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麻烦

吕品抿抿嘴说话,前在S市文台的遭遇,又嘲笑笑。

“我跟你说,是告诉你,你做了三年五年十年八年的间扔给研究工的准备,但仍有些候,有些……你预不的情,严重干扰你的研究。就连我己,”景总工角微牵,极是无奈,“我有己考虑的候,了让孩子受更的教育,我儿子留在了北京。他从享受庭的温暖,现在快三十岁的人了,一点的意识有——”提儿子景总工有些哽咽,“我有他、毕业,甚至不他结婚生子,是我一辈子最的遗憾。不管现在给我少荣誉,少奖励,永远弥补不了我的遗憾。”

吕品终觉不劲,试探问:“景总工你的意思是……”犹疑半晌怯怯问,“是我的编制又了什问题吗?”

“不,”景总工轻咳两声,“我是希望你再慎重考虑一,你人,”的目光在杨焕身停留片刻,“朋友,再商量一。你有什其他决定,我支持你,你是进修几年再考虑些,我仍给你写推荐信。”

杨焕险些气跳破口骂。

真是老狐狸!

他脸肌不停搐动,老狐狸,老妖婆,你准了吕品的格,退进是不是?知吕品拿你恩人,所越己打扮精神领袖人生导师让习是不是?

愤怒绝望的情绪在他臆中横冲直撞,却一句话不反驳,眼睁睁着吕品更加感激涕零,恨不挖颗跟景总工剖白:“前几……我是动摇,挺憋屈的。但是……我又觉二期计划的机很难,从预研项目就跟,完完整整参与整项计划的机不。”又瞥一眼杨焕,抿抿笑,“包括您跟我说西昌的情,我跟他商量的,再说次的情弄清楚了,我他我不再误了。”

杨焕闭眼,浑身血在一刻被抽干放尽。

临告别景总工避吕品,跟杨焕说:“你说,吕品是科研员,做的情你有什价值。是你相信我的专业眼光,不说别的,一期计划我的轨测算误差控制在万分三内,就是我考虑一篇论文的法的结果。是己不知,己拥有的潜力。的科研触觉很敏锐,做很。我不向你担保别的什,但我保证尽最的努力改善环境,创造最的条件培育吕品。”

杨焕僵着一张脸说谢谢。

了车吕品就嗔怪:“你是不是跟景总工说什了?”

杨焕一脸漠:“我跟说什?”

吕品瘪瘪嘴瞪他:“你肯定跟说我的工尽量分配北京的总控中!”

杨焕灰意冷,不觉嗤了一声:“是啊,你真聪明。”

吕品狠狠剜他一眼:“就知你嘴说那方,偷偷给我试绊子!”

杨焕猛一踩刹车,吕品猝不及防,幸系着安全带,才撞前面。

及埋怨杨焕,已被他双手掰头,撬双,狠狠吮。

杨焕的齿辗转碾的瓣,吸干他腔所有空气,近乎窒息的掠夺与快|感,直己无力呼吸,才稍稍放松的。他的额抵着的额,齿相接,口鼻相连。他听见己问:“口口,你爱我吗?”

问题从是吕品问他,有他问吕品的。

他曾那笃定,爱他,一生一世逃不他。

曾经夏致远嘲笑他,说你在你师太那就是备胎,他不,反讥说:“什叫备胎?所谓备胎,就是一旦失,别无所有——备胎有的候,人就彻底一无所有了。你呢,你确定你做备胎?”

现在他有潜藏的慌乱,许世真的有人,宁愿一无所有活。

吕品在他怀,气息紊乱,满面潮|红,双眸闪动着明明灭灭迷迷离离的光彩,几分嗔怨,几分羞恼,似乎在责备他不该问的问题。

“杨焕你又什神经啦?”

声音软软的,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初夏的北京,初夏的夜色,初夏的云月……丽缠绵的夜……明明知不该破坏的气氛,明明知说是绝望,他是说了:“爱我,就我留。”

电视剧最让他呕酸水的狗血白,居有一从他嘴说。

吕品定在杨焕怀很久,才慢慢消化他的意思,从他怀挣,有些茫:“杨焕,你在说什?”

杨焕强硬顽固的态度答:“辞职,我养你。”

吕品不解望着他,他一张脸仍漠无表情,冷冷问:“你图什?一年头工资不够买厕所,有隔离审查,等审查完了,你了,三两句话又你哄了!幸亏是平年代,是打仗,不撺着你抛头颅洒热血?”

“你前几月不是说的……”

“所说你笨嘛,别人说什你就信什嘛!说两句听的就哄你乖乖给卖命嘛!”杨焕冷笑,“你是他什人啊,他给你什了,那穷乡僻壤破方,跟坐牢有什区别?哦——坐牢一般有刑期呢,坐头就了,你呢,你等是一辈子卖身给他,帮人数钱!”

说完他像不解恨,狠狠骂了脏字表达己的愤慨。

吕品是望着他不说话,不知了久,才结结巴巴问了一句:“我——我年的——你,你,就,就是连厕所不的——”

双哆嗦,连完整的句子难说。

“我留不你吗?二选一,你己着办。”

杨焕觉句话,不像是从己口说的,倒像是从某幽远飘渺的方,某摇荡的魂灵飘的。

他着颤抖的手,很艰难打车门,一步一步远离。

他着那削瘦单薄的背影在瑟缩颤抖,三三两两的行人擦肩,又回头,诧异的眼神盯着。

脚步踉跄,像在哭。

杨焕坐在车,一动不动,手机响了,一声接一声,他一动不动,那电话声绵绵不绝,带着荒老的顽固。他塞手机耳麦,那头的人说了句“老杨”便声了。他深吸一口气,平复情说:“辛,有什你慢慢说。”

“谈判破裂。”

意料中,杨焕仍不甘问了一句:“是次谈判现场我被公安局带走的遗症?”

辛声,良久苦笑一声:“怀疑我政府公关做,认风险太,我又迟迟不给令人信服的解释。”顿顿又说,“统计的数据,流量影响不,但是……使备份功载人档案数据的户,明显增。”

网站存活,除技术、服务、创意因素,稳定安全是根本。Memory的服务器突前无征兆无解释停止服务24,他不容易培养的户网站的信任依赖,造致命且毁灭的打击。最直接引风险投资公司公司领导层力的怀疑,在二期融资计划的最关头,功亏一篑。

杨焕埋头在方向盘,咬着牙,终坚持不住,狠狠拿拳头砸了方向盘一拳。

很艰难说:“不,因我拖累整公司。”

手机耳麦传辛长长的吸气声:“,不是一次了,无绝人路,我再办法。”

杨焕抬头,街的路灯高高吊着,晕黄迷乱,各色式的车火柴盒似的码在路,缓缓向前挪动。

无绝人路,现在,他连人了。

洗完澡睡觉,杨焕四肢摆一字躺在竹席。

他夏致远、左静江三人租住的是一套三室一厅,左静江虽早惯独居,夏致远他仍总怕他,特意几间卧室打通。气已热,省他周末就让政买凉席换,他在竹席唉声叹气,夏致远便隔着左静江的卧室叫骂:“老杨,拜托你春不张扬不?”

“左神叫你叫鸟呀?”

“我叫双份的!”

不三分钟两人就始吵闹,像了年他的相处方式。最初夏致远很忌讳杨焕,因他做左静江的弟很久了,杨焕一就赢左静江的全部欣赏,吵——他纯粹是吵吵,斗嘴的方式分散左静江的注意力,尤其是候。

是今杨焕有任何气力夏致远耍贫。

薄薄的一方竹席,像燃着火一,烧他四肢五脏燥热难

(本章未完)

第二十章 小心翼翼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