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秒钟倒数计时

烟花

有人说

烟花之所以美丽

在于它拥有出奇短暂的生命

却留下隽永恒久的回忆

今天晚上

我看到的是不是最美的烟花

咻——砰砰砰砰!!

一月一日,此时位于星华省最北方的星华市已早早步入了寒冬。天空是灰白色的,干枯决裂的树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枯叶,人迹稀少的街道,还有萧瑟清冷的路灯,无处不让人感受到这里冬天特有的寒冷。

但此时,位于星华市地图最中心地带的星华高中联盟,却仿佛重新回到了夏天一般,张灯结彩,欢腾一片!

以星塔为中心的绯月广场以及周围的各条道路上,就像是热闹的庙会一般呈“井”字型交错排列着大大小小的许多摊位。夜空中一朵朵绽放的礼花之下,星盟四校的同学们纷纷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梳着最漂亮的发型成群结队地穿梭各个摊位之间,卖力的吆喝声和欢乐的笑声充满了整个绯月广场甚至整个校园。

向来以庄严古朴示人的星塔,此时也被装点得五光十色。一条条闪烁的彩灯像发光的缎带一般缠绕着星塔的塔身,高高的塔顶还竖立着中国古典画中流云形状的牌匾,上面极其醒目地写着一行红色大字——

“欢庆星盟元旦冬夜节”

不过跟星塔同样显眼的,是学校在星塔旁新建的一个超大电子显示屏。此刻,流光溢彩的显示屏上,两张灿烂的笑脸先声夺人地出现在了同学们的面前。

“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校园电视台的主持人何湘湘!”

“大家好,我是马克!”

屏幕中央,何湘湘和马克身着各校的冬季校服,站在绯月广场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间,笑容满面地对着摄像机开始了今天晚上的节目主持。

“今天是星盟一年一度的盛会——‘元旦冬夜节’,我们校园电视台为这次‘冬夜节’特别策划了一个全程现在直播活动,那就是——超级镜头show!”

“没错!‘元旦冬夜节’呢,是星盟四大主题活动之一!是以‘丰富校园生活,促进学校交流’为主题举办的校园游艺节。”

“是的。今天,四所学校的每一个班级都会在各自指定的地点举办别开生面的游艺活动!”何湘湘说着,转头看了一下身后热闹非凡的人群,接着激动地说道,“刚才我和马克在广场上大致走了一圈,发现广场的每一个角落都已经被布置得绚丽夺目!而且小到灯谜,打沙包,大到大型的‘手拉手’交友活动,种类可谓是千变万化!数不胜数!空前的盛况简直盖过了去年的嘉年华呢!”

“的确如此!”马克赞同地点头笑着回答,“不过,湘湘,每年‘冬夜节’最让人期待的活动是什么你知道吗?”

说到这里,马克一脸神秘地看向何湘湘。

“哈哈!我当然知道啦!”何湘湘兴奋地点了一下头,陶醉地笑着说,“每年‘冬夜节’都会有一个压轴好戏,那就是——焰火大会!传说呢,在焰火大会最后一朵焰火消失之前,如果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所欣赏的那一位,并向对方大胆地表明自己的心意,两个人的感情就能像银河之水一般长流不息哦!”

“呵呵,看来你调查得很仔细呢!”马克笑着点点头,面对镜头继续兴奋地说道,“不过除了焰火大会,我们非常希望我们校园电视台的‘超级镜头show’也能成为‘冬夜节’的一大亮点!我们将为大家记录下在今天‘冬夜节’上每一个值得称‘super’的镜头,奉献给大家!”

“而且……根据我们‘超级镜头’搜查小队发来的情况呢,接下来,我们将为大家呈上第一个超级震撼的镜头,作为给各位的见面礼!”

说到这里,马克和何湘湘就像两扇被推开的门一般往旁边一闪。一秒钟后,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如原子弹一般在绯月广场上炸开了!

“啊啊啊啊啊——文震海学长!!今天晚上可以跟我们一起玩游戏吗?!”

“萧岩风!是星高小旋风萧岩风耶!!好酷啊!!”

“那个那个!戴帽子那个男生是江朔流吗?!啊!他的脸被墨镜还有口罩挡住了啦!”

“江朔流!!江朔流!!江朔流在哪里?!呜呜呜!不要啦!我今天打扮了四个多小时才出来,就是为了见江朔流耶!!”

“抗议!!抗议!!我们要见江朔流啦!!请江朔流出来!!”

一阵山呼海啸声中,文震海、萧岩风以及一个不但戴着棒球帽,脸上还遮着墨镜和口罩的男生如同受万人膜拜的神一般,在平头和麻子的开道下,来到了绯月广场。在三个个头平均一米八零的男生中间,一个像逗号一般小巧可爱的女生郁含烟夹在他们中间。听见周围人的尖叫声,她像是在保护自己的布娃娃不被别人抢走一般一把死死地抱住了棒球帽男生的胳膊,生气地嘟着嘴,瞪大眼睛扫视着周围欢呼尖叫的人群!

“各位同学们!”电视直播的现场,何湘湘和马克转回了身,继续看向镜头,“刚才就是我们带给大家的今天晚上‘冬夜节’的超级震撼镜头——星高三帅的登场!”

“可是刚才那个带棒球帽的男生会是江朔流吗?”说到这里,何湘湘困惑地看向马克。

“很难说呢!”马克摇了摇头回答,“江朔流的行踪一向非常神秘,因为老师的特许,他不会经常出现在教室里上课,就连星高的同学都很少有机会见到他。”

“而且我听说因为江朔流背后强大家族的安排,以及江朔流后援会的配合,他的照片和资料都被保密,严禁外泄,连媒体都无法采访到他呢!”何湘湘说着,禁不住深深地感叹,“这足以看到经济实力超级雄厚的江氏家族对他们这位未来继承人的保护!这种严密程度据湘湘我所知,只有英国的王子才能享有哦!”

“哇啊啊啊!!江朔流!!江朔流!!我们要见江朔流!!”

“文震海!!文震海学长——拜托你往我们这边看一眼啦!!”

“萧岩风——萧岩风同学!!可以和你握手吗?!”

而在绯月广场现场,连绵不断的尖叫还在持续。

文震海看了看周围疯狂的情景,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扶了一下眼镜。

“呼……真是的,本来说只是过来随便看看,没想到还是引起了这么大的喧哗……”

“啊哈哈哈!你在胡说什么啊,海!”萧岩风一边用力挥着手向夹道欢迎自己的粉丝们打招呼,一边兴奋地望了一眼文震海,“我们两个一起出行,就已经绝对不可能风平浪静了!虽然‘朔朔’今天把自己的脸遮了起来,可是仍然无法掩盖他无敌的魅力!这些平民老百姓们当然会这么兴奋地尖叫了!虽然我们中间多了一个跟屁虫!哼!”

萧岩风说着,转头瞪了一眼像藤蔓一样攀在棒球帽男生胳膊上的郁含烟。

“嘢——”郁含烟听见萧岩风在说自己,探出头挑衅地冲萧岩风扮了个鬼脸,然后更用力地缠住了棒球帽男生的胳膊,惹得萧岩风猛翻郁闷的白眼。

“拜托……不要叫我朔朔啦!恶心死了……”听见萧岩风的话,棒球帽男生不太高兴地抗议,可是因为声音被捂再在了口罩里,听上去有些闷闷的。

“你就忍耐一下吧,”文震海转头看了棒球帽男生一眼,轻声地安慰说,“这两天你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难得我会主动违反规定让你出来透透气,你就放松一点吧。让你伪装还有取别的名字也是没有办法,毕竟你的禁闭令还没有解除。”

“是啊,流……啊,不!朔朔!平时我们三个一起出来,总是你最拉风,今天也换兄弟我爽一爽了啦!”萧岩风说着,兴奋地用手指蹭了蹭自己的鼻子。

“风,节制一点。”看见萧岩风越来越兴奋,文振海禁不住轻声的提醒,“不要引起太大的骚动,会对流不利。”

“呜——我知道了。”听见文振海的话,萧岩风赶紧收回了自己在半空中挥动的手,顺势抓了抓头。

听见文振海和萧岩风的对话,棒球帽男生转过头若有期待的看着文振海。

“海,既然你让我放假,那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

不等棒球帽男生的话说完,已经猜到他的心事的文振海便断然拒绝了他,严肃的目光透过镜片直视着江朔流。

“流,恐怕我要收回那天对你说过的话。我希望今后你跟乐小莲不再有任何瓜葛,为了你的身份和未来着想,以后我会严格的‘照顾’你。我希望你早点清醒过来吧。”

“……”

江朔流有些震惊的望着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文振海,张口想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