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藏书屋噩梦之旅

惊悚、魅影、温柔陷阱

黑夜降临,星盟里的光线如墨一般漆黑,如丝般细密的雨水侵透了星盟的每一寸空气。

因为是周末,大部分星盟的学生都已经回家度去了,此时空荡荡的星盟校园里安静得就像是荒芜的古迹,只有人行道上稀稀拉拉的路灯,像一具具干枯的标本一样孤寂地站立着,在阴沉的黑暗中紧紧地怀抱住一团小小的清冷的光。

扑啦啦啦!嘎嘎嘎嘎!

一片寂静之中,一群鸭雀突然尖叫着从徳雅和严礼交界处的那一大片紫竹林里飞腾而起,仿佛一群黑色的幽灵般消失在灰暗的夜色之中。

而在这一片幽深的竹林之中,乐小莲正站在一条像蛇一样蜿蜒进竹林更深处的黑黝黝的小路上,像在体验惊悚片的拍摄现场一般,瞪大眼睛望着刚才被她的一个喷嚏惊飞的鸦雀们,惨白的脸颊上挂满了一颗颗像花生粒一样大的冷汗。

好好可怕,这里明明是通往星盟图书馆的路,可是为什么却感觉像去鬼屋一样?!这种时候,我我真的要去图书馆的顶楼的藏书室吗?

乐小莲畏缩着脖子,转头看向不远处那个像巨大的墓碑一般耸立在竹林上方的黑漆漆的图书馆,浑身上下像是有无数只蚂蚁爬动一般一阵阵发麻,不久前发生的那件事情,就像噩梦一样在她的脑海里回放:

“郁含烟!和我PK!”

前一天下午,在江朔流和时荀的一句“反败为胜的唯一方法,就是战胜那个赢过自己的人”启发下,乐小莲毅然决然地冲进了岳林高中三年A班——郁含烟所在的教室,在一群怒不可遏的女生们的哄围之中,气势汹汹地直面郁含烟。

正和岳琳萱一起坐在课桌前涂护甲油的郁含烟连头也不抬地冷冷笑了笑。岳琳萱满脸讽刺地望着乐小莲,像打发叫花子的贵妇人一样目光尖锐而刻薄。

“你脑子坏掉了吗?乐小莲?居然想让烟公主和你PK?你有资格吗?”

“我有让郁含烟同意和我PK的条件!”暴风雨一般的哄笑声中,乐小莲像英勇的战士一般傲然站立在那里,丝毫不服输地辩驳,“如果我输了,我就主动退出攻塔班!这样也能让帮你们节省很多策划诡计排挤我的时间吧?”

“乐小莲!你怎么说话的?!”

“琳萱,先听她说。”乐小莲提出的条件似乎让郁含烟有些动心,她抬起高傲的头,冷漠地望着乐小莲,“那你的要求是什么?”

“我的要求是,如果我赢得这场PK,你就要让我加入你的学习小组!”

“哼,要求挺高呢。”郁含烟转回头冷冷哼笑一声,“不过我事先告诉你,你是不可能赢我的。”

“呵呵,不试试看又怎么知道呢?”

“既然这么有自信,那么明天晚上你就去图书馆顶楼的藏书室,帮我借一本书来吧。别忘了盖上藏书楼的印章哦!”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更谨慎一些行事了。”

乐小莲神情紧张地左右张望着道路两边光线昏暗的竹林,追悔莫及地喃喃自语,总觉得竹林深处的那片黑暗中好像藏匿着什么活物,话不定等她注意的时候,就变会突然跳出来,一口把她吞进肚子里!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乐小莲生硬地咽下一口口水,稍稍稳定住自己摇摇欲坠的决心事先是否能够通过第二场考试,总不能因为害怕就放弃了吧?佑慧学姐说过,未来是在不可能中诞生的,不如今天就让我创造一个传说吧!

沙沙沙沙沙沙……

竹林仿佛在责问陌生的侵略者一般,在夜风中狂躁地摇摆着,竹叶互相摩挲发出的沙沙声响像是愤怒的咆哮。

乐小莲用手用力地拍了拍她思绪乱糟糟的头,强迫自己集中起全部的注意力。深吸一口气后,她抬起头望向前面那一大片像是通往地狱般的黑暗,不顾自己心里那个像黑洞一样在不断扩张的恐惧,硬起头皮,轻轻地往前走去。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哇啊!”

然而正当乐小莲的精神几乎紧绷到极限,一阵铃声突然想起,惊吓得她忍不住大叫!等她稍稍镇定下来,乐小莲低头喘着气,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在口袋里响了起来!

黑暗的光线中,手机屏幕的亮光就像是诡异的灵火一般,在乐小莲的面前忽明忽暗,而平时听起来有几分悦耳的铃声此时也变成了招魂的咒语,让乐小莲有些心惊胆战。

“喂、喂?”颤巍巍地摁下通话键,乐小莲轻声地说着,眼睛却像鹰一样紧张地到处巡视着四周,像是生怕刚才的铃声惊醒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小莲!总算找到你了!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呢!”电话里传来的事郝真希激动的大叫,“你现在在哪里?忘记今天晚上要参加江朔流的派对了吗?”

“真希?我、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忙,所以……”

“笨蛋!你该不会真的要去星盟图书馆最高那一层楼吧?!”郝真希在电话里狂吼!

“咦?!你怎么知道?!”乐小莲一愣,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我连小雪和小茹都没有告诉过!”

“我说过,你太小看本天才的情报网了!”郝真希的声音有些洋洋得意,可是很快她的语气又变得心急火燎,“哎呀,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去最高那层楼的藏书室哦!那里真的很恐怖耶!!”

“恐、恐怖?”

“是啊!那间藏书室有很多传说,最可靠的一种说法是,那间藏书室里收藏的是世界各地的禁书,如果私自看是违法的呢!还有最恐怖的一种说法,”说到这里,郝真希的声音似乎在因为害怕而颤抖,“说是最顶楼的房间之前那里是用来给医生做实验解剖尸体的,后来星盟校方嫌那里阴气太重,所以才把那层楼都封了起来,连楼梯都拆掉了!”

“楼、楼梯拆掉?”

听见郝真希的话,乐小莲的心像被电击中一般陡然一麻!

说起来,上学期我和小雪还有小茹曾一起去那里探险过,结果走到图书馆的倒数第二层楼时,却发现根本没有通向上一层楼的楼梯,整个顶楼就像是空中楼阁一般悬空在那里连在图书馆工作了几十年的管理员都说他从来没有去过那里,虽然学校的地图上介绍说顶楼是一间藏书室,但那里却一直都是一个谜!

连接顶楼的楼梯,真的是因为真希说的那个原因被拆掉的吗?

“小莲,你还是快来度假村啦!江朔流一直在等你呢!”郝真希焦急地催促着,“郁含烟摆明了就是玩调虎离山之计,故意挑这一天和你PK,让你不能来参加江朔流的派对!”

“可是真希,那天我只是答应江朔流转告小雪和小茹,让带一个好朋友去,而你不是已经和她们一起去了吗?”乐小莲拼命地稳定自己害怕的情绪,像是在劝说自己一般语气有些复杂地回答,“这次的PK对于我来说很重要,如果不能加入学习小组,别说成为攻塔之王了,说不定连攻塔的资格都没有呢!”

“那、那么,我来给小莲帮忙!”

“绝对不可以!”乐小莲的神情突然变得坚决,语气中带着一丝警告,“去图书馆顶楼的藏书室是学校明令禁止的,万一被逮住说不定会被开除,我绝对不能把你卷进来。”

“可是……”

“还有,今天晚上我要做的事情你千万千万不要告诉第三个人!”不等郝真希争辩,乐小莲继续说,“尤其是小雪、小茹还有江朔流我的担心那些家伙知道以后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记住,绝对绝对不能说哦!”

“我、我知道了啦!”

啪嗒。

挂掉了郝真希的电话,乐小莲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刚才郝真希告诉她的关于图书馆顶楼的传说,让她更加心乱如麻,可是她和郝真希的争辩却又让她的决心坚定了起来。

都已经努力了这么久了,我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而且真希说的那些根本只是传说而已,不可能是真的吧?

呼不想那么多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再这样磨磨蹭蹭下去天都要亮了!一口气冲过去!今天晚上就算是爬墙,也一定要从图书馆顶楼的那间藏书楼里拿出一本书出来才行!

想到这里,;乐小莲像在补充能量一般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她目光一定,拔腿便往道路尽头的那栋高大的楼房冲了过去!然而仿佛上帝在刻意戏弄乐小莲一般,刚跑出五十几米,她突然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便像掉进水里的铅球一样沉了下去。

竹林嘲笑般的沙沙声中,回想起一个惊恐的大叫声。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