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神色诡异

杨焕微微沉吟,问:“我知三次令你放弃的原因。”CMR资本共有12基金,在香港的总公司有超20亿金的总资本,投资超300公司,有超三分一已功市,其中又有一半CRM资本已完投资周期功退。在风投界,功几率超10%已是极难——Memory究竟有什方,三入殷取中青眼,又三次让他放弃?

“一次,是在你公司参加一叫跑线的创业节目前。”

“参加节目前?”杨焕暗暗吃惊,那的Memory是风雨飘摇的游戏网站,朝不保夕,他连荐找风投的信有,又怎通层层筛选进入殷取中的考虑?

“一位朋友推荐给我的,”殷取中轻轻一笑,似温的笑容中透无与伦比的掌控力,“几游戏做不错,确实很有创意,我让人评估,从技术层面你算是手。我放弃的原因是……觉你太理化,人又年轻,公司做像游乐场,听说你周五允许员工带孩子班?的公司,说很新鲜很有吸引力,但是我怀疑你的长久。须知走最的公司,往往不是在创意或技术取胜,是持久执行力。”

杨焕闻言笑,殷取中所言不虚,亦是他引傲的方,从一点他更是佩服左静江。技术太的人往往失偏执或度理,左静江在创业初期便立定市场王的现实旗,不消说,一次是殷取中己走眼。

殷取中亦坦承认:“一次是我错。你夏总左总参加跑线的节目,中途颇受刁难,评委中有我的朋友,你的表现令我刮目相。我二次考虑向Memory注资。”

杨焕觉不劲,疑惑:“二次……难不是”,他印象,二次是辛花了功夫牵的线,殷取中摇摇头:“辛总账算很不错,我差点就被说服,很惜,那候我已经决定放弃你。我你谈,是……神已久,该见面。”

殷取中杨焕抿不语,笑:“今我你说,次找你一——既花了间,我希望你落明白。其实二次放弃现在的原因是一的,问题在你管理层身。”

杨焕不动声色,内却诧异很,Memory在外素领导层的团结一致傲的,不少人称夏致远、左静江他的组合是“铁三角”。果不计他撤退的,有什问题?

“现在我不怕说给你听,”殷取中在走廊长凳坐,示意杨焕坐,“其实二次,我已经做意向书,准备你始条款谈判了。”

杨焕更是诧异,联那一期所生的,问了一试探的问题。殷取中不置否,杨焕已确认中的怀疑,难怪那段间左静江极度烦躁,是因前女友的,牵连公司展,让左静江左右难。他默叹一声,问:“次就不提了,我知一次……殷总所谓的管理层的原因,在什方?”

“你业有野。”

杨焕险些失笑声:“我有野?”

“你公司的战略计划,我不否认,很有野。”殷取中不疾不徐说,“但你管理层,常人一的感情失凌驾整公司的展,令我非常不安。”

杨焕皱眉,不解:“我不认次……”

“次的原因在你,”殷取中神色中显一丝恨铁不钢的恼意,“你居在拿份proposal给我的候,同向你的合伙人售你所持股份?你你辛总的易够完全瞒我的调研团队吗?你是己公司有信的表现!果决策者一,你有在行业称王称霸的打算,投资者什你有信?”

杨焕连忙解释:“殷总,是我的人原因,你不因此否认我整团队的进取。”

殷取中边显讥诮意:“我很担忧,果你轮流人原因一回,公司怎继续?”

杨焕张张嘴,一不清什理由反驳他,言又止,殷取中已站身整整袖口:“老实说我觉你的行风格,在激烈残酷的市场环境存活现在,已经是一奇迹。”

殷取中正告辞,杨焕意识拉住他:“殷总,我承认你所欣赏的那方式,在今社中更容易取功。”殷取中不答话,慵懒笑意中那一丝讥诮更明显浮现。杨焕接着,“但并不代表,我的方式就毫不取。殷总你在VC界沉沉浮浮有十几年,曾有人说果你早年肯立门户,今的就绝不止CMR资本的中华区总裁。我不清楚你坚守在CMR资本的原因,但难因,我就说殷总你一士兵,有做将军的野吗?”

殷取中面微搐,旋即敛情绪,颇矜的口吻:“你我宁牛尾,不做鸡头。”

,句话有在一人做牛头,才有资格说。

一瞬间杨焕脑子变千百主意,显殷取中Memory内部运已了解极细致的步,说无益,但思又无法找任何新的理由说服他。绝望际,他觉己在殷取中面前,像幼稚的孩:“我知在你我的决定有些笑,甚至不值……但殷总你刚刚说你宁鸡头不牛,难你在CMR年,唯一的追求是现在的位置吗?果你真的将业你的全部做今的层面,那概是殷总你力的一侮辱吧?”

殷取中微蹙眉,却并未反驳,良久才轻声问:“杨焕,你创业的目的何在,你人生奋斗的目的又何在?”

他问很认真,且次有客套叫他杨总,是直呼其名,杨焕打点精神的同暗窃喜——不怕你我不顺眼,就怕你我不感兴趣!

他换一张惫赖的脸孔笑:“女人。”话音未落殷取中已蹙眉,很有些不的意思,杨焕接着又笑,“其实所有男人的人生目的是女人,是有的人的理是很女人,我的理是一。”

杨焕殷取中笑了。

殷取中的笑容是打从底觉笑,连忍忍不住的那一,他抿着嘴强忍了一阵才恢复:“年轻人你将悔的,即便照你的说法,你功,那候,份功已经不属你了。”

杨焕竖竖背,又认真:“条条通罗马,业有一百功的方式,但感情是一段独木桥,我今不,明它断了我就有机。殷总你或许认男人就该业不惜一切,我有句话,叫‘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何不丈夫’。人人活着,但究竟有几人,觉己真正活?”

殷取中眯眼,削瘦的身躯不觉绷直,一倨傲的口吻嘲讽杨焕:“年轻人,你是在教训我吗?蒹葭苍苍白露霜的惆怅情怀,放耄耋年跟儿孙讲述你一生功绩的候再说吧,你不那年纪,有追忆似水年华的资本!”

教训完杨焕,殷取中傲离,杨焕懊悔又失掉一机,却无奈何。灰丧气回公司,等进公司门不不打点精神哼两首曲,生恐被员工什不妥。

乎意料的是,二就有CMR资本的人,进行细节条款谈判,杨焕草阅,条款固苛刻,倒不至完全无法接受。夏致远赞他,说老杨搞外是你最拿手你千万不抛哥兄弟呀,杨焕却暗纳闷,殷取中前的表现反差,太了点吧?

等他找殷取中一探究竟已是一周了。一条款谈判十分痛苦,每细节死抠人命,他不亲关是不放的;二殷取中并不实际参与谈判程,据CMR资本的谈判代表说,殷取中拍板Memory网的融资计划就休假了,目的未知。

殷取中在拍婚纱照,修身的意利手工西装,中年男人的熟韵味,在殷取中算是酵极致。杨焕连忙致贺:“恭喜殷总,日子订在什候?”

殷取中见是杨焕,显颇不耐烦,甚至有点羞恼的意味,神色泠泠的。恰巧穿着婚纱的女人从楼梯,十米外就让人闻一股子颐指气使:“取中,件怎?”

杨焕偷眼望,暗赞一声真是尤物,眉梢眼角尽是说不的风情。那女人瞥见杨焕,一眼就像酥人骨子:“取中,你有忙?”

殷取中全杨焕透明,笑笑说:“花太繁了,我是刚才那件。”

“我就喜欢件,”那女人不服气哼了一声,一侧首又冲杨焕笑,“你觉件怎?”

杨焕觑情景,哪敢答的腔,陪着笑:“听说婚纱品质一流,排队预约排不,是殷哥牛气。”

(本章未完)

第二十三章 神龙见首不见尾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