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每逢周末的晚,纽约城的健身俱乐部就透着一股特别的怪异感,经济不景气尤其明显。玛克欣近不乐意再德塞雷特的游泳池游泳,觉那儿被人诅咒了,是就加入了妹妹常的街角那顶尖的健身房“高强度”。是,终究不怎习惯眼前的一幕夜间奇观:跑步机的雅皮士一边或体育频,一边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啊走,却哪儿不了;岗的网络从业人员既不衣舞夜店,不埋首众人联网战的在线游戏,反倒是人人在跑步、划船 、举重,跟痴迷身体塑形的人混迹一处;此外,有从约溃败中慢慢恢复的人,及今晚饥似渴儿不是酒吧寻觅佳偶的人。更糟糕的是,玛克欣从残冬细雨一路赶,那雨怪就怪在你听见雨滴轻轻敲打在雨伞或雨衣,仔细一却什有淋湿,一进就现玛奇·凯莱赫在餐吧消磨间,正忙着在手提电脑敲敲打打,周围是松饼屑几烟灰缸的纸制咖啡杯,让餐吧的其他人在眼极不爽。

“不知你是的员啊,玛奇。”

“随便进的,蹭免费的互联网,虽城哪儿有热点,有段间了。”

“我一直有你的博客。”

“关你朋友温达斯特,我一很有趣的密报。据说他像死了。我贴在网吗?我表示哀悼吗?”

“不是向我。”

玛奇屏幕调至休眠,平视的目光瞅着玛克欣。“你知我从有问你。”

“谢谢,你不觉有趣的。”

“你呢?”

“不说。”

“悲哀人岳母年,我唯一的理是不给别人乱主意。说今有什人需建议,那人就是我。”

“嘿,乐意至,怎了?”

玛奇一脸愁容。“我担塔利斯担死。”

“有啥新鲜的?”

“情况越越糟了,我不再坐视不管,采取行动了,办法见见,管他有什果呢。告诉我不是主意。”

“不是主意。”

“是你说人生苦短,错,是跟盖布埃尔·艾斯一日子,你肯定知,人生就更苦更短了。”

“怎了,他在恐吓?”

“他分居了,他赶了门。”

啊,“谢谢,离苦海了。”

“他不善罢甘休的,我感觉,是我生的。”

吧,母准则有规定,些话你不反驳。“说,”点点头,“我帮什忙吗?”

“手枪借给我。”吃了一惊,“跟你玩笑呢。”

“是再吊销一张执照的话,是……”

“是打比方。”

吧,但是果玛奇已经此忙碌,身难保了觉塔利斯碰麻烦的话……“需我先调查吗,玛奇?”

“太真了,玛克欣。啊,是真他妈的真。”

跟墨西哥湾岸区的那帮恶棍伍,参与国洗钱,违反了十八篇的几条规定,真,不见吧……“什那说?”

“人人懂比。悲的城市每一算不卑鄙人的万通有悲伤的错觉。他觉己生活在‘真实世界’,就有。”

“所呢?”

“所一‘真的人’就场。”说话的是有人需你解释给他听的调调。

塔利斯从艾斯同住的东区豪宅被撵,在西区新盖的一幢高楼找了一处改建住宅的储藏室。那幢楼更像一台机器不是楼房。灰白色的外立面极具金属质感,反光厉害,塔利斯住在楼高约在五十米左右的某单位,房子有着像散热片的全景阳台。有一户人写名字,有一数字不眼躲在哪犄角旮旯,你问附近一百居民,有一人告诉你数字在哪。塔利斯今晚与酒做伴,酒瓶数量足够与一普通中餐馆的酒吧存货相。此刻,顾拿一瓶叫“旋涡”的苹果绿的酒直接喝了,竟顾递一瓶给玛克欣。

是曼哈顿岛远端的一块年代久远的边缘区,附近一带前全是火车站。在底的深处,火车依沿着隧从宾州车站进,汽笛奏睡梦般深沉的B调六度音。在隧墙创的艺术让民政局束手无策的非法侵占者——先是驱赶,随他,再又再次驱赶——他的鬼魂在苍茫的暮色中从火车车厢的窗玻璃边飘,低声诉说着有关世无常的讯息。在头顶幢造价低廉的公寓楼,租客进进,跟投宿在一19世纪铁路旅馆的游客一无影无踪。

“我先留意,”塔利斯与其说在跟玛克欣抱怨,不说随便换哪乐意听的人行,“我被人彻底赶了我经常访问的网站。不在网购物,不进聊室聊,了一阵子连正常的公办不了了。最,不管我哪,碰见类似墙的东西,话框,弹的警告框,部分是威胁我,有一些是歉。一点一滴我逼走,逼我流浪。”

“你跟你CEO的老公聊吗?”

“聊,他叫嚷,我的东西扔窗外,不断提醒我我的场很惨。真是一场非常惬意的人话。”

夫妇间何至此。一般候说些什呢?“别忘了亏损结转就行,吧?”玛克欣迅速塔利斯做了眼球湿润度评估,一度就悲从中了,谁知仿佛镜头跳切一般,那保准令人恶的手指甲,不停在嘴扭晃,真是让玛克欣生松了口气。

“你一直在揭我丈夫的老底是吧……你愿意告诉我吗?”

“无凭无据呢。”

毫不惊讶点了点头。“但他是,我不晓,什嫌疑犯吗?”目光投向一灰蒙蒙的墙角,话音柔了锋芒,“《无法入眠的极客》,那是一部虚构的恐怖电影,我前经常假装己生活在面。的盖布真的是很善的人,很久前的了。”

接着动了间机器,留玛克欣在一旁盘算着利口酒的库存有少。不一儿,塔利斯回“9·11”生曾代表hashslingrz席的一场追悼,站在一群挤不一滴眼泪的聪明的伙中间,些人就像等不及追悼结束,赶紧回一步卖空哪一股票。,留意有一《风中烛》即兴加装饰音的风笛手,隐约觉那人面熟。才现,此人正是盖布埃尔前的室友迪特尔,他现在是专业风笛手。追悼结束有伙食供应,席间与迪特尔聊了,尽量不苏格兰短裙的玩笑,虽不管他的貌变化有,他有长肖恩·康纳利 的模。

风笛手非常紧俏。迪特尔近联系人单位署名S公司,那是他跟卡内基·梅隆的两三其他同合组队的,从“9·11”生,他接的特约演奏邀请忙不,有婚礼,有受戒礼,有具店业……

“连婚礼有?”玛克欣问。

“他说你肯定觉惊讶,在婚礼奏一曲挽歌,每次让笑。”

“我象。”

“他不怎警察葬礼,警察显有他己的门路,部分的是像我参加的的人聚。迪特尔变很深刻,说不觉压力很,他觉就像应急服务的一分部,刻准备着,等待人召唤。”

“等一……”

“是啊。”

“你觉他是某超前预警器吗?”

“迪特尔?是说风笛手在一场灾难生前收警告?那有不思议啊?”

“呃,从那——你你丈夫有有跟迪特尔在一聚?”

“呃哼?他盖布甚至说不定合一些生意。”

“了,不前室友干吗?”

“似乎他在一策划着什项目,不他从告诉我。不管那项目是什,它有现在账目。”

合项目,盖布埃尔·艾斯某普罗众丧亲失偶生计的人,唔。“你有有曾经邀请他蒙托克?”

“其实……”

提示泰勒明电子琴音乐响,你,玛克欣,你控制住己。“你分居你言说不定是因祸福呢,塔利斯,另外,你……打电话给你妈妈了吗?”

“你认我应该打吗?”

“我认你早就该打了。”有相关的法,“听着,虽不关我什,但是……”

“有有三者,有。

(本章未完)

39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