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游荡万界求真解,一路尽是取经人 第九百六十三章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心软了?”

就在杨行舟抬头看天之际,一把晴朗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不忍心除掉他们?”

杨行舟吃了一惊,以他此时修为,竟然有人靠近他而不被他发现,当真是前所未有之事。

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身影便已经在原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分身。

如此强横的存在靠近自己,无论是敌是友,杨行舟都要防范几分。

在分身替代本体之后,杨行舟才转身看向一侧。

在他身子一侧,不知何时多了一名身穿红袍的青年男子。

这男子相貌极其英俊,长眉入鬓,凤眼含威,此时负手立在大地之上,给人的感觉却像是站在九天之上,俯视芸芸众生。

杨行舟在看到这男子的一瞬间,就想到了自己精神深处的那个身影烙印。

这男子的形象与精神烙印中那个坐镇虚空的男子一模一样。

看到这男子的一瞬间,杨行舟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

在杨行舟看向他的同时,这个男子也看向杨行舟,淡淡道:“你这么多年的修行,到底修了什么东西?”

他伸手指向空中求饶的史前生灵:“他求你,你就动摇了?摧毁一个宇宙文明的因果,就行吓着你了?”

杨行舟喏喏道:“只是有点不忍。”

红衣男子道:“不忍?当初他们施展法力神通轰击你这个刚出生的婴儿时,他们怎么就忍心了?”

“他们吞吃亿万人族滋养自身时,他们怎么就不考虑因果?”

红衣青年男子看向杨行舟,叹了口气:“黄泉路上无老少,谁人不是因果身?你是当过皇帝人,一身因果之重,谁能比的了?灭国可以,灭一个宇宙的文明就不行了?心肠如此软弱,还修什么真,求什么道!”

对面虚空之中跪着求饶的老者,自从红衣男子现身之后,就一直处于呆滞的状态,直到红衣男子说了杨行舟几句之后,方才嚎叫起来:“易天帝!”

他一脸绝望之色:“易天帝,你真的要赶尽杀绝?”

易天帝轻轻伸手,这老者不由自主的飘到易天帝的掌心之中。

这老者看着极其巨大,但落在易天帝的掌心之中时,却不由自主的缩小,犹如寻常之人手托鸟雀一样,他的体型大小全在易天帝的一念之间。

“赶尽杀绝?”

易天帝看着掌心的老者,轻声道:“我成天帝后,并未对你们动手,可你们做了什么?勾结天庭内奸,杀入天宫,害我妻儿。若不是我妻子命大,怕是早就丧生在你们手中。”

他扭头看向杨行舟:“当初杀上天宫的生灵中,它就是其中一个首领,你娘亲还被它打了一掌,你说,它该不该杀?”

杨行舟毫不犹豫:“该杀!”

“是啊,是该杀!”

易天帝手掌心涌出一股明亮的火焰,将掌心老者瞬间焚烧成虚无。

杨行舟看的眼角直跳,这老者在出现之时,就已经勾连天地,气息弥漫大千,可是现在易天帝一出手,就将这老者彻底从世上抹去,连虚空烙印都不复存在。

这种轻描淡写间显露出来的手段,让杨行舟对易天帝的本领有了更为直观的认知:“我这便宜老爹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怎么这么大的杀性?”

这易天帝英风锐气,不肯让人,几句话,几个动作,便显露出无边霸气,一腔杀意。

杨行舟本来为人无耻无法无天,可是在面对易天帝时,原本肆无忌惮的性格不由自主的收敛,心中难以自禁的生出敬畏之感。

这易天帝的压迫感实在太强,威严也太大,在他出现之后,整个空间似乎都承受不住他的气息,方圆千里之地都在缓缓下沉,只有黑山晃动,冒出滚滚浓烟。

“你这灭魔方法倒是有点意思!”

易天帝将那老者彻底抹去之后,看了杨行舟一眼:“赶快做,你娘亲还在等着你回家吃饭!”

杨行舟微微一愣“等我吃饭?”

此时杨古的身影从远处出现,笑道:“是啊,咱们娘亲正在做饭,就等你回家团员。”

他来到杨行舟身边,手指不死天关方位:“按照大汉王朝的习俗,再过几天便是新年了。过年吃几顿好吃的,这是人间习俗,后来这习俗就被带到了天上。”

杨行舟扭头看向大汉方位,目光穿过千万里虚空,便看到大汉疆域之内充满了幸福满足的气息。

此时正当傍晚,华灯初上,远望大汉疆域之内,万家灯火,车水马龙,不时的有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儿童欢快的笑声在多地回荡。

“是啊,快过年了啊!”

杨行舟微微点头,唏嘘道:“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过年了!”

易天帝在杨行舟肩头上轻轻拍了几下:“过几天别忘了带我的儿媳来,一起来吃团圆饭。”

他嘴角溢出一丝笑容:“程灵素、虚夜月,嘿嘿,你很好!”

在杨行舟一脸懵逼中,易天帝的身影逐渐变淡。

杨行舟在原地微微呆滞片刻,心道:“怎么听语气,我这便宜老爹对我几个老婆好像十分熟悉一样?”

他看向杨古:“二哥,你是来帮我一起除掉这史前残孽么?”

杨古摇头道:“我是来不死天关喊武梦之他们一起上天,父王说了,黑山残孽已成历史,不死天关的驻军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正好诸天战场上需要增加人手,想把他们也带到上天历练。”

杨行舟愣道:“诸天战场?那是什么地方?”

杨古笑道:“天地宇宙,无穷无尽,父王驾下神魔都对开拓天地非常有兴趣,因此拉起了不少队伍,去征战异世界,抢占了不少时空的掌控权。宣扬我天庭赫赫天威,征服万界,超脱无穷。”

他对杨行舟道:“就算是横推了万界,那些叔叔伯伯们也会自创几个世界,待到世界的生物成长之后,便教化他们,带着他们继续战斗。他们都是闲不住的人。”

杨行舟:“……这特么……”

杨古笑道:“这世界上有很多人,也有很多古怪的爱好,要是都看不惯的话,会很累的。”

他对杨行舟道:“老三,这里交给你了,你尽快处理好,别耽误回家吃饭。我去不死天关,去找几个朋友叙旧,等过几天,咱们一起上天。”

杨行舟:“……”

片刻之后,杨古的身影也逐渐变淡,消失不见。

杨行舟静坐虚空,想了想,取出一棵扶桑树苗,扔在一处山谷里,扶桑树苗落地之后,地面上一片火红,慢慢形成了岩浆湖泊,扶桑树乃吸收湖泊热量,缓缓成长。

之后又有一枚种子被杨行舟抛下,形成一根火红的葫芦藤蔓,在岩浆中扎根成长,缠绕在扶桑树上,开出了火红的花。

“以这几棵树的长势,配合葫芦藤蔓,想要彻底灭掉这些黑山残孽,起码得百年时间,但既然找到了针对他们的方法,耗费点时间其实倒也没什么,反正结果已经注定。”

杨行舟盘坐虚空,低头沉思,回忆如同浪潮般一波波的拍打着他的心灵,多年前的一些经历,在他脑海里不断浮现。

他想起了一个人。

下一刻,他的本体在原地消失,只留下分身看守黑山。

……

扬州。

泰顺茶楼。

水笙一手托腮,痴痴地看向窗外街道上的行人,外面细雨如丝,街道上行人打着雨伞行走,犹如一个个移动的蘑菇,亦或者是一片片云朵。

正是阳春三月,远处桃花盛开,花香飘进窗口,使得水笙缓缓回过神来。

“小姐!”

旁边的丫鬟春雨站在水笙身边,愁眉苦脸的劝道:“这都六七年了,您怎么还在这里等啊,老爷说了,杨大侠早就参透名利,退隐深山,不会在江湖上走动了。”

“老爷还说了,杨大侠为人洒脱,将男女之情看的极淡,他就算是来扬州,也不会特意来这泰顺茶楼,就算是特意来泰顺茶楼,也不是特意来看你。”

自从七年前杨行舟与水笙等人分别之后,她家小姐水笙每年春节都要来这扬州泰顺茶楼吃早茶,每次都要待上两个月。

她在等杨行舟,一等就是七年。

在这个女子十六岁就可以出嫁的时代,水笙已经等成了老姑娘,成了水岱的一桩心病,但水笙得了杨行舟临走时传的神照经,又有家传功法在身,隐然成为了天地间第一高手,脾气上来了,便是水岱都管不住。

时间一长,只能由她。

“这里是我跟杨大哥第一次遇到的地方。”

水笙对丫鬟的劝阻入耳不闻,笑着对春雨道:“当时他在茶楼吃蟹黄包,言语之间极为粗鲁,当时因为这个,我和表哥还跟与他起了冲突……”

春雨插口道:“是汪啸风汪大侠吗?老爷说,其实以前他是向撮合您跟汪大侠在一起的。”

水笙听到春雨说起汪啸风的名字,微微皱眉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