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南溪在苏州的流习年底才结束,符清泉便每周末苏杭两跑,尤其周日午南溪有演的间,那是雷打不动的督阵的。熬年尾,苏州边的演暂告一段落,符清泉帮收拾行装回年。

回杭州的候,恰巧头一雪,路积雪初融,车从西湖边,符清泉忽停问:“走走?”

路积雪已被扫,倒是沿路的店铺顶,一条一条的白绫,间或有初融的雨水滴,有雨水从残荷枯枝轻轻落的细簌声。

与云,水与山,长堤一横,行人三两。

符清泉拥着南溪沿湖慢行,忽伸手指着远远的冬柳:“你——”

柳树,长凳,坐着的居是门锻炼的符爸南妈。

二老坐在垂柳的长凳,神色祥,不知正在说着什。

一生模的男孩,抱着三脚架,前符爸南妈比划了些什。远远的着,猜概,因顺着符爸南妈的方向,落日熔金,长幕。

那位生概是符爸南妈模特,拍一副夕阳无限的相片。

南妈摇了摇头,不乐意,符爸却笑,似乎在劝南妈。

男孩不断调整角度,按快门,南妈不住瞧向符爸,嗔怪说些什,符爸则是笑。

那神情让符清泉王波写给李银河的情书:一你,我张丑脸就泛微笑。

那是他中世间最动听的情话。

符爸中风脸孔已有些失衡,此此刻,青孤峦,平湖水,张笑脸的背景。

唯一的缺憾,是张老脸泛的微笑,不是他的母亲。

是符清泉已,坦面的不完。

侧身街边的海鲜店,硕的龙虾招牌一闪一烁,符清泉挽南溪的胳膊笑:“,跟我一说:You are my lobster!”

南溪茫问:“lobster?干嘛,晚吃龙虾吗?”

符清泉笑着点头,挽着南溪的胳膊,像两龙虾钳子套钳子似的横着走:“嗯,晚吃龙虾!”

You are my lobster,晚吃龙虾,符清泉觉,真是一妙的组合。

南溪考虑着清蒸是红烧,那边符爸他两人,兴冲冲招手叫他,又那拍照的男生说:“帮我拍一张全福,不?”

摄影的男生点点头,调节镜头取角度,南溪忽偏头向符清泉:“符清泉,头低。”

符清泉不解,稍稍倾身,南溪狡黠一笑,在快门按的瞬间,踮脚印他薄削双。

着符清泉陡睁的双眼,南溪暗握紧双拳:一直被强吻的岁月,将从今结束了!

每人有梦。

每人有遗憾。

我的梦有许,候曾希望己长了科,数或物理,果数理化是强项,科的梦却未达,混了份科技工者的工。

我的遗憾有很,其中最令我怨念的便是,我有哥哥。

希望有一哥哥的念头,源在校被欺负,其他有哥哥的女孩,便有人敢欺负,因人的哥哥替妹妹头。我有哥哥,告诉老师是有的(有感现在的校园欺负件嘴一句,许长告老师就一了百了了,其实错特错,告老师换变本加厉的欺凌),唯一有效的,便是力更生。终有一次我忍无忍,在一位仗着己有哥哥姐姐常年欺负我的女孩又找茬,奋卫并打见血,翌日的长我告状,我被痛殴一顿。但从此,女孩见我绕走。

行解决了些情,我期盼有哥哥的念头,却与日俱增了。

许年我曾经问许朋友,在你的幼年,曾希望有一哥哥,无论艰难险阻,让你躲避在他的羽翼?

我才知,原希望有一哥哥,并不止是我一人的残念。

另一遗憾是我有青梅竹马。

我的童年,回便同一片空白,在有玩伴的孤独中,书本消磨岁月。

再,读书、恋爱,分手,此,认识了很有青梅竹马的同,缠着给我讲故,几乎无一例外是黯收场。校见了毕业劳燕分飞的情侣,更接受了世并无什永远的实。有便,现代此快节奏的生活,哪有什青梅竹马终眷属?

一认知在某次饭局突被颠覆,一位情甚笃的帅哥,带女朋友赴宴,随口问:“同?”

帅哥思索良久,不知该何回答的模。我念一动,便问:“认识少年了?”

“二十年吧。”

我那位帅哥朋友很是有款有型,每次玩是倾倒LOLI一片的人物,他女朋友我则是一次见,娇俏爱,远观十分登,近亦是一造设的璧人。

所“二十年”的回答,让我便有拿着话筒冲采访一顿的冲动。

吃完饭KTV,帅哥精陈奕迅的情歌,唱深情款款,女坐在我身旁轻轻他打拍子。

中途女接公司电话,约有什情谈,门讲电话。帅哥话筒递给旁人,走始泡茶,等女讲完电话进,正准备问我哪有饮料,便原己座位泡的茶,笑着端饮,眉目间尽是脉脉温情。

散场我恰同路,迎面有衣衫褴褛的老年乞者,给了零钱帅哥突问:“觉不觉老头长很像我的那电视剧的……”

他俩相视一笑,一唱“鞋儿破,帽儿破,身的袈裟破”。

的默契,令我瞠目结舌。

错,就是那候,我始有写本书的念头。

因我始理解帅哥在面公司行政、人、财务各部门女同隔三岔五的关所表现的极度无动衷的态度。

再,我在帅哥的许工具书,边角“清泉溪”的印章。

,正是我写《挚爱》的动因。

有读者觉我符清泉太软,南溪此轻易便原谅他,实在很不解气。

我在认同所有女应该独立主尊爱强的前提,同认同世界存在那一生生相许、独一无二的爱情。

他是方的lobster,你不因你的lobster的钳子曾伤你放弃他。

希望每人找他或的lobster,黄昏夕阳的年纪,钳子套钳子,一横着走。

第二十四章 两心知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