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四十八回 军情失利边将讳败 亲情乍变鸷君慬忧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十八回 军情失利边将讳败 亲情乍变鸷君慬忧

    岳锺麒离京半个月后,科舍图前线八百里红旗报捷,清兵与小葛尔丹蒙古部落大战于叶河畔,斩敌两千四百人,缴获火炮两门,辎重粮草无算……此时雍正病体痊癒不久,张廷玉接到奏折,顾不得身边十几个大员等着请示事情,立即赶往澹宁居见驾。

    “也不枉了朕信赖岳锺麒一场,难为他尽心办差!”雍正看着折子,眼睛放出光来,对身侧的弘曆道:“你拟旨给岳锺麒,有他在西线,朕安枕高卧待捷!查廪前有失机之罪,后有斩将之功,将功折罪免议处分。纪成斌、樊廷着加赏二级,待準葛尔部面缚来京,朕还要大封功臣!”他看上去比以前苍白清臞了许多,本来就又细又白的手更没有多少血色,多少有点神经质地时而颤抖几下,但尽自瘦弱,仍是修饰得乾净俐落,雪白的马蹄袖里子翻着,看去显得精干清明。弘曆答应着“是”,写了几行,又迟疑了,看着父亲说道:“是否不用明发?这其实只是小胜,击溃敌军主力再颁旨布告中外,似乎好些。”雍正下炕来,蹬上靴子踱了两步,问张廷玉:“衡臣的意见呢?”

    张廷玉其实只是图个雍正高兴,赶来报喜,他也看出这份折子叙事含糊言语支吾,因躬身说道:“前天鄂尔泰报来镇沅叛苗未能全歼,逃遁入山。古州、台拱地方苗民聚众焚烧都匀府的凯里县,皇上不喜。无论如何这是个好消息,奴才赶来为讨皇上一个宽心。岳锺麒这折子没有报明我军损折伤亡,所以这个‘胜仗’难保没有水分。奴才以为四爷说的是,密折批出去为好。”

    “不。”雍正沉默良久,微笑着说道,“你说的这个,朕也看出来了,但西南闹得凶,鄂尔泰似乎办法不多,要激励他一下;岳锺麒那边经特磊这样折腾,兵气也不扬;借此可以督促再接再厉。朕心里想的是这个,倒不为粉饰太平。”弘曆听皇帝已经定了主意,便不再言语,援笔疾书,已将诏诰写好。张廷玉忙过来,亲手转呈雍正。

    张廷玉昨天转来李汉三参劾京畿总河河督俞鸿图冒滥支银贪贿不法的折子,正想问雍正看了没有,高无庸用盘子端着一丸药小心翼翼呈上来,秦媚媚忙就银瓶里倾一杯温水过来侍候。张廷玉见那丹药艳红如朱砂,大可如蚕豆,知道是娄师垣炼的丹,不禁叹了一口气,说道:“皇上,娄师垣驱鬼有术,医好了龙体,奖励他还山就是。这种药奴才知道,最是霸道燥性的,万万不可常服……皇上,说句忌讳话,奴才一见这药,不自禁就想起了前明的‘红丸案’……”他低下了头,没再说下去,弘曆赔笑道:“阿玛,还是用太医院配的消热散,功效虽然慢,那是有益无损的。”

    “朕也并不天天都用。”雍正和水吞了那药,说道:“这药并不是娄师垣配的,倒是白云观的秘丹,几百年道士们常用的,里边加了百草霜,确有清热功效。娄师垣倒是劝朕不要用这些药的。你们放心,这一颗丹药原有核桃大小,多少人尝过朕才用呢。”张廷玉还要说,雍正笑道:“不要谏了,你要学孙嘉淦,专挑朕的不是么?朕往后不用这药,成不成?”

    一句话说得两个人都笑了,弘曆道:“这次阿玛欠安,实吓坏了儿臣。当时儿臣许愿,阿玛病癒,要请旨停止勾决一年。今儿您高兴,就便说出来请旨裁度。”张廷玉也道:“皇上登极已近十年,停勾一年也好。”

    “这是你们的忠孝心,高兴不高兴,朕都要酌量成全。”雍正微皱着眉头,彷彿自失似地一笑,“朕用法严峻是情势不得不如此,你们是知道的,就停勾一年吧。不过,有两种人朕还是不饶,一是像山东王老五,扯旗放炮与朝廷作对的;二是像俞鸿图,身在朝廷受朕不次之恩,悍然不畏刑法贪渎受贿的墨吏,该杀的请旨斩立决,不算秋决,也顺了天地肃杀之气。你们看怎么样?”

    张廷玉沉吟叹道:“俞鸿图再不想会出这种事,是个人才呢!河道上头办差很用心的……但他贪吞的数目太大了,又没法入缓决罪。我朝自靳辅陈璜于成龙之后,没几个像样的人能承担河务,我心里很惜的。”弘曆也是神色黯然,说道:“他其实有点暴发户味道,去四川前我就和他谈,要学会像李汉三,历一事长一智,谁知竟如此令人失望——在四川他虽不受贿,但给人办过事后,礼物还是收的。”

    “俞鸿图的案子朕反覆思量过。”雍正带着掩饰不住的惋惜神情,很艰难地说道:“天下吏治能到今天这样子,是朕几十年不懈于心,躬身于行的结果。败家容易兴家难,你饶了他,别人照此办理,还怎么说话?杀吧……不用迟疑了。人才,我们还可慢慢罗致。”雍正说着,蓦然想起当年允禩和铁帽子王大闹乾清宫,俞鸿图挺身而出慷慨陈词的往事,心里不禁一酸,却摆摆手吩咐道:“你们有什么事接着谈。朕乏了,要到西偏殿歇息一会儿。”

    乔引娣的殿里已经生火,乍从深秋凉风里进来,雍正觉得全身都热烘烘的。引娣正和几个宫人讲究织“璇玑图”针法,见他来就脱大衣裳,忙过来侍候,笑道:“皇上总有五六天没来了,今儿兴致!内务府那边送来几只石鸡,刚刚上火糊上,您累了就歪着歇歇,熟了我叫您。”雍正笑道拧了她脸蛋一把,说道:“还是汉装好,出落得越发标緻了。几天没来——朕在皇后和李氏耿氏那边,人家也得应酬一下不是?”引娣红了脸,说道:“我才不妒忌呢!我看都是张太虚和王定乾他们炼的那丹药的过……您从前没有这么‘龙马精神’的。一夜有时几次……”

    “几次?几次什么?”

    ……雍正坐在炕边将她揽在怀里,抚着一头油黑的秀髮,笑道:“没有儿子的嫔御终久吃不开,朕不也是为你?倒也不全是丹药,药也许有效,朕这些时心也略闲些。岳锺麒和鄂尔泰军事改流差使办好了,朕更要舒展些呢。”引娣听着,揉弄着衣角,许久才道:

    “皇上……”

    “唔。”

    “您怎么待我这么好?”

    “朕也说不清楚。”

    “人家说,您年轻时候相好的那个贱民女子。”引娣微笑道,“为这,您还特意下旨除掉贱民籍,是么?”

    雍正轻轻放开了引娣,点头说道:“是的,天生斯民于世,并不分贵贱,操业不雅,就成了贱民,所以朕下旨除籍,给这里头人一点盼头,一个进身机会。”他显然被引娣的话勾起了往事思绪,缓缓立起身来踱着步子,望着外边晴澈明净的秋空,说道:“你很难想像,那种事有多惨!……几十个壮丁叠起柴山,把她缚在老柿树叉西桠上,柴山泼上清油,噼噼剥剥就燃着了。那个夜晚也是这个季节,多么黑,多么冷啊!朕就伏在不远的青纱帐里,看着她活活受火刑。那么红的火焰,血似的,那么黑的头髮飘着,乌鸦似的……她只是疼得挣扭身子,直瞪瞪地望着远处。到死,没有一声呻吟,没有一句话!唉,一晃二十多年……”

    乔引娣已是第二次听雍正说这段故事了,还是被他的神气噤得心里揪成一团。她明白,就是因为自己长得酷肖小福,才引得雍正如此癡情不二,心里不由一阵感动,因道:“早就过去了,皇上别为这事牵心了,您再念记,她能活过来么?告诉您个好信儿,您派出去那个去岳锺麒营里劳军的鄂善,在山西打听到了我娘的信儿。山西那个布政使叫——”雍正关注地望着她,说道:“叫喀尔吉善。”“对,喀尔吉善。他已经密地派人去定襄相证。定实了,就妥送到北京。”引娣不胜欣喜地笑道,“我攒的体己钱不多,皇上能否再赐一点,好叫她也舒展几年。她这一辈子也不容易。”

    “这不算事儿。”雍正一笑说道,“圆明园东边就有一处好宅子,赏了你娘,见面尽容易的。”

    ※※※

    但定襄那家姓乔的却不是引娣要寻的。

    乔引娣有哥哥,那家人有个儿子,却比引娣小得多,就坐实了不是引娣的家。不过,喀尔吉善因此知道皇帝在山西有这门子亲戚,下决心就翻塌了太行山吕梁山也要寻出来。接连二年间他就寻出了十五家“定襄乔家”,都住过乔家峦而且都有个女儿叫“乔引娣”的失蹤离散。此时喀尔吉善已升任山西巡抚,他得知引娣已经升了妃,更是不怕麻烦,每找到一家叫“乔本山”人家,就详细开列履历,由家奴直送内务府“转呈乔娘娘”。世态冷暖,人情炎凉引娣是经过的,开头还每家布施点银子,后来见一窝又一窝的“娘家”层出不穷地往外冒,也就不敢再“鼓励”了。这期间朝里也出了几件大事,岳锺麒的兵在科舍图的那次报捷,原来竟是假的。準葛尔两万人马偷袭大营,劫掠牲畜十几万头。查廪逃遁,求救总兵曹襄,曹仓卒出战,损兵三千大败而回。樊廷张元佐冶大雄三人死命相敌,才把敌人抢走的牛羊辎重夺回来。兵士伤亡敌少我多,“夺得”的战利品原是自己丢失的,仗打得窝囊之极。但雍正前有明诏褒扬,尽自生气岳锺麒讳败报胜,也只好打碎门牙和血吞。西南改土归流和西北差不多,鄂尔泰儘管累得吐血,终于控制不住崩溃局面。镇沅民变没有压下去,又冒出个“苗王”,以古州、台拱为据点,攻陷镇远府黄平城,又焚劫都匀府凯里,围困丹江厅,叛众十万糜烂全省,贵阳省城为之戒严。气得雍正连着几个月寝食俱废,加派刑部尚书张照为抚定苗疆大臣,削去鄂尔泰伯爵令其回京“养病”,任用允礼弘曆弘昼张廷玉,户部尚书庆复主意办理苗疆事务。盘算着岳锺麒西线胜利,调兵南进云贵,彻底踏平苗寨叛民……引娣都不大留意这些事,随着位份愈来愈尊贵,更加思念双亲,索性叫人带信给李卫,查询母亲家人是否流落外省。待到雍正十三年六月,终于有了信息。还是那个锲而不捨的喀尔吉善,竟在大同一个穷山坳里找到了引娣的母亲乔黑氏,和引娣介绍的情形处处丝丝入扣,只是父亲乔本山已经亡故五年。喀尔吉善生怕马屁拍错了,专程从定襄带上乔本山的本家兄弟认定具结,又绘了乔黑氏的小像敬呈送给引娣,还带了乔黑氏给引娣的一包信物,由内务府转交高无庸。如今引娣身份地位均非昔比,高无庸哪里敢怠慢,立刻赶往澹宁居西偏殿,一脚跨进门便笑道:“宜主儿,喀中丞那儿又有信来了,这回十拿九稳要寻着老太太了!”

    “是么?”引娣正在用纸牌开牌卜卦,起身过来,一边读喀尔吉善给鄂善的信,问道:“皇上这会子在哪里?怎么两三天也没过来照面儿了?”高无庸看着她的脸赔笑道:“前儿李娘娘有点犯痰涌,主子过去看了看,昨晚就宿在澹宁居。方才召见李卫,皇上脸上才带了点喜相。说是李制台在山东擒住了白莲教一个大师兄叫王老五,亲自解送进京来了。江西那边‘一枝花’聚的山贼,也叫李爷给打散了……”“一技花,真好名字。”引娣漫不经心地放下信,拆解那张捲着的图,一边笑问:“是个女的吧?”

    高无庸也是一笑,说:“是。一枝花是桐柏山的人,不知在哪修成的道行,能腾云驾雾撒豆成兵。宝亲王爷上回还说要亲自去罗霄山活捉了她瞧瞧,看是个什么妖精……”引娣边听边笑,已是展开了那幅画。她看得很仔细,从头到脚慢慢抚摸着,时而点头,时而摇头,高无庸在旁端详,赔笑道:“眉眼间有几分像娘娘呢!就是颧骨似乎高了一点……”

    “娘颏下有个小痣,低着头就瞧不见。”引娣凝视着画儿,脸上似喜似悲,“画工许是没有留心。唉!这里对了——娘给人家缝洗衣服,手指受冻左手中指伸不直,这个女的……手指也曲着的!”她急忙又打开那包“信物”,顿时心头轰地一声,身子一软坐了下去!恰雍正此时挑帘进来,刚开口要问,引娣腾地起身扑过来,紧紧攥住雍正胳膊兴奋、急切地说道:“娘——是娘!主子,我寻到我娘了!万岁爷您看,这是半枝银簪子……可怜我到江南,上路时家里一文钱也没有,娘把这簪子拔了给我……”她的泪水无声地涌淌着,“……我说,我跟人去学手艺,有吃有穿,这簪子一掰两半,我们娘母女留个心念儿……万一我在外头病了死了……也算有件娘给的物件留在身边……”说着,已是泣不成声。

    雍正看了看桌上的图画和信,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也替她欢喜,笑道:“莫哭,这是喜事嘛!既然已经认準了,朕叫山西把她妥送进京,来回十天半月,你们準能见面!”引娣一手拉了雍正过来,用簪子指着那画儿,一点一点给雍正譬讲,“皇上您瞧,这条眼纹,自我记事时就有的,还有这片胎记,偏着脸,画工只画了小半儿边。……只头髮白了,右边也稀落了些……人老了,哪能一点不变样呢?您再瞧……”她又说又笑,兴奋得喘不过气来,雍正一眼瞧见她手里拿着的那柄断簪,笑问:“那是什么?”

    “这是我们娘俩分手时娘给的心念儿信物。”引娣又看了一眼簪子,这才递给雍正,“簪头是个攒花如意……是爹爹给娘的……”

    雍正拿着那半枝银簪,只见是约有三寸许长的簪尾。簪尖儿打平磨光了,恰似一枝耳挖子,因年深月久,簪身宝色已退,黑油油的发亮。他用手指轻轻摩挲着,慢慢看清了上面的龙形花纹。突然,雍正像挨了电击一样,手一颤,那枝簪“叮”地落在地下!雍正忙亲自又捡起来,翻来覆去地细看,他的脸上神色已经没了喜容,诧异中带着一些莫名的慌乱,见引娣不解望着自己,问道:“这簪子像大内造的……是你家相传的?”

    “不知道。”

    乔引娣皱眉思索着,喃喃说道,“是爹给娘的。”

    “你……母亲姓什么?”

    “姓黑。”

    雍正身子一震,腿软了一下,又问:“她是山西地祖籍?”“不是。”引娣惶惑地摇头,说道:“逃荒从外地来的。”

    “哪里来的?”

    “不知道。”

    “她会唱歌,会弹琴么?”

    “没听她唱过弹过。”乔引娣奇怪地盯着雍正,“皇上,您怎么会问这些个?”

    雍正轻轻舒了一口气,说道:“没什么,朕是看你能棋会唱,想着是你母亲的家教。”引娣一下子笑了,用银匙调着一小碗冰糖银耳羹捧给雍正,说道:“那也不值得这么煞有介事的问吶!我会的这几句唱儿,在江南学过几天,后来——”她突然顿住,后来的琴法棋艺都是允禵在马陵峪囚所把着手教的。因改口道:“后来自己没事摸索着练的,这两年嗓子不好,早撂开手了。不过棋谱儿还打一打,几时主子闲了,我再侍候玩两盘……”

    “唔,好。”

    雍正喝着那碗银耳汤,呆着脸只是发怔,意马心猿地哼哈着。坐了一会儿,更觉心里空落落白茫茫一片,什么也想不成,因起身笑道:“这些天事情多,没有心情,等略闲些陪朕下几局,看你有没有长进。朕还要前头去批折子见人,回头再来看你。这银耳汤很好,你也是常常肺热嗽喘,要多用些……”他勉强笑了笑,又道:“你娘来了告诉朕。朕要看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生出你这么俊的女儿。”说罢去了。

    雍正回到澹宁居,兀自心中惚惚不安,因见李卫张廷玉方苞正和弘曆议事,便问:“是苗疆又有事了么?”三个人见他进来,忙跪了下去,弘曆缓缓起身说道:“张照奏章到了。他刚去,打了个小胜仗,歼敌五六百,说奏给主子先宽宽心。还有岳锺麒的奏章,请皇阿玛过目。平郡王是给军机处一封廷寄,说谢济世在军中当差用心,且身体有病,请儿臣代奏,可否免罪放还……”“叫谢济世回来,看哪个部有缺,先补个员外郎。”雍正定住了心,接过一叠子奏章,一边看一边说道:“谢济世学问不坏,福彭的面子也要紧。”挪过一份看时,是工部黄永的,因是“侍郎”,人们叫串音,喊他“黄鼠狼”,因觉得不雅训,请旨改外任。雍正丢给弘曆,笑道:“黄鼠狼不但吃鸡,也吃老鼠嘛。总是他不自尊,别人才放肆,这个不准。”又见一份是礼部侍郎蔡毓青的,说是请了几个星士算命,今年流年不利不宜出京,请求“皇上矜全,免以外差委臣”。雍正偏着头想想,说道:“这一份弘曆裁度着办,别派他外差就是了。”

    “是!”弘曆接过奏折,赔笑道:“岳锺麒上折请罪,建议十六条,请在吐鲁番屯田,在哈密、吐鲁番之间设哨所为久战之计……”

    雍正看也没看岳锺麒的折子就撂了一边,忿忿说道:“你给他批回去,身统二万九千名前敌猛士,屡战屡挫,不是将军之罪?过去他倡言要‘长驱直入’,今天又说取守势,为‘久战之计’,没有算计一下后方粮草消耗是多少?这样粘乎,死不死活不活的熬,能保必胜么?——不准,驳下去!”又扯过张照的奏本,前后看了看,亲自在上面加批:

    尔之不负朕恩原可信得及。黔省苗变已成糜烂之势,然毕竟一隔跳踉之类,不足为深虑,从容收拾军力,调和各部协力徐图恢复不难也。兵者凶也,战者危也,勿徒以文章词赋之事等闲视之,朕日寄厚望焉。

写罢交给弘曆,又道:“张照文学之士,把打仗看得太容易了,你再细看看加批,有不明白处和你十七叔商酌着办。”

    “儿臣遵旨。”

    弘曆双手接过奏本,嘴唇蠕动了一下。允礼也是没有实战过的王爷,他很想请旨去十四叔允禵讨教,但自引娣晋陞嫔位,允禵早已辞病杜门,再次和雍正生分,想了想没敢开口,嚥了口唾沫坐了下来。雍正见李卫要告退,因道:“这几日你离京不离?”

    “天太热了,奴才原本不急着走,”李卫忙赔笑道,“继善来信,说今年长江汛期长,水量大,怕苏东浙江有的地方堤防不保险,他要到下游巡视,南京得有人坐守,请奴才回总督衙门视事。还没给他回信,南京如今热得火炉子似的,奴才想等两天,可想着山东安徽漕运上头还有不少事等着料理,方才已经稟了宝亲王,想一路慢慢走,顺道儿办事,到南京天气就凉快了。这里头带着奴才的私意儿,没敢稟老主子呢!”

    雍正看看左右都是太监,门外还有几个大臣等着接见,遂起身道:“你跟朕走,到后边屋里说话。”说着起身下炕,便往西北穿堂走。

    “是。”李卫答应一声,又给弘曆打了个千儿,跟着雍正去了西北后廊,逕在后院尽北一处大一点的套间房里坐了。澹宁居他不知来了多少次,却还是头一回到这所在,见院外不少宫女都在晾晒衣服,还有几个太监挑着水桶来来往往,因问道:“主子,这是什么地方儿?”

    说话间秦媚媚端着一大盘冰湃西瓜进来,又有两个小太监将两小盆冰块安放在雍正身边,肃然退下。雍正这才笑道:“这原是宜妃的住处,朕在前头办事乏了,偶尔也进这里歇歇。那都住的是宫人。”他取了一块瓜咬了一小口,将盘子向李卫推了推,说道:“这瓜很好,就是太凉,你用一块吧。”李卫忙谢恩称是,也吃了一口,说道:“果然好。奴才年轻时要遇上这个,非吃个肚儿圆不可。如今胃气不成了,容奴才慢慢用……”

    “叫你来,是朕为一件事忧愁疑惑——这事情你狗儿原来是知道端底的。”雍正彷彿颇难启齿,慢吞吞说道:“你是朕藩邸里使出来的人,一向伶俐,口也紧密,说给你,替朕想想,拿个主意。”说罢叹息一声,将乔引娣与自己瓜葛一长一短说了,又道:“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一模一样炼出两根带耳勺的簪子?偏偏他母亲也和小福一样姓‘黑’!朕更怕的是,引娣年岁也和这故事相合,万一……”说到这里,雍正打了个噤儿,“那可怎么好呢?”“皇上,小福烧死了的呀!”李卫吃一大惊,忙道:“您怎么想到别的上头了?”“这件事朕一直是这样想的。”雍正话中带着深深的忧虑,“别忘了还有个小禄,和小福是双胞胎,长得一样!烧死的是小禄——这个念头朕越想越真!”

    李卫心里咯噔一声,口中西瓜连籽儿嚥了下去,这故事里就有他,当年就曾和雍正一道去寻访过小福,想不到过了二十多年又冒了出来,而且摆了大大一个难题给自己——假如证实小福就是乔引娣的母亲,那引娣就是雍正的……这个现实太可怕,饶是李卫智计百出聪明伶俐,头上顿时冒出一层虚汗。他不敢顺这思路想,又绕不过这个可怕的思路,低着头想了半日说道:“乔黑氏已经再嫁,也许真的引娣是姓乔呢!”

    “真的万事俱休,怕就怕是朕的孽种,这可怎么好!”

    “万岁,”李卫说道,“不会的!您忘了,我们住黑风黄水店,马老闆说,‘是个大胖小子’。”雍正摇头道:“想起来过,那马老闆自己就是个贼,他要是敷衍咱们呢?”李卫哑住了,怔了半日,说道:“奴才讲些不知深浅的话,这件事只能装糊涂,万不可钻牛角尖。越清楚,您心里越受不了。您不和那个乔黑氏见面,不去对证这件事,那就引娣也不知道,乔黑氏也不知道。”他终于找出了办法,口齿也就伶俐了许多。“慢说宜主儿未必是,就是真的,那也是无意巧合,不知者无罪,一床锦被遮盖了——人,也不就是几十年么?至于奴才,到死封紧口,决不会这么想,或不防头说给人的。”

    但雍正却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道理上觉得李卫说得对,心里的乌云却驱散不开,想到小时跟朱轼读书,讲到春秋齐诸儿文姜兄妹苟且,《北齐书》中冯翊王与母通姦,朱轼唾骂,“匪类祸国衣冠禽兽!”脸上那种憎恶的表情,想到自己贵为天子,万一流布载之史册,一生辛勤争胜要强,都将被这一笔抹得臭不可闻。雍正觉得心中焦热如火,沖得五脏六腑隐隐作痛,沖得脸上燔灼一般火辣辣地。他掩住了脸,说道:“你去好好办差,朕听你的劝告……”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