混儿打扮的人挤眉弄眼地嗑瓜子儿。王老五见他们来,憨憨地过来鞠了一躬,这道:“蔡五爷,你瞅我屋里的,她不情愿……孩子也忒小,不懂事也不会侍候人。算我输了我自己,给你家打三年长工,顶了那七两银的赌债,成么?”他说道,自己却落下了泪。

    “我们开堂子的,又不发佃田,叫什么长工呢?”那蔡五爷嘬着牙花子,瞟了弘曆几个人一眼,手托着下巴故作为难地说道,“说实在的,这么小不丁点的孩子到我们那,现今也派不上用场。瞧你这家子这样,我心里也怪不忍的。”

    弘曆没想到他说出这话,打量那蔡五爷时,只见他白白胖胖一张小圆脸,五官倒也齐整,只左颊上蚕豆大一块黑痣长着三寸长的毛,猪鬃似的,好端端带出了破相。弘曆心中不禁暗自嗟讶:行院里也有善心人呢!正想走开,却见蔡五爷走到那女人跟前,一手托起她下巴,笑着对几个街混儿道:“你们瞧哎!我们五嫂人泼辣,模样长得可俊!别看脸黄,那是饿的了。到我那儿三个月不出,準调教出个老西施给你们看!”几个街混儿一阵哄笑,七嘴八舌道:

    “是嘛,还是蔡爷眼里有水!这婆娘是脸上抹了锅灰,皂角香胰子咯吱咯吱洗出来,比蔡五爷跟前的三娘子还标緻呢!”

    “怪不得押宝时王老五捨不得呢!”

    “喂,老五,拿堂客换了你闺女吧!”

    “五嫂,跟蔡五爷去畅心楼享福吧,你这么一枝鲜花,干么守着这堆牛粪呢?蔡爷家烧火丫头也比你这日子排场些!”

    “就是的。”蔡五爷格格一笑,转身对王老五道,“拿你老婆抵债,只在我那侍候三个月我就还你。”他俯身又端详一下低头不语的王五嫂,啧啧叹道:“真是个美人胎子,老五好有艳福啊!”

    站在旁边的范时捷早已看不下去,跨了一步正要说话,李卫在旁轻轻拽拽他衣角,向弘曆努努嘴,小声道:“瞧着四爷的。”范时捷看弘曆时,已是阴了脸,一手摇着扇子,咬牙冷笑着一言不发。蔡五爷用眼瞟了一下弘曆几个,又劝王老五:“你别迟疑,我準好好待她,还你的时候身上少了一件,我赔你!”

    “好蔡爷哩,您高抬贵手我就过去了。”王老五拙吶地红着脸,“我是正经种地人家,她也是好人家——欠你七两银子,我死活挣命,半年给你挣出来,成么?挣不出来,我……我……”“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这‘家’一拍屁股就远走高飞了,我寻李制台为你下海捕文书拿你?赌场上头无爷子,我抬的什么手?”蔡五爷色瞇瞇地看着王五娘,嬉笑道:“自古笑贫不笑娼,害哪门子臊呢?何况我也不是天长地久霸着五嫂不放,侍候几个月,她照旧回来了。说实在的,我也怕家里那只母夜叉欺侮五嫂呢!”旁边一个街混儿见那女人只是捂着脸哭,小声对蔡五爷道:“五爷,待会儿这些吃捨饭的外省侉子们回来,要招麻烦的。”

    一语提醒了蔡五爷,这里不是人市,是饑民聚集的捨饭场,饑民们吃饭回来,激起公愤不是耍的。他顿时翻转面皮,冷笑道:“好,好!你有本事赌,就有本事担戴!我不要你这臭女人了,拉上他这丫头,走——我看是谁敢拦?”他横了弘曆一眼,吸了吸鼻子别转了脸。几个街混儿吆喝一声,捋袖挽臂地扑上来,不由分说连撕带拽,从王五嫂怀里拉出哭得声嘶气嘎的女孩子拖起便走。那女人已全然无力再追,仰天躺卧着只是嘶声大哭:“老天爷!你就睁眼瞧瞧吧……我的娇儿啊……王老五,你个不要脸的,卖我的闺女……”蔡五爷哼地冷笑一声说道:“想要闺女你来换,多会儿想通多会儿来——我铺好床等你!——走!”几个人咋呼吆喝着便走。

    “慢!”

    弘曆终于忍不住了,将手中折扇一合,大声说道:“他不就该你七两银子么?我代他还了你。人留下!”几个街混儿看看三个人打扮,虽不奢华,却也并不寒酸,弘曆潇洒的气度黑瞋瞋的瞳仁中闪着光,不怒自威的气势更使他们心慑。一愣间,那女孩子已经挣脱了,扑身跃回母亲怀抱。蔡五爷转过脸,上下打量一眼弘曆,说道:“外乡人,要知道这里是金陵城!他欠的是人债,不是钱债。人,已经是我的了。”

    “就算是你的,我买下了!”

    “成,七十两银子给你。”

    弘曆一张清秀的脸拧歪了,血一下子全涌到脸上,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李卫自小侍候这个少主子,从来没见他暴怒起来这副模样,下意识地竟打了个寒颤,看四周时,见邢家四兄弟正慢慢凑过来,才略觉放心。弘曆狞笑着说了,向袖子里摸银票,才知道没带,范时捷忙从靴页子里抽出一张银票递上去,说道:“四爷,这是一张一百两的。”蔡五爷没想到弘曆肯出十倍的价来争,倒是一怔,刁声一笑,说道:“我不卖了!”

    “卖,由不得你;不卖,恐怕也由不得你。”李卫在旁冷冷说道,“这个女孩子本主是王老五,不是你姓蔡的。金陵三尺王法之地,想不到有你这样的恶霸,抢买子女为娼,当众调戏妇女,你活够了么?”范时捷曾做过一任顺天府尹,于《大清律》更是熟稔,接口便道:“赌债律不追索,欠了你就欠了你的,连王老五也不必还这笔债。你这贼王八忒煞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如此作恶!”

    蔡五爷横着眼盯着几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嘿地一笑,说道:“你们像是咱们城哪个衙门里的,想着我蔡云程不过是个开行院的。是吧?告诉你们,就是李制台在这,也干预不了在下这点事情!这是北京万岁爷驾前三贝勒爷的差使,要买几个女孩子,教司出来送进去,大内里使唤的!他欠的债,情愿以女抵债。怎么,你们敢挡横儿?”李卫和范时捷原以为姓蔡的不过是个娼院掌柜,没想到后头竟连带着弘时,不禁都是一怔,都把目光射向弘曆。弘曆目光一跳,他也觉得有些意外,随即一声冷笑,却高傲地昂起了头不言声。李卫眼见邢家四兄弟过来,断喝一声:

    “拿了!”

    “扎!”

    邢建业、邢建敏、邢建忠、邢建义四人齐应一声,转身便扑向蔡云程。几个街混儿吓得掉头便逃,被邢建义、邢建忠两个赶上,一顿拳脚打得鬼哭狼嚎,齐跪了李卫面前,捣蒜价磕头告饶:“不干我们的事,不过希图吃蔡五——蔡云程几个酒钱,跟着凑个热闹……好爷们哩,别和我们这些下三滥们一个见识儿,污了爷们的手脚……”那蔡云程被蔡建敏反拧胳膊擒了,仍是一脸不服气,睃着眼问:“你们哪个衙门的?防备你头上的顶子!我们三爷如今是万岁爷身边第一人,就是张中堂、鄂中堂也得瞧我们爷的!只怕你上绳容易鬆绑难!”

    “放屁,掌他的嘴!”弘曆突然怒喝一声,“叫他冒充皇阿哥府里的人!”

    邢建义在兄弟中性情最是暴躁,答应一声,“啪”地一个耳光,那蔡云程一只耳朵已是聋了,口中兀自不停地骂:“好,好!打得爷好!你这个小白脸——我操你十八辈……”邢建义见他口中出荤,哪里容得他再骂,左右开弓,噼哩啪啦打得不分个儿,蔡云程口中泛着血沫,呜呜噜噜也不知骂些什么。那王氏恨极了他,就地下车辙窝里挖出一把又腥又臊的湿泥,一纵身上去就糊了个满嘴满鼻子,顺手猛地就拽下了蔡云程脸上那一绺毛。蔡云程一个鲤鱼挺,疼得大叫一声,已是晕厥过去。

    “打!使劲打!”弘曆犹自气咻咻来回踱步,“别怕他装死!”

    李卫此时才猛醒过来:弘曆是想要他的命——因为既不能审,也不宜断——他也生了这个念头。只是此时吃过捨饭的饑民已经陆续回庙,站了一大群听王老五一家子哭诉,因乘人不留意,拉拉邢建业的衣角,轻声道:“去,弄死他!”邢建业会意,大步走上前,用脚踢了踢软得麵条似的蔡云程,一脚踩在他胸口暗暗使劲,笑道:“这块臭肉,也配给三贝勒爷当差?真辱没煞人!”那蔡云程遭此暗算,吐着血沫长吁一口气,腿一伸,已是呜呼哀哉,此时早已惊动粥棚那边的兵丁,都飞也似赶过来瞧,见是主官范时捷在场,没人敢过来问。范时捷此时也舒了口气,叫过殷贵,吩咐道:“这个家伙抢劫民女,叫李制台撞上了。当场打死大快民心——你去稟一声南京知府衙门备案。这个臭尸快移化人场烧掉。春荒季里闹起瘟病不是玩的。”弘曆却似不留心他们说话,漫步往回走着,对李卫道:“叫那个王老五一块到那边粥棚,我还有话问他们。”

    “是!”

    李卫恭恭敬敬回了一声,转脸又吩咐了几句,和范时捷快步赶上弘曆,迤逦来到粥棚。那些棚丁们此时都知道这个少年身份了得,搬凳子绰桌子,沏茶倒水,颠得屁滚尿流,好一阵总算停当,就尽南边棚里安顿了弘曆李卫三人,都退得远远地听招呼。王老五一家五口已是拖泥带水的来了,进来一排齐儿跪下。

    “你这个甚是不争气,不及你婆娘多了!”弘曆轻轻吁一口气,端起茶来呷了一口,皱皱眉又放下了碗,“赌钱,已是触了刑律,卖子,更不是作父亲的勾当。”

    “老爷……老爷说的是……小人也是穷极了,想回乡,没奈何的……”王老五满眼是泪,结结巴巴连磕头带说,“老爷的大恩大德,我一家子变牛变马也报不完……我再也不敢赌钱了,只是死做挣钱回乡就是……其实。卖我闺女,我心里也跟刀绞似的。爷您是好人,就饶过我吧。我是再不敢的了……”

    “唔。”弘曆听他说得语无伦次不成章法,转脸问王氏道,“你们是河南人,哪个县的?”

    王氏低着头,掩着方才被撕破的前襟,已经全然没有了那股拚命的泼辣气势,腼腆地说道:“回爷的话,我们是封丘县黄台镇人。”弘曆怔了一下,说道:“黄台?唐时武则天称号,有一首诗叫《黄台瓜辞》,很有名的,是不是你那里呀?”

    王氏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们村的西瓜长得好是真的。前明弘治年间一场大水过去,地也没了,成了河道,什么也不说了。”

    “你们县在这里有多少人?”

    “二百多个吧。”

    “不想回老家么?”

    王氏抬头盯了弘曆一眼,叹道:“作梦都想……可回去粮没粮,种没种,牲口农具都没有着落,仍旧种不成地。田中丞是个清官,可我们死也不明白,自己种熟了的地偏不让种,逼着人开荒!荒开出来,好地又沙荒了——老爷,回去不就图过个安生日子?里甲长整日敲锣撵人开荒,人心都搅碎了。唉……”

    弘曆站起身来,悠悠地在刷乾净了的粥锅旁踱着,又站到棚口,瞇着眼望着景色宜人的玄武湖和湖岸东倒西歪等着下一餐的饑民。半晌,吁了一口气,说道:“垦荒,田中丞没有办错。豫南豫西有些地方地少人多,又有地荒着。你不要怨田中丞,下头州县不晓事,拿着垦荒投他缘,讨他的好儿也是有的。”王老五一家原以为弘曆惹祸打死人,必定要逃的,见他这阵势,才知道大有来头,齐把目光睃他。只是弘曆不过十七八岁,乾净爽利一个公子哥模样,再也猜不出他的身份。李卫想起晚间还要为弘曆送行,赔笑正要说话,弘曆却问他道:“这二百多人善遣回乡,你估约得有多少银子?”

    “这个我们衙门核算过。”范时捷见李卫仰着脸盘算,在旁赔笑道,“大人孩子统算,人均得五两。四爷想发遣他们回去,奴才这就拨银子。”弘曆想了想,笑道:“我不想惊动官府,这笔银子先从你两个身上垫出来,下次进京到我府账房里支还你们就是了。”

    他这一说,李卫和范时捷都笑了。李卫说道:“四爷也忒小看奴才们的了。这是爷的功德,也就是奴才的差事。奴才做了这大的官,这点子孝敬也还巴结得。爷请自放心,这事明日就办下来了。爷盘桓几日也要北上,说不定从他们那儿过路呢,奴才不敢糊弄。”

    “就是这样,我让官府发遣你们回去。”弘曆摸了摸那个小女孩的头,说道,“回去好好把地种起来,别往外逃了。至于垦荒的事,田中丞已经明白,前几日上折子说,‘胥吏不法,借垦田为名逼民外逃,今日已知为政当因势利宜矣’——他已经明白,又是清官,不会再让你们离乡背井了。”

    王老五一家听得似懂不懂,但弘曆的意思是听明白了:不必一路讨饭,回乡能安生种地过日子。大人孩子像仰望神明一样凝注着弘曆,喃喃祈祷:“请老爷留个名讳给我们。我们给您立长生牌位……您老人家这么善行,天必定照应您中头名状元,代代公侯……”弘曆听着只是暗笑,已转身出去,又对范时捷道:“赏他们二十两银子,回去好置农具牲口。”

    ※※※

    李卫和范时捷陪同弘曆回到城里总督衙门,天色已经向晚。三个人联袂从仪门进了大院,只见议事厅前已站满了大大小小官员,首府首县忙得满头热汗张罗着摆布筵桌,家人们走马灯似地挂灯扛座垫搬屏风,还有人喊叫道:“进内院请问一下宪太太,制台爷回没有?”弘曆一笑,说道:“李卫,你不回来这里成了没王蜂,连翠儿也忙上了。我可是饥肠辘辘了,先在翠儿那吃点点心打打饥荒吧。”李卫说道:“请老范这边照应一下。我陪爷进去,开筵时再出来。”因见弘曆已经走远,便跟过来一同进院。老远便听夫人翠儿大声大嗓地支派:“去寻老爷的人回没有?回来叫他快点来见我!主子爷是爱乾净爱雅致的,那个花里胡哨的屏风弄一边去!倒是那幅虬龙凤竹松鹤图屏只怕还合式——你死瘟在门洞里作么?去,把那套紫砂茶具——哎呀,是老爷回来了!真是的,穿这么一身到哪里——哎哟!今我这眼是怎的了,这不是我们少主子么?”她絮叨着,一反眼见弘曆也在,拍手打膝过来请安,替弘曆拍打着身上的灰土连说带赞,口中还夹着叹息:“我小时落这个鸡视眼,每日到这时分竟是个瞎子,竟没瞧见我的少主子!这死鬼的也不吭一声,专站着瞧我的西洋镜儿。四爷,您怕有三四个月没来的了吧?我天天巴巴儿地盼,心里只是个放不下。说过去请安,日日都是使得的。偏他说四爷有话,除了逢年过节不叫我过去!怕四爷落个‘交通大臣’的名声儿——我想,我跟别人不一样,我是康熙四十六年就跟了主子万岁爷在娘娘跟前侍候的。说句卖老的话,四爷临盆还是我侍候热水呢!那也真是让人诧异,满院的那个香啊,屋里的烛不知怎么那么红、那么亮,连窗户纸都映得红透了。爷头一声哭出来,嘎声亮得金钟似的,里三院的奴才们都听得一愣:爷是大贵大富大不一样的命,这是注定了的!老主子当时正禅定,您知道他老人家那脾气,天塌下来也不相干的——竟也睁开眼,听了半日才又入定过去——那可真是异样的!”……一头说,一头和李卫搀拥着弘曆进了堂房。请弘曆居中坐了,插烛儿般和李卫跪下拜了三拜,起身又一迭连声吩咐:“先给主子送点心来,沏茶!”

    “是!”

    里里外外丫头老婆子见李卫翠儿都跪了,都“唿”地随着跪下,此刻忙答应着出去张罗,早有一个大丫头端着几只蛋花春卷,两个小馒头,几块细巧宫点进来,后头小丫头捧着一碗茶小心翼翼地跟着。翠儿和李卫忙接过来,亲自安放在弘曆桌前,翠儿道:“请主子将就着用点。主子爱用我糟的鹅掌,因说您要回北京,都收拾了装车了。还有给皇上娘娘做的鞋,皇上说比大内那些针线上人作的合脚熨贴,我也叫人封了箱子里带上。皇上娘娘有事没事赏东西都还惦记着我这老村姑,我就有一万分心也答报不了。李卫也不是什么好身板,少主子瞧他老了,好歹在北京给他找个闲衙门混。我也得沾光儿常常进宫见见我们老少主子、主子娘娘,他时不时的还能进京,我只能乾看,心里念记主子的心比他还强十倍!”说道便抹眼泪儿。李卫道:“大高兴的日子,你哭个什么?真是的,也不怕四爷笑!”翠儿破涕笑道:“我也真是,半老了越发没成色。我是见了主子爱呀!我们老主子是佛心慈悲,外面儿上冷心里热,拔苦救难降妖伏魔。这少主子,你细瞧,这模样,这身段,这气概,还有这心地学问,扮上观音是观音,扮上佛爷是佛爷呢!”

    弘曆边吃点心,啜茶边听她一套接一套聒絮奉迎,从政务丛繁中游脱出来,主子奴才犹如家常闲侃,真觉得心恬意恰温馨不可名状。因笑道:“你都要成‘快嘴李翠莲’了!当日在我书房里侍候,还闷嘴葫芦儿似的呢!我就取你这依恋主子的心,这就叫不忘本。李卫把两江治理得好,督抚各司都听他的,相与得好。两江是天下财赋根本之地,不能没有个能干心腹大臣在这坐镇,所以现在不能想回北京,到时候我自然替你们说话的。万岁爷也时时惦着你们的,又怕门下奴才在外作官不成器,坏了他老人家名声,又怕累着了你们。他老人家想等新政有个眉目,学圣祖爷,也要南巡,是必要住到你家来的。就如今李卫去北京,也可带你。你是一品诰命,随他进京朝见一下主子、主子娘娘也是题中应有之义。见面尽容易的,何必伤感?”他又呷了两口茶,沉吟说道:“今儿筵上,就说我五日后走。其实呢,后天晚上我就要起程了。”

    “四爷!”李卫惊讶地望着弘曆,说道,“南京官员要郊送的呀!您要微服,路上变一变装就是了。五天后我突然说您早已去了,怕下头人议论,请主子……”弘曆点点头,语气变得有点沉重:“我本不想大张旗鼓,而且这样一路也能看看春景,体察些子下情。你恐怕还要派些人丁暗地里维持一下,我总觉这一道儿上不甚安全似的。”

    翠儿和李卫目光都是霍然一动。李卫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翠儿却道:“南京人说六朝金粉繁华之地,什么能人不出来?当年朱三太子锺三郎一窝子贼,就在毗卢院山上架红衣大炮,要在圣祖爷南巡时候行刺。那里头僧道杂处,飞贼大盗多的是,哪里能一网打尽了?奴婢前些时去鸡鸣寺进香,见一个游方道士,说是红阳教的,用铁铲剜开青石板,种上葫芦儿浇上沸水,吟诵咒语,当时就长出葫芦芽,拔丝似地抽蔓爬藤开花结葫芦,圈着看的人有好几千!我说这是个有道行的,布施了五十两银子。回来跟他说,他倒派人去拿那道士,说是‘白莲教’妖道惑众。四爷要出了什么事,说不定就是这些贼呢!”她说完,竟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双手合十喃喃道:“阿弥陀佛!”李卫却问道:“四爷,那首诗您能不能给奴才譬讲譬讲?”

    “诗里没有恶意。”弘曆不安地搓了一下手,“似乎和我游戏,报警有人暗算我。至于暗算我的人,他说是个权势极大的人。”其实李卫只是稍稍有点学问,或读过《诗经》,就知道“鹡鸰”二字特指兄弟阋墙,除了弘时没有第二人,无奈他不懂。但李卫是天分极高的人,出了名的“缠死鬼”,从“权势极大”四个字已经隐隐听出了弘曆双关之意。他顿时凝住了眉头,说道:“四爷,记得前年您去山东赈灾,有个叫吴瞎子的火居道士,连杀莱芜三个朝廷命官当众投案。后来您查出这三个官都是侵吞赈灾款的髒官,出脱他只定了个斩监候。我已经放了他,补在山东臬司衙门当巡捕头儿。一个月前我虑着爷回京必定微服,没人护驾不成,写信叫山东放人过来。吴瞎子是终南剑侠胡宫山的关门弟子,武林和他过招七个回合没有个不败的,所以诨名‘七步无常’。直隶山东河南安徽他黑道朋友多得不计其数,爷无论如何消停一下,等着他来再走,再不然请端木家来个高手也成。从这里到北京关山万里,奴才怎么放得心?奴才要亲自陪爷走的。翠儿也思念老主子,乾脆都跟着,汤汤水水的也有人侍奉,可成?”

    弘曆笑道:“我不过随口告诉你一声,多留心此地治安,你就这么闹起来,又是展期成行,又是等人,又是护送的!生死百命,你就弄得万事周全,就保得我平安?还照我方才说的办,你只发文沿途照应,这是钦差的规矩。如今不是兵荒马乱年月,太平世界法纪严森,我装神弄鬼的,叫人笑了去!”

    李卫还要说话,见尹继善、范时捷后头跟着按察使毛孝先,还有一个六品官,穿着鹭鸶补服五短身材黑红脸膛,随在毛孝先后头摆着方步进来,却不认识,便住了口。四个人给弘曆请了安。弘曆端详一下那位官员,笑道:“这不是户部的刘统勋么?怎么也在这里?”刘统勋端庄严肃不苟言笑,一躬身朗声说道:“回王爷,奴才是调粮来的,已经完差,奉皇上旨意,随同王爷回京。”

    “前头席面已经备好。”尹继善见弘曆还要问话,忙插口说道,“公事还有办完的时候?统勋左右是要随四爷一道儿走的,我们专门来请四爷安席。”

    “好吧。”弘曆一笑起身,说道:“我已经吃饱了,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饑么!”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