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上终南山,我下断龙石

杨焕那点伎俩被辛揭穿,脸颇挂不住,早是生怕吕品被牵扯,所连忙在众人面前堵死条路,现在略感羞惭。再昨晚的,情又忍不住灰败:“我撒谎,是真的掰了。”

余光撇辛不屑的眼神,杨焕连忙又解释:“我不是勾引你。”

“呸!”辛不客气,“现在你回头勾引我我不钩了!”

说句话的候未尝有遗憾,是遗憾归遗憾,辛,我有虐待己的爱。

不是杨焕死,是因那他说:“我不失你朋友,更不你不公平。就算我死了,”他比脏的,“一块,我割不掉。”

人的彻悟有候是一瞬间的。

兄弟终归是兄弟,辛很无奈说:“算我求你了,你赶紧结婚生仔该干嘛干嘛吧,就是早日给我一解!”

杨焕被逗笑,笑着笑着神色又黯:“我就不明白,你说那什总工的,给些什了?尽是空头支票!培养,培养什呀,钱就算了,点什就隔离审查!怎就不窍?你说现在北京买房日子不容易啊,现在我——我什给准备了让收双手舒舒坦坦半辈子,不,不!!”

辛暗撇嘴,不贼喊捉贼,又给你什了,我曾经你不顾一切呢,你不不?恶人有恶人磨,你活该,你活该!

话虽此说,等二辛吕品在公司办公楼面魂不守舍游晃,是忍不住前管了一回闲。

“路?杨焕今不在公司。”穿马路惊醒神游中的吕品。

吕品稍显局促,尴尬摇头。昨网四处疯转的帖子,找人商量找不。今钱海宁一望高工,说是案件又有新进展,根据袁圆提供的信息又扯其他线索,顺藤摸瓜居挖不少前悬未决的案情。了解完案情走向钱海宁说有己的办,原着搭车回酒店的,却不知什,了公车,坐着坐着,就在杨焕的公司附近了。

“我在网那些帖子,”吕品很艰难找话题,刚头又不知何继续。因情是从身惹的,更何况所有的工刚刚被杨焕彻底否定,现在跑像是取其辱。倒是辛很爽快说:“,一年一百有八十,搞定,你不放在。”

辛说话笃定的口吻,简直杨焕一辙,吕品嘴抿紧紧的,半晌松一口气,笑笑说:“那我就放了,不——件总是麻烦,我……我先走了,再见。”

“吕品,你怎就忍,贱杨焕?”

吕品脚步滞住,辛继续:“其实件一点不容易搞定,你知不知,因你的,杨焕不容易拉入最谈判阶段的500万刀的融资泡汤,几乎是煮熟的鸭子给飞了;即便此,他今早不愿意任何人从你打主意,解决我目前的危机。”

“有公司的内部股份,一年他断断续续己手的份额,折价转给我——我不知他干什,你不知,我内部的股票分AB级,A级是创始人,有分红有投票权,B级是注资,有分红无投票权。果他继续减持份额,很降B级。,是他己的选择,甚至……我实际益人,不应该谴责他做法,吧?”

吕品明白辛的话外音——杨焕份了,果吕品不舍杨焕些许让步牺牲,那简直是理不容。

所有的人,觉从不曾杨焕牺牲——因曾牺牲的那些,在外人不值一提。

就像读书的候,吕品试融入杨焕的朋友圈,他踢校的足球联赛陪他参加赛的腐败——结果不不另外熬通宵文献;了有点共同爱偷偷轮滑,结果骨折撑了三月拐杖;他游广阔,不不陪同展览,像马戏团的猴子,面群众的挑三拣四品头论足。

诚,些牺牲杨焕辛说不值一提。确实有办法辛那,陪杨焕回国就放弃国外的offer,在创业最艰苦的候从拿钱倒贴整团队——法牺牲,因根本一无所有。

记某次报纸,专访一位富二代,说该人何在北读书年纪轻轻便在商业展拳脚,又何在一笔生意亏掉五百万又数次投资失败毫不气馁越挫越勇,终一夜赚足他父亲一辈子有赚的财富。同纷纷赞叹该人生就一副商业头脑有今日就实属理所应,却有人——绝数普通人言,一次亏掉五百万足让他永世不翻身,哪有那五百万让他够费?

一生,一无所有。

父母早已放弃,唯一的朋友面临牢狱灾,爱情岌岌危。

他放弃唯一赖谋生的技。

你终南山,我断龙石。花花世界,又有什了不?

吕品反问辛:“其实在你眼,杨焕我在一,就是己最的贱吧?”

辛一愣,立刻否定:“我不是意思——吕品,我从有任何……觉你不的方。”

吕品笑很讽刺,辛又说:“其实我怎无所谓,但是……他说,你他做一点点情,他觉,是一的福分。”

是我什有,吕品无奈笑。

二十八年,有一人爱我。

年,无论遇什,总觉仿佛有双肩膀、有怀抱,在身支持住。怎的困境,安慰己,曾经有一人,爱我。

直现在才现,什至死不渝、生生世世相许,在现实面前,此不值一提。

才说了两句钱海宁的电话又进,说联系一律师,吕品详谈。吕品连忙辛告辞,辛本劝两句,又别人了,己何必操闲?

吕品赶钱海宁说的律师务所,现高工在,原高工些在努力联系律师,但他认识的是体系内的律师,饭碗稳固薪水优渥,更不愿意接官司。今联系的律师姓严,因先前拒绝的口吻并不肯定,被钱海宁磨了很久,终答应肯谈一谈。

见面前高工尚担严律师年纪太轻,三十头的律师,经验有限,详谈现严律师年轻归年轻,办却极严谨。他条条款款问极细,并坦白相告,判刑是一定的,区别不在与判少年,落实法律条款,就是刑法中所规定的,是否在实构严重危害。三人的情不住跌宕,一方面直觉位律师是靠住的,一方面又连靠谱的律师说了,那就真绝了他最一丝逃牢狱灾的幻。

从律师行,三人情绪复杂,像是尘埃落定的一厄运,不避免,但底清楚有坏,像踏实了,又像更绝望了。

高工车送钱海宁吕品回航院,一路情绪低沉,中途前言不搭语说了几次“真是太劳你费”,尔又沉默不语。了门口高工却不车,接他的话又落实吕品听的传言:“我接调职,”他拍拍方向盘又说,“车明就了,今算是最一次送你。”吕品听说的消息是高工调一所二流院校教书——有方肯接收他,是托了景总工的福。

高工底袁圆是了的,吕品中安慰余,又更觉悲凉——袁圆怎就落斯田?甚至找不一答案,谁了,谁错了?根源在何处?无解。

高工鬓间生白,像一夜间老了十岁二十岁,连腰背佝偻。

班路问钱海宁:“你猜高工,原知不知?”

钱海宁神色晦明错,良久说:“不知。”

不知他说的是高工不知,是说他不知高工知不知。

钱海宁又补充一句:“袁圆说高工不知。”

所高工现在至少配一二流院校蹲研究室,至少留在北京,有力抚养两儿子。那长的间,高工真什不曾觉?是明明知又无奈何,在夜半分期盼那一点点侥幸的?

吕品觉己碰强的现实怪兽,它三头六臂,它面目狰狞,在它面前,所有人此无力。

钱海宁又说:“我今办了离职手续,”他整头低,不敢面吕品的目光,“明我另外找方住。”

钱海宁未毕业,班是算实习,预研项目快关闭,按理是该办离职,但是……吕品微诧,及问“快”,又听钱海宁极力压制忍耐的声音:“答辩……算了,反正位

(本章未完)

第二十一章 麻烦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