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第三次透析

三次透析,袁母再次现短暂昏厥,吕品坐在透析室,汩汩的血从袁母动脉流,血经透析排除毒素,输回袁母体内。但袁母的生命袁圆的生气,却缓缓逝水,一不回。吕品一酸,别头不忍再,待高工办完手续进,吕品将袁圆给他,捂着口鼻逃透析室。

哭一场脸洗干净,吕品才镇定绪,许是场缓慢且不见刀剑的死刑,让肠软,决定给包子娘亲打电话——至少,果肯打电话问陈世一声,包子娘亲很高兴。

知陈世回,就不愿意给包子娘亲打电话了,中途包子娘亲给几条短信,很简单,是问在北京身体何工何,回一句极简短的“”。

电话接通,稍稍寒暄几句,包子娘亲忽压低声音,微含责备问:“你怎又杨计的儿子搅一了?”

吕品皱眉,搅,包子娘亲极少难听的字眼,素不喜欢杨焕,语气却从未此尖刻。吕品的口气不觉变冷:“杨焕在北京,我在北京,老同老朋友,见面不是很正常吗?”

“你明明知你爸爸不喜欢他的!既你分手了,什现在又搅一?”

吕品觉“搅”字极刺耳,方才的寸寸感伤全灰,声音掺进隐忍的不忿:“是啊,我又搅一了,我男未婚女未嫁,犯法吗?是直今,你仍怀疑是我蓄意谋杀了Jason?”

“我哪有意思,”包子娘亲委屈不满低声絮叨,“情年了,拿说什?”

吕品在中冷笑,是我说的吗?根本就是年,你从有相信我!我不知你认定的实是什子,是我杀死Jason,是杨焕杀死Jason,是我杨焕合谋杀死Jason?总在你,是我因嫉生恨,是杨焕我头——总,我就是不清白的!

包子娘亲又低声嘀咕:“我知是我让你受了委屈。”

是长久的沉默。

长久令吕品寒的沉默。

其实句话背的意思是,因我让你受了委屈,所你做错了,根源在我。

说底,你仍是有罪的。

手机挂断不久又响,吕品满腹怨气,张口便:“是我谋杀的Jason,不是你,是我己,我理变态他不顺眼,反正我未年杀人不偿命——你满意了?”

电话那头一直人吱声,吕品正准备再刺两句,忽听杨焕很紧张的声音:“口口什了?”

吕品掰手机一,居是杨焕,长吐口气,语气却并不见:“什,你什?”

“哦……刚刚有人留言,说有合适肾源,详细资料送,我先打电话跟你说一声。”

吕品一听,激动站身:“你说真的?哪的人,在哪留言?你——我是你,你在哪?”

前言不搭语的,倒是杨焕条理分明,声音柔极具安抚:“你别激动,资料正在传真,我不懂些参数,准备送医院,你在哪?”

“我……我在医院,袁圆正陪妈妈做血透呢。”

“那敢情,我马,你先别激动,我资料送给医生再说。”

杨焕不一刻钟就赶,原是刚刚在廊坊了通意外,伤者抢救失败。急症的医生恰巧杨焕在网的求助帖,依稀记致资料,进一步核实联系杨焕,否帮忙。

配型检查的结果令人鼓舞,袁圆激动异常,不敢相信一切此顺利。连死者属的思工很快做通,同意将死者存活的左肾捐献给袁母。

高工、袁圆留医生详谈,杨焕不客气的领他的谢意,拉吕品走廊找了张凳子坐:“刚刚什了?”

吕品一愣,摇头苦笑,杨焕笑笑:“不。”

“你有什不的,那件你又错。”

“有一部分责任吧,”杨焕覆的手,吕品方觉因前度紧张,双手压迫长,一麻。杨焕轻捏手掌,语带调侃:“讨厌的人就不鸟他了,干嘛找郁闷?”

吕品缩回手,转话题问:“那……花了少?”

些明面是说严禁买卖的,但底何操就全凭人耐,台面钱给足,台面是属愿捐献。死者是位老妇人,生前压根连器官移植听说,死所有便是亲属说了算。杨焕素的工就是接单谈价,听说HLA配型结果六点全配,准备瞒结果,先忽悠属拿点钱落袋安。谁知高工袁圆一急,让人撂了底牌,漫价,一度二十万往走,幸杨焕准死者儿子儿媳妇原本就拿意外财,不敲一点是一点,软硬兼施十万。

杨焕无奈摇头:“其实检查前万块就拿,我听抢救的医生说,那儿子掉两滴眼泪,儿媳妇就干脆甩掉一包袱——妈的,最便宜两龟孙子,靠死人赚了一笔!”

吕品暗暗惋惜,十万高工说并不算数目,算算袁圆母亲病,高工前前的钱,至少有三十万数。高工的资历,有两孩子的销,挪笔钱,并不容易。是仍袁圆不值,袁圆年纪轻轻,就给两混世魔王做妈,怎怎郁闷。杨焕却不敢苟同:“了,现在什代?网处转载的,离婚岗的中年男人,从越南娶勤劳娴淑吃苦耐劳的黄花闺女,相亲结婚加办彩礼总共花不两万块!我高工年纪是了点,情趣差了点,不活年纪的人,肯给你袁圆的老娘花三十万治不知有有遗症的病,很够本了!”

“你不别说跟卖身救母似的?”吕品老不乐意,杨焕撇撇嘴:“男人女人不就吗,各取所需,袁圆钱给妈治病,高工身份识相的女人甘情愿给他儿子做妈——我高工袁圆挺有那点意思,不谁现在我掏三十万给妈治病,做白日梦呢?就你是袁圆感情,所替不值,假使你先认识的是高工,现在你肯定在骂袁圆是脸平的狐狸精,平白无故就让男人拿三十万给己老娘治病!”

“杨焕你说话不干净点儿?”吕品嗔怒。杨焕一直袁圆不顺眼是知的,前每次袁圆就像有夺妻恨的仇人,前几袁圆了,杨焕倒积了几口德。现情子摆平,杨焕又嘴干瘾。不仔细确实是理儿,吕品不由又笑,“不你什候居换位思考了?”

杨焕佯咳两声:“那不些年算计着怎从别人口袋钱掏,不琢磨别人怎的怎?”

吕品笑,原杨焕真是变了不少的——真是两人从未真真切切分,像他总是那远、近,若即若离,却从未一刀两断,所他在,总是那有点不讲理的霸王黄世仁。

未几医院安排手术间,由左静江介绍的熟手操刀,手术十分功,并无严重并症现,总算让众人松一口气。

袁母手术需一段间住院观察,袁圆恢复工,半正式高工双入。吕品原向袁圆问分明,生恐委屈己,听杨焕那一说,便打消念头。况且木已舟,高工慷慨解囊帮袁圆渡难关已是既定实,若再盘根问底,怕袁圆尴尬。

吕品悬着的放,连同景总工的笑容了:“前些住院的是你同的妈妈?我高急不了,数据堆在他那人管,你俩思不在面,我就像断了两条胳膊,什施展不。”吕品连连告罪,景总工又叹:“树静风不止,子养亲不待,现在年轻人有孝的不了,你我儿子,年年说工忙,忙不找媳妇不爹娘,真不知他忙什!快年了,你回的票不买?不买的话说一声,我有熟人。”

“关系的,我……有老朋友在边,帮忙买。”吕品含糊应付,若让景总工知不打算回年,顶不孝的帽子就坐实了。

周末袁圆抽空,高工一请吕品、杨焕左静江吃饭答谢。除袁圆向杨焕、左静江敬酒,席间部分候是杨焕高工在闲聊。高工算不健谈,但累积年岁谈资总是不少的,加杨焕几年是生意场历练,南海北的就停嘴。吕品坐在袁圆杨焕中间,袁圆从头尾忙着伺候高工的两儿子,双胞胎爱是爱,却极磨人,吕品偷眼觑,微微泛酸——袁圆已搬进高,因不空回校借

(本章未完)

第十四章 忍耐已成为我生命中的关键词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