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是2001年的春分,一名叫玛克欣·塔诺的女人,虽在有些人的数据系统仍姓莱夫勒,正步行送两儿子。是啊,许他已经了需人接送的年龄,许是玛克欣己不愿意放手,就有两三街区的路程,又正是班的路,很乐意,所就顺咯!

今清晨,似乎西区的每棵豆梨树在一夜间绽了一簇簇的白梨花,条条街是。玛克欣正欣赏着,阳光恰顺着屋顶水箱照进,照在街区那头的一棵树,刹那间,那棵树便沐浴在阳光了。

“妈妈?”齐格跟往常一急匆匆的,“哟。”

“孩子,快啊,那棵树!”

欧蒂斯很快了。“漂亮啊,妈妈。”

“不赖。”齐格附。孩子继续往前走,玛克欣又朝那棵树了半分钟才赶了。走街角,习惯做掩护的动,挡在孩子某就爱在拐角人撞倒的司机间。

从朝东的公寓窗户反的阳光,始在街面的楼正面投模糊的图案。不久前才投入使的双层巴士穿越城市的街区,犹巨型昆虫在爬行。钢质的卷帘门正被人摇,早的卡车并排停着,人拿着水管,在清扫门前的人行。流浪汉睡在门口,拾荒者提着装满空酒瓶饮料罐的塑料袋,赶往市场卖钱,职员在楼前面等待主管的。晨跑的人在路边原蹦跳,等通灯变绿色。警察在咖啡店处理百吉圈短缺引的纠纷。孩子、长保姆有的车,有的步行,正沿着不同的方向赶往附近的校。似乎有一半的孩子踩着崭新的雷热滑板车,意味着留意项又了一条:别被滑动的铝制品袭击。

奥托·库格尔布茨校位阿姆斯特丹与哥伦布间的三座紧挨着的褐砂石建筑,在《法律与秩序》 剧组至今尚未取景的一条十字街。校早年的一位精神分析的名字命名,此人年因提了一套复演论,被弗洛伊德从核团队中扫门。他认人在一生中必经历所处代所谓的神志错乱的各阶段——婴儿期的唯我主义、青春期年初期的爱狂躁、中年的臆症、晚年的痴呆……逐步展直至死亡,死了才总算“神志正常”。

“现了那很意吧!”弗洛伊德朝库格尔布茨弹了弹烟灰,命令他滚博格巷19号 的门,再不回。库格尔布茨耸了耸肩,移民了国,在西区定居,了诊所,很快就有一些不经历理痛苦或危机的达官显贵找他治病,人脉就积累了。他越越频繁现身灯红酒绿的社场所,每回“朋友”的名义给人相互引荐,那些人一眼,方的灵曾他的修复。

不管库格尔布茨的精神分析那些患者的脑子了什,反正一些患者是顺利度了萧条。久,他就捐了一笔启动资金建了座校,让库格尔布茨从中抽取利润,让他设计了一套课程,每年级视一不同的精神状况并分别症药。说白了,就是一布置庭业的精神病院。

今早晨跟往常一,玛克欣现校的门廊挤满了生、值早勤的老师、长保姆,有坐在婴儿车的弟弟妹妹。布鲁斯·温特斯娄校长的着装与春分很协调,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戴了顶巴拿马草帽,正忙着招呼众人。他记所有些人的名字,有他芝麻绿豆的常。他拍拍人的肩膀,极尽亲切殷勤态,必跟人闲聊几句,或是咋呼两声。

“玛克西,你!”维尔瓦·麦克尔默穿走廊,从人群中走,步子慢悠悠的,在玛克欣,是典型的西海岸做派。维尔瓦人挺讨人喜欢的,就是什间观念。据传,很人的西区妈妈证被吊销了,就因一点点错,比逃惩罚的那些轻太。

“我今午又有一堆忙走不了,”从隔着几婴儿车远的方喊,“不是特别重的,码现在不是,是又……”

“,”玛克欣加快一点谈话的速度,“我菲奥娜接回我,你随接。”

“谢啦,谢啦。我不太晚的。”

“睡在我。”

在俩熟络前,玛克欣总是端花草茶招待维尔瓦,己就煮一壶咖啡喝。某一维尔瓦终问了,是一气的方式:“莫非我屁股挂着加州的车牌,是怎?”今早晨,玛克欣注意,维尔瓦的打扮不像往工日那般随意:今穿着芭比前常说的那“经理人午餐套装”,不是牛仔工服;头盘了,不像平日那编金色的辫子;代替塑料的帝王蝶耳环的,是钻石耳钉吗,是锆石?说是今晚点有约,那肯定跟工有关了,是找工吗,是又筹资?

维尔瓦虽是从波莫纳院毕业的,却有正经行。贾斯丁是外人,从硅谷搬的硅巷。贾斯丁他在斯坦福的一朋友一了公司,公司居安全渡了年的互联网灾难,尽管并有达所谓的“非理繁荣” 的程度。至今日,他付库格尔布茨的费,甭提河滨路附近那套褐砂石房子的室客层的租金了。玛克欣一次见那座房子,中便涌了一股产忌妒。“房子真够气派啊,”假意他豪,“难是我入错行了?”

“跟边位比尔·盖茨聊聊吧,”维尔瓦丝毫不感兴趣说,“我呢就在一旁待着,等他给我优先购股权了。是吧,亲爱的?”

晒着加利福尼亚的阳光,在水中潜泳,部分候是。但不就……玛克欣干了己一行足够久了,久无法言明的东西越越敏感。“祝你运,维尔瓦。”,管他什呢。走校的门廊,亲了亲两儿子的额头,继续早晨的班路,现直,那加州女人才缓缓回神。

玛克欣在街的另一头经营一型的欺诈案调查代理公司,名叫“缉凶务所”——曾经再加“惩凶”词,但很快就意识,法哪怕不是在异,码是一厢情愿。公司在一老式的银行厦,门厅有着非常高的花板,是在吸烟未禁止的从前,有连花板不见。座厦金融的殿堂,在1929年股市崩盘的前不久建,那盲目的疯狂与近的互联网泡沫倒是有几分相似。的很年,厦被几次三番重修,逐渐变了干墙的羊皮卷。厦面住调皮的熊孩子、抽麻的梦游者、明星经纪人、推拿师,甚至有非法的计件坊藏着知少走货的仓库,有最近段间玛克欣那层的一叫“媒婆直通车”的提供相亲服务的公司、往旅行社针灸师兼草药专应博士那飘着香味的套间,及走廊尽头的“空洞公司” 。“空洞公司”原先是一包装盒无限公司,年营业的候就很少有客户门。现在的租户记,今那些拴着门链、挂着门锁的门,在从前的候两旁曾站满了穿制服配乌兹枪的打手,他帮神秘的货物签收。由他的动武器随火,平日就了几分刺激,现在呢,“空洞”就空荡荡杵在那儿,像是在等待着什。

玛克欣一电梯,就听戴托娜·洛莱那尖锐、夸张的嗓门从走尽头的房间传,又在滥办公室的电话了。轻手轻脚走进,戴托娜正在声嚷嚷:“我签了那些混账文件搬,你爸爸,那你就负责堆烂。”猛挂了电话。

“早啊。”玛克欣带着行三度的曲调欢快说。二音符似乎高了点。

“最一次跟那混蛋通电话。”

些日子,仿佛城所有的恶棍在他沾满油脂的名片盒放了“缉凶务所”的联系方式。玛克欣的电话答录机堆满了条留言,有流坯子喘气不说话的扰电话,有推销电话,甚至有几电话是跟几张目前仍有效的罚单有关。玛克欣在回放录音做了分拣,给一内部举报人的紧急电话回了。人供职泽西的一食品公司,他公司在秘密与KK甜甜圈公司 的一位前雇员谈判关非法购买被KK公司列最高机密的“试验箱”的温度湿度装置,有保密级别同高的甜甜圈挤压机的照片。那些照片虽现在像是年前在皇区拍的汽车圆圈部件 的宝丽照片,但其实已经做图像处理,有些古怪。“我始觉,桩易有点意思了,”联络人的话音稍微颤抖了,“说不定根本就不是合法的。”

“或许吧,特雷沃,因它属十八篇所讲的一犯罪行 ?”

“是FBI在钓鱼执法!”特雷沃喊叫。

“FBI什——”

(本章未完)

序 在归零地,结一张品钦的网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