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你我皆英雄(完)

“常淓啊,这事你可得想清楚,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这吴王还是老孙我好不容易在都督那给你争取过来的,你不要的话那抢着要的人多了去了,远的我就不说,你那大侄子由崧怕是第一个就跳出来了。”

“我知道你心里苦,可你换个角度想一想,不是咱大都督你能当皇帝?老百姓还知道饮水之人不忘挖井人咧,你都当皇帝的人了,能不懂?”

“说一千道一万,这都是命。说你命好吧,都当过皇帝了能不好命?说你命不好吧,明儿就退位了,嘿,这事啊还真难说……行了,你就别往心里去了,都督明诏天下优待你,还封你当吴王,真金白银供着你,这条件搁从前,哪朝哪代有过?你啊,就知足吧!”

打傍晚进宫到现在,孙二爷已经苦口婆心劝了弘光都快半个时辰了,可弘光却跟个哑巴似的就是不说话。

又劝了一番,弘光还是不肯签字,孙二爷不免有些急了。这差事可是他主动跟都督争取过来的,原因是凡事讲究有个有始有终。

当年朱常淓能当皇帝还不是他孙二爷带兵保上去的,如今朱常淓不能当皇帝了,当然也得由他孙二爷亲自善后才行。

“朱常淓,你晓得点好歹!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这大老远从苏州过来难道就是过来看你这付苦瓜脸的!”

弘光的臭脸终是激起了孙二爷的火气。

“这字,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逼急了老子,叫你退位变殉国!”

孙二爷怒气腾腾,满面煞气,外加一脸横肉,把个弘光看得微微一哆嗦。

外面的宫女太监被殿中传来的康王怒吼声给惊住了,在他们印象中康王虽然有点放肆,可从没有在陛下面前这般无礼过。

有知道殿中正在上演什么事的太监兀自暗叹一声,依旧默立。

大明走到今日,任谁也救不了喽。

被一众锦衣卫看押在殿边小屋中的司礼秉笔太监韩赞周,此时如垂暮老者,面上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可怜朝堂上下都以为那孙武进是来救大明,救陛下的,天知道此人竟然是是来卖大明,卖陛下的啊!

老天爷啊,怎么不打雷劈死这狗贼的!

韩赞周心如刀绞,他很想冲出去掐死孙武进那个狗贼然后去见先帝。但他真的老了,只能在这小屋中等待那让人绝望的结果。

乾清殿内,弘光也是那个气啊。

就是泥捏的菩萨还有三分心气,孙武进来替陆都督逼咱投降就算了,可他怎么能连陛下也不称一声,一口一个常淓的!

深感受辱的佛天子也终是佛跳墙了,破天荒的鼓起勇气哼了一声:“朕就不降,就不签,你能拿朕怎么办!”

“咦呀,你要造反啊!”

孙武进没想到常淓也有脾气,着实愣了一下,可一想到不仅这宫内宫外都是他康王的人,就是这南京城中也都是他康王的兵,他怕常淓个吊。

把脸一沉,摸出一把匕首就给拍在御案上,阴阳怪气道:“你若真不签,那咱兄弟俩之间可就没有情份好讲了。”

弘光气道:“你难道还敢杀朕不成!”说完可能真是被匕首吓到,又心虚嘟囔一句:“都督要是知道你杀了朕,肯定饶不了你。”

“甚吊朕朕朕,你这个朕是怎么来的,你就没点逼数了!”

孙武进也是气坏了,上前一把拽住弘光的衣领,“实话告诉你,都督早就料到你这家伙不老实,龙椅坐几天脑后就要长反骨,所以说了你真不签字的话就让你福王侄儿签,大不了费点事让你先驾崩!”

听了这话,弘光终是脸色大变,骇然道:“都督……都督真是这么说的?”

孙武进松开双手将弘光推坐在龙椅上,呸了一声:“你孙二爷什么时候打过诳语!”说完朝弘光脖子瞄了瞄,哼哼一声,“说吧,你想怎么个驾崩法?要是不怕疼的话,老孙我替你抹了脖子。要是怕疼的话,老孙我找根绳子来。”

“别别别……”

极度受到惊吓的弘光如兔子般一下跳起,上前一把拉住好兄弟孙二爷的肩膀,面上挤出一丝笑容,讪讪道:“其实这字不是不能签,只是,只是……唉,也不瞒二爷,朕这个……不不不,我这个皇帝其实早就不想当了。”

“不想当你还磨蹭什么,赶紧把字签了,我好用大印,明儿到朝中一宣,事情就算成了。到时你有功,我有功,你好我好大家好,有什么不好的?是短了你胳膊还是少了你腿?”孙武进很是不耐烦。

“我……”

弘光却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孙武进奇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

半晌,弘光终是咬牙道:“我想能不能请都督再给我那吴王府每年加五十万两银子。”

说完,可能是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弘光又干笑一声道:“二爷,你晓得我这个人信佛,没事就喜欢礼佛,这一礼佛花销就要大些,真是一年才五十万两,我怕不够佛祖的香油钱。”

这话是事实,老百姓信佛礼佛都要被和尚骗去老多钱,况堂堂天子。打登基到现在,弘光施舍给庙宇及为礼佛开销的钱财怕有百万两都不止。

“钱呐?”

一听是这么回事,孙武进顿时乐了,道:“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都督不给你这五十万两,我私人掏腰包也给你补上,谁让我们也算共患难过嘛。”

弘光寻思你孙二爷哪来的钱,这事得都督来确保才行,可刚想再争取将增加五十万两开支写进优待条款中,就见孙二爷已经走到桌边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无奈,弘光只好走到桌边,看了眼摆在桌上的《大明皇帝退位诏》,他没来气的一阵落寞,心头又苦又酸又涩,最后终是在孙武进不耐烦的催促下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不识字,但如获至宝的孙武进将还是签了字的退位诏捧在手里仔细看了又看,最后甚是激动的朝殿外大吼一句:“来人啊,请大宝!”

“大宝到!大宝到!”

伴随几个锦衣亲军嘹亮的响声,象征至高无上皇权的玉玺被用盘子端了进来。

孙武进二话不说提起重好几斤的玉玺,“叭”的一声盖了上去。

远处秦淮河上空,此时一柱烟花飞射上空,于半空炸出绚丽的光芒,令过往的居民纷纷驻足欣赏。

当夜,南京城中竟是烟花整整放了一夜都没有停。

隆武元年四月初三日,明弘光帝接受大顺和平条件自愿退位,获封吴王,旋同皇后、贵妃及子女迁往凤阳中都。

至此,明朝正式灭亡。

浙江、福建、两广地区在闻知皇帝退位后,大多选择归顺,只少数明朝官员依旧组织力量抗顺,但已无关大局,徒垂死挣扎而矣。

四月初五,大顺隆武皇帝在文武百官簇拥下自扬州南渡镇江,南京城中以前明康王孙武进、魏国公徐弘基、保国公朱国弼、内阁首辅王铎为首的百官勋臣数百人亲往镇江接驾。

御驾抵达南京后,陆四如同其在《告明朝军民书》所言,亲往孝陵祭拜明太祖朱元璋。

此前一天,燕京刚刚传来喜讯,皇后李翠微诞下一子,重八斤八两,母子平安。

大喜过望的陆四当即按序为其长子取名陆广定,并册封为太子,大赦天下以示庆祝。

……

明孝陵。

钟山之间尽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奇皇帝之御音。

“昔宋政不纲,辽元乘运,扰乱中夏,神人共愤。惟我太祖,奋起草野,攘除奸凶,光复旧物,十有二年,遂定大业,禹域清明,污涤膻绝。盖中夏见制于边境小夷数矣,其驱除光复之勋,未有能及太祖之伟硕者也。

后世子孙不肖,不能敪厥武,委政小人,为犹不远,卵翼东胡,坐兹强大,因缘盗乱,入据神京。凭肆淫|威,宰割赤县,山川被其瑕秽,人民供其刀俎。虽义士逸民跋涉岭海,冀振冠裳之沉沦,续祚胤于一线,前仆后起,相继不绝……

郁郁金陵,龙盘虎踞,宅是旧都,海宇无叱。有旆肃肃,有旅振振,我民来斯,言告厥成。乔木高城,后先有辉,长仰先型,以式来昆,伏维尚飨。”

虔诚敬读《谒明太祖陵文》后,陆四长出一口气,双手捧此祭文轻步上前,以明火烧之。

香火缭绕之中,祭文化为缕缕青烟,扶摇直上天际。

刚才有些阴霾的天空竟然有如神灵般拨开薄云,射下一道道斑斓的光线,山下望去,如金线千道,又如龙鳞万点。

好似两代帝王隔空互看,好似汉家子孙代代守望。

“万岁,万岁,万万岁!”

数万军民齐呼之“万岁声”震于钟山,震于金陵,震于东南,震于华夏,震于宇内。

环顾群山,眺望金陵,陆四感慨,呢喃一句:“朱元璋,你我皆汉家英雄,你我将永为后世子孙铭记!”

(本章未完)

第八百三十九章 雄师过大江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