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 终章

几天后,徐同道携家带口,带着母亲、妹妹、儿子、女儿、侄儿等人回了老家徐家村。

公司暂时交给他弟弟徐同路打理。

徐同道准备这个暑假,就和母亲等人在乡下老家度过。

促使他做出这一决定的主因,是母亲这次“不久于人世”一事,虽然事后得知那都是母亲做的局,骗他的。

但经此一事,徐同道意识到尽孝要抓紧时间,母亲的年纪已经大了,他记起十几年前,母亲刚来天云市帮忙带孩子的时候,她老是想着回老家,她喜欢住在老家。

只是,现实让他没法和儿女们一起长期住在乡下老家。

而母亲也舍不得就这么离开孙子、孙女,一个人回老家养老。

于是,徐同道虽然早早就把老家的房子推倒重建,居住条件弄得非常好了,但十几年过去,他母亲葛小竹还是不能回老家长住。

而她这次假装重病,即将离世一事,却给徐同道提了醒,既然她那么想念老家,而他和儿女们又不能常年陪母亲住在徐家村,那……每年的寒暑假,或许可以成为他们陪母亲葛小竹回老家的一个好时候。

而且, 他自己出来这么多年, 近年来对大城市的厌倦心理也与日俱增,对家乡的怀念, 也越来越浓。

做了决定,他就把公司这边的事,用几天的时间,全部交接给弟弟徐同路。

然后, 他就带着母亲等人, 在十几名保镖的随行下,回到水鸟市、沙洲县、徐家村。

果然,母亲葛小竹一回到这里,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同了。

还没进村, 她脸上就全是喜悦的笑容。

进了村, 见到熟悉的村民,熟悉的一草一木,她的笑声似乎比平时一个月都要多。

不仅她开心, 跟着一起来的葛玉珠、徐安安、徐乐、徐健等人,也是兴致盎然,一路上,他们几个就在车里讨论回到老家,要去哪里玩、玩什么,等等。

他们的话题,也勾起徐同道的思绪。

他不由也在想——自己这次回老家过暑假,自己该去哪些地方?见哪些人?做点什么?

等等。

回到老家的一周后, 附近该走动、能走动的亲戚、朋友, 徐同道都走了一遍,不管走到哪里, 他都是上宾, 被亲戚朋友们的全家热情招待。

一周后,他闲了下来, 忽然想去县城看看。

特别是当年他和徐同林一起摆摊的那条红灯街。

想去看看哪里如今变成什么样了。

顺便也去见见早就回到沙洲县城过安稳日子的戏东阳。

想去就去。

徐同道这天下午坐车在四名保镖的随行下, 来到沙洲县城, 来到江边的那条红灯街。

白天的红灯街, 依然如他记忆中那样,显得很冷清。

甚至比他记忆中的还要冷清。

他记忆中的一些店面、招牌都没了, 整条街的房子好像都重建了,整个红灯街, 已经见不到几个红灯。

就连吴亚丽母亲当年经营的那个小报亭,也不见了。

整条街,在徐同道看来都面目全非。

不见当年几分熟悉的风貌。

黑色宾利在徐同道的示意下,缓缓停在路边,徐同道降下车窗玻璃,怔怔地看着这条完全变了模样的街道,心里有几分失落,只觉时代在发展,但发展的同时, 却也在不断磨灭他们这代人的过往记忆。

真是物是人非。

他这还没老呢!才三十几,不到四十岁, 曾经熟悉的街道就全变了模样。

这要是等我老了,儿时的记忆,还能寻到一丝踪影吗?

忽然, 他散乱的目光聚了焦,半眯的目光定定地看向十几米外的一个店铺门前,那里有一道他很熟悉的女子背影。

那霸道的身材, 屁股大过肩……

这样的身材看一眼,都令人印象深刻。

何况,他当年看过何止一眼、两眼?

吴亚丽!

徐同道很惊讶,自己此时竟然无意间在这条面目全非的街上,看见吴亚丽的身影。

她怎么会在这里?

他看见她正在从一辆面包车的车厢里,搬着一箱什么东西,走进旁边的店铺里,片刻后,她又从店里出来,又从那辆面包车里搬了一箱什么东西,走进店里,周而复始……

她在卸货?

那个店铺是她家的?是她自己在经营?还是她母亲在经营?

徐同道心里猜测着,有点坐不住了,下意识整理着衬衣领口,随口说:“我看见个熟人, 等下我过去聊几句,你们几个就别跟着了。”

车内, 郑猛和孙矮子等人都皱眉。

“老板,这不好吧?要不我们就派两个人跟着你?”

“是啊,要不一个也行。”

……

几人纷纷建议。

徐同道摆摆手,“都别废话了,我说了算!”

说着,他已经推开车门,下车往吴亚丽那边走去。

车上几个保镖尽管心里不踏实,但却没人敢跟着下车。

片刻后,徐同道来到吴亚丽身旁,她又从面包车上搬了一纸箱什么东西,往旁边的便利店里搬。

徐同道上前,从她手里接过那只纸箱,微笑说:“我帮你。”

他一米八左右的个头,吴亚丽闻言抬头,才看见他的脸,看见是他,她表情很惊讶。

“你……你怎么在这儿?你回来了?”

一边惊讶问着,她一边下意识往四周看来看去。

徐同道纳闷,“亚丽姐,你在看什么呢?”

吴亚丽:“你是一个人来的?你保镖呢?我看新闻里你每次出现,身边都跟了不少保镖呀,今天没带?”

徐同道哑然失笑,抱着手里的纸箱就走向旁边的便利店,“这店是你在开?还是你妈妈在开?”

吴亚丽:“哦,是我在开,我妈年纪不小了,做不动了,不过她平时也能帮我看看店……”

吴亚丽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嘴里下意识答着徐同道的问题。

其实,说话的工夫,徐同道也看见吴亚丽母亲了,她母亲正坐在收银台后面,在嗑瓜子,在她身旁,还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青,坐在那里唏哩呼噜地往嘴里扒着一碗面条,似乎是饿得狠了。

一边唏哩呼噜地吃面,一边粗声粗气地说:“外婆,这面条煮得太烂了,都没劲道了,下次你少煮会儿啊!”

坐他旁边的吴亚丽母亲笑呵呵地答应着。

听见说话的声音,徐同道下意识就看向那小年青,这孩子喊吴亚丽的母亲为外婆,那应该就是吴亚丽的儿子。

只是……

徐同道一眼看过去,目光就有点发直,再难移开。

因为正在吃面条的这小年青,脸型、五官都像极了年轻时候的他徐某人。

这……

这是怎么回事?

他脖子机械地一点一点转向吴亚丽,用惊诧的目光向吴亚丽求证,吴亚丽注意到他刚才的目光所向,以及他的表情变化,此时见他看着自己,吴亚丽脸色微变,空气似乎都突然变安静了。

数秒后,她微露苦笑,微微点头。

徐同道:“……”

(本书完)

第1175章 回首过往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