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5章 候选人

“还有呢?”朱怡成心中暗骂一句,这王樊看起来忠厚,谁想也是个滑头,尽挑些这些人来糊弄自己,难道他就看不出王樊在想什么么?

当感受到朱怡成两道锐利的目光向自己扫来时,王樊心中更是发苦,原本他想就这样随便说几个人糊弄过去算了,可谁想朱怡成硬逼着自己要答案。对于这位皇爷,王樊知道一旦真惹恼了他可没好果子吃的。

所以,王樊最终暗暗一咬牙,得罪其他人总比得罪皇帝来得好,再说事到如今自己不拿点干货出来也不可能了,当即开口道:“此外,还有一人臣觉得倒是合适人选。”

“何人?”

“左都御使史贻直。”

“史贻直?”朱怡成听到这个名字倒是一愣,一直以来他倒从来没有想到过史贻直。

说起史贻直,此人倒不简单,他是康熙三十九年,也就是十九岁那年中的进士,中了进士后曾为太子詹事,当然这个太子詹事可不是后来的太子现在的建兴皇帝,而是之前老二废太子的属官。

之后因为史贻直年轻气盛性格耿直,得罪了太子,史贻直丢了这个职务,被调往江南为官。谁想到前脚来到江南,后脚就遇上了江南起义,先是被袁奇部俘虏,差一点儿就给砍了脑袋祭旗,后来袁奇攻击杭州兵败,史贻直好不容易趁乱逃了出来,原本打算去宁波那边避一避,可谁想到一头撞进了兵转宁波的朱怡成的碗里,义军拿下宁波后他莫名其妙又当了一次俘虏。

也算因祸得福吧,由于史贻直进士出身,再加上他又精通典章,做了一段俘虏后就被朱怡成看中,当时求贤若渴的朱怡成以监国之位亲自出马,费了不少力气才说服了史贻直,从而使其转投大明。

从满清的官就这样成了大明的官,最初史贻直在刑部任职,随后又因为朱怡成调整各部职能,为加强监督就把他调至都察院,几年下来,史贻直已成了都察院的左都御使,这个官职可不低,要以品级来讲同六部部堂相等,如果要讲独立性,只为皇帝负责的左都御使更不是部堂可比的。

都察院有两位大佬,一个就是史贻直,而另外一个就是邬思道。直到现在,邬思道还兼着右都御使的职务,足以看得出史贻直在朝中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史贻直不仅能力强,做事还有极强的原则性,这些年都察院的工作在他管理之下可以说卓有成效。

王樊一提到史贻直,朱怡成顿时就动了心。仔细琢磨着,觉得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因为当时他设置军机处的时候就注重了各方面的平衡,如今军机处陆军、海军各一人,这两人代表着军队方面的声音,吸取了之前大明灭亡的教训,朱怡成绝对不允许文官一手遮天的政治再出现在如今大明的政坛上。

国虽大,好战必亡,忘战必危!

儒者往往之取前四字,却主动忽略了后面四个字,这也是之前大明到末期后导致文官集团掌握政治,玩弄权术,从而使得兵事衰败而亡国的主要原因。

至于文官方面,要治政是必须的,所以军机处同样也有廖焕之和邬思道两个文臣,其中廖焕之还作为首席军机大臣,同样也是考虑到文官的地位和影响力。

以文抑武,出发点没错,但需要一个限度,却不能过,这就是朱怡成如此安排的原因。而王樊作为军机处的第五人,表面上代表着文官集团,但他的出身却又是商人,这也是朱怡成为了提高商人地位,或者说推进资产阶级在大明开始萌芽的一种手段。

这样一来,整个军机处可以说划分为三股不同的代表,相互依存,又相互钳制。在之后,朱怡成或许还会逐步扩大军机处的人员熟练,从而把代表其他阶级利益的代言人一点点吸收进来,从而组成一个既能为自己控制,又能形成相互竞争和促进的有活力的中枢机构。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当邬思道交了军机处的差事后,朱怡成所考虑的接替人选只能从文官集团中进行选择,而且这个人绝对不能和廖焕之有太深的关系。

之所以蒋瑾无法成为军机大臣,除了其他一些原因外,这一点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旦廖焕之作为首席军机在军机处拥有压倒其他军机联手的力量时,这个军机处就彻底失去了朱怡成设立军机的初衷,这也是他绝对不愿意看见的结果。

而史贻直这个人选细想之下的确是比较合适的,首先他的职位没有任何问题,作为左都御使品级直入军机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来,其次就算他入军机,依旧可以继续担任左都御使的职务,就和邬思道类同。

更重要的是,史贻直这人的性格和能力让朱怡成放心,也不担心他压不住他人,或者和廖焕之同流合污,所以王樊一提起他后,朱怡成眼前顿时一亮,越想越觉得这是个极合适的人选。

不过朱怡成并没有表态,甚至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依旧只是淡淡地点点头,随后又逼着王樊又想了几个人选。

这可苦了王樊了,不过既然开了头,再多说几个也就说吧,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王樊也豁出去了,当即绞尽脑汁又说了几个人选。

这些人选合适还是不合适,王樊就管不着了,反正有朱怡成来决定,他只是提建议罢了。等听完后,朱怡成这才终于放过了他,转而询问起关于新明的情况来。

听到朱怡成问起新明的事,王樊一颗终于落地,这时候他只觉得背后凉津津的,原来刚才一番对答中王樊已出了一身冷汗。悄悄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王樊定定神,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开始说起了关于新明的事来。

对于新明的移民已进行了不少日子,具体工作自然有汪景祺等人去办,但整个移民过程是一个漫长而耗资巨大的工程,作为掌管财政的户部,在其中同样担任着重要角色。

第0584章 王樊的苦恼目录+书签第0586章 鲜花和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