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长相守

不晓了久,被感情完全阻挡在外的理智稍稍回魂,明明舍不温暖怀抱,却忍不住提醒符清泉:“我该医院了。”

符清泉却赖床的孩子般撒娇:“再抱一儿。”

“符清泉。”

“嗯?”

南溪忍了很久,终是忍住,偷笑着说:“原你脸红啊。”

句话说口儿南溪就悔了,因所谓男尊严,就是说一男人在你床是神圣不侵犯的。

不论何何何人,NoMatterWhenWhereWho。

他平你所有的千依百顺,是了换取一一刻你他的百顺千依。

符清泉正准备给点教训,门忽传一声几乎叫两人魂飞外的轻叩声。进门顾着一欢愉,连反锁顾不,符清泉定定神,问:“谁啊?”

“清泉你回了?是我啊,”回答的是杨嫂,让符清泉放,“我儿子今放假,太太说节人热闹,让我带他回一中秋。你回拿月饼吗?那待儿一医院吧。”

“。”

符清泉极简短打了杨嫂,其实是紧张了一阵的,因杨嫂平帮他打扫房间,常常知他一声就己门了,反正杨嫂手脚干净,他不意。偏偏今南溪未着寸缕缩在他怀,若杨嫂正帮他收拾什,岂不糟糕至极?他火速身拣扔在床边的衣衫,手忙脚乱帮南溪穿衣服,人总有一奇怪的趋向,越不该做的情越做,越不该的东西越,比现在他明知赶紧平静气,却越留恋那不经意间触碰的迤逦手感。

若像原那一味忍耐压抑,许,现却偏刚尝甜头,越克制越无法忍耐,仿佛山洪爆无遏制。不晓费了少功夫,总算收拾停,南溪符清泉你我我你,简直像偷情男女险被捉奸的刺|激,确证并无任何不妥符清泉打门,搀着南溪楼,仍有些不放问:“腿……吧?”

南溪猛点头,又努力镇定神,楼杨嫂儿子宇,招呼:“宇校放几假?”

宇未回答,喵呜一声,糖糖不知从哪冒了,往符清泉身蹿,伸爪子抓他,概是了报复他先前的河拆桥。符清泉被它冷不防吓了一跳,一脚踢糖糖:“猫怎怎养养不熟!”

宇被他吓,杨嫂便替儿子答:“休两,最一补课。”转头教训宇,“不叫哥哥姐姐?”

杨嫂的丈夫早先在符爸做车间主任便在他手干活,经济条件一点便老婆孩子从乡接了,给老婆找临工,再让儿子在城读书,教育条件一点。谁知老婆孩子刚接他却意外车祸身亡,杨嫂一人带着孩子,又什手艺,此符爸已盘工厂经营,厂忙正愁人照顾,南妈杨嫂带着孩子怜巴巴的,便介绍符帮佣。杨嫂的儿子宇现在读高中,习挺功,就是老实不太说话,被杨嫂训斥越紧张,老半才憋句“符哥、南姐姐”便了文,愣愣着他俩不再说话。

符清泉被他母子俩瞪尴尬,那该死的猫不屈不挠他做斗争,他很有些此无银掩饰:“我接南溪一医院,回拿月饼,”话此处觉月饼在房中,干笑两声,在杨嫂似乎因见儿子太高兴,并未察觉什,说:“那你再等我一儿吧,我早门前定了一锅汤,准备带医院。”

无形中替符清泉解了围,符清泉南溪放,坐沙宇聊。谎话是说遛了己相信的,况且符清泉本就善掩饰情绪,今不是被杨嫂打了措手不及,稍有间缓冲立刻镇定,宇谈了十分钟习的,给糖糖喂了点猫粮,杨嫂厨房收拾了,符清泉便车载医院。

符爸的手术恢复不错,监测各项指标正常,但进食仍有困难,喂些稀饭汤水。见符清泉南溪,符爸情绪异乎寻常的,言语艰难,却兴致高昂不停说。符清泉知父亲一喜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又回,二喜老婆儿子,“万兴”的势头,令符爸有一脑溢血值的子。概人老年,便宅平安有着比任何候更甚的执念,就比武则老年李武两子孙立丹书铁券永世,却忘掉誓言了就是破一亘古不变的实。符爸现在亦此,符清泉肯口叫一声妈,他便一厢情愿认从此合满了。

的理,符清泉明白,正给父亲喂食的南妈,再不偷瞟他的南溪,他便附着父亲马行空的言谈,陪着他聊不着边际的。

记忆,许年未曾有一中秋,此宁静,他将此托与明月,明月同照在他田。

中秋符爸仍在医院休养一段间,符清泉便几头忙,每医院点卯是必不少的了,见了面符爸肯定又问公司的情何了。符清泉中虽明了什人捣的鬼,却碍关系,不明说给父亲听,一意打哈哈敷衍。公司那边忙跳脚,他一直工厂往内本较低的区转移的法,终放手干一场,但一,他亲选址及方政府联系是必不少的了。若在往年他忙习惯了,今刚南溪有了质的突破,正胶似漆着,怎舍离?老骨科夫的推拿颇有效,南溪的腿伤复原比较快,许就是因复原太快了,倒让他控制不住。尤其最近符爸住院,南妈方便计搬医院照顾他,杨嫂符清泉毫无约束力,他连不回夜的理由不着编了,直接摇摆便南溪边住了。

南溪现在总算明白先前符清泉究竟有克制了,从那点了头,符清泉便表现完全不知餍足。每次南溪快哭了,皱着一张脸问:“你最近不是很忙吗?休息……”他倒很意说:“你知什叫永动机吗?哦……你物理不,关系,我教你,永动机的原理就是输的量输入……”

机械的人,物理基础确实相不错,符清泉先教的是活塞运动,是杠杆原理、滑动摩擦力静摩擦力的异同,有受迫振动共振……南溪呜呜哭,说我知己物理不是填鸭教是有害的呀!有符清泉才肯饶,不话虽此,南溪仍暖暖的,因符清泉在几乎无法抑的候,仍保持着尽量不触碰伤腿的姿势。

最惬意的光,莫在符清泉班买几菜,回一洗手调羹汤。丁护他己厨,乐清闲,原说的薪水分毫不差,少了做饭晚陪住,简直是白捡了便宜。况且南溪的胃口早被符清泉杨嫂养叼了,住研习社吃食堂倒罢了,吃住菜却比谁挑剔,轻易伺候不。比今符清泉因往海外的几集装箱货亲审,法按回,南溪吃着丁护做的菜,怎觉不是味儿,符清泉说晚带宵夜给吃,买的芝士蛋糕又不合口味。两人窝在沙剧,前几追的极带劲的BBC历史剧,今意兴阑珊,符清泉无奈问:“饿?那底吃什?”

南溪撑着巴了老半终一:“双皮奶。”

办,符清泉松了口气,现有一常的粤菜馆,打外卖电话就是,手机刚摸,南溪便凑一脸哀怨:“我吃你做的。”

符清泉难:“做。”

南溪一口咬定:“做。”

“有吧?”

“有!”

符清泉破脑壳,难不是原他随便弄了东西,忽悠南溪是双皮奶?他干的挺的,年纪的候,随便弄几原料,做像菜或点的子,找电视提的牛逼菜名安,晓他做了什东西骗南溪说那叫双皮奶!他及找理由忽悠,南溪又凑脑袋,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着他,充满着一“前些千依百顺的现在让你了手立刻态度就变了果男人一东西”的控诉。他脊背不由一凉,赶紧点头:“了,双皮奶是吧?马就做!”

借口卫生间,偷偷搜了一菜谱,原料简单,牛奶蛋清白砂糖即,冰箱现有。琢磨完菜谱确定做,符清泉便神清气爽从卫生间,南溪踮着脚走帮他系围裙,活日式甜女仆的无辜爱表情。符清泉默念着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倒了一碗牛奶锅煮,再准备蛋清,因神不宁浪费了四鸡蛋,最终分离两蛋清,加糖调匀。煮奶皮的牛奶稍稍摊凉,刺破奶皮牛奶倒,蛋清搅匀再倒回,等奶皮浮,再放锅隔水蒸。一系列步骤完,

(本章未完)

第二十章 病情变化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