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终结(结局)

活出全新人生的柳承渊……

或者说湛渊津津有味的看着。

在旁做一个吃瓜群众。

他成就永恒的时间终究尚短,还保留着很多无上时期应有的习惯。

在他们那边,无上们大战拼得是计算,修行体系更类似于时间生命,但由于他们没能完全将自己转化为时间的尺度,舍不得自身对物质世界的干涉,从而让无上之道走的有点不伦不类,战力也显得十分孱弱。

可这边……

瞧瞧,动不动几百亿光年的宇宙碰撞、大战。

尤其是那位混沌之主,为了和时光之主、众神之主竞争永恒,现在都分裂到上千万亿光年了。

可惜……

柳承渊看了一眼混沌之主、时光之主、众神之主的时间线。

他们三个都没能成就永恒。

三方的大战旷日持久,看了片刻,柳承渊居然发现还有其他生物在附近游荡。

在他身上,似乎还蕴含着一丝特殊的气息。

那还等什么,拉过来,让他们打的更热闹一点。

一时间,战争规模进一步扩大,波及更为辽阔的范围。

尤其是那位强大到已经堪称极限的混沌之主,离开本体,凝聚出十亿光年的不朽物质之躯,一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之态。

最终,在重重逼迫下,那个有些特殊气息的生灵唤出了时光长河。

然后,无数生灵,包括时光之主、众神之主、混沌之主,前赴后继的投入其中……

“没了。”

柳承渊道。

全部迷失在时光长河。

无人永恒。

他心中并没有太大|波澜。

已经修成了永恒的他很清楚,当一个目标能够被他这位永恒观测到时,那个目标就不可能修成永恒。

因为,在他修成永恒的那一刻,他需要收束所有的时间线,时间线上的经历、生灵,同样会被纳入他永恒之后所新形成的时间线中。

换句话说,除非这位永恒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时间线被对方所容纳,不然的话,那个目标不可能成功。

遇到心情好一点的永恒,只是让他冲击永恒失败。

遇到心情不好的永恒……

他根本就不会出身,并经历自己精彩的一生。

“说起来,不愧是未来的修行体系。”

他联想这刚才那些人之间展现出来神通手段,比之他那个时代精湛太多。

他们甚至将粗糙不堪的无上体系都完善、精细化到了极致。

同样是无上,他那个时代的无上对上这个时代的无上,估计连对方的影子都找不到。

更别说战胜、击杀了。

“要帮他们做点什么吗?”

柳承渊思忖了一番。

想做就做。

他直接开始翻看起一尊尊造化超脱者、混沌超脱者、无上超脱者的人生经历,将他们的法门一一刻录出来。

实际上他很清楚,他现在做的事没有任何意义。

但,在“本性”未失的情况下,他不介意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毕竟对他们来说,本身也没有“时间”和“意义”的概念了。

一门门造化法、混沌法、无上法被他收集、凝聚。

里面有零和之主、飘渺之主、东极帝君、审判之主、裁决之主的法门,也有时光之主、混沌之主、众神之主等人做出的贡献。

在翻看着这些生命体的时间线时,众神之主的一段时间线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流虚之主,虚数空间法?”

柳承渊看着这门功法,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这门功法的定义……

“那座宇宙……”

柳承渊身形一动。

空间和距离被他跨越。

眨眼间,他已然出现在这座被称之为星空宇宙的世界之中。

“这里……”

柳承渊很快将目光落到了一位名玄封殿主的超脱者身上,观摩着他的时间线。

通过对他时间线的观摩,很快弄明白了这个宇宙的历史传说。

“这是我那个世界经过无数年发展后衍变而成的世界。”

柳承渊看着手中这门虚数空间法。

这门功法……

居然指向了另一个境界。

一个……

疑似永恒之上的境界。

柳承渊联想到无时无刻分裂出来的时间线,那些时间线无穷无尽,纵然永恒,能够修改得了其中一条、两条、千条、万条,可仍然有十万条、百万条时间线在同一个时间段衍生出来、分裂出来。

时间线的真相不应该如此。

这一切,应该存在一个源头。

一个相当于亿万万时间线共同发源地的源头。

……

“是命运。”

源界之主的声音在柳承渊耳边响起。

此时,他一部分目光停留在未来的星空世界,观摩着星空世界留下来的种种法门。

另一部分目光停留在现在,还看着这位不甘心自己修成了永恒,想要逆天改命的源界之主。

“命运。”

柳承渊回应着。

他看着这位源界之主,神色中有些异样。

“是的,命运才是一切的开始和一切的终结!”

这位源界之主重重道。

柳承渊看着他。

目光看透了他的时间线,看透了他的人生。

再联想到此刻位于未来的他所目睹的一切……

谁能想到,星空世界修炼体系的奠基人,居然就是这位源界之主。

而那门颇具神秘,隐隐指向永恒之上的虚数空间法……

居然也是这位源界之主写出来的?

“有意思。”

柳承渊笑了笑:“李求仙,不得不说,你很不错。”

他夸赞着,称呼着他的名字。

说起来,他这个名字还是当年他回到过去,看到他刚刚出生,哇哇大哭时给取得。

求人求己不求仙。

他口中说的不错,但注意力却并没有在这位源界之主身上。

他那处于未来的目光通过虚数空间法法不断推衍,观摩着由它所衍生出来的痕迹……

然后……

他看到了什么。

虚数空间法未来会给他带来巨大的危机。

绝不能让这门功法出现!

柳承渊的目光猛然落到了李求仙身上。

可紧接着,他的想法发生了变化。

他甚至出手,在时间线上影响了当年他扼杀李求仙的念头。

紧接着,柳承渊似乎发现什么,仔细的盯着这门虚数空间法。

书写这门功法的除了这位源界之主外,还有他,这位永恒者。

这种变化,让柳承渊依稀中感应到了什么。

“有什么事发生了。”

柳承渊叹息了一声。

他一瞬间想明白了很多。

无上也好,永恒也罢,都摆脱不了“存在”的源始。

他知道,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同时他也明白,他这么做可能面临的后果。

柳承渊沉默着。

有时候,知道的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

柳承渊极目瞭望,四周……

是数量多到无法计算的时间线。

所有的时间线都在演绎着无数种可能。

无数种可能又分出新的无数可能,周而复始,不断循环。

这是……

一副浩瀚、震撼到令人窒息的场景。

哪怕身为永恒者,在这种场景下,亦是忍不住生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渺小。

心中更是觉得,没必要去纠结这些问题,作为某种程度上已经相当于终极的存在,接下来,他的人生还有很漫长的时光,能够充满乐趣。

然而……

“我怕我到时候,会丧失前进的勇气。”

柳承渊想到自己的一生。

不弱于人。

或许,相较于浩瀚无垠的伟大“起源”来说,强如永恒者在这数不胜数的时间线面前都犹如沧海一粟。

一旦他深入其中,他或许会泯然于浩瀚无垠的时间线中,犹如一滴水流入大海,直到最终被大海同化,被众生遗忘,再掀不起任何波澜。

但……

至尊没有将他打垮,无上没有将他打垮,和源界之主的永恒之争……

同样没有将他打垮。

所以……

“就让我看看,你这个所谓的‘命运’究竟是什么。”

他一步虚踏,身形自所有的宇宙,所代表的时间线,所拥有的过去、现在、未来同时闪耀。

“不为其他,只为……一个真相!”

(本章未完)

第五百七十八章 永恒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