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颛臾番外 镜中人

次日,曙光从窗外斜入,颛臾悠悠醒来。

这是从古墓出来的第二天,他起来后意识还带着些许迷糊。

揉着眼睛,翻身起床,走到等人高的铜镜面前。轻抚镜面,镜子里的人影越发清晰。

直到这一刻,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颛臾才真正有种,自己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忽然,镜面荡漾波光,镜子里的人影发生变化。虽然容貌一致,但气质甚至衣服出现差异。

“早安,另一个我。”

镜子里的男子披着金色华服,盘坐在颛臾面前,手托着腮:“昨夜那小子偷偷来过几次。”

“毕竟是他家,他爱走哪走哪。”

颛臾带着昌恒灭掉玄谷派后,落脚在昌恒的一处临时住所。顺带收集这个时代的情报,研究修行体系。

“这是他家,他害怕我,晚上过来查看很正常。不过在这个时代,我们必须重新修炼。毕竟是这个身体……”

颛臾挽起袖子,露出干瘦的手臂。

古墓不见天日,他皮肤呈现病态的苍白,而且因为无从进食的缘故,营养很差。

镜子里的男子看着“自己”的身体,同样露出嫌弃的神态。

“是啊,这具肉体太弱。承载我们的精神负担太大,而且肉体内的灵气几乎为零。对了,‘我’打算修炼哪种法门?当今盛行的赤书仙道?”

颛臾幽幽醒来,如今修行界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三清宗覆灭,天皇阁、骊山派道统断绝,反倒是一个没听说过的北斗派执掌仙道。

而如今仙道修行的法门,也不再是古老的神策以及玄禁仙法,而是一种全新的赤书体系。

通过大道赤文传承天书,每一部天书就是一位上仙的道统。

“咱们弄不来当今赤书体系的顶级天书。玄谷派那几部典籍我看过,垃圾货色。连我们那时候最次的神策都不如。”

“所以?”

“还是修炼神策吧。咱们持有神策修行体系的最高典籍。纵然在这个时代,最顶级的《三皇策》也足以睥睨天下。”

“真打算三策同修?”

神策体系,是古老时代的修行法门。修士观想神魔,随着修行逐步把自己化身为神魔。

三皇策,指的是羲皇、娲皇以及农皇这三位大神。

当年颛臾修行,就是以《羲皇策》参悟天皇奥秘。

“我们一体双魂,最多修炼两篇。我更倾向于羲娲同修。”一边说,颛臾眼睛炯炯有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中的金袍人先是一愣,随后笑了。冰冷残酷的气质被笑容淡去:“不过‘我’修——”

“我拒绝。”彼此一体双魂,谁不了解谁?

颛臾翻白眼道:“我才不去修《娲皇策》。要修炼,‘另一个我’自己来。”

娲皇策,乃骊山派道统源流。骊山派因为这部《娲皇策》,全派上下都是女子。因为《娲皇策》有一个特性,凡修炼这部神策,在圣胎层次必然化出大道真性,变作娲皇道体,成为女人。

“另一个我擅长战斗,炼成娲皇道体,可以配合我的羲皇真身施展阴阳合击。嗯……到时候我们分开,还可以双修。”

“‘我’说的不错,我擅长战斗。而‘我’擅长咒术,所以‘我’应该用娲皇道身,我来演化羲皇。此乃阳刚阴柔之理。”

“呵呵……”

颛臾照着镜子,看着模样一致的另一个自己。

而另一个自己也一直盯着颛臾。

双方在这一点上绝不肯退让。

娲皇策,我/我才不会去修炼啊!

突然,颛臾感慨:“果然,我长得真帅。”

的确,如果让“另一个我”修炼娲皇神体,不仅我们在未来可以分开,甚至在天下第一美男外,还能把天下第一美女的头衔拿下。

但不论是颛臾还是另一个自己,都没打算去修炼娲皇神体。

至于农皇……虽然颛臾敬重农皇为人,但却没打算修炼农皇的秘法。

“农皇修行虽然简单,只需吃药尝毒就能修炼。但高深层次有一场生死大劫。”

“娲皇也是如此……”

二人对视,异口同声:“所以,还是修炼羲皇吧。”

话音一落,颛臾闭上眼,身上冒出一股神威波动。

神策修行,和当今筑基、金丹、出窍、元神的体系不同。

神策时代只有五步,观神、登天、圣胎、纯阳、化神。

观神,即开辟眉心灵台世界,在自身精神世界中冥想一尊神魔。

颛臾原本就是纯阳境的大能,他观想神魔不过一念之间。

在眉心,辽阔的精神世界徐徐拓展。

世界上空浮动茫茫紫云,下方是碧水浪涛。在这天海中心有一岛屿,上面坐着一位金袍人。

和颛臾同享肉身的另一个自己幽幽一叹,主动掌控这具肉身的一半。

两个意识同源而生,共同管理这具身体。这时,在精神世界出现一尊人身龙尾的神圣。

此乃羲皇,昔年天皇阁祭祀的最高神。

两道意识同时观想羲皇,确立自家根本道路后,两道意识同时出现在灵胎。

颛臾仍是一身白衣,而另一个自己穿着金袍。

两人一左一右在“羲皇”两侧。

对视一眼,二人同时将手拍向羲皇,引动羲皇神力跨入下一个层次——登天。

观神,只是在脑海冥想神魔之体。

而登天层次,则是真正开辟天门,引神力入体,拥有神通妙法。

二人轻车熟路,在羲皇背后演化天门,并推羲皇入天门之内。

入天门,即为登天。

天门之后,茫茫云道升起无数宫阁楼台,其景象和颛臾前世所见极为相似。

“当年我们演化九重天宫,可在化神最后一步失败。如今返生重修,却不能按照前世来了。”

“嗯,一切归零吧。”金袍颛臾伸手一抹,眼前宫殿尽数溃散,化作滚滚云气重新塑造楼阁。

白衣颛臾配合他,共同演化一座连接天门的登天殿。

而这片重新演化的精神界域,称作“天皇境”。

“先这样吧,回头我们再慢慢演化九重天。”金袍颛臾:“我推算神通,研究战技,外面事情交给你。”

一体双魂的好处就在这,在一方修炼的同时,另一方可以处理外面庶务。

颛臾睁开眼,听到门口的敲门声。

推开门,看到一脸谄媚相的昌恒进来:“前辈要不要吃点什么?”

的确,虽然昨天灭了玄谷派。但颛臾尚未缔结圣胎,仍需饮食补充消耗。甚至神策一脉的修行者,需要更多食物进行滋补。

“也好,把你家吃的都拿来。多年未曾进食,需要好好补补。”

……

颛臾吃相优雅,但手速极快。

筷子风卷残云般,一盘盘菜肴消失。只是,他仪态没有半点破坏,反而有种理所应当的神情。

昌恒眼睁睁看颛臾一个人,吃掉自己一个月的库存。

这位饭量是不是太大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叩门声。

“喂——姓昌的,听说你回来了?赶紧开门还钱!”

颛臾动作一顿,然后继续吃饭,看也不看昌恒。

“前辈,我出去下。”

昌恒跑出去,没多久颛臾听到外头的殴打声。

可他面色不改,继续吃饭。

“……”

最后,他脑中响起另一个声音:“‘另一个我’,换人了。”

“干嘛去帮忙?明摆故意牵扯我,让他挨揍去。”

“毕竟跟我有缘,不是吗?”

两个人格更换,颛臾脸上露出笑容,放下碗筷,起身走出小屋。

院子里,昌恒正被几个粗鲁大汉殴打。

颛臾手指一拨,忽有灵音炸响,几个大汉被音爆甩飞。

然后,少年施施然走过去,笑眯眯对着一个管事人伸手:“打劫,把你们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昌恒一愣,那几个来要债的人也面色发黑。但在颛臾的威逼下,不敢有半点异动。

最后,那管事反应过来:“前辈,这姓昌的小子欠我们钱。我们是来要债的。”

“哦,然后呢?跟我有什么关系?”少年找到一个石凳座下,他翘着腿,漫不经心说:“刚才我在吃饭,结果你们坏了我的兴致。所以要赔钱,至于你们跟昌恒的事,你们自己另算。”

“……”

白管事黑着脸,可看到少年勾动手指,又有一只只灵音飞雀在他身边环绕,赶紧从怀中掏出钱袋。

颛臾伸手虚探,钱袋自动飘到他手中:“嗯,还不少。”

他随手把钱袋扔给昌恒:“这钱,姑且算我的伙食费。”

——这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