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说往昔,嘿,不是玩笑,它就等让人喝烂醉。玛克欣一听见雷吉身的电梯门关,就立刻冰箱。在冷的混乱,灰皮诺 在哪儿呢?“戴托娜,又有酒了吗?”

“不是我喝完的。”

“不是,你更喜欢喝夜车 。”

“嗬,难我今真的需酒吗?”

“嘿,你已经戒了,所我是玩笑呢,是吧?”

“戒酒疗法。”

“你说什?”

“你觉十二步的人 比你低档次,一直认,你参加了某水疗项目,躺在那,脸涂满了海藻其他东西,你根本不知那是什感觉——吧,我告诉你……”戏剧顿了顿。

“你不是吧。”玛克欣提示说。

“我告诉你,是工,姑娘。”

“哦,戴托娜。不管怎,我很抱歉。”

所有的情绪奔涌,寻常的情感现金流转表,满是有收回的应收账款呆账。已经达底线了,“千万不跟从牙买加岛的任何人打,他‘joint custody’ 的意思是带麻的人。”

“碰霍斯特我真幸运,”玛克欣回说,“麻他从有什影响。”

“我猜,那是因你吃的白色食物,白面包些东西,”套吉米·亨德克斯的歌词,“蛋黄酱!在你的脑海 ——你所有人,白无救药。”电话机在耐一闪一闪。戴托娜回工,留玛克欣在那纳闷,喜欢抽拉斯塔麻 的爱怎跟霍斯特扯关系。除非霍斯特某方式留存在的,但不确定己是否一直留恋着他,毕竟已经有一段间不怎他了。

说霍斯特,身国中西部的四代传人,他跟谷物升降机一情绪化,像哈雷脊状头 一般有着致命的诱惑力,饥饿感,又跟的女仆仪式 一必不少(帝保佑)。至今日,霍斯特·莱夫勒在预测某些商品的全球行情方面,有着几乎是零失误的壮举,他往往比商品本身更早知,所在认识玛克欣前就了一笔财,眼见着财产一路飙高,他努力实现据说是三十岁的誓言:花钱的速度跟挣钱的速度,撑住就寻欢乐。

“那……赡养费给吗?”戴托娜在班的二问。

“给。”

“什?”盯着玛克欣了一儿。

“有什我帮你的吗?”

“是我听说的最疯狂的疯狂白人妞的故。”

“有更离谱的呢。”玛克欣耸了耸肩。

“男人找乐子你有意见是吧?”

“不是,人生不就是找乐子的嘛,是吧,戴托娜。是的,霍斯特那我意见,但是,他碰巧觉婚姻是找乐子,吧,那就是我俩三观不合的方。”

“的名字叫詹妮弗,该死的,是吧?”

“其实叫穆丽尔。”

说——注册舞弊审查师的一部分技,就是喜爱寻找隐藏的规律——玛克欣寻思着……有有,霍斯特其实偏爱那些名字是廉价雪茄的女人,有跟他有情的名叫菲利帕 · “菲利” · 布朗特 的女人藏在伦敦,或是某穿着旗袍、留着那短巧型的迷人的亚洲仲裁人名叫谭罗伊 ……“是别了,霍斯特已经是了。”

“噢。”

“公寓留给了我,他拿走了黑斑羚 ,1959年的款,不保养很。瞧,我又了,又在呜呜牢了。”

“哦,我是冰箱的声音呢。”

错,戴托娜简直就是知使,仅次玛克欣的朋友海蒂。海蒂一次有间坐聊件,玛克欣程仔细说了一遍,详细连海蒂觉尴尬。

“他给我打电话了。”海蒂假装说漏了嘴。

错。“什,霍斯特吗?打电……”

“他约我。”眼睛睁的,装一脸无辜的子。

“你怎回答他的?”

等了完的一半节拍,我说:“哦,我的老,玛克西……我太不住你了。”

“你?霍斯特?”玛克欣感觉很奇怪,不仅仅是奇怪已,积极的信号。

是海蒂很难。“帝饶恕我吧!他一直不停聊你。”

“噢,但是呢?”

“他似乎很冷淡。”

“三月的LIBOR ,毫无疑问啊。”

谈话继续进行着,两人聊了很晚,尽管明孩子。海蒂的越轨举并有像高中一些至今仍让玛克欣耿耿怀的错那令生气——借了衣服再有回,邀请根本不存在的聚,安排跟明知是精神变态的男生约,类似。两人聊疲惫准备休息,海蒂感有点失望,放纵的风流不知怎的,是很归入了其他的庭系列琐中,些琐很久前从芝加哥就始了,那是霍斯特玛克欣初次相识的方。

玛克欣了一桩CFE的公熬夜工,贸易局楼一叫赛尔斯咖啡店 的酒吧,那的酒杯,早已在坊间传佳话。那是快乐的光。快乐?我的老。酒吧是爱尔兰式的,一些人说,已经说明了问题。你点一杯“调的酒”,就拿一装满了比说威士忌的巨型玻璃杯,面说不定有一两冰块漂浮在面,再给你一瓶十二盎司的汽水,有另一酒杯两者混合。玛克欣莫名其妙跟的一伙了争执,关德勤 ,那伙就是霍斯特,他硬说是勤特。等两人问题弄清楚,玛克欣已经不确定己不站,更不说找回旅馆的路了,所霍斯特就送租车,己的名片偷偷塞给了。等玛克欣从宿醉中清醒,他就打了电话,油嘴滑舌怂恿调查一桩欺诈案,有很类似的破差。

“落寞的妹子,有人求助”,等等类的说辞。玛克欣信了他的话,继续,接了桩案件,做直接的资产调查,常规的庭做证,等几乎完全忘了件,有一在《邮报》,爆炸新闻啊!《连环掘金者再度击,丈夫目瞪口呆》。

“说是六次捞一笔了。”玛克欣若有所思说。

“我知的六次已,”霍斯特点点头,“你说不问题,是吧?”

“嫁给他,——”

“婚姻适合有些人,总有些处吧。”

哦!

怎就一一回忆了呢?从空头支票诈骗犯法式化整 的手,再的复仇探测器远远钉在障眼物的复仇剧,些罪虽遗忘但绝不宽恕,它迟早变重罪的档次。一次又一次扑进,就因是霍斯特,该死的霍斯特。

“又给你找了一件,你是犹太人吧?”

“你不是。”

“我?我是路德的,现在不确定了,因总是变变。”

“提我的宗教背景,是因……”

布鲁克林的饮食教规欺诈案。像是有一群暴徒,假扮洁食监督员 或合礼监督员,社区不同的商店餐馆展突击“检查”,式别致的证书卖给他放在窗口,在他的库存中倒腾,装模犹太清洁认证 或合礼的标签贴在所有东西。他简直是一群疯狗。“听更像是一场彻底的骗局。”玛克欣认,“我账簿。”

“你他很有感情呢。”

“找梅耶·兰斯基 吧——等等,他已经死了。”

话说回……路德的某分支,哈。跟非犹太裔男孩 约的话就有问题现,早,不信仰的障碍是存在的。日,两人始坠入情网,玛克欣听霍斯特一番狂放的言辞,说皈依犹太教。“犹太”跟“破案”押韵, 真是讽刺。最终霍斯特现,改宗的前提是习希伯文,行割礼,接着你料了,他决定再考虑一。玛克欣反正无所谓。假说犹太人从不改宗,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那霍斯特算是,一直是他反驳什不是的主论据。

某一,他递给一份咨询合同。“我聘请你。”

“嘿,随。”玛克欣随口说的一句行业客套话,次却有着决定的意义。,在婚的日子,变越越谨慎,话不随便说口。实,最分手前,几乎了沉默的程度。霍斯特坐在那,一本正经捣鼓他在软件商店 的折扣商品区找的一电子表格程序,叫Luvbux 6.9,他花间从巨

(本章未完)

2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