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调剂专业

南溪紧抿着,眼帘微垂,默半晌才笑:“调剂的专业,我不知了些什。”

纪晨阳暗悔失言,歉不是,继续话题不是,却听南溪问:“你怎认识……我哥的?”

“我在NYU的师兄你哥是校友。”

南溪点点头,哦了一声。

“就是我现在的partner,光年电子,你哥有有跟你说?”

“有吧,不我不太记些。”

回轮纪晨阳哦了一声,话题又断,南溪隐约觉哪不劲,又说不什。

“你我哥……”

“你哥——”

两人沉默良久又同口,禁不住笑,纪晨阳笑:“你先说。”

“你……你我哥关系很吗?”

“答有有加分?”

南溪一愣,脸浮一丝赧红。

“难答很,”纪晨阳笑随,“正常情况我应该说很才,是现在……”

“现在怎?”南溪紧张凑头问。

纪晨阳很意笑笑,南溪明白钩,却实在紧张问题的答案,直直瞪着他,纪晨阳才轻笑:“我听你哥说,从读你就很少碰面,感情有些生疏。我怕我你哥关系太,反招你厌。”

南溪仔细观察纪晨阳的表情,觉他番话答很是坦白。恍间终明白,符清泉又骗了一次!

纪晨阳见识阅历,是高人一等,若论计,恐怕远不符清泉。符清泉说纪晨阳是他拉做戏与父母的,今恐怕未必,南溪细细思索,中猛一惊,真是差点又着了符清泉的!

说是己傻,你认识符清泉少年,他是什德行难你不清楚?他说的话不真,那他说的怪话又怎真呢?南溪暗忖认识纪晨阳有些日子了,若说他一言一行全是假装,那演技高超的,颁他奥斯卡不了。

纪晨阳又有什必花的力帮符清泉?

南溪又笑,符清泉迫父母的压力,介绍男朋友,不寻太差的人物,否则与父母处不代。纪晨阳的身份位,在符爸南妈眼是最佳人选,符清泉言却恐怕未必甘,他肯轻易放,再帮觅一良缘佳婿?

笑话。

所他三言两语,便纪晨阳间的关系挑拨最低点。

刻刻防范着纪晨阳,难有什结果,此一,不仅父母无话说,连同身又添一条罪名:的人才放在面前,是你己不握机!

明白一层,再触纪晨阳间或投的殷切目光,南溪忽不知何是了。

原纪晨阳举止殷切,归结符清泉那的缘故,现在却完全不是那回……刚刚气愤难平的,忽又惶惑。

等回,一进屋就杨嫂在厨房忙活,南溪正感讶异,杨嫂抬头见回,笑:“哎哟,你正间回,你吃有?吃我就一做了。”

南溪暗符清泉从不准点回,晚了常在外面吃了才回,不知杨嫂今是给谁做?未问杨嫂又笑:“你猜谁了?”不等回答杨嫂已抢先答:“是肖弦!几年见,变啊……”

杨嫂嘴不停说着肖弦长肖弦短的,南溪忽觉一窒,己说不清是什情,肖弦……回了?

什是候?变……肖弦变什?

马南溪就明白杨嫂说的变是什了,领着纪晨阳楼,二楼客厅一阵欢声笑语,中焦点是“变”的肖弦。

南溪愣在楼梯口半敢动弹,直符爸爸纪晨阳给他打招呼,南溪才醒悟,仍直直盯着肖弦:“弦……弦宝?”

肖弦笑嘻嘻转头朝符清泉:“怎我一回,认识我的人见了我?”

身侧的符清泉白一眼:“你知吓人啊?今晚我不敢睡觉了,怕做恶梦!”

肖弦的确变,南溪记肖弦读高中的候,混在一班男生军高中的足球队踢比赛,愣是人现是女生。回符清泉跟南溪说:“你不知,军高中的队长问我,说你那矮子的守门员叫什,我班一女生托我问联系方式!笑死我了,弦宝是演女扮男装的古装片,连束不着,哈哈哈哈哈……”

现在南溪的却是电视那标准的市职业女白领形象,修身合体的职业套装,门口摆着刚换的七寸高跟鞋,原一头杂草修服服帖帖,就跟胎换骨了似的。南溪的目光从肖弦身转符清泉脸,从他神色点什,己不明白,从符清泉脸什呢?惊艳,或是赞叹?的候,有一点点割伤的感觉,幸符清泉是一贯平稳的语气在跟纪晨阳介绍肖弦。南溪坐静静的听,原跳槽一据说很红的网络公司了,原现在做什总监了,原管三四十人了……

怔忡间听纪晨阳问:“封闭,什方?”

符清泉笑:“云栖竹径那一片,跟你挺熟的那老盛的栖云庄。”

一听纪晨阳熟,肖弦立刻凑问:“你熟啊,帮忙问一吗,那栖云庄,真的有网的方?”

纪晨阳摇摇头:“老盛初栖云庄,打的就是与世隔绝牌,度假村什有,就是有电脑电视些东西。”

“我×!”一连串的国骂从肖弦口中口,骂完又跟符爸南妈赔笑,“不意思,手是一群男人,不骂不行。”

纪晨阳颇诧异侧身,悄悄问:“是你哥什候的朋友啊?忒……”

南溪老半回神,纪晨阳问题重复了一遍,南溪才猛醒,仓促笑笑:“我哥的红颜知己,别乱说话,断腿。”

肖弦,名弦宝,符清泉的青梅竹马,今的话叫“”,或称红颜知己……诸此类的修饰语,零零总总,不一足。面相有些像男生,寸长的利落短,削瘦竿的身材,符清泉从穿裆裤就认识,又从初中一路同高中,高考毫厘差考一所,却仍在同一城市。

南溪打从底不相信符清泉肖弦是哥关系,有一点,有些同情符清泉。

因他肖弦认识二十年,却未近水楼台先月,两人毕业一南一北,等南溪毕业的候,居听肖弦结婚的消息。

肖弦嫁相不错,婚礼在北京有名的西什库教堂举行,网有八卦贴,实录参加婚典的豪车。南溪那帖子,场面确实相豪华,炫目震惊形容己的情。

难怪符清泉每次听符爸南妈谈肖弦,脸色就僵硬跟面瘫了一,窝边草突被别人吃了的感觉,该有难受?

哈哈,哈哈,活该,活该。

就是传说中的,恶人有恶人磨啊,哈哈,哈哈,南溪忍不住瑟狂笑两声。

第六章 表现归结目录+书签第八章 襄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