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前缘误

符清泉仰头凝视着南溪,却丝毫未有身告辞的意思。他幽深邃远的双眸,点缀漆深幕的星辰,那恼恨痛悔的目光,最落南溪额角。南溪敛眉垂目,低声笑:“你不走?再不走楼的人被我吵醒了。”

一招符清泉果适,他张张嘴言又止,怔忡许久忽伸双臂,将南溪拢入怀。

南溪听他的跳声,连同他的怀抱似乎在颤抖,他在耳边低低说“不”,微凉双正贴着的耳垂。南溪伸手稍稍推他,笑:“忏悔的话就不必了,就我两清了吧。夜了,我休息。”

一夜无眠,许压抑年的往,像埋在潘拉魔盒的邪恶,张牙舞爪飞奔。

南溪痛苦低吟一声,强制的关闭盒盖。是,潘拉魔盒最将希望关闭其内一,南溪符清泉那最一点期盼,紧紧封印。

概白日实在太奔波,一觉睡近中午才醒,奇怪的是杨嫂叫。洗漱二楼,现符爸南妈早做完晨运,正电视的养生节目,见南溪,符爸便笑问:“昨的演怎?”

“两位老师功底很深厚,配合很有默契,根本不从合,”南溪说完,南妈已惊叫,“溪你额头怎了?路什了?”南妈说着就站,拉南溪仔细检查,南溪稍稍偏头掩饰:“进房门懒灯,撞桌子了。”

南妈目光狐疑,似乎在怀疑说的话,南溪偏头,目光梭巡一圈问:“一早他又公司了?”

“他”是指符清泉了,一早就逃,……是不知何收场,烂摊子给了吧?南溪暗暗笑,原真遇什,符清泉的表现,不此。

“你哥在楼呢,说今亲厨。”

“啊?”南溪极诧异望着答话的符爸,口问,“那今的饭吃嘛!”

南妈笑拍拍:“怎说话呢,你哥做饭不知比你强哪了!”

南溪撇撇嘴干笑两声,坐了两分钟便寻机楼,站在楼梯口,居高临着在厨房忙活的符清泉。

他的侧影亦是极挺拔的,脸部轮廓分明,手刀工亦极利落,在切豆腐。

南溪记符清泉其实厨艺,那是很年前的了。他是邻居的候,长班,有顾不孩子,就让两孩在己凑合一餐,符清泉慢慢炒几菜,菠菜豆角茄子鸡蛋什的,蒸熟饭炒熟菜的本是有的。

那南溪颇挑食,不吃那不吃,总符清泉讨价价,一人一碗蒸鸡蛋,非符清泉威逼利诱,才肯勉强拌饭吃完半碗。剩半碗就归符清泉了,他从不嫌弃是吃的,三五除二就搞定吃剩的饭菜,骑单车载着校。

路有遇洒水车,符清泉就在前面故意扭动车龙头:“啊——洒水车啦!”

南溪在面报复勒紧他的腰,很配合尖叫:“啊……啊……啊……”

南溪不晓己什突忆些,明明已经很年有再,现在却突层层叠叠袭,恍昨日。那符清泉颜悦色笑眯眯说:“啊——张嘴,”一勺蒸蛋拌饭塞进嘴巴,随他就像表演变脸功夫似的,凶神恶煞瞪着:“不许吐,饭不吃完不许!”

像是感应在着似的,符清泉忽偏身,隔着厨房的玻璃拉门望着。

隔着的那一层玻璃拉门,便像变了银汉星河,迢迢千。

杨嫂拉门冲南溪笑:“你哥在做菇仔豆腐呢,你,次做给那纪露两手!”

符清泉脸色一变,沉脸转身切葱姜蒜等调味料,一番变化落入南溪眼,不动声色笑笑,慢悠悠走进厨房:“间是,今我哥秀厨艺,我才不跟他抢功劳,免什做赖我。”符清泉又转头瞥一眼,那目光,难的不同往,居让南溪觉几分温融柔。

南溪在厨房巡视一圈便楼,不菜便一端,杨嫂每一特意朝南溪叮嘱:“你喜欢的,八宝山药泥”,或是“你喜欢的,炖了一早”……符清泉立一旁,等杨嫂完菜,极满意己品似的环视一周,最目光落南溪身,像是等最牌的食评肯定:“你试试?”

符爸南妈是赞不绝口,南溪撇撇嘴,符清泉便是端一盘砒霜他叫的。拄着巴半从哪落筷,符清泉已替盛汤,目光殷勤恳切:“趁新鲜喝。”南溪低头扒两口白饭,又极低极低的声音在他耳边:“我鱼怎死的,就吃不饭。”符清泉脸色黯淡,意加一句,“我年轻,给己积德。”

符清泉极尴尬笑笑,他像听懂说的意思,又像听懂,坐始吃饭,一顿饭的功夫,倒有一半在盯住吃。

南溪顿觉索无味,其实符清泉今的手艺不错,符清泉的目光影随形笼罩着,即便低着头,感觉有一双带着魔力的手,寸寸抚触在身。

忍无忍,忽听杨嫂噌噌楼:“溪,纪找你啦!”

符爸爸笑:“问问他吃,吃的话一吃吧。”符爸爸话音未落,符清泉已噌站身:“让他先在楼等着,我有先跟他说!”

南溪抬头,示威般朝符清泉笑笑,见符清泉脸色沉瞪着:“你先吃饭。”

符清泉匆匆冲楼,纪晨阳正坐在一楼客厅的沙,有点不耐烦的模。见符清泉一人,疑惑探头往楼望,符清泉努努嘴哂:“什?别了,溪不再见你了。”

纪晨阳才紧张:“我说你在搞什名堂?”

“阿姨告诉你?”

“我妈说你已经答应再不让南溪我往!”纪晨阳气直翻白眼,“我说哥你胆子就米粒儿呀,我妈吓唬你两句你信,你些年白混了吧?我爸现在哪敢找您纳税户的茬?”

符清泉双紧抿,若有所思瞅着纪晨阳,良久才淡淡:“令堂确实吓不着我,不,反正结果一。”

纪晨阳意识问题严重,身子向前微倾,不解:“你底玩什啊?初介绍南溪给我的是你,现在跑棒打鸳鸯的又是你!”

“报纸吗?”

“什报纸?”

“电视呢?”

“你说什?”

符清泉面色泠泠,不不阳笑了两声:“最近流行电视剧,一儿子夹在妈老婆间,两边难,最失手老婆杀了。”

纪晨阳老半才回神,明白符清泉说的意思,哭笑不:“哥你不至纲线吧?我妈是有点那什……我知回是我妈不,那不现在就是张医生一面词嘛!再说了,我问张医生,说凭经验——我靠经验主义害死人呐!年头,牙科医生见谁觉人牙不,老中医谁面色晦暗气血两虚,那妇科医生不捞谁觉人刮宫堕胎呀!你歹让我跟南溪说明白,办法,导一我妈,不就结了吗?”

“是吗,那果是真的呢,”符清泉双眸中冷色寒光冰魄,“果是真的,你怎办?”

纪晨阳一愣住,张着嘴半回神,却见符清泉身,南妈正扶着符爸走楼,符爸爸脸色沉,问:“什是真的?”

南溪站在符爸南妈身,一副不关己的模。

符爸爸气浑身抖,沉声喝:“你给我说清楚,什是真的!”

“别你不吭声我就办法,”符爸爸见符清泉纪晨阳死硬着不腔,转头冲杨嫂喝,“杨嫂,刚刚他俩在说什,你老老实实一字一句给我重复一遍!”

杨嫂神情尴尬,符清泉,又瞅瞅南溪,最在符爸爸威严目光,吞吞吐吐始原二人方才的谈话。

纪晨阳见惊动二老,知情闹了,连忙解释:“误误,伯父您别脾气,就是误……”

符清泉深吸口气,定什决似的,扬头冲纪晨阳:“晨阳你先回,件我迟些再你谈。”

纪晨阳急团团转,走向南溪赔罪,南溪神色淡淡:“你先回吧,迟些我你说清楚的。”

说着走楼,却被符清泉喝止:“你给我!”

南溪不笑笑:“笑话,现在审判我了,连让我旁听不许吗?”僵持着不肯退却,纪晨阳见已惊动符一老,极是难,见他摆明庭议的架

(本章未完)

第九章 逐客令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