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十四、老縣長

一五口,現在剩三個人。我喉嚨中始終哽著,不敢哭,怕一哭,父母又會「死」。

往,我們的旅程中雖充滿了驚險,曾在千鈞一髮的當兒,逃過了劫難。但是,總是全團圓在一塊兒,有那種「生死與共」的情。現在,失了弟弟,什麼不一樣了。麒麟愛鬧,弟淘氣,一旦沒有他們兩個的聲音,我們的旅程,一子變此安靜,安靜讓人哭。

我們忍著淚,緩緩行,奇怪的是,一路居一個人沒有碰。連那隊被王排長所遭遇的日軍,始終沒有追來。

東安城外,風景絕,草木宜人,花香鳥語,竟是一片寧靜的鄉野氣氛。誰知這份寧靜的背後,隱藏著少的腥風血雨!發生過少的妻離子散!我們走著,在我那強烈的、對弟弟的念中,更深切的體會對日軍的恐怖痛恨!

平常我常弟弟們吵嘴打架,爭取「男女平等」……湖南人是非常重男輕女的。現在,我的,全是弟弟們的方。我暗中發過不止一千一萬次誓,果我今生再弟弟們相聚,我將永遠讓他們,愛他們,寵他們……是,戰亂中兵荒馬亂,一經離散,從何再談團聚?他們早已不知是生是死,流離何處?

那一整,我們就走著,走著。母親會突停腳步,啜泣著低喚弟弟們的名字。於是,我父親會停來,一三口,緊擁著哭在一。一會兒,我們就繼續往前走。在我的記憶中,從沒有一是那麼荒涼,那麼渺無人影的。郊外,連個竹籬茅舍沒有,國軍已撤離,日軍一直沒有現……彷彿整個世界,剩了我們這三個人。

我們似乎走過一座木橋,似乎翻過了一座荒山,黃昏的時候,我們終於聽了雞聲犬吠,證明我們已來了人的世界!加快了腳步,我們發現來了一個相當的村莊。

那村莊房屋重疊,像一個的市鎮(惜我已忘記那村莊的名字),在村莊唯一入口的路,卻站著幾個身強力壯的年輕人,像站崗般守在那兒。我們跋涉了一,在劇烈的哀痛中,長途步行的勞累,早已筋疲力盡饑腸雷鳴。再加一路沒見一個人,現在,了我們己的同胞,裡就已熱血翻騰,恨不擁抱每一個中國人。我們感慨加的往村莊中走,誰知,才舉步進,那站崗的年輕人就忽拿了一步槍,在我們面前一橫,聲說:「什麼人,站住,檢查!」

我們愕止步,父親驚導悲傷餘,忍不住仰長嘆,一迭連聲的說:

「!!!我們一路聽日軍說這兩句話,不,現在還受中國人的檢查!為了不甘做淪陷區的老百姓,才落父子分離,孑一身!檢查!我們還剩什麼東西被檢查!」

父親這幾句話說又悲憤,又激動。話才說完,就有一個白髮蕭蕭、面目慈祥的老人從那些年輕人後面走了來,他對父親深深一揖,說:

「對不,我們村子裡的壯丁集合來,是預備日軍拚命底的。檢查過路人,是預防有漢奸化了裝來探聽消息。我聽您的幾句話,知您一定不是普通難民。我是這兒的縣長,果你不嫌棄,請寒舍便飯,我們有餘的房間,招待您一過夜!」

老縣長的態度禮貌誠懇,措辭又文雅,立刻獲父母的信任感。於是,那晚,我們就了老縣長裡,老縣長殺雞殺鴨,招待了我們一餐豐盛至的晚餐。席間,老縣長詢問我們的來歷逃難經過,父親我們一路的遭遇,含淚盡述。老縣長聽十分動容,陪著父親掉了不少眼淚。最後,老縣長忽正色對父親說:

「陳先生,您後方,固是很,是,您有沒有為留在淪陷區的老百姓過?」

父親不解。老縣長十分激昂的說:

「您,陳先生。中日戰已經進行了七年,還打久,我們誰不知。日軍已向東安進逼,打我們村裡來,是彈指間的,早晚,我們這裡像湖南其他城鎮一樣淪陷。我已經周密的計畫過了……」他完全父親引為知己,坦白的說:「我附近幾個村莊聯合來,少壯的組織游擊隊,發誓日軍打底。老弱婦孺,必須疏散深山裡,我們在山裡已經布置了,日軍一來,就全村退進深山,免被日軍蹂躪。那深山非常隱蔽,又有游擊隊保護,絕不至於淪入敵手。是,陳先生,我一直憂慮的,是我們的孩子們,這些孩子需受教育,果這長期抗戰再打十年八年,誰來教育我們的孩子?誰來教他們中國的文化歷史?誰來灌輸他們的民族意識?陳先生,您是一個教育,您難沒有過這問題嗎?」

父親愕的望著老縣長,感動折服。於是,老縣長拍著父親的肩膀,熱烈的說:

「陳先生,留來,我們需您!您,走四川是一條漫長的路,您已經失了兩個兒子,未來仍吉凶難卜!與其冒險,不留來,為我們教育一代,不讓他們做亡國奴!」

老縣長的話顯很有理,因為父親是越來越動容了。但是,父親有父親的固執:

「為了逃淪陷區,我已經付了太高的代價,在這麼高的代價,依半途廢,未免太不值了!不行!我還是走!」

「留來!」老縣長激烈的說:「留來比走更有意義!」

「不行,我覺走比留來有意義!」

那晚,我很早就睡了,因為我已經累累。是,迷迷糊糊的,我聽父親老縣長一直在爭執,在辯論,在熱烈的談話,他們似乎辯論了一整夜。是,早,當老縣長默的送我們城,愀不樂的望著我們的時候,我知父親仍固執著己的目標。父親老縣長依依握別,老縣長送了我們一些盤纏,他的妻子還送了我一雙鞋子,是腳穿的鞋子。我走了幾步路,就放棄了那雙鞋。我至今記老縣長那飄飄白髮,他那激昂慷慨耿直的個。長後我還常,一個農村裡有這樣愛國睿智的老人,這才是中國這民族偉不朽的方!

我記老縣長這一段,因為他對我們後的命運又有了極的影響。我們怎知,冥冥中,這老縣長操縱了我們的未來呢?

老縣長分手後,我們又繼續我們的行程,在那郊外的路,行行重行行,翻山涉水,中午時分,我們抵達了另一個鄉鎮。

這個鄉鎮並不比前一個,是個人煙稠密的村莊,我們才村莊外面,就一個三十余歲的青年男人,正若有所待的站在那兒。了我們,他迎前來,很禮貌的對父親說:

「請問您是不是陳先生?」

父親驚奇跳了來,在這廣西邊境的陌生鎮,怎會有人認我們等在這兒?那年輕人愉快的笑了,誠懇的說:

「我的父親就是您昨夜投宿的那個村莊的老縣長,我父親連夜派人送信給我,我在村莊外面迎接您。並且,為了我們的孩子們,請您留來!」

原來那老縣長的兒子,在這個鎮開雜貨店,老縣長雖放我們離,卻派人送信給兒子,再為挽留我們努力。父親母親那麼感動,感動說不話來。於是,我們了這年輕人的裡。

在那庭中,我們像貴賓一樣的被款待,那年輕人有個我年齡相若的女兒,他找全套的衣服鞋子,給我重新換過。年輕人不住口的對父親說:

「爸爸說,失您,是我們全鄉鎮的不幸!」

父親望著母親,半,他不說話。後,他重重的拍了一桌子,決的說:「了!你們說服了我!我們留來了!不走了!」

於是,我們在那不知名的鄉鎮裡住了來。

這一住,使我們一的歷史又改寫了。假若我們一直住,不知會怎樣發展?假我們根本不停留,又不知會怎樣發展?我們住了,不不少,我們住了三!為什麼住了三?我不瞭解。知,三後,父親忽血來潮,強烈的繼續我們的行程,他又不願留來了,不願「半途廢」。雖,老縣長的兒子竭力挽留,我們卻在四的清晨,又離開了那鎮,再度開始了我們的行程。

這三的逗留,是命運的安排嗎?誰知呢?

十三、投河目录+书签十五、難民火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