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如果现在后悔还可不可以 VOL.06

叮叮咚咚——

前奏的音乐声响起,是祁翼为江佑臣挑选的歌曲,这两天他又帮我录制了一张唱片,恐怕也只有他们四个人才能做到这些神通广大的事情吧!

我跟着唱片里“我的声音”张开嘴,有模有样地对口形,深情款款地唱出这一首“如果爱”。

一段结束,台下的花痴都已经陶醉了,我小小地松了一口气。看来一切都算顺利的……

“如果你,当时明白,生命中谁才是……”

音乐突然停了三秒钟,我来不及反应太多,我立刻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急中生智地学习那些歌手说话:“谢谢……”

幸好音乐及时地恢复了,台下还以为是我们故意安排的,一阵掌声鼓励。呵呵……谁知道此刻我背后的冷汗已经湿了一大片呢……

我看了看台下的江佑臣,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是他的微笑就是给我的鼓励。

歌曲演唱完毕,我迅速地到后台换上了空手道的服装重新上台。接下来我将要表现出“武”的帅气一面,事先已经排练很多次了,加上刚才殷地沅那个笑容,我此刻真是信心十足啊!

按照我们的设定,我将在这个环节中运气将一块木板踢成两半。呵呵,很厉害吧?

不一会儿,一个拿着木板的男生低着头,匆匆地走了上来。咦?这个人怎么和之前那个不一样?我记得事先殷地沅指给我看的那个道具男好像是戴眼镜的……可能是临时换了人吧。

我不禁又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多多运气,多多运气……希望等下踢木板时候就像是一个超级武林高手,表演得更出色!

“蔡陵同学已经准备就绪!各位同学,请张大你们的眼睛,观看这场空前绝后的超级表演吧!”极具煽动力的主持人用嘹亮高亢的声音“吼”完——

刷!

无数目光齐崭崭地把我包围了,台下一片寂静,好像所有的观众都配合地屏住了呼吸。

一、二、三!

“呀!”

我运足了一口丹田气,握紧拳头,助跑五米,飞一般地朝着木板冲了过去——

梆——

好痛!我差点就叫了出来!低头定睛一看,怎么木板没有被踢断,我的脚差点被踢断啊?

“切——”

台下的观众立刻发出了一阵嘘声,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听着各种各样的话,我觉得自己心里又开始紧张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之前不是练习得好好的嘛?每次都一踢即中,从来没有发生这种情况啊!

我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刚刚踢到木板的时候感觉很奇怪,好像……好像比练习时候踢的木板硬得多!

我偷偷瞥了一眼坐在台下的殷地沅,他附在祁翼的耳边说了几句,祁翼就起身离开了。江佑臣略微地抬起头,我看到了他的眼神,像是在担心我。

不行!蔡翎!你现在是在为江佑臣“代打”,一定不能泄气!我沉住气,再吸一口丹田气,助跑五米——

哈!

嘣!

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木板结结实实地断成了两半。我心里一阵高兴,可是……

啊!

我的脚背也一阵钻心的疼,好像和木板一样,也在刚才的战役中英勇就义,断掉了!

忍住!忍住!蔡翎你千万要忍住!不要功亏一篑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哇——好棒好棒!”

“耶!帅呆了帅呆了!”

我勉强地抬起头,很勉强地露出笑容,回应我的是台下一阵欢快的掌声。不少女生尖叫着高呼着我的名字。

“蔡陵我爱你!蔡陵太棒了!”

“真汉子!好功夫!”

……

在全场的欢呼声中,我强忍住脚骨的疼痛走下台,回到休息室刚换好最后一项表演的服装,祁翼推门冲了进来,劈头就是一句,“你怎么傻到去踢合成木板?!不要命了?!”

“合成木板?”怪不得我踢上去的时候感觉那么硬,原本练习的时候,严言给我用的都是最薄的檀木木板。

看着祁翼气得涨红的脸,我有点害怕,“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合成木板,可是我在帮江佑臣在代打……”

“你……”祁翼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半天没说话,最后闷闷地跟我说了一句,“干吗跟我说对不起,脚是你自己的!”

祁翼说完转身走出了休息室。呜呜呜……命苦啊,我的命比黄连心还要苦!算了……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还有最后一项,坚持到底!

我才走出一步,就觉得右脚已经使不出什么力气了。音乐声已经响起,我没有时间再耽搁了。

咬咬牙,让脚痛到麻木,跟着音乐的节奏尽力踏出准确的舞步。一周的时间都是在和江佑臣练习这支舞,三大臣也会在一边监工,虽然他们总是“欺负”我,但是在林子浩奚落嘲讽我的时候,他们也会站出来挺我……

台下观众的眼神都是欣赏和赞美的,看来我掩饰得不错。

尚绘和玉颖!她们也来了!尚绘跟着音乐为我鼓掌,玉颖也兴奋得挥舞着两手跟着音乐扭来扭去。

啊!我的右脚一扭,刚好扭到了踢木板的伤处,一阵揪心的疼让我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我看到台下的人群中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裴安安。

她的眼神还是让我捉摸不清究竟隐藏着什么……是阴谋、诡计,还是……她认出了我是谁?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音乐声渐弱,我坚持摆完最后一个结束的POSE,全场立刻掌声雷动!

深深鞠躬,再次鞠躬,突然感觉到眼眶里有了湿润的感觉,如果不是江佑臣,也许衰神蔡翎永远也无法感受到这么热烈的掌声吧……

“蔡陵……”

“什……什么?”我顶着最后一口气站在舞台上,微笑着看着严言。

一直沉默的严言怔了怔,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背过了身去。

“或许……是我错怪你了……”

咦?错怪我?

刚刚是严言在说话吗?他原谅我了吗?

“蔡陵,谢谢你!”是江佑臣的声音,温柔的声音让我的心跳突然冲上了一百二。

“唔……谢什么……”我赶紧低下头,害怕被他们看穿我的紧张。

“谢谢你替我在拉票会上表演啊!你好厉害,你的脚……没事了吗?”

“嗯……没事的……”我忍住钻心的疼,冲着江佑臣强挤出一丝微笑。

“都要残废了还说没事!”祁翼怒目圆睁地看着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我抿紧嘴唇低下了头。

“蔡陵,你到哪都还是这么傻,也许下次我该请你做我的超级代打。”安宇风不知道从哪走了出来,擦肩走过我的身边,附在我耳边说,“快点去医院,不然真的就残废了。”

我惊讶地看着谁手中塞过来的一瓶云南白药,回过头却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眼睛。

安宇风……

你究竟想搞什么鬼……

我疑惑地想要向安宇风追问,可是手还没抬起来,脑子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然后两眼一白,直直地倒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