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病情变化

符清泉明白所有实,才恍觉悟,什母亲着他南溪在一,总有片刻的失神。

的丈夫另一女人的执念此深,不,退求其次,希望己的儿子,娶那女人的女儿。

母亲知一切吗,知吗,知吗?

手术很功,身侧的那女人一冲进探望,符清泉缓缓站身,听主刀医生略讲了手术结果,慢慢踱门口。躺着的那位他称父亲的老人,无法睁眼,喜极泣的女人捂着脸,不知在说些什。

一番“夕阳无限”的情景。

符清泉长舒一口气,明白他今的使命又已完,此此,有人需他了。

医生嘱咐术严密关注病情的变化,观测血肿量的变化,监测病人血压电等等指标,符清泉照他的介绍,该病房病房,该找特护找特护,该缴费的立刻缴费。

签单的候不由苦笑,现在他在的功,概剩了吧。

料理所有续宜,从医院的窗,东方已泛鱼白,他揉揉太阳,神恍惚了一阵,,今是中秋节。

该休息一,接南溪了。

他犹豫回打盹是直接南溪那,踌躇片刻直接驱车南溪那边,丁护些日子清理了客房住,他便照旧找条毛毯在沙将就了。奔波了一夜,原该极疲惫的,偏偏脑子那根弦总松不,翻覆睡不实,最刚培养一点睡意,吱呀一声,门又了。他睡眼迷离的,略眯一条缝,原是南溪从房,穿着长袖长裤的居服,扶着墙一跳一跳,见他在沙,做了鬼脸,吐吐舌头急急解释:“我真的走两步的!”

符清泉累极,勉强挤笑容,南溪攀着桌子凳子橱架类的障碍物跳,坐旁边的单人沙,问:“我吵醒你了?你什候回的?干嘛不睡了再?”

一连问了几问题,符清泉抖抖角,算拉扯笑脸:“。”

“那……不你我床睡儿吧,老睡沙不。”

符清泉很听话站,跟南溪进房换床睡,南溪挪挪步子准备门,却被他牵住袖子:“溪,陪陪我。”

南溪诧异回头,符清泉嗓音嘶哑,一脸的落拓颓唐,坐床边,微倾身子问:“你怎了?”

符清泉摇摇头,轻轻伸手环住的腰,像甫世的婴儿寻找母体似的,在腰旁微蹭,良久低声唤:“溪。”

“嗯?”

符清泉又声了,圈住的双臂却微微收紧。他跟说,今生今世他;他跟说,绝不再做任何伤害的;他跟说一切海枯石烂至死不渝的誓言……他跟说,所有那些他母亲所未的幸福、爱情长久,。

所有一切他无法诉诸口,因造就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南溪的母亲。

他在默默说,果的情感是一不孝,那就将所有的惩罚,落他一人身吧。

果是在床容易入睡,符清泉很沉睡,深眠了两钟头,睁眼正南溪躬身在捣鼓些什。他探头一,原南溪正餐盘的早点往圆餐桌挪。一碗咸豆花,拌着鲜脆的葱、掰细丝的紫菜,有一撮虾皮;加一碟刀切、一碗白粥几菜,是南溪最爱的早餐搭配。符清泉口味差不,是不爱吃咸豆花,换了甜豆浆。南溪见他醒,微微笑:“赶紧床吃早饭了。”

的情景,明明很久已有了,符清泉却在恍惚间,觉南溪句话,仿佛已在日日月月年年间,重复千百次。

他应了一句,却不动身,反握的手,放边轻吻,他人从背圈住,居服的领口被他微微扯,他的顺着颈窝向边游移。那肌肤相接的感觉,犹层层的电火花在嚓嚓响,他扶住的脸稍稍掰向己,顺着那些在脑中早已描摹千百次的轮廓曲线抚拭,南溪轻轻的叫了两声“清泉”,责难、嗔怪的语气又透着满满的无奈。说休的语调,与其说是反抗,毋宁说是撒娇鼓励,符清泉像被注入绵绵不绝的动力一般,立刻生龙活虎。

一回的吻缠绵难分,像是补偿他长久所未满足的愿一般,他的眉眼舌,甚至每一根手指的拂触,每一掌的温暖,南溪说早已是致命的武器,令一溃千。整人瘫软在他怀,偏偏他欺身不碰的腿,轻轻咝了一声,才叫符清泉梦初醒一般,惶急问:“压疼你了?”

南溪摇摇头,一张脸已红跟催熟的桃子似的,符清泉懊恼万分,等确证有触伤处,又一脸求不满盯着,最恨恨:“吃饭吃饭!”南溪忍不住闷头偷笑,符清泉稍洗漱,两人并肩坐在床边始吃早餐,明明一句话说,空气却盈满挥不的迤逦。符清泉吃完己的那份,转头见南溪在一勺一勺的舀豆花,忽冒一句:“我吃豆花。”南溪张口结舌瞪着他,他虎着脸盯着己那碗咸豆花,一副誓碗咸豆花同归尽不死不休的模,老半才反应,双手高端着送他嘴边,差恭敬举案齐眉的步。符清泉却仍眉头紧锁:“我不喜欢咸的,一勺就了。”

那阵势,分明是南溪喂他啊喂他啊喂他啊!

南溪中悲愤无比,却不敢反抗,老老实实舀了一勺送他边,符清泉才绽笑颜,神清气爽喝那勺咸豆花,一点不喜欢的子不。

符清泉环视四周,半晌做惯决策似的宣布:“最近我就住了。”

“啊?”

“啊什啊?”

“什?”

符清泉转脸,觉问题很不思议:“你有你一人讨厌住那?”

“我……”南溪一回神,“我讨厌住是因——”符清泉的眼神瞬间严厉,南溪面半句“你住在”生生给吓回。

“那不就结了?”

南溪说哪就结了,有很问题呢,却被符清泉那变幻莫测的神情又给吓了回,等回神才在很软弱无力的反驳:“我说了现在不是很喜欢你了……你明明就是故意让我依赖你习惯你放不你舍不你……我衣柜已经被你占了1/3你底有有觉啊……”

惜腹诽符清泉听不见,他身活动活动筋骨,又门找了两件衣服进换,一边:“跟我方。”

“咦……今我不是回吃饭吗?”

“了再回。”

“哦……哪?”

符清泉正低头扣皮带扣,抬头脸色已十分认真:“我我妈。”

墓园的路,符清泉停车,在街边花店买了束白玫瑰,淡雅玉,纯洁无瑕。南溪那束花,问:“你帮我买一束不?”符清泉微微诧异,边却不觉绽笑意。那是一的笑容,他跑回花店,一路脚步轻快,连说话的声音飞扬,买一捧险些抱不拢的白玫瑰。付钱花店妹笑问:“有别的喜欢的吗?送你几朵。”符清泉略加思索,从一旁的红玫瑰花束抽一支:“就支。”

他花放在座,拈着那支红玫瑰进驾驶座,折掉花枝,余一朵鲜艳滴的红玫瑰。南溪平日不太扎一轻便的马尾,他便朵花插绑皮筋的方,笑像顽劣孩童一般:“乖,姑娘戴红花。”

南溪伸臂摆万人迷的POSE:“不够,不我就改名叫南二车娜姆!”

符清泉嗤的笑声,一路车郊区的墓园,路旁的芦苇荡,片片白花随风动,像白绒花滚的波浪轻轻摇摆。朝阳的光洒在密密麻麻的芦苇杆,反丝丝的金光,耀眼炫目。轻轻舞动的芦苇花,在风中细细簌簌的声音,像浅浅的吟唱,又似秋日的语。符清泉车停在路边,搀扶着南溪慢慢朝母亲的墓走。

墓园的管理做很不错,符妈妈的墓,更有符清泉常年雇人打扫,是碑刻依旧新。他摆花束,拜了三拜,南溪跟着他另一束花摆,拜了三拜。

南溪知符清泉符妈妈的死一直耿耿怀,虽无确实证据证明符爸南妈做什。前的实是符爸南妈早在南溪生前便已认识;又在符妈妈世两年便结婚,所谓在南溪尚未生便已世的前夫,则一直端端活南溪高考那一年。

有些不仅仅是符清泉一人的,便是回的次数少,南溪察觉,在满觉陇的那,有一丝半点符妈妈曾经存在

(本章未完)

第十九章 暮暮情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