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暗流涌动

有人的方就有江湖,句话哪错,三流物理系的暗流涌动,丝毫不亚藏龙卧虎的文台。系主任原从文台了棵苗,指望放在己名,果,校的科研资源实在有限,或者说是什什。吕品仪器室检查仪器,仅有的几台仪器快落灰了;文献,才现校压根就有购买期刊论文库——因钱;分配给做助手的几名研究生更是鬼打架一般,整指望着靠的研究数据倒腾篇论文毕业。

我国的理论研究部门向是清水衙门,名牌此类科系每年的科研经费尚观,轮三流院校基本剩凄风苦雨。吕品先艰难接受了十年八年内不在任何科研果的现实,又现工资有一部分是教课挂钩的——换意思就是,吃粉笔灰靠数课养活己。

吕品的脾气被居高不的旷课率生一辙的课堂业磨薄纸片,无论怎声嘶力竭苦劝生打基本功,底依是短信声不断,仅有的几乖生同情的眼光注视着。

唯一的处是假期比原长许,熬两月就是暑假,回母亲问新工何,吕品打点精神笑:“比原清闲一些,科研压力,一年有三月带薪假呢,你原不就盼着我做老师嘛。”

母亲紧皱的眉头松一些,又问:“那有有单身的男老师?”

早知三句话离不,吕品笑答:“有一些,不刚新环境,有深入往。系主任说件包在他身,妈你就别操了。”

在呆了一月,母亲才斟酌着机说:“那……你爸爸……说年回……”

“我的爸爸!”吕品陡翻脸,“他骗你几百次了你相信他的些鬼话?”

母亲怯怯的不敢再说话,吕品才觉己火气太——前就算父亲不满意,不指责母亲,一次……概是半年太憋闷,连脾气变躁了。

“不管怎说,他是你爸爸……”母亲瞅着的脸色缓才口,“他一直你跟他国读书的,听他说国有不少,你再读两年,就拿铁饭碗,三十五岁就退休……”

父亲,是的,他确实是父亲,吕品恨恨,一了拿绿卡就抛妻弃女别的女人结婚,一每每给希望最又总是无情粉碎的父亲!

每次他良现——果他的良被狗吃完的话,又或者是国老婆处,就打电话跟吕品说:“品品乖,英语,爸爸带你国。”

每次说完些话,不了三月,他又消失无影无踪,国的妻儿共享伦了——些是吕品才知的,初,是的父亲太干,者劳,所忙。

糟糕透顶的父亲带给吕品的唯一良影响是,因英语实在太色,几次国流的机,文台每每有外国专访,是接待。

最吕品听说父亲回国,就像听“狼了”一。

狼一次是在十二年前,是夏,吕品在膏矿的子弟中读初三的候。

那夏吕品言,有最甜蜜的端,却人生中的至痛结束。

统考前最一次答疑,年轻的生物老师问:“同几复习有有遇什问题?有的话赶紧提,明所有的科目统考就始,你找我恐怕不容易……”

在几同举手提问,吕品终鼓勇气问:“我有问题。”

整张脸紧绷绷的,严肃、认真,生物老师笑着点点头:“嗯,你说。”

座的杨焕拿钢笔在戳了吕品两,吕品赶紧往前站了一步,双拳不由主紧捏:“十章说,胎儿是从受精卵育的,是精|子卵子分别源男人女人,那——它怎变受精卵呢?”

整教室安静连呼吸声数,年轻的生物老师瞪着吕品很久声,最清清嗓子,一脸尴尬:“……问题,比较复杂,应该不被包括在统考范围内,你不担,不将重放一章。”

吕品哦了一声,不明白生物老师什满脸通红,等一坐,整教室爆山崩裂般的笑声。杨焕倏站身,书包从书桌抽,又一手攥吕品:“走,跟我回复习!”

乎吕品意料的,生物老师并有阻止杨焕,任由他的书包扯,拽着一路跑车棚。吕品从周遭同的笑声,意识己或许问了什不该问的问题,究其原因,仍不明白。是有办法的情,我国源远流长又博精深的传统文化,是不应该被包括在早期教育中的。人似乎总觉孩子越单纯越,等了一定的年纪,又希望他一夜间什明白。

杨焕有带回,是载着停在回途中的一废弃的石膏矿井旁,停车铁青着脸劈头盖脸骂:“白痴啊你!居在课堂问问题!”

“我,我前问你,你说不知,让我问老师的……”

“我说我不知你就相信,那我拿绳子打圈,你就脑袋钻进吊死啊?”

吕品撅着嘴不吭声,十分不服气,但是隐约又明白刚才确实在一不适的场合,问了一不恰的问题,但是——究竟问题的答案是什?意识答案或许是不意思说口的,但是,就是不明白,源两不同体的精|子卵子,究竟何形式接触,才变受精卵,最又在女的子宫孕育胎儿——答案究竟是什?

“我不知,那你不知很正常呀,书又写,你是知……什不告诉我答案?”

吕品垂着头咕哝着问,又偷偷抬头瞟杨焕两眼,见他目露凶光,恶狠狠瞪着己。

有候一人窍,是需契机的。就像武侠说常说的打通任督二脉那,吕品在一刻灵光劈头顶,猜是问了一“”有关的问题。

吕品脸唰的一就红了,及找借口回翻医杂志补习,杨焕的已压了,暖暖的,带着濡湿的感觉,压在的。

软软的温温的,那是一吕品由生现在从未体验的感觉,杨焕的眼睛快贴的眉眼。在那双蓦平不同的眼睛,吕品己的影子,惊恐的影子,甚至浑身抖,无法已。

“知吗?”杨焕声音哑哑的,果吕品不是被吓,一定听杨焕那猛鼓擂的跳声。

吕品猛醒,紧箍着杨焕的两胳膊站,久才憋一句话:“医杂志写的,接,接,接……接吻不导致怀孕。”

读寝室玩真话冒险,吕品被迫分享初吻经历,铺的袁圆恨不头抢:“吕品你真是呆啊!怎有人在被骗走初吻的一件是KISS不怀孕啊啊啊啊!”

幸矿井废弃已久,少有人往。吕品急匆匆抱着书包往回的方向冲,杨焕骑着行车追:“车!”

吕品稍稍犹豫,是跳座,杨焕故意捣蛋,龙头扭东倒西歪。吕品咬着牙忍住尖叫,死死攥住行车座,是不撞他背,猛吸口气,鼻尖仿佛闻那带着一点点湿润的味。

他一直爱捣蛋,除非乖乖抱着他的腰,他才肯骑车。

夏日被烤干焦的泥土,散甜蜜的芬芳。

往的许许年,办法忘记那份甘甜——或许并未有少甜蜜感觉,却在往的不断回忆中日渐深化,直至铭刻骨、无法忘却。

马路的尽头,站着吕品的妈妈,远远杨焕的车,跑着拦住他:“品品,几……”又望望杨焕,赔着笑问,“杨焕,几……不让吕品你住两?”

“妈什了?”

狼了。

吕品回收拾课本,准备杨焕复习,久违的陈世向公主介绍秦香莲等人:“是我妹妹,是女儿,是儿子。”

声音很熟悉,跟电话听的千千万万次一——实际有千千万万次那,是那仅有吝啬的话语,早在吕品脑海中描摹深刻至刀刻斧凿。脸孔又陌生,吕品的手被杨焕紧紧攥着,指甲长长了及修剪,狠狠掐着杨焕的掌:“我,我……我前几外公外婆,今哥哥接我回。”

第二章 纸包不住火目录+书签第四章 坚持留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