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表现归结

午四点不纪晨阳又了,研习社的人知是南溪的男朋友,不仅不拦他,反极热帮他指引,说南溪在化妆间。

南溪方抹色油彩,便从镜子望见纪晨阳,手未停,一边扑定妆粉一边问:“怎早?”

纪晨阳不应声,静静走身,躬身笼住,从镜中胭脂画眉。镜中的南溪容颜精致,红颊粉,连同一双眼睛似乎脉脉含情。纪晨阳在眼,觉画面像极了中收藏的名工笔清水芙蓉图,他轻轻俯身,贴耳边低声笑问:“你知我一次见你,怎的吗?”

南溪耳边一热,被他双臂挟在一极空间动弹不,腔一颗突突乱跳,却敢装不知,贴着片子笑问:“我不知,你怎的?”

纪晨阳笑,竟染着几分稚气:“清泉说介绍他妹妹给我认识,我……我又见一位谁谁谁的女儿、某某某的千金那的女人,”说纪晨阳忍不住又笑了,实在是回国他介绍女朋友的太。父亲的朋友忽变极注重庭,随身带着女儿照片,或是打高尔夫女儿随侍在侧,千篇一律的容貌姣、谈吐方,真什挑剔的,唯一的不概就是,他实在记不住。

南溪忍不住笑,问:“结果呢?”

“结果……”纪晨阳思索良久,仿佛在寻找形容词,最他笑笑,“觉你很……中国。”

南溪一疑惑,旋又笑:“拜托,你就国读了两年书已,装什流落异乡的范柳原呢!”

“不,”纪晨阳摇摇头,仔细端详镜中南溪妆的模,明丽方中透一股儿女的妩媚态,活古戏文走的人物,却又此鲜活的现在己身旁。他一词穷,不知该拿什形容才,踌躇半晌却又将方才的话换说法重复一遍,“现在找很中国的女孩,很难了。”

南溪不,不接他的话,纪晨阳却焦躁,他忖已明示暗示无数回,今更是话说再明白不,南溪却总是毫无反应。换前认识的女孩子,不等他暗示,但凡是未拒绝,便饿虎扑食般杀将了。

纪晨阳初将南溪的表现归结“太中国”,太含蓄,他甚至认是己一辈子认识含蓄型女孩的问题。毕竟,南溪有明确拒绝他,不是?

今早,他借着那机吻的,南溪那一脸的惊惧,像他做什十恶不赦的情似的!他不是什情窦初的少年,知的反应代表着什,但凡南溪他有一丝一毫的念头,今早的反应,该是有些羞涩或惊喜的。

南溪所表现的,却有惊恐失措,纪晨阳失望至极,觉那一瞬间他感受的挫败,足摧毁二十几年所有就所带的喜悦。

初初符清泉说介绍妹妹给他认识,语气却极犹豫,他从未见符清泉做什不确定,甚至打鼓:该不符清泉的妹妹,生见不人吧?他旋即打消一念头,却未报什期望,若符清泉真有位姿国色的妹妹,怎从未听圈人提,又怎年纪等符清泉介绍给他?

最令他称奇的有符清泉的态度,符清泉一向是他的球友,每周固定打几场的。他符清泉妹妹带打打球吃吃饭认识一,结果符清泉口久又了音讯,他忍不住提醒符清泉,说你不是介绍你妹妹给我认识,怎又悔了?符清泉才梦初醒般的,叮嘱他说他兄妹两年感情不太,若南溪因己的缘故迁怒他,请他千万担待。

符清泉说番话,态度是极珍重的,那阵势像极了古代的盲婚哑嫁。纪晨阳不禁惴惴,符清泉那模,像跟他介绍了两句,他纪晨阳就给符清泉的妹妹的终身负责似的。纪晨阳未早便定,其实是不该答应的,鬼使神差的,他竟被符清泉格外郑重其的态度勾了奇。

南溪的貌,头一回见,倒确实未令他惊艳,静静坐在那,听父母兄长左一句右一句说,间或笑笑,或轻轻应一声。若真说什特殊感觉,约是……纪晨阳回,约是失了魂魄。

符爸爸他纵论政经展,他竟一点不记己说什,不一顿饭的功夫,他的眼眉神,全被南溪的一颦一笑引住。他觉,那,安静,微笑,总一切那恰处,不再。

纪晨阳那一刻忽觉符清泉很够兄弟!他庆幸符清泉未曾先将南溪介绍给任何其他人,独独留他毕业回国才介绍给他。

“我从见任何一女孩,骨子有你纯净的中国味。我听你唱曲,其实你唱什我真的不懂,我光记着你,连字幕顾不……我觉,你声音干净有一丝烟尘的气息。”

纪晨阳贴在鬓边,声轻言缓,镜中双眸显的却是不容拒绝的坚定。

南溪张张嘴,未口已被纪晨阳伸指封住:“你不即刻答应我,”他又笑笑,眼闪烁着十七八岁少年人的兴奋光芒,“其实我是怕听你即刻拒绝我。南溪……我知我认识间不长,但我愿意很中国的方式,慢慢追求你,慢慢让你接受我。”

南溪绪乱,纪晨阳松压在的食指,却忘记所有的说辞,不知何言语。

门忽轻轻叩了几声,通知南溪准备场,叩门声帮南溪解了围,纪晨阳连忙站身给让路。一回他认认真真将一折戏完,就着字幕致懂七八剧情,说的是唐明皇杨贵妃定情,日子长了审疲劳,又忆冷落的梅妃,杨贵妃知晓唐明皇了梅妃那,在宫哀叹“欢情始定”“钗股双,盒扇团圆”,转瞬间唐明皇的思“霎更变”。

戏台的南溪仿佛是另外一人,纪晨阳一直觉南溪格是极静的,在台,却又将杨贵妃那份娇宠刁蛮拿捏恰处。纪晨阳恍惚,原他昆曲并无少了解,总些铿铿锵锵的戏文归老古董的那一类,今方觉,原老祖宗留的东西,亦此妙。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语,千年前的故早已无踪迹寻,台的纪晨阳却听痴醉。南溪一折唱毕卸妆,纪晨阳走,仍觉走路有一股袅袅娜娜的味,仿佛前未曾觉察的新现。间已不早,纪晨阳约南溪吃晚饭,南溪着难他等现在,便问:“不……你送我回,我让杨嫂给你做一份?老在外面吃,身体不。”

纪晨阳眼睛一亮,欢喜二字就差写脸了,他符几次,却未有一次是南溪主动口。他着车,一边腾一手握南溪的手,不料南溪恰抬手捋鬓角。纪晨阳扑了空,右手尴尬在空中绕了一圈,又回方向盘。南溪捋鬓角,便保持着环的姿势,女人总是有几分敏感的,尤其纪晨阳表现明显,不……纪晨阳不是符清泉找的?

既符清泉早已挑明一点,纪晨阳何必在身费番思?

怎不通,眼角偷偷瞥向车内镜,巧不巧却撞进纪晨阳的目光,迅速撤回视线,目不转睛盯着前方的路。

“你的是什?”纪晨阳率先打破沉默,语音似有笑意。南溪不敢侧脸,规规矩矩答:“海洋生物资源与环境。”

纪晨阳吃了一惊,愣愣神笑问:“我你原就什戏曲研究呢。”

第五章 被试探目录+书签第七章 调剂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