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七小时后,时间已是凌晨。李奇独自被关在调查局波特兰办公室的拘留所内。他知道那个警察打电话给他的小队长,小队长再打电话给调查局联系人,然后波特兰的人打电话到宽提科,宽提科打电话到胡佛大厦,胡佛大厦再打电话到纽约。那个警察把所有经过向小队长报告,兴奋到上气不接下气,然后小队长亲自到场,李奇保持沉默。丽莎消失了一下,接着救护车来了,把史麦嘉送去医院。他听到警局把管辖权毫无异议地交给调查局,然后两个波特兰探员抵达现场逮捕他。他们把他铐上手铐,载到市中心,丢在拘留所里。

牢房很热,他的衣服不到一小时就干了,硬得跟纸板一样,而且都是橄榄绿的油漆。除了这些之外什么也没发生。他想大概要花点时间,人员才会聚集吧!他在想,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到波特兰来,还是要把他送回宽提科。没人对他说过只字词组,也没人来看他,只有他自己孤伶伶一个人。这段时间他都在担心史麦嘉的情况,想像着急诊室里一大堆紧张的陌生人,对她的身体动手动脚。

过了午夜,一切依然平静。然后开始有骚动,他听到建筑物里有声音。有人来了,传来急切的交谈声。第一个出现的是尼尔森·布雷克。他们都来了,他想。这些人一定是先研究一番,然后再发动李尔小飞机到这里来,时间也差不多。内侧的门打开,布雷克走进铁栅里,看了牢房一眼,脸上的表情在说:你现在真的搞砸了。他看起来很疲倦、很紧张,脸上又红又苍白。

之后又安静了一小时,过了凌晨一点,艾伦·迪尔菲到了,大老远从纽约来。内侧的门打开,他走进来,阴沉沉地不发一语,厚厚的眼镜后面是发红的双眼。他停了一会儿,透过铁栅往里看,跟很多天前那一夜的表情一样,沉思着:原来就是你?

他转身离开,四周又安静了下来。另一个小时过去,超过两点了,一个本地探员走进来,拿着一串钥匙把门打开。

“该谈谈了。”

他带着李奇离开牢房,走过走廊,顺着到了会议室。这里比纽约的小,不过一样寒酸,同样的照明、同样的大桌子,对面摆了张椅子,李奇绕过去坐了下来。众人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没人开口,也没有人动。然后布雷克往前坐。

“我死了一个探员。”他说:“我不喜欢这种事。”

李奇看着他,说:“你死了四个女人,差点就变成五个。”

布雷克摇摇头。“根本不可能有第五个,我们已经控制情况,茱莉亚·拉玛是去拯救第五个,而你杀了她。”

会议室又静了下来。李奇缓缓地点点头,问:“这就是你们讨论后的立场?”

迪尔菲抬起头,说:“这种说法讲得通,你不觉得吗?她在私底下发现案情有了一些突破,克服了飞行恐惧,然后尾随加害者一路跟到这里来,就在千钧一发时赶到,正要开始急救进程,你却冲进去攻击她。她是个英雄,你则因为杀害联邦探员而遭判刑。”

又是沉默。

“时间上交代得过去吗?”李奇问。

布雷克点点头。“当然,比方说早上九点钟时她在东岸的家,五点时她已经飞到太平洋岸的波特兰外围。十一个小时,时间很充裕,足以让她做脑力激荡,赶到国内机场坐上飞机。”

“警察有看到凶手进去吗?”

迪尔菲耸耸肩。“我们想警察大概睡着了,你也知道这些乡下地方的年轻人是什么样。”

“他看到有个军中神父来找她,他那时候醒着。”

迪尔菲摇摇头。“陆军会说他们根本没派什么神父过去,那个警察一定是在做梦。”

“他有看到拉玛进去吗?”

“还是在睡觉。”

“拉玛是怎么进去的?”

“敲敲门,打断了凶手的行动,他从她身边夺门而出。拉玛没去追他是因为要看史麦嘉的情况,因为她心地善良。”

“警察有看到那家伙冲出去吗?”

“还是在睡觉。”

“然后在她冲上楼之前,她还有时间把门上锁,因为她心地善良?”

“显然如此。”

整个房间静悄悄地。

“史麦嘉醒来了吗?”李奇问。

迪尔菲点点头。“我们联系过医院了,她什么都不记得,我们想她一定暂时失忆了。我们可以找到一大堆精神科医师说这是完全正常的现象。”

“她还好吗?”

“她很好。”布雷克笑了笑。“不过我们不会追着她问攻击她的人长什么样,我们的精神科医生会说,以她的情况,这么做非常不合适。”

房间里又静了下来。

“丽莎呢?”李奇说。

“暂时停职。”布雷克说。

“因为没照规矩来?”

“她受到感情方面的不当影响。”布雷克说:“说了些天真烂漫的狗屁故事。”

“你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里对吧?”迪尔菲说:“你从一开始就痛恨拉玛,所以基于私人仇恨杀了她,然后自己编了个故事脱罪。不过编得不是很好,没有证据,完全没办法把拉玛扯进去。”

“她完全没留下证据。”李奇说。

布雷微微笑。“很讽刺,不是吗?打从一开始你就对我们讲,说我们凭借的只有我们以为是个像你一样的人下的手。那么现在看起来,你所凭借的只有你以为是拉玛做的。”

“她的车在哪里?”李奇问:“她从机场开车到史麦嘉的住处,车在哪里?”

“凶手开走了。”布雷克说:“他一开始一定是徒步偷偷走到后面去,不知道警察在睡觉。后来她突然闯进来,所以他就开着她的车逃走了。”

“你们会找到她用真名租车的纪录,是吗?”

布雷克点点头。“大概吧!我们想要的通常都找得到。”

“那么从华盛顿飞到这里的班机呢?你们也会在航空公司的电脑里找到她的名字啰?”

布雷克再次点点头。“如果有必要的话。”

“你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吗?”迪尔菲又说一次:“死了个探员一定要有人负责。”

李奇点点头。“而承认联邦探员其实是凶手令人无法接受。”

“想都别想。”布雷克说。

“就算她真的是凶手?”

“她不是凶手。”迪尔菲说:“她是个尽忠职守的好探员。”

李奇点点头,说:“这样一来我大概拿不到薪水了。”

迪尔菲做了个鬼脸,仿佛房间里有臭味。

“这不是开玩笑,李奇。”他说:“认真点,你现在麻烦大了。尽量逞口舌之快,你可以说你只是有嫌疑,可是你会看起来像个白痴,因为没人会听你的,而且也不重要。因为要是你有嫌疑,就应该让丽莎逮捕她,对不对?”

“来不及。”

迪尔菲摇摇头。“放屁。”

“你有亲眼见到拉玛在伤害史麦嘉吗?”布雷克问。

“我要她闪一边去。”

“我们的律师会说,就算你搞错了,但因为你先前有重大嫌疑,所以你应该直接处理浴缸里面的史麦嘉,让丽莎去对付身后的拉玛。二对一,这样会更节省时间不是吗?如果你真有那么关心你的旧同袍。”

“可能会节省我半秒的时间。”

“半秒也可能很关键。”迪尔菲说:“像这样的生死关头,我们的律师会针对这点再三强调。他会说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攻击别人,只证明了一件事,就是私人恩怨。”

房间里静了下来,李奇低头看着桌子。

“像你这么懂法律,这点你应该了解。”布雷克说:“有时确实会发生无心之过,可是就算这样,保护被害者的行为必须在被害者受到攻击的当下采取,而不是事后。事后行为就变成复仇,清楚明了。”

李奇没有说话。

“而且说是犯错或意外也说不通。”布雷克说:“因为你跟我说过,要把人的头打破,方法你了若指掌,绝对不可能发生意外。还记得巷子里那家伙吗?派崔逊的手下?脑袋是这样,想必脖子也是吧?所以这不是意外,这是刻意谋杀。”

一片沉默。

“好吧!”李奇说:“用什么交换?”

“你得坐牢。”迪尔菲说:“没得换。”

“放屁!一定有得换。”李奇说:“绝对有得换。”

又是沉默。过了好几分钟,布雷克耸耸肩说:“这样吧!如果你愿意乖乖听话,那我们可以妥协一下。我们可以说拉玛是自杀,因为父亲过世太伤心了,又因为不能保护妹妹而饱受折磨。”

“然后你得把你的大嘴闭上。”迪尔菲说:“除非我们同意,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只字词组。”

又是沉默。

“我会吗?”李奇说。

“因为你是个聪明人。”迪尔菲说:“别忘了,拉玛什么证据都没留下,这点你很清楚,她太聪明了。当然,如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