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四十六回 当断不断畏祸失机 邪道伏诛血溅红楼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十六回 当断不断畏祸失机 邪道伏诛血溅红楼

    雍正断然绝情杀子,虽然没有明诏布告天下,但弘时因“处事妄诞,放纵不羁”,当时就革掉了王爵,数日之后便传出他“羞愧自尽”的消息。数年之内瘐死允禩允禟,囚禁允祉和“舅舅隆科多”,加上弘时这个亲生儿子,凡有党援情事的勋贵格杀殆尽,真个苞苴不行于铁面,亲情不移其刚肠。这种唯法是行六亲不认果真惊世骇俗震慑了官场猥琐龌龊之风。尽自天下官员地主对雍正新政火耗归公,改发养廉银,摊丁入亩,士民一体当差完粮……这些措置心里仍旧腹非不已,对田文镜鄂尔泰曲阿圣意,刻意剥削,假报考成邀功图进的“小人行径”切齿仇恨,但也确实没人再敢作仗马之鸣,攻讦他树的这几位“模範总督”了。不但雍正,就是张廷玉,鄂尔泰等大臣,也觉得令行禁止雷厉风行,政务绝少滞碍。

    政务顺手,军务却十分棘手,云南广西改土归流,当地土司本来就不服,新选派的州县官到这些穷乡僻壤作官,事多任繁,又毫无油水可搾,许多地方州县衙门没有主管,任凭胥吏上下其手敲剥苗瑶百姓,激起民变。自雍正五年镇沅土司刁瀚率苗民聚众放炮,焚烧府衙,几次用兵征剿,都是“兵来我进山,兵去我再来”,总不能平服。鄂尔泰是以“改土归流”投合“圣决”入为枢相的,当然深感不安,亲自请缨返回贵阳主持。雍正自然照准,仍命他以军机大臣身份督办云贵军政,命贵州提督哈元生为扬威将军,湖广提督董芳为副将军,都由鄂尔泰节制,进剿扫蕩叛苗。

    岳锺麒大军自雍正七年正式誓师出兵,大军共分北路军与西路军,钳形西进,岳锺麒坐镇西路军,由将军纪成赋,副参领查廪护理北路军。临出征前上疏雍正,言有十胜把握,写得酣畅淋漓:一曰主德,二曰天时,三曰地利,四曰人和,五曰粮草广储,六曰将士精良,七曰车骑营阵尽善,八曰火器兵械锐利,九曰连环迭战,攻守咸宜,十曰士马远征,节制整暇。断言策零葛尔丹跳樑小丑不难指日蕩平。雍正也大加奖赞,升任岳锺麒的长子岳睿为山东巡抚,亲自在太和殿择吉日为岳锺麒送行,命岳睿直送父亲到西宁军中以示恩礼隆重。

    正当旌旗蔽空士马饱腾,即日昇纛开拔之际,突然前军来报,準葛尔派特使特磊进京朝见,路过西宁,要求请见岳锺麒。

    其时正是雍正九年七月,塞外胡杨正青草原雨多草茂,西宁城无风无沙,湟水如带横亘于苍天茫野之中。岳锺麒刚刚巡营回来,听见这一消息不禁一怔,总兵张元佐、樊廷、冶大雄恰都在身边,因用徵询口气问道:“见他不见?”

    “这是策零阿拉布坦的缓兵之计。”张元佐说道。他是曾随允禵和年羹尧两度和葛尔丹打过仗的,深知这个小阿拉布坦奸诈异常,略沉思了一下说道:“他既是朝见的特使,不干咱们的事,放他去北京,咱们该怎么干还照计不动。”冶大雄是个兵士出身的老行伍,说道:“这个时候士气正旺,最忌这种事。下头知道要讲和,有些旗人听说能不打仗,烧香磕头还来不及呢!依着标下建议,权当拿住了奸细,割了他的鸟头,三军号示他娘!”樊廷却道:“万一他来投降呢?擅杀来使,皇上怎么想?见见面于我何损呢?”冶大雄道:“这种事犯什么嘀咕?仗打赢了就总有理,仗打败了就百无是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宰了这个兔崽子,得胜回朝有人说话老冶顶着!”

    几个将领意见不一,岳锺麒一时犯难:军中满汉将领心思不齐,满人骄横无能,汉人心怀不满又招惹不起,特磊是奉命到北京朝见雍正的,自己半路截杀了,保不定就有人写密折,砸自己黑砖。以雍正专断权威,亲子尚且不姑息,万一将来军事稍有失利,大祸只在顷刻。但与特磊接谈,又确实于士气有碍。思量了好一阵,才道:“在侧耳配庭见见他。”说着带着马弁戈什哈进了大将军署,在正殿西边亲兵守值的耳房坐定了,不一时便见人带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蒙古人进来。岳锺麒不等他坐定,便道:“你叫特磊?如今两家兵戎相见,不在喀尔喀等死,到我军中有何贵干?”说着目视通译官。

    “不要这个蹩脚的通译官了。”特磊没听完通译官的翻译就笑了。“我能说汉话,我自幼随阿爸在张家口作茶马生意,我的母亲也是汉人,我和汉人有很亲近的情分。”他是那种很深沉很干练的蒙古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浓眉长出了寿眉,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晶莹闪光,满脸都是慈祥温和的笑容。一口流利的汉话略带了晋北口音,不知道的根本听不出是蒙古人。特磊顿了一下,说道:“我不是给将军下战表的,我身上带着息争和平的使命。”

    岳锺麒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特磊,不动声色地说道:“谁能相信你呢?你们準葛尔人已经几次遣使去北京,只会骗人,一句真话也没有。一边在北京恭敬朝见,一边背地里进兵青藏!我见你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不是‘东西’,是人。”特磊一本正经说道,“岳将军怎么汉话也说不好?”

    有此误会,便显出特磊毕竟是蒙古人,几个将军不禁掩嘴葫芦。岳锺麒问道:“是谁派你来的?策零阿拉布坦?”

    “啊,将军。”特磊大约嫌屋里热,袒了一只袖子,说道:“《孙子》里曾经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将军对我準葛尔情形可以说一无所知。策零阿拉布坦去年十一月已经病死,现在我们準葛尔各部是由噶尔丹策零大汗台吉执掌权力。葛尔丹策零汗爷一向尊容中央道统,仰慕中华文明,谨守西疆为中央屏障,几次击退哥萨克侵略。他臣守喀尔喀蒙古是康熙博格达有诏书特许的,修表称和也是有诚意的。我来,是为消除误会,争取和平而来。”

    “误会?”岳锺麒格格一笑,“雍正二年春,被我天兵在青海击败的罗布藏丹增,不是你们窝藏起来了吗?”

    特磊在椅上欠身一躬,说道:“将军须知,当时和现在的政情不一样,当时我们执政的是策零阿拉布坦。鑒于老阿拉布坦、老葛尔丹与罗布藏世家的渊源,不能不予收留,汉人叫这为‘讲义气’。但罗布藏丹增是一条毒蛇,是草原上的豺狼。他在我们的地盘里收罗旧部,联络葛尔丹残部,借祝寿为名带兵入帐,要杀害年轻的葛尔丹策零。我们的台吉汗爷正好要与朝廷修和,就把他们一网打尽,命令我把罗布藏丹增押解北京,以表我们对博格达汗朝廷的忠忱。但是——”他皱紧了眉头,对目瞪口呆的岳锺麒道:“我走到科舍图西的三叶河,就遇到了将军的部队正在向西挺进扎营。逃亡的蒙古人都告诉我,岳将军要率军横扫喀尔喀蒙古。我不能带着我们主人的忠诚之心身入不测之地,因此暂时命人把罗布藏丹增押回了伊犁。将军,每一条生命都是珍贵的,请您将我的话转奏雍正陛下,我就留在军中作您的人质。这样好吧,将军?”

    “好吧。”岳锺麒听着一篇天衣无缝的说辞,一时实在挑剔不出什么毛病,因起身道:“我这就奏上去。你大约要在我营中等半个月,给你划一处小院子住。你和你的从人食膳都有人照应,只是半点不能越轨,否则休怪我军法无情。”

    当天,岳锺麒就将特磊来朝的情形备细具折奏陈,并说,“策零阿拉布坦奸诈为怀,素无信义,特磊所言多不可信。请旨将特磊就地正法,以励士气。”

    十二天后就接到了雍正发来的八百里加紧朱批谕旨:

    夫不战而屈人之兵,上胜也。东美未闻之耶?葛尔丹策零果能谨守臣道,仰伏阙下,朕亦不必以犁庭扫穴而后快。即将特磊妥送来京,俟朕亲询,我军暂缓西进。唯恐特磊有诈,戒备不可稍懈,汝将军事布防调停恰妥,亦同特磊进京可也。钦此!

岳锺麒明知此举不妥,但旨意毫不含糊,雍正的性子又半点违拗不得。只得连夜安排军务,带了几十名亲兵,快马护送特磊赴京。特磊带的贡品驼队,则由驿站递传进京。

    几十骑人马日夜趱行,赶到北京时已是将近八月中秋。当年河南、山东、出西都丰收,正是清风潇洒金穀登场之时,北京城里人已在忙着製月饼,扎兔儿爷,供小财神,走斋月宫,一片热闹。城外丹枫染秋艳色杂陈,山含淡翠云薄西岭,永定河子牙河清潦流素,两岸杨柳未老,依旧伤心一碧。正是北京天气景致最佳之时,众人一路奔波,却都是满身风尘,眼倦腿胀,哪里有心思观赏?当晚在潞河驿安歇住,张廷玉已来慰问,传旨明日进园,召见葛尔丹特使特磊。同来的还有工部尚书俞鸿图,新升任的京畿道李汉三,礼部外藩司长陈学海,大家吃西瓜品葡萄说闲话。那陈学海仍是饶舌,又是河修治得好,又是各地丰收,又说荷兰国、日本国、法兰西国、罗剎国“万国来朝”。东洋鬼子西洋鬼子怎么恭敬,万岁高兴得病都去了一大半……一有话缝儿就插进来乱嘈,众人也都不计较他。热闹说话一阵便各自散去。

    第二日清晨,岳锺麒冠袍履带结束停当,与特磊并马来到畅春园双闸门口。高无庸已在候着,二人一下马他便宣旨:“特磊在此候旨。岳锺麒进去。”见特磊恭恭敬敬双膝跪下。岳锺麒没言声,抿了抿嘴唇便随高无庸进园,逕趋澹宁居。

    “东美一路辛苦。”雍正盘膝坐在大炕上,李卫和朱轼从侍在旁,炕西靠南窗设着一案一椅却是弘曆坐着。见岳锺麒进来行礼毕,雍正笑道:“弘曆替朕扶一把东美。这会子都是朕的亲臣,坐着说话儿。”

    岳锺麒打量雍正,只见雍正穿着驼色江绸夹袍,外边罩着绣石青江绸棉金龙褂,项间挂着蜜蜡朝珠,腰间繫着金带头线纽带,戴着一顶天鹅绒纱台冠,正襟危坐在东阁大炕里,精神比两年前离别时要好得多。只是身上削瘦,连衣服都看着有点不合体,岳锺麒觑着眼看雍正,边坐边道:“圣颜比奴才离开时还清减了些,鬓边头髮更苍了。皇上依旧只是吃素么?奴才是个厮杀汉,释佛道理不懂,但供佛也还用三牲,他也不禁荤。所以皇上还要增进些肉食。奴才离开时皇上戴着斋戒牌,今仍旧戴着,难道主子用的常斋不成?”“朕生性喜爱素食,倒也不禁血食。但今天是田文镜头七之日,朕为他超度。”雍正咳嗽一声,一个小太监忙捧着嗽盂过去,咯了一会儿却没有痰,又坐正了,叹道:“你大约不知,田文镜已经去了。社稷少一人吶……不说这些了,说说你那个特磊吧。”岳锺麒从河南过,田文镜死,当地缙绅大户爆竹连天响地祝贺,他亲眼目睹。他这个话无论如何不能在雍正跟前提说,
    因双手按膝,将军备西征情形诸多事务一长一短说了,又细细说了接见特磊的经过,奏道:“《春秋》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士气最要紧的。準葛尔部历来反覆无常狡诈难测,盼皇上掷还他的贡品书表,斥见来使,以示天朝讨敌不共戴天之决心。奴才在西边大营鸣鼓扬旗而进,不难殄灭丑类。”

    “文死谏,武死战,你的这个想头原不错。朕见他,也是想看看他的虚实再作定夺。”雍正说道,“你大约见了邸报,睿亲王多尔衮的案子,已经平反昭雪,鳌拜的子孙也复了世职。朕不是个烂好人,但若能以德服人,少杀生而获胜,朕是求之不得。特磊万里迢迢来了,还是要善见善言。近来十几个外藩国如日本、琉球、荷兰、法国等遣使朝贡,礼仪周备,措辞谦抑,这种祥和之气是大清的洪福么!假如葛尔丹策零果然安分守己臣服西疆,朕又何必一定赶尽杀绝?上天有好生之德嘛——高无庸。”

    “奴才在!”

    “传特磊晋见。”

    “扎!”

    待高无庸出去,雍正笑道:“法兰西国贡来二十枝双筒镶金鸟铳,赏给你六枝。回头你到宝亲王那里领去。”弘曆忙起身答应,又笑道:“东美大将军你好风光,我才得了两枝,李卫才一枝。你一人就得六枝——儿臣看日本国进的倭刀也好钢火,请阿玛赏给岳锺麒几把。”“好,赏二十把。”雍正笑道,“大将军有八面威风么!东美的亲卫队可以抖一抖。”岳锺麒忙又躬身谢赏,笑道:“这是圣上激励我全军将士的,锺麒不敢据以为私。擒斩敌上将一名,奴才转赠鸟铳一枝;擒斩敌千夫长一名,赠赏倭刀一柄,如何?”李卫笑道:“岳大将军这法子好。这么说我也厚脸皮,向主子再讨两把倭刀,像吴瞎子这些不领俸禄,为朝廷缉拿山野大盗,赏他一把,比封他的官还要管用呢!”说话间高无庸进来,雍正便问:“怎么这么久?”

    “特磊从双闸口三步一拜进来,走得特慢,奴才先进来稟一声。”高无庸赔笑说道,“他说,準葛尔部落历年来叛服不常,他是有罪之人,不能以常礼晋见天子博格达汗。还送了奴才这个,叫奴才在主子跟前替他美言——”他从袖子里取出一块金饼,足有烧饼来大,少说也有二百多两,呈给雍正。从人见他出手如此大方阔绰,都是心中一动。

    “既然赏你的,你主子知道了,收起来吧。”

    雍正听见特磊如此恭谨有礼,高兴得脸上泛光,又道:“特磊如此知礼,事情有几分指望。锺麒,你和李卫可以退下了。既然已经回到北京,索性放心歇息一下,前方军事奏章,军机处接到就转给你,只留心些就罢了。这部《大义觉迷录》刚刚刻成,已经颁布天下学宫。这是样书,赐你一部,拿回去仔细参详。像曾静、张熙这样的人,只要向化,不但不杀,还有官给他作,由他们游学天下现身说法,比朕自己四面八方地应付谣言不是强得许多么?”他把一部切得整整齐齐的书递给岳锺麒,看了一眼朱轼和弘曆。朱轼和弘曆都是力主要杀曾静的,只低了头不言语。

    李卫和岳锺麒出殿,见特磊手捧贡单,才拜到蔷薇墙洞旁。二人绕开了,从花间小径到双闸口。岳锺麒要回潞河驿,李卫生拖住了,笑说道:“那个驿里闷死了,这会子还有屁的军务,你跟我来,和你说说话儿——我如今要办一个要差,得借你一点威气呢!”李卫是出了名的顽皮,岳锺麒虽然不苟言笑,也禁不住他这死气白赖的顽筋,只好一笑,说道:“人都说你病得七死八活,我看你阳寿早着呢!拿你没办法,到哪里玩儿,这威气又怎么个‘借’法呢?”

    “我这身子骨儿得谢谢我们贾神仙。”李卫一边和岳锺麒认镫上马,笑道,“——也是来京之后承他咒诵些个,果然就无碍了。”

    二人在马上一纵一送正向东边城里来,走了约一里许地,只见一乘二人小轿闪悠闪悠迎面而来,旁边还有四名顺天府的衙役护送,走得飞快。岳锺麒正奇怪这样的缠藤轿怎么能抬到禁苑,李卫已跳下马去,笑嘻嘻拦住了,说道:“老贾出来!”正自诧异,那轿已经顿住,贾士芳已笑着躬身出来,岳锺麒知道他在雍正跟前身份,也便缓缓下马。李卫一把扯了岳锺麒,指着贾士芳笑道:“如今也是宫里说一不二的人物儿了,又使不完的金银,还是个出家人,仍旧勒啃,坐这样的小轿!”“岳大将军安详!”贾士芳神采奕奕,向岳锺麒一稽首,说道:“——你小瞧这轿么?比马还快呢!我本来爱骑驴,庄亲王爷说没个骑驴进出紫垣的,太扎眼了,我就换了这乘轿。”

    “你这小藤轿不显眼么?”李卫仍旧嬉笑着,说道,“你这会子不要进园子了,皇上正忙着接见外臣呢!他现在身子没事,进去也是闲着。来来,随我到个好去处,我给你二位开开眼,一个是杀人不眨眼大将军,一个是砍不掉脑袋的牛鼻子道士,加上个饿不死的叫化子,好玩吶!”岳锺麒笑道:“我带一辈子兵,就我身上这把刀,不知杀了多少人。总没见还有砍不掉脑袋的人!”李卫笑指贾士芳,说道:“这位就是了!上回在荷风亭他吹出来,张五哥不信,连砍他三刀,都像砍在弹簧上,刀蹦起老高,脖子连个红印也不起!”岳锺麒只当玩笑话,贾士芳也只笑而不语。

    于是三人弃马辍轿,乾脆步行入城,在宣武门西大廊庙转了一会儿。这里却十分热闹,一街两行书画、玉器、碑帖、烟料、料器、磁器、花木、旧书、唱本书的……应有尽有。旁边有狗市、蝈蝈市,一片声嘈叫乱叫。卖耗子药的大声吆喝:

    “一包管保六个月,坐地户儿,药不死耗子您找我!”

    卖首饰的说:“买过的您知道,带过的您认得,露出铜色给我拿回来!”

    “金回回的膏药!五痨七伤骨断筋折只用一帖管好!”

    “买孟家百补增力丸!不损阴不伤阳,一夜管睡百姑娘!”

    岳锺麒看着周匝把式卖乞的,说相声弹弦子把式耍叉卖眼药的,乱烘烘人来人往,笑着对李卫道:“你真是个乞丐儿,专爱转悠这些地方。我来北京这多次数,从不知还有这种地方!”李卫显得如鱼得水,买了十几个雕镂蝈蝈葫芦说是“送给小主子(小阿哥)们玩”

    ,又要了三大串冰糖葫芦,给贾士芳和岳锺麒一人一串,还有什么云片糕、桂花糖、饧人儿,每人怀里塞得满满的,笑道:“能天天到这里转转玩玩是福气!你到西边出兵放马,想起今儿準会思念我这叫化子。你别小看了这西庙会,没听人家说,‘东西两庙货真全,一日能消百万钱,多少贵人闲至此,衣香犹带御炉烟!’别以为你我身份高——你瞧,那不是五爷?!”两个人眼花缭乱,口里塞着,怀里揣着,耳朵里听着,已被这位“缠死鬼”总督弄得五神皆迷。顺他手指看去,果见新封的和亲王弘昼头戴红绒结顶六合一统青缎帽,一身月白府绸夹袍,脚下蹬着双梁起明检鞋,握着一柄汉玉坠儿湘妃竹扇一步一踱自东悠闲着过来。岳锺麒忙拉贾士芳,说道:“咱们躲躲!”李卫笑道:“不成,五爷已经瞧见咱们了!”

    “原来是你三个!”弘昼身边也有人耳语了一下,他目光一跳,加快了步子赶过来,笑道:“李卫这狗才,你们想躲我么?”李卫嬉皮笑脸道:“是东美想躲,怕不好见礼。您瞧我买这蝈蝈葫芦儿,有永壁小世子爷一份子呢!”弘昼笑道:“这种地方行什么礼呢?方纔我还见小叔王带几个太监那边玩,见面一笑就罢。”

    李卫见弘昼说着就要走,笑道:“五爷,有什么好地方儿玩,带携我们几个  好歹今儿碰上,也是我们的缘分。我们都打园子里才来,可怜见的饿得前胸贴着脊樑骨,吃这些个充饥!”

    “别他娘装穷卖苦了!”弘昼笑道,“不是我不带你们,其实我去庆云堂,有吃的有玩的,怕的是你们嘴不严,漏出去我就得写谢罪折子。再说,士芳是出家人,到那种地方,万一破了戒,往后狗皮膏药卖不成。”贾士芳便知他去的地方邪僻,因道:“贫道如没有大定力大神会,焉能修到这一步?我无慾,慾何能诱我?我们道中也尽有男女修合採补御女成道的,不过我不从那一路出就是了。‘天地由我主持,鬼神由我支使,’上回我给主子发气疗病,主子不高兴,说,‘你都主持支使了,朕呢?’我说,‘您是人主,管人嘛!’既这么着,你们去玩,我回去读经了。”说着便要走。李卫哪里肯放他走,死气白赖拽住了,说道:“臭牛鼻子,天天嚼你的烂经簿子!什么意思嘛?走,扰定了五爷的,他老有的是钱,咱们帮衬!什么鸡巴定力见了真的你不动心,那才是真神仙!”连说带撕拽,岳贾二人都拗不过他,便跟了弘昼向西,又向北。走了一段胡同,出到棋盘街口,一带粉墙,仿江南沈园式样的歇山顶二层酒肆矗在街北,便是有名的“庆云堂”了。

    四个人穿过热闹嘈杂的前店酒楼门面,踅过楼北一个小侧门,由后梯拾级登楼,迎门便是一座镶金嵌玉的玻璃屏风(注一),又向北折,出门来,却是一座加亭空中游廊,窗上糊的都是碧绿色如云的蝉翼纱。脚下是海子,满塘的莲叶,远处的水榭、池心亭、曲曲弯弯的石栏桥透窗可见,模模糊糊的影子映着,廊中都铺满了猩红地毯,汤裱铺糊的米黄壁纸,每隔不远就悬一盏小巧玲珑的宫灯……到了这里,处处都有一种身处仙境,隔绝尘圜之感。见弘昼不由人引导,穿堂入室走得熟门熟路,李卫不禁笑道:“我的爷!再想不到庆云堂后头还有这么大景致!这和内苑比也不相上下。”“别瞎扯了,”弘昼在前头走着,笑道,“这是专门接待王爷的堂子!——那不是老鸨?”

    三个人眼迷神怅,发怔时,果见一个袅袅婷婷的中年女子,年纪不过三十,淡施粉黛轻步迎出,相貌端丽举止娴雅,迥异寻常妓院老鸨那副赶前赴后,絮絮叨叨蛇蛇蝎蝎的俗像。至四人跟前,只瞟了岳锺麒一眼,稳稳重重蹲下身去,说道:“五爷您来了!爷们吉祥!”

    “我是五爷,你是五娘,咱俩刚好配对儿。”弘昼笑道,“这是我几位朋友,都没有开过洋荤,我带他们来玩玩儿。”那五娘脸红了红,笑道:“人都在后头水榭子上排戏,这里只有小五子小六子。爷们且进去坐着,叫她们唱曲儿听,我这就叫她们过来——不知爷们要开西洋荤,东洋荤?”

    弘昼见几个人都瞠目不知所云,笑道:“你别问他们,都是土佬儿——就来东洋秘戏,下次再见识西洋的。”说着便进来。三个人傻子一般跟着弘昼进了楼,这才看清是一座环楼,原是个四环天井院,上头封了顶子,院内一色的红毯铺地,四角挂着盏粉色玻璃灯,既照楼上又照楼下,都映得一片柔润晶莹的光,不刺眼也看得清。沿四周栏杆的天井中间,幔着一层雾一样的云纱,楼下情形一览无遗却又模模糊糊。天井院下四壁都挂的小红烛灯,比楼上亮得多,这样,楼下人就看不清楼上的人。四个人在临栏前坐下,弘昼和贾士芳对面倚栏,中间隔着条案,李卫和岳锺麒,一个挨弘昼,一个挨贾士芳居正而坐。正看得没头脑,那五娘带着两个云鬟小丫头,捧着条盘、酱西瓜、荔枝、葡萄、菠萝、香蕉、苹果一一进上来,最出奇的还有一大盘鲜桃,绝非时令果品,也献了上来。李卫先就咂舌道:“别的也罢了,这桃子希罕!五爷,到这来玩一晌,怕得几十两银子吧?”

    “几十两!”弘昼噗哧一笑,转脸对五娘道:“你听他是个土佬儿吧!想开东洋荤,得一千五百两银子,开西洋荤,得两千两呢!”说得五娘、小五子、小六子都是一笑。五娘道:“什么一千两千两,人意儿比钱贵重!小五子小六子,给爷们来一套《春宵帐》,我献个丑讨爷点赏!”弘昼顺手抽出一张银票递给五娘,说道:“难得你巴结。这是两千两的票子,今儿揽总儿有了,你自己调停分赏就是!”

    五娘笑着领了,略一顿首,小五子琵琶,小六子筝,旁边一个小丫头吹箫伴奏,微微调弦试弹,一阵轻舒、柔缓、温滑的曲调如流水行云悠然而起。五娘轻舒皓腕,眄目四流柔声唱道:

    自将杨柳品题人,笑拈花枝比较春。输与海棠三四分,再偷匀,一半儿胭脂一半儿粉……

“太柔靡了。”岳锺麒听着五娘的曲音,如风送春水,细雨润石般袅袅萦绕,若有若无,若断若续,突然想起冰天雪地的青海,不禁叹道:“像我这样的人,不宜听这歌的。”李卫笑道:“人生能得几回欢?好好听着罢!别惦记你那些兵,听起来就入耳了。”

    此时乐声再起一叠,岳锺麒见贾士芳听得心不在焉,侧耳小声说道:“贾道长,我想求问一件事——”

    “唔?”

    “西线军事,想必你推过休咎的……”

    贾士芳神情似乎恍惚不定,很随便地一笑,说道:“半凶半吉吧……再过几天就有消息……”岳锺麒还要问,李卫道:“老贾别理他,这会儿听曲子。”贾士芳便不言语,看弘昼时,却是闭着眼如癡如迷地双手拍节,五娘唱道:

    海棠红晕润初妍,杨柳纤腰舞自翩。笑倚玉奴娇欲眼,粉郎前,一半儿支吾一半儿软……

五娘一边风荷摆塘般婉转嘤鸣而唱,一边向席上送风情媚眼,人似烟中仙姝,歌如软金缠玉,除了贾士芳,都听得如身在醉乡,随拍按歌微摇着身躯。忽然,弘昼欠身倚栏,指着纱幕下的天井说道:

    “你们看,东洋海歌舞!”

    四个人齐往下看,六对男女歌手从楼下屏风两边翩翩而出,楼上五娘这边乐止,楼下笙管竹丝之声却冉冉而起,与五娘的歌声衔接得丝丝入扣,却已换了曲调牌子:

    开帘怯睹落花红……

只这一句男女柔声齐唱,便似柔金软玉十丈红飞,令人销魂不禁,饶是岳锺麒铁石心肠将军,也把剥了半个的荔枝落了案上。

    安顿春愁……亭午中……

那两队舞手接着唱,岳锺麒定神看,只见六个是妙鬓云鬟的少女,小可十四五,大可十八九,都穿的一色枣花碧罗紧袖衫,浅红吴丝裤微露紫绢履,腰围绣带下垂于膝。娈童则都一色紧身玄色衣靠,黑缎皂靴。从上往下看,女的婉如桃李之丰,男的犹似牙琢玉雕,一边随节而舞一边互送媚眼秋波,偶尔横斜一眼楼上,勾得弘昼等人都是神魂俱失。且听歌词时却是:

    ……吩咐喃呢双燕子,替人千万骂东风。同眠转觉绣衾宽,哪识秋生午夜寒。最是晓窗鸳枕畔,红腮无计避郎看……

    “你们瞧!”李卫心中一片杀机,脸上却毫不带出,指着楼下道:“各是各的一对儿,脱衣服了……”说着,他自己也嚥了一口水。

    其实不用他指点,几个人都在张着嘴看,先是六个女郎,旋转歌舞着委拽脱衣,男的也开始鬆带解钮,交拜舞蹈中口中仍在唱:

    为浴兰汤着避人,红寮掩映碧纱新。闻欢昨夜调家婢,一笑花间事恐真……

唱着唱着,十二个韶颜男女已是脱光了衣服,竟是赤条条一丝不挂在红毯地上徐徐蹈步,交错搂抱着旋舞,所有的男女互相拥抱亲吻之后,年岁彷彿的一对儿便滚倒在地下。至此歌歇乐停,只余一缕似有似无的箫声仍在隐隐吹奏,配着下面六对男女寻欢鱼水,真个淫靡万端。此时从楼上往下看,男的女的已经分成六对,都在互相抚摸,犹如柔道,缱绻翻滚皆有制度。有的口索足交紧紧缠着打滚,有的女坐男身男吮女乳交媾。有的女男劈叉交媾,女的和另一男的亲吻,男的又抓抚另一女的大腿下阴。最出奇的还有一对颜倒相抱口淫,男的舌奸女阴,女的则把弄着那活儿亲吻狂吮……楼上楼下一片淫喋浪语之声。楼上几位看客都是面热神昏,连五娘和两个丫头也都直喘粗气。忽然下头几个女的乐极呻吟,小亲亲、小乖乖、亲妈好妹子混叫一气,那弘昼头一个掌不住,一把便拖过了身边的五娘。李卫也抱了个丫头做嘴儿,他有心的人,瞥一眼红筋暴胀的岳锺麒,已是垂头侧身不能自已,不禁一笑。

    贾士芳以定力自翊,开头还能自持,胡乱吃两个葡萄,削一片菠萝,后来倚栏微笑着看。下面的淫媾浪话不时传起来:

    “往下一点,奴的亲哥……”

    “你用手导引一下……”

    “我的小心肝儿肉……”

    “奴的亲达达哟……留着点劲……别弄坏了!”

    ……贾士芳把持不住,合掌闭目守定,但李卫偷看时,他胸部起伏呼吸愈来愈粗,双手也在不停地抖……李卫轻轻放开那丫头,踱至栏边,说声:“真好风流相!”暴然间“唰”地抽出岳锺麒腰中悬剑,空中弧光一闪,“噌”地一声,贾士芳已经身首异处!那颗头直滚到天井幔中间,兀自含糊叫了一声:“好李卫!”

    这一突如其来屠手疾如闪电,直到血如缤纷之雨溅得楼上楼下都是,岳锺麒才惊醒过来,所有的人都惊木了,都原姿势不动盯着这位满脸阴笑的两江总督。

    “坏了你们好事,污了你们宝地。”李卫笑着用粉纱擦乾净剑上粘乎乎的血,把剑还给岳锺麒。

    “请五爷再赏他们点银子,奴才这就给万岁爷缴旨。”


注一:当年玻璃尚是极名贵的装饰用品。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