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暴风雨往北移时,司机知道他的伙伴绝对不会再回来了。这感觉非常强烈,就跟事实同样凝重,像大雨过后留下的坑洞,再也补不起来。他在椅子上转身,看着旅馆房间的门,就这样坐了几分钟,然后站起来,走过去把门打开,看着外面的停车位,左看看、右看看。柏油上面都是水,空气闻起来锐利清新。

他走了出去,在黑暗中跨出十步,有条水沟水流不断,道路排水管哗啦哗啦,树上洒下许多雨水。除此之外别无动静,什么也没有。没有人过来,也不会再有人过来,他心里知道。转过身,脚下的沙土湿滑,他走回去,踏进房间,轻轻关上门。看着床上,看着房里睡觉的小孩。

“妳开车。”他叫道。“往北,好吗?”

他把爱丽丝推向驾驶座车门,然后绕过引擎盖。爱丽丝把座椅往前拉,李奇把座椅向后退,地图摊开放在膝上。在他左边,红屋正烧得猛烈,所有窗户都冒出明亮的火焰,现在上下两层都已烧起来了,女佣从厨房的门跑出来,身上裹着浴袍。大火照在她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好了,走吧!”他说。

爱丽丝把车子入档,踩下油门。加力箱依旧锁定在四轮传动模式,四个轮胎同时转动,把碎石喷了出去,车子开始移动。她绕过沃克的林肯,在大门口右转,没有丝毫停顿,油门重踩。李奇回头,看到屋檐下冒出第一道火苗,先是往外吐,稍停之后,往旁边扩散,寻找出路。潮湿的屋瓦冒出蒸汽,混杂着浓烟。罗斯缇跟巴比还有女佣就看着浓烟飘出,完全呆住不动。李奇把视线移开,不再回头,眼睛看着前方。之后,他开始翻着膝上的地图,找到以大比例尺显示整个佩科斯郡那张。李奇伸手打开室内灯。

“再快一点。”他说。“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四小时早就过了,不过他还是继续等。他觉得非常犹豫,怎么不会呢?他可不是禽兽,该做的他一定会做,这是当然,可是他绝对不会乐在其中。

他走过去,再把门打开,将“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外面的门把上。他关上门,从里面把门锁上。他对旅馆的门锁非常满意,里面有个大型控制杆,开门时会有扎实的“喀”一声,顺畅、润滑,外面没有对应的门扣。这样比较好,保证不受打扰的安全防护是很有用的工具。他把链条拴上,走进房里。

爱丽丝以最大的胆量全速前进,吉普车在一般道路上不很合用,车身很晃,左右剧烈摇摆,方向盘完全没有路感,需要不断修正。这问题不小,可是李奇不予理会,只管把地图拿高,让地图可以得到照明。他努力瞪着地图,对照比例尺,四指跟拇指分开,当作小型指南针,画了个圆。

“妳在这附近观光过吗?”他问。

爱丽丝对着方向盘点头。“一点点,我去看过麦当劳天文台,还不错。”

他看看地图,麦当劳天文台在佩科斯西南方,戴维斯山山顶。

“八十英里。”他说。“太远了。”

“什么太远了?”

“对他们一天的路程来讲,我认为他们最远应该在半小时车程内,二十五英里,最多三十。”

“为什么?”

“因为要离沃克近一点,必要时他可能打算把卡门劫走,或是把爱莉带来见她,让卡门相信他是玩真的。所以我认为,他们一定躲在这附近。”

“而且靠近观光景点?”

“没错。”他说。“这是关键。”

“这样可行吗?”她问。“在脑海里找目标?”

“我以前都是这样。”

“成功过几次?百分比多少?”

李奇忽略这个问题,低头看着地图,爱丽丝则抓紧方向盘,继续开车。视线往下看到速度表。“噢,老天。”她轻声说。

李奇没有抬头。“怎么了?”

“没油了,刚好到最低指针,警示灯亮了。”

他安静了一下。“继续开。”他说。“没问题。”

爱丽丝继续深踩油门。“为什么?你觉得油表坏了吗?”

他抬起头,往前看。“继续开就是。”他说。

“会开到没油的。”她说。

“不用担心。”他说。

爱丽丝继续前进,车子震动得很厉害,大灯跳动。轮胎压在潮湿的柏油上嗖嗖地响,她又低头看了一眼。

“已经到最低了,李奇。”她说。“低于最低线了。”

“不用担心。”他又说一次。

“为什么?”

“待会儿妳就知道。”

他盯着挡风玻璃,爱丽丝以吉普车的最大速度继续奔驰。引擎大声咆哮,老旧粗糙的直列式六汽缸,喝汽油的速度每分钟高达半公升。

“用二轮驱动模式。”他说。“比较省油。”

爱丽丝扳动驱动杆往前推,车子前方的声音消失,方向盘不再难以掌控,她继续开着。又前进了半英里,然后一英里·她又低头看仪表。

“我们现在是靠油气在开。”她说。

“不用担心。”他第三次说。

又前进了一英里,引擎顿了一下、抖了一次,然后有一瞬间上气不接下气,之后又重新顺畅地运转。应该是输油管里的油气,李奇心想,或者是从油箱底抽起来的油泥。

“李奇,真的没油了。”爱丽丝说。

“别担心。”

“为什么?”

又前进一英里。

“那就是不用担心的原因。”他突然说。

大灯右侧扫过崎岖的柏油路肩,照亮一部钢青色福特维多利亚皇冠。车子后面有四支VHF天线,没有轮圈盖。车子停在路边,死气沉沉,空荡荡地,车头朝北。

“我们换那辆。”他说。“油箱应该差不多是满的,他们都会做万全准备。”

爱丽丝用力踩下煞车,把车停在它后面。“这是他们的?为什么在这里?”

“是沃克丢在这里的。”

“你怎么会知道?”

“很简单,他们开两辆车从佩科斯过来,这辆跟林肯。他们把林肯丢在这里,开着福特过去。之后沃克从台地逃走,把货车停回红屋的车库,开着福待回到这里,换回他的林肯,然后再开着它专程为我们跑回来。要让我们以为他是第一次过来,如果万一我们还活着想找凶手的话。”

“那钥匙呢?”

“在里面,沃克才没工夫去管会不会遗失出租车辆。”

爱丽丝跳下车去看,竖起大拇指。钥匙在车上,李奇拿着地图跟上去,古瑞尔的吉普车门没关,引擎继续怠转,把剩下的汽油烧完。两人坐进维多利亚皇冠,李奇把座椅往后拉,爱丽丝往前缩,发动引擎,三十秒内他们重新上路,而且时速回到六十英里。

“还有四分之三桶。”她说。“而且好开多了。”

李奇点点头,感觉起来车身较低、速度较快、风阻也较小,完全就是大型房车该有的表现。

“我现在坐的就是艾尔·尤金的位子。”他说。

她看了他一眼,李奇微笑。

“开快点。”他说。“没人会拦妳下来,这辆车看起来就像巡逻车。”

她加速到一百二,然后一百三。李奇找到车内灯,把它打开,继续看地图。

“好,我们现在在哪里?”他说。

“麦当劳天文台。”她说。“你觉得不可能的地方。”

他点点头。“太远了。”

他把地图侧向一边,好让地图照到光线,用力看:专心,李奇,如果可能的话,想出来。

“巴摩希国家风景区有什么?”他问。

这个点依旧在佩科斯西南,不过只有三十英里远。

距离刚好。

“是个沙漠绿洲。”她说。“就像个大湖,很清澈,可以游泳、潜水。”

可是种类不对。

“应该不是。”他说。

他看看东北边,三十英里范围内。

“摩那汉沙丘?”

“四千英亩的沙丘,看起来就像撒哈拉。”

“就这样?会有人去看?”

“非常壮观。”

他安静下来,重新再看一次地图。

“斯德顿堡呢?”他问。

“就是个小镇。”她说。“跟佩科斯差不多。”

这时她看了李奇一眼。“可是老斯德顿堡应该就很值得一看。”

李奇看着地图,老斯德顿堡标示为历史遗迹,在小镇东北,比较靠近佩科斯。他量量距离,大概四十五英里。

有可能。

“那里到底有什么可看?”他问。

“文化遗产。”她说。“一座古老的军事堡垒,水牛军团驻扎过,南部联邦曾经把它拆掉,但水牛军团在一八六七年又加以重建,应该是这样。”

李奇再看一次,遗址在佩科斯东南,走一八五郡道可以抵达,这条路看起来路况不错,大概是条快速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