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傍晚分,空逐渐蓄积一抹耀眼的黄色。河岸有情况生。玛克欣打苹果城的新闻通气广播台WYUP,在一连串一比一更不堪入耳的快嘴皮子广告,熟悉的电传打字主题乐一男人的声音现了,“给我三十二分钟——概不退。”

一位新闻女主播始播报新闻,的语气相内容言似乎俏皮了些,“今,西区一处高档公寓楼现了一具尸体,被证实是莱斯特·特雷普斯,他是硅巷一位有名气的企业……是一例明显的杀案,虽警方称尚不排除谋杀的。”

“同,被人从皇区的垃圾箱救的一周的阿什莉宝宝目前状况良,据——”

“不,”换是更年长、更冲动一些的人冲着广播喊,“你妈的,才不呢,你蠢娘,不是莱斯特。”才跟他谈,他应该活着的。

见识贪污犯悔改的主程,无非是泪汪汪接受记者采访,侧眼投“我真该死”的目光,突神经疼痛,莱斯特呢,他曾经是那稀有品的一员,他在努力拿走的回,努力做一问无愧的人,像他的人很少行了断……

剩哪些?玛克欣感觉沿着颌轮廓有一阵不舒服的、针扎似的疼痛。此刻匆匆的结论不怎。德塞雷特?该死的德塞雷特?难莱斯特拖清溪杀掉弃尸垃圾填埋场有那难吗?

不觉朝车窗外张望。暴风雨临前,光线亮晶晶的,仿佛已经在渐渐落黑幕的夜淋湿了。的目光越车顶的轮廓、通风窗、窗、水箱飞檐,再沿着街望向那高高耸立在百老汇的、被人了诅咒的德塞雷特,有一两户因暴风雨紧张的人已经点亮了灯。隔着些距离,德塞雷特的石材建筑似乎不太容易洗干净,它投的影又太,无法穿透。

始疯狂责怪己。因现了艾斯的隧,一碰有东西接近扭头就跑。现在是艾斯报复了,被盯了。

那晚生的一幕有帮的忙。空正着雨,在外面,瞅见莱斯特·特雷普斯在街面,正朝百老汇79街叉路口的铁走,同行的是一位年轻的金女。显,位金女郎是莱斯特的助手,他俩因处理业务故,公露面有一段日了,现在,他重新藏面。玛克欣快速奔,穿越城最危险的十字路口,等穿凶神恶煞的司机组的不经意间溅一波波脏水的移动障碍通,铁站台,莱斯特金女已经四处不见了踪影。,在纽约城见一张你认识的脸,不消说它是一张不在人世的人的脸,本不稀奇,有候,那张脸正瞧见你在盯着它,它说不定认你是谁,但百分九十九的情况是你俩互不相识。

在经历了不被碎梦打断的难眠夜,二早,现在了同肖恩的面,状态不太劲。“‘莱斯特?’我差一点就愚蠢朝街面喊了,按理说你不是死了嘛。”

“首先怀疑,”肖恩建议,“你是不是记错了?”

“有,呃,呃。是莱斯特,不是别人。”

“嗯……我有候是。像你等未悟的普通人,有特殊的才,啥有,跟一修炼年的师一透所有的幻觉?他见真正的人,在禅宗叫‘原初脸’,许他再它跟更熟悉的脸联系?”

“肖恩,你的话很管,谢谢,是假真的是莱斯特呢?”

“嗯哼,那他是芭蕾舞三脚位在走路吗?”

“不是玩笑,肖恩,那人——”

“什?死了?死?现在WYUP的新闻?跟某身份不明的女了铁?你确定吗?”

在他贴城每一台卖报纸的机器的广告,肖恩承诺说“保证不使香板”,香板是曹洞宗的禅师督促人集中注意力的木制“警策法器”。所肖恩不打人,是言语伤人。玛克欣从他的辅导课,感觉就跟沙奎尔·奥尼尔打了场人盯人的防守似的。

在外面的办公室,现有一客户在等,此人身穿浅灰色的西装,淡紫红色的衬衫,领带搭配的方巾是深紫色的。有那一瞬间,碰见了艾力克斯·崔贝克。肖恩头探,满脸的殷勤客。“玛克欣,位是康克林·斯皮德韦尔,有朝一日,你觉是命运让你相遇的,其实是我在管闲已。”

“原谅我打断了你的面。”玛克欣跟他握了握手,留意一握谓是不在他的日程安排内,情况他在城很少碰。

“有空请我吃饭。”

莱斯特的暂且放一放,他等。他今是世最有间的人。假装了手表。“就今何?”

“择日不撞日。”

问题。“你知条街有达佛涅维尔玛餐馆吗?”

“那说,那的气味动态不错。午一点见怎?”

气味什?原康克林是由职业的专业气味嗅辨师,他生就拥有比我正常人精准的嗅觉。他人津津乐的逸,是他曾循着一缕有趣的味痕,追踪了几十街区,最现味源在一牙医从古溪的太太身。他相信,任何人参加宴,或是宴路搭电梯,是了不合适的香水,那将是所有人的狱。他从见的狗满眼疑惑他跟前。“赋是是坏不说,有候惹祸身。”

“那说听听呢,我今了什香水?”

他已经面带微笑,轻轻摇晃着脑袋,避免跟眼神流。玛克欣明白,不管赋有本,他不是四处招摇卖弄人。

“仔细一……”

“太晚了。”他故姿态操纵着己的嗅觉,仿佛在清空鼻腔,“行了——首先,香味佛罗伦萨……”

呃哦。

“诺维拉圣玛利亚药局,你的是他独创的奇制剂,1611号。”

玛克欣意识的嘴巴比的张了几毫米,“别告诉我你是怎做的,别,就跟纸牌戏法一,我不知。”

“其实,我很少碰那药局香水的人。”

“香水的人比你的。你漫步走进精的高穹顶老店,面弥漫的全是些香味,即使佛罗伦萨百次的人从有听说店,你始,许是你己的秘密现——突间,购物者的噩梦现了,城所有人在。”

“那些连花香与西普香水分不清的人,”康克林同情的口气说,“你逼疯。”

“那……气味嗅辨师……工不错吧,收入高吗?”

“嘛,部分的活儿公司,我是从一公司跳另一,久,你就始现公司间在相互转手、重组,就跟经典的香味一,接着你又回了街。年,我从有,准儿就是我俩共同的精神导师所说的从那边递的讯息。‘谁是那有品阶的人,谁从面庞的门户进进?’他是说的。”

“他告诉了我同的话。”

“‘门户’的意思照理应该是眼睛,不我立即了鼻孔,公案说的完全正确,给了我一些思考的空间,今我是由职业者,我的新客户候选名单排了约六月,比随便哪公司的活儿持续的间长。”

“那肖恩……”

“他不给我介绍客户,拿一笔提,足够买他的艾罗花了,他艾罗花泡澡。见怪不怪了。”

“那是你在嗅辨行业。你有己的香水生产线呢,是……?”

他很难情。“更像是一调查机构吧。”

啊!!“嗅辨师。”

“情况更糟,我的业务有百分九十跟夫妻生活有关。”

跟什有关?“我的老。那……的活儿怎干?”

“哦,他找我,说‘闻闻我老公,我老婆,告诉我他跟谁在一块儿的,他午餐吃了什,喝了少酒,他有有嗑药,有有口——’些貌似是问最的问题——像类问题。情况是,凡有先,每一迹象堆在前一面,你列一间表。”

“奇怪”——跟他说合适吗?——“我碰一状况……你介不介意我一你的——我换一说法吧,你些嗅辨师不犯罪现场一,像警界通灵师那,闻一闻,重新拼案经?”

“,嗅辨法医嘛。莫斯科维茨、德·安佐利,有两三其他的人,他主从那方面的工。

(本章未完)

17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