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暮暮情

入夜的西湖,人有白那,墨蓝空单悬一轮圆月,远处三两船的灯火。南溪了船便彻底抛那些埋怨,因实在惬意很,船外观简朴很,内铺设的是榻榻米,舱壁有几笔峻秀飘逸的词,又着纱窗,既观景又挡风,一竟有不知身归何处的感觉。

船是从断桥附近的,船夫悠悠划着船桨,幽远处传阵阵入秋荷塘的残香,堤有随风慢舞的柳条,近处是船桨划水面的声音。不经意间,有一鸟儿从船边轻轻滑,在漆深的夜色划一白影,南溪禁不住笑逐颜,回头朝符清泉叫:“有鸟诶,现在有鸟诶!”

符清泉双手枕在脑,边挂着浅淡的笑,南溪才觉符清泉一直在身默默着的。脸热了热,觉符清泉今不劲,忍不住问:“你今有什吗?”符清泉摇摇头,南溪仍不放,越越觉符清泉今情绪反常,明明最近忙那,怎有情游船?问再三,一副生怕符清泉了什绝症日无的神态,符清泉忍不住笑:“放,我是癌症晚期了肯定一告诉你的,顺便让你帮我选墓买花圈再遗嘱受益人填你的名字。”他又补了一句,你告诉你妈妈让高兴高兴。

南溪不相信,符清泉无奈:“你就巴不我呢?”

南溪才收声,问符清泉今什有兴致深夜游湖,符清泉神在在笑:“我船租了一整夜。”

南溪眉毛倒挑的模,他忍不住吓,凑前低声问:“怕不怕月圆夜我变身狼人?”

南溪果吓往一缩,又见符清泉躺在榻榻米笑怀,方知他又在闹着玩,很不服气扭头窗外的景致。夜的西湖水面镜平,倒影的是一轮圆月,黛墨的挂着的是一轮圆月,南溪有些痴了,不知觉间竟生愿望,希望夜色永不明寐,舟永远不靠岸才。

窗沿忽搁另一颗脑袋,南溪动不动,己一颗脑袋伸舱外,符清泉扭头问:“不?”

“什不?”

“现在啊。”

南溪了,不甘却老实答:“。”

一字便让符清泉老高兴似的,悠哉游哉哼歌,南溪觉调子熟,一不是什,觉那曲调婉转悠长,缠绵回旋。了老久,记是原肖弦玩,符清泉一唱卡拉OK的保留曲目,再往回忆,慢慢记几句歌词,约是唱“谁令我晚举止失常”,有“谁令我仿似初恋再尝”、“谁令我朝晚苦苦思量”……歌名是叫《印象》,似乎是很老很老的粤语歌了,记符清泉每次肖弦唱首歌,唱老深情老深情了。难是因,所产生那的错觉,符清泉一直是喜欢肖弦的?

越脸越热,尤其那熟悉的调子,现在就在耳边回旋,直往扎根长,像长参树一。忍不住转头:“符清泉,你故意的!”

“嗯?”

“我说你故意的!”

“故意什?”

“故意……”嘟着嘴忿,“故意我,让我舍不!”

符清泉静默,定定望住,窗子并不宽,甚至触他呼的热息,良久他笑了笑,低声承认:“是啊,我故意的。”

“你胜不武!”

符清泉笑声:“我又你打仗。”

“反正你不是人!”

“是吗?”

“你纪晨阳不,”南溪忽茬,“害我不他!”

符清泉沉默半晌认真,“嗯,我是混蛋。”

“你——你前我不,别我原谅你就哦,我前些原谅你了,现在我又记仇了!”

“,我回跪搓衣板。”

“你——你老威胁我,说我扔西湖喂鱼!”

“谁让你每次病了不吃药?活该。”

“你吓我剃我光头让校的人笑话!”

“你挑食。”

“每次符妈妈你打酱油你逼我打!”

“别我不知你,卖部的人每次给你一果冻。”

“你克扣我零花钱!”

“你偷偷省早饭钱买H漫。”

“校冬课间操检查你故意罚我跑步!”

“不你中考体育及格?”

南溪恼羞怒甩一串无法正常语法拆分的咕哝,肩却已搭一件外套,再一,是符清泉的西装。他给披外套,从身搂住的腰,偎在耳边轻声叹:“我有什别的意思,是……不管你哪,离我远,再我的候,至少有一些的记忆。”

比,此此刻的明月光。

南溪一不知何言语,愣愣任符清泉搂着,久觉察符清泉抖了抖,概是入了夜,太凉。从他怀挣,关纱窗,挪榻榻米躺,画蛇添足跟他说:“我困了,睡觉。”符清泉笑笑,拉条薄毯给盖,侧卧在身旁,阖眼浅眠。

舱外仍有哗哗的水声,那是船桨划湖水的声音,在静水流深,南溪忽那符清泉跟说的话。

“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尝试,我已经做很次了。”

始怀疑,己现在所做的尝试,真的将符清泉所说,无徒劳吗?

是同一刻,始觉,果些尝试无徒劳,结果似乎不坏。

手机铃声在寂静的夜响,尖锐刺耳,符清泉刚摸电话,便听那头杨嫂惶急的声音:“清泉吗?你快医院,附一,附一!符主任刚刚突脑溢血,送医院,人现在清醒了,不医生说做手术,符主任你赶紧,记住是附一!”

符清泉猛跃,不顾衣衫单薄钻舱外:“现在情况怎?”

“现在,倒的候挺吓人的,打电话找医生,照着说的法子急救人清醒了说话了。现在送医院做CT,医生说最尽快手术,符主任非你才肯做手术……”

杨嫂的丈夫原在符爸做车间主任的候便在他手做工,所杨嫂习惯叫符爸做符主任。杨嫂说符爸晚市电视台的新闻公布限电名单,居符信重工面的几工厂名列其中。符爸经验丰富,知绝不是公布限电名单简单,但凡了新闻,总有些续端的,是打击或警告某企业的一信号。符爸一反应问符清泉,转念便绝非一夕间决定的,符清泉八是知瞒着他,所符爸留了眼,另外打电话给在公司的老人,才知今问题不止是限电限产简单。但凡做长的,哪怕孩子长七十岁,在九十岁的老父亲眼,那是不懂的孩子,符爸本就是躁脾气,一符清泉居胆妄,了的瞒着他,顿气血涌,脑溢血了。

那边杨嫂符清泉在什方应酬或胡玩,特意叮嘱说:“符主任说了,他问题不,你是碰溪,暂先别告诉,现在受着伤,免被吓了。”

符清泉你不说我知,钻进船舱南溪紧张兮兮盯着他,说公司了,反正些工厂有是常便饭,南溪并未怀疑。催促船夫靠了岸,又叫醒司机送南溪回,己驱车直奔一附属医院。

路他盘算着何应付眼前一关,因他晓己向父亲隐瞒了什,那情的严重足令父亲再脑溢血两次。

公司被列入轮换限电的名单,工率有正常期的百分六十;已经装箱的货,一再再三的被各级部门重新箱检查;工厂两周居有人检查安全指标,其名曰是质量关,确保安全生产。符清泉气不打一处,说质量关,你怎不检查毒奶粉假疫苗呀?说确保安全生产,你怎不查沟油啊?

抓住我算怎回呢?

符清泉窝火,那感觉,像无端被人缚住四肢,勒住脉,任你原有通的本领,今做困兽斗。

最难的不是些,最难的是他数次打电话给纪晨阳,那子铁了不理他,他再打电话给阿粤,又被阿粤骂狗血淋头。

因那纪晨阳回,阿粤尽办法拖延,是符清泉初嘱咐的,他并有阿粤明说是什,请他纪晨阳支,支久是久。阿粤肯答应,全因信他,所千方百计给纪晨阳找,今他督工,明他技术人员流掌握产品特,他听调研报告了解市场,再干脆他扔国谈收购。此卖力演,

(本章未完)

第十八章 朝朝意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