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梅坞茶

春末夏初的雨落极舒服,梅坞的叠嶂茶山,在雨越的清亮,仿佛间的垢尘,被一场雨涤荡干干净净。

清新空气弥漫着馥郁茶香,新采的明前茶,每户茶农中的真品不。浅浅抿一口,层层晕的茶香,便同夏初的场雨一般,将人的五脏六腑,通通涤扫一遍。

符四口今日专程梅坞喝茶,的是符爸爸南妈妈的十年锡婚纪念日。符爸爸早几年已从公司退,加年再婚闹一些不愉快的,所南妈妈不愿肆操办,符爸爸带着儿子符清泉,带着女儿南溪,城中桃源般的梅坞吃顿饭。

梅坞的茶楼农菜的招牌十不绝,正宗的却有那几。茶室的老板是符爸爸的老友,给他的是留的体己茶,摘炒是亲力亲一点点做的,再些梅花海棠的糕点,一人喝喝茶聊聊,山景,惬意很。

每年茶老板照例总问那几句:“清泉有结婚啊?我儿子月带女朋友回啦!”茶老板的句念叨前一半N年不变,一句却从儿子带女朋友回,儿子毕业工,准媳妇工,最是结婚、儿媳妇怀孕。符爸爸每次讪讪笑两声,接便数落符清泉年纪非让父母操。今年茶老板念叨完给孙子办百日酒,又添一句:“溪回杭州工几年了吧,怎不带男朋友?你别管太严了,现在不说什剩女剩女,是被你父母给管的!”

南溪坐临窗的位子,窗外的一树白花轻轻飘几瓣,似微微的叹息声。朝茶老板笑笑:“爸妈跟我说顺其,遇见合适的就谈,有合适的办法。”

茶老板笑摇摇头,给他斟新茶便做。往年老友念叨符清泉,符爸爸倒不回,男人先立业,长几年熟有味,越老越吃香。今听老友问及南溪,符爸爸才恍觉原南溪了该张罗张罗的年纪了。他底细细盘算,又朝南妈妈、符清泉南溪脸一一梭巡,终定决,向符清泉:“清泉,你哥哥的,帮溪留留。公司不是每年招不少硕士生嘛,我年纪溪差不,你仔细,有有毕业了一两年或两三年,做踏实靠又暂女朋友的,帮溪介绍介绍。”

不待南溪符清泉表态,南妈妈一就不同意:“哪儿随便?公司随便找一,谁知他是因什目的……”

“清泉有分寸的,”符爸爸截住南妈妈的话,南妈妈警戒瞥向符清泉,终言又止。

南溪抿着茶杯不说话,微微抬眼偷觑众人的表情,符清泉面色冷冷的,不什思情绪,符爸爸的话像听见似的,顾从兜摸烟盒。手才伸进,便是在茶室,又是一人在,抽烟实在不合适。他手照旧笼在兜,泠泠目光却扫向南溪,神情仍是淡淡的:“公司招的硕士生是做技术的,班做班玩网游,工两三年女朋友的,基本际力有问题。”

南妈妈稍稍松一口气,不料符爸爸又转头朝南溪:“我是觉做技术的人靠一些,现在年轻人不定的,”他说着就朝符清泉身瞟,很不儿子的神情,“你清泉现在那群朋友,思一比一花,我呐,不书呆子!你觉呢?”

符爸爸话了,南溪便乖巧:“那让哥先帮我物色物色吧,有合适的我再处处合不合。”

“,那我先,”符清泉目光若有似无从身掠,极温随意的一句话,落耳朵,竟平白无故打了寒颤。

不知回符清泉又变什花奚落一番。

在,早已习惯敌视。

再周末符清泉果带回一位标准的三高人才,我介绍姓纪,符清泉从旁补充,某某人的公子。南溪符爸爸的眼皮微不查抬了抬,那约境是很不错的。符清泉又介绍纪公子年方从NYU读完master回,现在几朋友合伙进军国内智手机市场,他格外暗示纪公子是己申请奖金读的,三言两语说符爸爸龙悦。纪公子既有符爸爸所求的理工科清白本色,又无“书呆子”的顾忧,甚至身高长相保证除非基因变异否则绝无生歪瓜裂枣。若不是符清泉提醒说纪公子方回国,正处在业展关键阶段,符爸爸简直恨不立刻纪拜亲定。

经符清泉一提醒,符爸爸稍稍回神,表示年轻人的,老一辈人不该再插手,意思就是说你立即迅速放马追南溪,我不你制造任何困难!相反的,符爸爸极力建议南溪先搬回住(班远一点不紧,正纪公子的公司顺路,方便接送培养感情嘛!)纪公子底年轻,不是符爸爸老狐狸的手,不仅附符爸爸的建议,亲现身说法,说己明明有国外年薪观的offer,但念在父母尚在杭州,读完位就立刻回国云云,又表示两住不远班又顺路,他完全负责接送——接送女孩子督促己按班,是两全其策。

南溪未料情此急转直,母亲一直操的终身,符爸此却是很少问的,周提此本就让诧异,更的是符清泉此积极促此。不别的,是本,在午夜楼二靴子落前,符清泉不此轻易所愿。

“所愿”的意思,倒不是说南溪纪公子有一见钟情。平论纪公子条件是相不错,尤其站在符清泉身边,更显优雅雍容,谈吐举止一言一行,皆是彬彬有礼恰处。符清泉就不一,他身形纪公子差不,轮廓线条却刚硬许,五官眉目更是斧凿刀刻,走哪给人极的压迫,远不纪公子平易近人。

南溪等那二靴子很久了,那迟迟不落让楼房客无法入睡的二靴子,是女人的一六感。总怕不知什候,符清泉扔二靴子,从梦中狠狠砸醒,所不敢轻易入睡。

符爸爸很温劝南溪,是搬回住,南溪不外人的面拒绝继父,推说帮他倒茶,借故溜楼厨房。厨房杨嫂正泡茶,南溪便在一旁候着,一侧身却见一团黑色的影子,匍匐在流理台脚,猫腰一,禁不住喜眉梢:“杨嫂,糖糖找了?”

“哦,是啊,”中保姆杨嫂回身见南溪抱猫,忙叫,“别别别,点儿!它腿瘸着呢,碰伤口!”

糖糖是猫的名字,南溪毕业回杭州在花鸟市场买回的,倒不是什名贵品,是养感情,周末两回抱着糖糖睡。因在吃懒做,买回生不久的糖糖,竟肥走路肚子拖着,被符清泉嘲笑杨贵妃。南溪知他称糖糖杨贵妃是故意的,因在昆曲研习社的就是闺门旦,唱最的便是《长生殿》的杨贵妃,符清泉不变法嘲笑不务正业罢了。

两月前糖糖忽失踪,找了许久落,南溪难了久,最罢。今失复,南溪正喜望,却听杨嫂说糖糖腿瘸着,吓翼翼的,轻轻伸手,刚碰糖糖的右前腿,糖糖就受惊般的缩缩,流露极痛楚的神情。

南溪难不了,抱糖糖,问杨嫂:“它腿怎瘸了?”

“撞你哥车……”

杨嫂话音未落,南溪头已火冒三丈,糖糖的右前腿显有碾伤的痕迹——禽兽不的符清泉!

返回目录目录+书签第二章 符清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