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剧终

一粒珠子就装下了整个天庭,崔老哥看得目瞪口呆,见上面还坠着一粒差不多的,于是又追问道。

“那这一粒里面是?”

“自然是地府了。”

“就是这里?”

“不错,我们现在就站在这珠子里面。”

崔老哥闻言转头看了看周围,很不理解为什么站在珠子里面却还能看到珠子。

而且在这片广袤的空间之中,除了显示着秦广王的那一卷人间画卷,依旧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以后三界分立,互不干涉,人间事人间了,仙佛妖再不得踏入人间半步。”

“那地府呢?也只能在这一方天地中再不得出?”

“没错。”

“那到时地府无常又该如何去凡间拘魂啊?”

“不需要拘魂了,新天道下,人死之后其魂魄会自己回到地府来的,无一例外,不会再有什么孤魂野鬼一说。”

“嗯,那倒是省事了,只是…眼下这地府空无一物,贤弟不准备坐点什么?”

“人间事人间了,地府的事,自然也由大哥们自己去筹备建设。”说着随手一挥,就切换到了仙界的那粒珠子中。

这里跟地府一样。

也是白茫茫一片什么都没有,不过灵气异常浓郁,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孕育出一些初具灵智的妖类来了。

然后小妖长成大妖。

然后会有神仙。

也可能还会有佛门。

但不会再有凡人, 即便有了, 死后魂魄也会进入地府,然后经六道轮回去往凡间,一条完美的单行道…

“只是,贤弟你若这样安排, 那这一方天地日后怕是不得安宁啊。”

“应该是吧…就跟人间一样, 大哥你看,人间又有部落在打仗了。”

这时候, 画卷中的那个少年, 已经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离死不远了。

“唉…”

崔老哥摇了摇头, 有些无奈, 本以为许老弟会重铸一个更加美好的新天道,哪知他竟然什么都没做。

“只是这方天地中的灵气有朝一日也会枯竭的吧?”

“嗯…不会,因为我在这里设置了一个阈值,另外还定下了一个新的天道法则。”

“阈值?新的天道法则?这又有什么说法?”

“阈值就是临界值, 在这里修行无需渡劫, 不过当灵气下降到半数以下之后, 就会自动触发一次绝世天劫。”

“是怎样的绝世天劫?”感觉这许老弟啊, 是不是对仙界的过于苛刻了些?又是临界值又是绝世天劫的。

“嗯, 就像这样。”

话音方落, 整个仙界霎时乌云密布, 无数道比大腿还粗的闪电当空劈下…

“也可以这样。”

一只通红的手掌忽然出现, 几乎遮住了整片天空, 然后重重落下,仙界顿成一片火海。

“这样不就重启了嘛, 到时只有运气极好的才能活下来,而运气不好的会把灵气还回去, 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啊这…”

崔老哥再度哑口无言。

真狠啊…

“行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接下来,咱们地府就靠各位大哥来建设了。”

言罢, 崔老哥身前的画卷中, 秦广王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成了世上的第二个鬼。

就如之前许阎罗说得那样,人死之后,其魂魄不再需要黑白无常前去捉拿, 而是如一缕青烟般缓缓飘向地府。

“嗯?贤弟要走?”

“是啊,既然大哥已经知道新地府的运作流程了, 秦广王也马上就要过来了, 那我还留在这里做甚?”

“可…”

本还想说一句可是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啊,但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可贤弟你不也是地府的阎罗嘛?”

“当然是,但我现在要回凡间做人去了啊。”

说话间,有一幅新的画卷在两人面前展开,画卷中,有个部落女娃呱呱坠地。

“哦?这位是?”

“是有巢氏部落首领的次女, 有巢氏部落此时还是母系氏族公社, 我得赶紧过去帮他们起个榜样,让部落逐渐往父系氏族公社的方向转变。”

“啊这…”崔老哥一阵无语, “贤弟且慢!哥哥我还有一事要问问你…”

然而崔老哥的话还没说完呢,那有巢氏部落中,就又有一个男婴呱呱坠地了, 而地府中早没了许阎罗的影子。

“唉!你这…唉!”

就这么急着做人嘛?你至少也捏一些没有感情的黑石傀儡出来干活啊,光我与秦广王两个人如何凿得出诺大一个地府来?

“咦?崔判何故叹气啊?咦?本王为何会在此处?嗯?我为何要自称本王啊?”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凡间众生轮回了一轮又一轮,许阎罗也跟着历史的脚步经历了无数个轮回,一世百年,百样人生,他似乎仍没有厌倦生而为人的滋味。

“又要走了?”

奈何桥上。

与之前的那许多数次一样,崔老哥依旧亲自前来送行,只是这一回略有不同。

“嗯!还是做人好。”

“呵呵,那为何这回只带一人回去啊?”

“咳咳!大哥你也知道的,时代不同了嘛,如今这人间的律法啊, 只能娶一个…”

“哼哼,刚还见你翻手为云, 瞬息之间就灭了仙界的千万生灵呢, 此刻倒还忌惮起了人间的律法来了?”

“嘿嘿, 不一样,不一样的, 不说了,再晚一步又得叫她一声姐姐了…”

“哼!”

看着那个消失在奈何桥下的背影,崔老哥吹了吹胡子,叹一声我地府怎会出了一个如此不负责任的阎罗…

“来人呐,有请青姑娘过来一趟。”

和风熏,杨柳轻,青山郁郁,笑语满香径,有个少年站在断桥上看人来人往,手里拨弄着一支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桃木银头钗。

钗头上坠着的两粒水晶珠子,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闪闪烁烁的光芒,每一道光芒中都藏着一段前世的回忆,以及一个轮回了七千年的约定。

可是…

为什么过来的是两个人呢?搞什么鬼?不是说好了这回只过来一个的嘛?

“咳!姑娘,你的珠钗掉了…”

“姐姐,这个人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个好人,我们不要理她,赶紧走…”

第508章 续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