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某概与007不了干系的理障碍,尽量不握柄有激光器的瓦尔特PPK手枪带在身边,是依靠的二选项——那贝雷塔,倘若手枪觉规划职业生涯的话,它许己晋升了。不,此刻折梯取了,在面橱柜一顿翻找,PPK拿了。码它不是那握柄是粉色珍珠母的女士手枪。检查电池,反复激光器了关、关了。你永远不知一妹子什候激光器。

门压抑的冬日午,新泽西的空是冬日一古老国度的一面苍白的战旗,它沿着水平方向分两色,面是十六进制蓟色 ,面是酪黄。走百老汇打车,一中间点的租车半是回头长岛城班的,司机不乐意再载客人。结果知。等终招一辆车,城的华灯初,夜的帷幕在缓缓落。

“安全屋”,按了门铃,左等右等有人应门。门了锁,不见门缝有光透。朝面瞅了瞅,门是否锁牢靠,注意它了弹簧锁,插销。曾经不同的商店员卡信卡做年的实验,现儿子不从ESPN带 带回的塑料游戏卡完结合了强硬度与柔韧。此刻拿了一张卡片,单膝跪在,及质疑究竟是不是主意,就万锁片门给撬了。

啮齿目动物那迅捷的身影从前头的路匆匆闪。楼梯井回荡着其他楼层传的尖叫声,有辨认不的非人声噪音。墙角的影油脂般黏厚,不管灯泡有亮,你无法清它何物。走的灯明灭不定,是哪儿有暖气的话,那是从那几的供暖器散的,所就有了冷的寸土尺,说明有邪恶的妖魔鬼怪在附近游荡,是玛克欣一位前信仰新世纪理论的熟人说的。从一条走传电池快耗尽的火警报警器的尖叫声,凄凉的唧唧声重复响不停。记温达斯特说,太阳落山有野狗。

公寓的门打了。掏PPK手枪,打激光器,扣扳机,翼翼探身进。野狗就在那,有三条,有四条正围着躺在儿厨房中间的某东西。有一股恶臭传,你不着有狗那敏锐的嗅觉闻。玛克欣悄悄从门口避,唯恐那些野狗夺门逃。的声音目前算沉着,“了,托托——不许动!”

它抬头,嘴巴鼻子那一块比正常的颜色深。贴着墙壁侧身入。那东西躺着一动不动。它宣称己是众人瞩目的中,即使死了,依控制话语权。

一条狗跑了门,另外两条怒吠着走向前与抗,有一条狗站在温达斯特的尸体旁,等着付擅闯进的人,它原初脸——并不特别像犬类的神情,果肖恩在场他证实——注视着玛克欣。“别我不记你是年西敏寺犬类比赛最佳类别的选手?”

最靠近玛克欣的那条狗是罗威纳犬不知什犬的杂狗,那红点已经挑衅移了前额中央,非但有紧张抖不停,反磐石般稳固。条护卫狗站着不动,似生什情况。

“拜托,”悄声说,“你知是怎回,朋友,你的眉已经在演练了……算了吧……我不需做份的……”怒吠声停了,那几条狗体贴朝门口走,领头那条在厨房的狗最从尸体旁退了,——它是在朝点头吗?跟其他狗一走了。它在外面的等。

尽量不被狗撕咬的伤口,那股臭味却无从回避。着己默念从前的一首童年儿歌:

死了,医生说,

死了,护士说,

死了,那女士说,

背鳄鱼包的那女士……

踉跄走厕所,打排风扇,跪在风网面冰凉的瓷砖。马桶明显有东西在汩碌碌往泛,仿佛跟人流似的。呕吐了,满脑子尽是一幻觉:城每一间郁的办公室每一处被人遗忘的临空间所有的排水管,全通一根巨的歧管流入一根输送管中,在臭屁、腐臭烂掉的卫生纸的一股永恒不变的气味轰隆隆疾速流走,人所料,它全被排放远在泽西的某方……与此同,在些数百万计的每一排放口方的格栅,脂腻始终在沟槽通气窗堆聚,腾落的灰尘沉积在那儿,经年累月积黑熏熏的隐秘污垢……冷酷无情的粉蓝色灯光,黑白相间的花卉图案壁纸,有己在镜子晃动的映像……的外套袖管沾了呕吐物,冷水冲洗,却怎洗不掉。

重又回另一房间那具沉默的死尸旁边。在那边的墙角,背鳄鱼包的女士静静着,的眼有强光,影隐约见一抹微笑的弧度。的背包挂在一边的肩,包的东西永远不显露,因你总是在清前就醒了。

“间在匆匆溜走。”女士悄声说,话并无恶意。

尽管此,玛克欣是一儿工夫了昔日的尼克·温达斯特。他折磨别人,杀些人,他的鸡巴曾进的身体,此刻不确定己是什感觉,的注意力全在那双定做的高帮皮靴,儿在灯光,皮靴是脏兮兮的淡棕色。在儿做什?有的耐,跑己阻止情的生?……双怜又愚笨的靴子……

迅速搜了一遍他的口袋——有钱包,有现金,纸币与硬币有,有钥匙,有记本,有手机,有香烟、火柴打火机,有药眼镜,是几空空荡荡的口袋已。真是赤条条无牵挂啊。码他始终一,他干一行从不是了钱。新由主义的鬼戏肯定他产生别的魅力,但现在已无从知。他在临终前,在走向冥界的候,身所有的不是一份犯罪记录,调度员让他听任份记录的吩咐。长长的一份记录,是岁月积聚的重量。

那前在深渊手的绿洲,在跟谁说话呢?假从臭味,温达斯特已经死了很久,那就遇了几令人困惑的选项——他从冥界跟话,有人冒名顶替他,链接有是随便哪人埋的,此人未必是,准儿是间谍,或是盖布埃尔·艾斯……说不定是加州的某十二岁的孩子呢。什相信在面说的话?

电话铃响了。微微一颤。狗奇门口。不接?是不接的。铃声响了五,厨房长桌的答录机启动了,音量设置非常高,不避不听。说话的声音不认,是一阵高分贝粗哑的低语声。“我知你在听,你不需接。打电话就是提醒你明校,你永远不知你孩子什候需你的保护。”

哦,真该死。哦,真该死。

在的路,从一面镜子前经,习惯朝望了望,见一正在移动的模糊人影,许是己的,是其他什东西,比说那位女士。四周一片昏暗,有的结婚戒指反一光。倘若你懂何品鉴光,有那一儿象己,那那光的颜色你说是隐隐苦。

了外面,四不见有警察,有租车,初入隆冬节的黑夜。寒意袭,了一阵风。市嚣流矢中的华灯太遥远。踏入的是一不一的夜,一完全不同的城市,是那些一人称手的城市,你貌似永远在面着车逛逛,永远不远离。举目唯一见的人类是远处的虚拟临演员,有人主动前帮忙。在包摸索着,找了手机,离文明世界远接收不信号,就算,电池差不快光了。

那电话半是警告,半就是,两儿子概安全着呢。许不再傻乎乎。维尔瓦应该在校接欧蒂斯放了,齐格应该跟奈杰尔在格斗术,那又怎。风光意的所有方不再安全,因最归结的唯一问题是,在哪儿才保护齐格欧蒂斯不受伤害?朋友圈的所有那些人中有谁值信赖?

提醒己,现在最不惊慌。象己凝固,倒未必是一根盐柱,是介盐柱与纪念雕像间的某东西,那瘦骨嶙峋的铸铁雕像,纪念往纽约城站在路边“招呼租车”惹烦的所有女人,虽方圆十英不见任何租车的影子——尽管此,是手伸空荡荡的街,伸向迎面驶但根本不存在的车辆。不是在摇尾乞怜,反倒是乎意料优越感十足,仿佛那一隐秘的手势引所有的哥的警觉,“有娘站在街角处,手高高举在空中!快!快!”

,眼变了一副己认不的模。未及细细清楚,就眼见着己手伸进朝哈德逊河刮的那阵风,唤

(本章未完)

36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