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破生 第五十五 章 相约

谢柔嘉?

谢柔嘉是谁?

站的近的竖着耳朵听的人们疑问,没听过有大人物叫这个名字啊,但听她报出这个名字,小道士欢喜的忙侧身。

谢柔嘉接过打开见是一个小碗盅。

“呀。是蛋黄蒸饭。”她高兴的说道。

“对呀对啊。”谢老太爷说道。“你最爱吃的。”

也是谢大夫人最拿手的一道饭,小时候的做过,但随着她和谢柔惠长大,功课越来越多就没有时间下厨了。

谢柔嘉捧着碗盅怔怔一刻。

谢大夫人虽然不见她。但是不是特意做了这个因为毕竟谢老太爷知道她这几日会来。

“快尝尝。”谢老太爷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催促道。

谢柔嘉嗯了声点点头。拿着勺子大口大口的吃。

香气引得四周玩耍的孩童都围过来。

“不给你们哦,我只有一个。”谢柔嘉故作小气的捧着碗盅躲避说道。

谢老太爷哈哈笑。

“还有还有,我去给你们拿。”他说道。果然转回去拿了几个碗盅来,孩童们欢呼雀跃的围上来,巷子前一阵欢笑热闹。

谢柔嘉吃完了蒸饭,又和谢老太爷说了一时话。

“我们还要在这里住一段。”谢老太爷说道,“嘉嘉你呢”

“我就不在这里住了。”谢柔嘉说道,“听说万州有一个灵泉夜半会唱歌,我想去看看稀罕。”

谢老太爷笑着点点头。

“去吧去吧,玩的开心点。”他说道。

谢柔嘉果然站起来,就如同在家的时候在谢老太爷这里吃完饭,然后明日还能再来一般轻松的起身告辞。

“那我走了,祖父,下次见。”她说道。

谢老太爷对她笑着摆手。

谢柔嘉转身走开了,走了几步之后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谢老太爷已经转身向内走去,谢柔嘉的视线忍不住越过他落在门前。

门似乎开了一条缝,只是巷子里明暗交汇让人视线模糊不清。

谢柔嘉吐口气转过头大步而去,走了没多远耳边忽的有疾风袭来,她下意识的侧头,一颗小石子擦着她的耳朵落在前方。

谁?

谢柔嘉转过身警惕的看着身后。

大街上人来人往,两边商铺小贩叫卖。

并没有可疑的人,连玩闹的孩童都没有。

难道是错觉,小石子是从别处跌落或者被人不小心踢起来的。

谢柔嘉收回视线再次迈步,刚走了两步就再次听到疾风袭来,她躲避的同时转过身,视线凌厉的看向一个方向,这是一间酒楼,一个伙计正站在门边嗑瓜子,正好与她视线相撞,半个瓜子皮挂在嘴边怔怔看着她。

不是他。

而且这不是意外,是真的有人在用石子扔她。

谢柔嘉神情平静,眼神警惕。

“姐姐。”

忽的有人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角。

谢柔嘉忙退开一步,看到身后突然跑过来的一个小孩子。

这个孩子是适才在巷子口玩耍的其中一个。

他怎么追过来了是祖父有事吗?

还没开口,那孩子伸手举起一封信。

“姐姐,你的信。”他说道。

信?

谢柔嘉一怔,那孩子将信往她手里一塞转身跑了。

“哎”谢柔嘉喊道,那孩子没有停下也没有回头一溜烟的钻入一条巷子没影了。

追肯定追的上,但追这个孩子根本没用,能被推出来送信,就肯定是什么事都不知道,也不会在这孩子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是祖父还是谢大夫人?

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她在这里。

谢柔嘉站在大街上拆开了信。

谢柔嘉。

三个字如金戈铁马般的撞入视线。

这是,周成贞的字体。

很久以前他从京城给她送信送礼物。她见过他的笔迹,也记得。

周成贞

这怎么可能?

小石子

谢柔嘉猛地抬起头四下看。

是他是他吗?

四周行人看到她的神情有些惊讶,忙避开。

谢柔嘉咬住下唇审视四周一刻无果,只得再次低下头看手里的信。

谢柔嘉,我想到了我有句话说错了,所以不能死,我得给你再说一声对不起。

我跟你说欠你一条命现在还给你,这句话是不对的。

这不能算是我还你一条命,如果不是我拉你下来,你也不至于性命危险。

真是很抱歉啊。最终还是又做出拉你入烂泥再解救你的事。

谢柔嘉。我就耍个赖,咱们这辈子算清了。

谢柔嘉,下辈子再见的时候,咱们好好的。

谢柔嘉。下辈子见。

谢柔嘉呼吸急促。只觉得脑子里乱纷纷。她抬起头再次看着四周,依旧人来人往欢声笑语,全部都是陌生的人。并没有熟悉的形容出现。

她攥紧了手里的信,站在街头怔怔一刻,慢慢的又吐了口气,将信叠好放起来,再次环视一眼四周,转过身向前迈步而行。

身后没有石子再打过来。

她疾步而行渐渐的又恢复了脚步从容轻松。

城门口隐隐可见,就在这时候她突然看到有人站在前方,谢柔嘉的脚步一顿,神情再次愕然。

那人看到她,微微颔首。

谢柔嘉含笑向他走去。

“今天真是熟人大聚会了。”她笑道。

东平郡王笑了笑。

“哦还有谁”他问道。

谢柔嘉没有回答,而是打量他。

“殿下怎么来了”她好奇的问道,“真是太巧了。”

东平郡王点点头。

“是啊,真是太巧了,自从没了始皇鼎,我无所事事两年多,陛下想要我做些事,正好这边报出了虫灾,我就奉命前来,得知谢老太爷在此停留,便想着过来看看。”他说道,“还想着也许你也会来,没想到真的遇上了,真是太巧了。”

他说完眼前的女孩子却没说话,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看得他几乎要再开口说话时,她开口了。

“殿下还是那么逗。”她笑道,斜睨他一眼。

不知道是这个逗字还是那斜睨的一眼,东平郡王的耳朵顿时红了。

“是啊,这么巧。”谢柔嘉说道,“不过我得赶路了,还好跟殿下见一面了。”

东平郡王点点头。

“好,你去吧。”他说道。

谢柔嘉对他施礼,果然越过他向前而去。

东平郡王看着她的背影,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他心里默念着,但念到十步的时候,那女孩子忽的停下来。

他心里的念声也猛地一停。

谢柔嘉转过身又一步两步三步四步的走回来站到他面前。

“殿下,我有一件事不明白,这巧,是因为殿下先领命来这边查看灾情再知道我祖父在这里,还是先知道我祖父在这里再领命查灾情”她问道。

“巧,就是两件事不谋而合了。”东平郡王含笑说道。

谢柔嘉看着他哼哼笑。

“那我再问殿下。”她说道,“我给殿下写这么多封信,殿下为什么总能知道我在哪里,然后让我收到回信”

东平郡王笑了笑。

“这是我郡王这个身份的便利。”他说道,“我这个身份到底是让我行事比别人多些便利,这个身份不是我能选择的,还请柔嘉小姐体谅。”

意思就是说他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一旦开了口,再难的事也有很多人想方设法要替他办好,这是人们追名逐利的本性,他不能选择也不能拒绝。

谢柔嘉摆摆手。

“算了,问什么殿下也总有说法,那我就干脆点。”她说道,“殿下对我用心之巧,是不是喜欢我啊”

东平郡王没有丝毫犹豫。

“当然。”他说道,“因为……”

谢柔嘉冲他抬手制止了他要说的话。

“我只听答案,不听解释。”她说道,看着东平郡王,“那殿下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当然是了。

东平郡王觉得应该回答这句话,他刚才就已经要这样说了,可是这样说又非他所愿。

“是也不是。”他说道,“是因为救命之恩才有相交之缘,有了相交之缘才有其他的。”

谢柔嘉看着他。

“殿下,我听不懂啊。”她说道,“其他的什么”

东平郡王看着她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谢柔嘉看着他却不再问而是摆摆手。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先走吧。”她说道,“我想看着你先走。”

东平郡王对她一笑,果然转身就走。

“哎,

(本章未完)

第第五十四章 路过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