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旧情复职

纸页有许戳很深的墨点,概是符清泉郁积极点,落了笔又不知写些什,才压些墨点的。

傻子。

“什呢?”南溪太入神,连符清泉进未曾察觉,他从身搂住,轻声问。等清南溪停留的页码,忍不住轻咳了两声,不着痕迹揽,顺手阖那本日志,捏捏南溪的腮帮笑,“啊哈,快就查岗了啊?不查手机啊,短信啊,email?”

南溪眼泪掉越厉害,又忍不住笑,捶着他口嘟哝:“讨厌死你了!”

“我一点啊,我一点我连Email密码告诉你?”

“符清泉!”

“Yes,Madam!”

南溪他迅速转严肃认真的表情,忍不住扑进他怀,符清泉温香软玉满怀,口不依不饶:“点,点,待儿我见人呢,你你满脸眼泪鼻涕的……”

“符清泉我讨厌你。”

“啊?”

“我的什你知,你的什我不知!”

符清泉举手投降:“娘子知什?工资卡吗,从月我始?”

“符清泉!”

“不财务查查我的工资条,免我攒房钱?偷偷告诉你我年薪是象征的有一块钱,每年主靠分红你查清楚股票,一般人我不告诉……”

“不转移话题!”

符清泉放松怀抱,抽两张面巾纸给擦脸,问:“那你知什?”

南溪撅着嘴,老半才问:“什叫无知,什叫迷悟?”

符清泉一愣,旋即进南溪正在翻的日志本,笑:“意思就是说,我打就认识你,所你,完全是因我见世面;因我见世面,不晓外面的世界有那姑娘,所一门思死塌跟你走了……”

话音未落南溪便虎脸了,眉拧做一团,狠狠瞪着他。符清泉见就收,立刻换了副口气:“我那儿不是病急乱投医嘛,随手乱写的。”

“你列了长一张名单……”

“那我不是舍嘛!”符清泉轻声哄,“别生气了啊!”

“我不是生气,”南溪抽抽鼻子,停顿半晌闷声,“万一是真的呢?”

“什是真的?”

“你就认识几女人……”

“呵!”符清泉不知该何表情,女人的思太难猜了点,“你不我马认识几?”

“不许!”南溪立刻从哀怨变身河东狮吼,“有胆子你试试?”

“不就结了?”符清泉倾身攫住的,点点吮吻进,所谓熟生巧,接一系列动便行云流水般了。等他一双手又伸不该伸的方,南溪才惊悟:“你办公室是玻璃的!”

急差点又哭,符清泉掐住巴往外一扭:“,哪?”

南溪才觉栋楼的材料很是独特,远望那些玻璃透明似的,像蓝白云的一梦幻城堡;等进了办公室,近处再,视觉便像磨砂玻璃的效果,不清墙壁另一侧的人究竟在做什。刚被奇妙的建筑材料吸引住,符清泉又趁势攻占不少领,南溪忍不住抱怨:“你最近……敢说前认识别的女人?”

一月南溪充分认识吃长斋的人一旦破戒有怕,相比些日子符清泉所表现的狂热,中秋节那的场面算儿科。南溪有偷偷,那几年他是怎的?他住有一墙隔,他又是的年纪……些南溪便不忍拒绝他,幸他有分寸,顾忌的腿伤,因,南溪甚至不敢告诉他,其实己已经蹦跳了。

常常故意无理取闹审问他几年有有认识什女人类,符清泉素行动回答。在今是在办公室,符清泉除掉西装领带始吻,手虽有些意图,却是吓吓。

电话铃铃响,秘书转的前台内线,符清泉脸色很不爽,一接便听前台接待焦急的声音:“符总,你在办公室吗?太太找你,我及电话,已经冲了。”

“太太?”符清泉一反应,“哪太太?”

“就是,就是……就是您的继母。”

前台接待概了半才找合适的字眼形容南妈,符清泉不及思考,又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吓。平有人敢直接闯他的办公室,是有反锁,被南妈直接闯进。他着一件衬衫,搂着衣衫微乱的南溪,南妈顿脸色铁青,冲啪啪两耳光抽他脸:“你畜生!”

符清泉捂住脸,未明白南妈何找,南妈已拉南溪哭:“是妈妈不你,你放,妈妈再不让禽兽不的东西碰你一根寒毛!”符清泉料南妈已有误,连忙拦住南妈的路,解释:“阿姨,有话我慢慢说……”

“说什?”南妈厉声,“你那些花言巧语,跟你爸说!我警告你,你再动我女儿一根指头,我跟你拼命!”

一边叱骂符清泉,一边抓住他的头,拳打脚踢,南溪被母亲近乎疯狂的状态吓住,连忙拖住母亲:“妈,什了?我……我别在闹,回再说不?”

门了一条口,并有什人敢围观,但知伸头缩脑的一点不少。南妈往外瞅瞅,又恨恨瞪符清泉一眼,拽住南溪一路疾步工业园,了车司机问:“太太,回吗?”

南妈点点头,又摇头:“不,……找酒店吧。”

司机车掉头,问:“凯悦?”

南妈嗯了一声,两分钟又改注意:“先回。”

再两分钟又说:“不,是医院。”

南溪见母亲情绪稍稍恢复,才:“妈妈,你,其实我,我哥……我俩已经在一了,他,他我很……”不知该在母亲面前何称呼符清泉,前单说一“他”字,现在又觉既已准备符清泉在一,总征母亲的同意。母亲今此怒,一定是因素符清泉关系不睦,又从什蛛丝马迹现符清泉……脑子千头万绪,连话便说结结巴巴的,南妈却止住的话头,眼泪忍不住又掉:“是妈妈害了你,果不是妈妈嫁给那良的,你不跟着我受苦。你放,妈妈次跟他离婚离定了,你不怕他再拿妈妈威胁你!几年我存了点钱,你什,哪,妈妈养你。咱不受他气,啊?”

南溪惊说不话:“妈,你说什离婚呢?”

“我已经让律师准备了离婚协议书,马我医院,跟你爸爸——跟他离婚。”

南溪打就见父亲,所再婚南妈让改口,立刻便改了,并未觉有任何不妥。今听母亲提离婚,一的便是符爸的病情,连忙:“妈,爸爸做完手术不两月呢,医生说他不受刺|激的。”

南妈听一说,刚止住的眼泪又掉,南溪觉几日不见,母亲像陡间老了十岁一般。记候母亲是很严厉的,动不动就打屁股,嫁给符爸,在常板脸教训,孝顺符爸,不给符清泉脸色。有候甚至觉母亲严厉了头,教育规行矩步,言行举止像淑女,食不言寝不语,像假人一般。现在呢,现在的母亲,陡从强势的主妇变凋谢萎缩的老太太,捧着脸哭不已,陌生叫南溪骇怕。

“我嫁给他,你有处,”南妈哭稀哗啦,“你说我孤儿寡母的,受他年照顾,就算他口说不求回报,我总知感恩吧?我那份工,养活你就算不错了,哪儿有力给你买衣服、报补课班,你高中,销又了,寡妇门前是非,我总找靠山……我真他养了畜生儿子!是妈妈本,我一女人,在工农兵什,挣不钱……”

南妈妈说着又哭,撕裂肺的,南溪早年的光景,其实那所谓“艰难”的生活,已记不少。印象是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情,符妈妈带符清泉街买衣服,晚穿回,南妈总生气,叮嘱不随便收外人的礼物,很奇怪反问:“符爸爸符妈妈是外人吗?”南妈听说,往往就不说话了,二必定带着门谢,逼着背那些感谢词。现在南溪早不说了些什,感觉那些话很客气生份,总让几符妈妈符清泉觉不意思,像母亲给己丢了脸一。

现在回,南溪终有些醒悟,原母亲那候,

(本章未完)

第二十一章 长相守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