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现世之器

必死则生,好像一场冬眠。

源清素冻僵旳四肢、冻僵的躯体、冻僵的心脏,又活了过来。

他下意识以为,自己还在那幽暗如地穴、寒气如白色幽魂的【阿寒】身体内。

但转动眼珠,放眼望去,平原积雪,一片白茫茫,远处几座熟悉的山峰,映入眼帘。

世界洁白而寂静,在阳光的照耀下,冰原闪着白色的光。

天地之间,没有一点儿声息。

源清素微眯起眼,有点分不清是太阳,还是雪,哪一个有点刺眼。

这里不是天堂,是六出花每年冬季闭关修行的深谷。

‘是六出花救了自己?’源清素脑海里冒出这个念头。

他挣扎着扭头,看见六出花躺在雪地里,白色的长发、雪白的肌肤,几乎与雪地融为一体。

稍一晃神,就会把她看成雪,把雪看成她。

又等了好一会儿,源清素的右手终于能动了,他拨开她的刘海,碎裂的冰晶神器,镶嵌在她额头上。

他的指尖微微滑过, 冰晶掉落, 藏进了雪里,等待着某人,在某一天捡到它。

源清素从冰晶里,感受到了【阿寒】的神明之气。

六出花睁开眼, 她望着蔚蓝色的天空, 两秒之后,扭头看向源清素。

“我就是这样被师傅捡到的。”她说。

“你是阿寒, 还是阿寒的孩子?”

“你要给我取名阿寒吗?”六出花问源清素, “师傅捡到莪的时候,也问我‘你是雪, 还是雪的孩子’, 又说‘雪是六出花,也是仙藻,以后你就是六出花, 仙藻巫女’。”

源清素愣了一下,他笑了起来。

“你想叫什么?”他问。

“源阿寒?”

“哈哈哈,阿寒就好了。”

“嗯。清素,神力解封还有一会儿,正好没有衣服,我们……”

“等等……你做什么……不行……为什么你已经能动了?”

“我是阿寒, 是雪的孩子啊。”

从小蝴蝶那里, 确认神代说的话后,姬宫十六夜想立马赶过去,去见自己的女儿。

但她不能。

不能给神代和绫子带去危险。

姬宫十六夜和神林御子,又在樱花树下坐下。

“太好了。”姬宫十六夜笑着说。

樱花吹落, 在她发丝间飞舞,又落在她的和服衣摆上, 神林御子知道了源清素第一眼看见姬宫十六夜时的感觉。

“别太高兴了,”她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太幸福的话,会被木花开耶姬盯上的。”

“她要是敢来, 我们两个联手杀了她。”姬宫十六夜笑道。

这时, 一名穿樱花色和服的侍女,从如云雾的樱花中走来, 告诉两人:

“陛下、神巫大人,天目一箇传来消息, 说现世之器突然完成了。”

“突然完成?”神林御子不解。

一名炼器师,对炼器怎么会用‘突然完成’这个词?

一只金色蝴蝶从她的黑发间飞出来, 在半空中抖落砂砾似的金色小点。

金色小点勾勒出画面。

如镜一般的琵琶湖, 在它的湖底,天目一族在整个关西的支持下,不断收集‘星空液’。

这些泛着幽蓝光泽、有细小光芒、如同星云一般缓缓旋动的黑色液体,上次去看的时候,还一点一滴的积蓄着。

而此时,全部聚在半空中。

“我就知道你们会看一眼。”画面中,糸见沙耶加说, “是真的, 不是陷阱。”

姬宫十六夜与神林御子对视一眼,两人迅速起身, 秘密赶往琵琶湖。

“陛下、神巫大人!”看守琵琶湖的歌仙,向两人行礼。

“嗯。”姬宫十六夜应了一声。

两人来到锻造室,仿佛一下子来到太空, 走入星云之间。

“你们来了。”糸见沙耶加走过来。

“情况怎么样?为什么会突然完成?”姬宫十六夜问。

“不清楚,我问天目这个老头,他也不清楚,当时所有星空液全部飞了起来,自己聚集在胚胎上。”

姬宫十六夜目光一扫,找到天目一箇,他正痴痴地望着半空中的星空液。

“天目一箇。”她声音威严。

天目一箇吓了一跳,回过神,看见两人,连忙走过来。

还在半路上,腰已经弯下。

“参加陛下!”天目一箇行礼。

“怎么回事?”姬宫十六夜问。

“臣……也不清楚……”

姬宫十六夜看见他支支吾吾的样子,看样子确实不清楚。

“不是说突然完成了吗?”神林御子望着悬浮着的动荡星空。

“确实已经完成了,”天目一箇顿了一下,迟疑道,“只是以我的力量驾驭不了星辰之力,没办法让它成型。”

“星辰之力?”

“是。神明之气, 是地球自然之力;生民之气,是人类的信仰之力;而现世之器,是第三种力量,宇宙中的星辰之力。也只有星辰,才能打破知见障,让普通人看见神明之气。”

“说这么多,到底怎么才能掌握这股力量?”糸见沙耶加打断他的喋喋不休。

“……臣真的不知道。”天目一箇又是惶恐,又是懊恼,紧锁眉头,思考着解决方法。

姬宫十六夜这时没空理会属下的无能,她看向神林御子。

“这是关西的神器,你舍得给我?”神林御子问。

“别啰嗦,抓紧时间。”姬宫十六夜回答。

神林御子笑了一下,把视线投向那团星空。

金光像一个活物般,在她身体周围伸展开来,金色的柔光中,她的身影渐渐模糊了。

一缕缕光芒,渗透进动荡的星空。

“有效!有效!”天目一箇瞪大眼睛,激动地忘记了礼仪,他从小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咚!”仿佛巨木撞击大钟,又像是天空化作铁锤,狠狠砸向琵琶湖。

整个琵琶湖轰的一声炸开。

这形成于400万年前,世界第三古老的湖泊,像个雨后的小水坑一样,被“一脚”踩出真空。

湖水形成大浪,冲向湖泊四周的山野,无数树木,连根被冲走。

看守在四周的奉行所高手,被巨浪,还有巨浪中的磅礴巨力,撞得凌空飞跌,晕头转向。

有的在空中就炸开,有的昏迷,又掉进山林,被石头、树枝贯穿。

转眼间,姬宫十六夜布置在琵琶的三千高手,已经失去大半。

“太阁!大御所!”姬宫十六夜手持八咫镜,镜光朝天怒射。

在镜光的尽头,是手持天丛云剑的太阁、指挥勾玉的大御所。

远远望去,姬宫十六夜宛如一团烈焰,不断给八咫镜提供动力,而天丛云剑、勾玉,像是两道巨大的彗星,会撞击大地。

姬宫十六夜扭头看向神林御子,一团金光中,已经看不清她的身影。

她一咬牙,唯有奋力支撑。

“京都之主,交出八咫镜,我向你保证,让你和你女儿平安富裕地过一生。”大御所高声说。

“好啊,你先收了勾玉。”姬宫十六夜气得反而笑出声。

这些年战争的压力,让大御所对勾玉的掌握更进一步,此时此刻,给她的感觉,不比太阁弱。

“何必跟她废话,等杀了她,我用天丛云剑将八咫镜劈成两半,关东与北海道一人一半。”

“哈哈,不愧是太阁,这个提议好!”

姬宫十六夜张口就想嘲笑两人,但胸口突然一闷,镜光被天丛云剑、勾玉彻底压制。

如果她选择逃走,依靠八咫镜可以勉强周旋,甚至能逃入深海,一走了之。

但神林御子进入器量世界,在收服‘现世之器’,她走了,‘现世之器’怎么都好,神林御子绝对会在两股力量下,像琵琶湖水一样蒸发。

“竹生!你竟然敢背叛陛下!”

“关东、关西、北海道,本就是东瀛一家,哪来的背叛?”

姬宫十六夜余光扫去,在琵琶湖湖底,糸见沙耶加、天目一箇,正与竹生歌仙交手。

竹生歌仙出生琵琶湖上的竹生岛,是天目一箇将锻造‘现世之器’的地点,选在这里后,看在他熟悉地形,她亲自封的。

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竹生岛岛主,竟然拥有抗衡糸见沙耶加、天目一箇的实力。

因为经常在琵琶湖底修行,连源清素都没发现他是叛徒。

“沙耶加、天目,杀了他!”姬宫十六夜冷声下令。

“大御所,看来我们给的诚意还不够啊。”太阁幽幽叹气。

话音一落,他和大御所两人,不再吝啬生民之气,全力唤醒天丛云剑、勾玉。

(本章未完)

第214章 战争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