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第三十四章 春莺啭

二月的天气,已渐渐宜人。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路旁的积雪消融,露出青草嫩绿的颜色。

锦衣玉冠的青年骑马走过乡间,细长的璎珞饰在马身,一柄长剑挂在腰间,俊秀的面容高贵而不乏英气,引得田间劳作的乡人注目,几名在路旁采桑的女子亦忘记了做活,满脸倾慕。

“这莫非是哪家出来踏青的公子?”一人红着脸,啧啧称赞。

旁边一人想了想,摇头:“这等偏僻乡邑,哪家公子肯千里迢迢来踏青?”

银铃般的笑声在身后低低传来,青年似未觉察,只将双眼望着前方。

几棵柳树立在路旁,青翠的枝条掩映着青瓦的檐角。梢头,一杆酒旗高高地挑着,迎风飘荡。

青年看看那里,也觉得腹中饥饿,待行至酒肆前,他将马栓在柳树上,径自入内。

店主人满面笑容地上前招呼:“郎君请坐,不知郎君用膳还是饮酒?”

青年往旁边看了看,挑一处洁净案席坐下,对店主人道:“可有肉?”

店主人答道:“还有些肉糜。”

青年颔首:“来些肉糜和米饭,再上二两春酿。”

店主人答应,朝堂后走去。

“……乡野之地,虽无胡姬压酒献舞,酒味却是正宗。”一个带笑的声音传来。

青年侧头视去,另一张案席上,三个布衣之人正在饮酒。

听得此言,正中一人咋咋嘴,摇手道:“甚胡姬,纨绔靡风。若说京城,我出来前可听说了一件大事。”

“甚事?”另两人忙问。

“今上将长公主许给了大司马长子,长庆侯顾峻。”

这话入耳,青年眉梢微微扬起。

“大司马长子啊……”一人咽下口中的食物,道:“顾氏英杰辈出,先大司马大将军及大司马皆功勋盖世,可要说年轻一辈,还当数武威侯。”

“武威侯啊!”话音刚落,店主人端着酒食出来,一边呈到青年案上一边满脸自豪地说:“我们武威侯可了不得,羯人、鲜卑都是他赶走的,郡里还特地给他立了祠!”

三人皆笑了起来。

未几,先前说话的人重重叹了口气:“可惜天妒英才,零陵一战,大司马与武威侯俱折,大不幸也!”

“可不是。”旁人接口道:“濮阳王实可杀。”

“我听说濮阳王是降了?”一人好奇问道。

“降?”店主人满脸不屑,道:“濮阳王可是武威侯率部生擒的,降的是其子。濮阳王前头才败,他就领百官递了降表,朝廷还封了个大庶长。”

众人唏嘘一片。

“这等人,说他作甚,饮酒饮酒!”一人摆手道,拿起酒盏。

其余二人皆笑,各自举盏。

才吃得半酣,邻近传来几声清脆的碰响,望去,却是那名锦衣青年付了钱物,起身离去。

“郎君慢走。”店主人殷勤地在后面送道 。

“此人是谁?好一身仪表,打扮得倒似个京中子弟。”一人望着那青年的背影,喃喃问道。

旁人闻言,“嘁”一声地笑他,不以为然:“乡野之地,哪来的京中子弟,你去两趟京城转晕了吧?”

那人亦笑,继续饮酒不提。

日头正正挂在天上,不久,被漂浮的浓云遮去了脸庞。

王瓒抬头看看天色,片刻,朝系着青云骢的柳树走去。路旁,一树桃花开得正盛,王瓒伸手折下,踏着乘石骑到马上。

武威的乡间虽偏僻,景色却是不错,有山有水,听说再过几十里就有海。

那小子做人虽少些情趣,挑地方的眼光还是有的。王瓒心中想着,看着周遭风物,将桃花枝条在指间闲闲地翻转。

去年,他从巴郡回到京城时,正遇上顾昀出殡。

满城尽素,恸声震天,顾昀的丧礼可谓隆重。

不过,王瓒并不相信完全顾昀真的死了。

因为他一直未看见姚馥之。

对于她的去向,大司马府中的人说前些时候已回了颍川,因她有孕,家中担心路途遥远又哀伤过度有损身体,故而未将她接回。王瓒曾遣人去颍川打听,待打听回来,却又是一团迷糊,说姚馥之已离去,并不在府中。

不过,姚府的人还说,馥之离开时,乘的是谢府借来的软榻暖车。

王瓒径自找到谢臻。

一番软磨硬泡,谢臻终于答应告知他馥之的去处,不过,条件是要他转让手中的一所屋宅。

想起那屋宅,王瓒心中便似淌血了一般。京城西面,占地十亩。王瓒买来时费了好大一番心机,花五十万钱买到了手中。本想留着做个家底,不料谢臻开口就要这宅院,出钱不多不少,也正好五十万……

狐狸。

王瓒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心里暗骂。

这时,道路在前方分做了几个岔口,王瓒怔了怔,将青云骢的缰绳拉住。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上面,谢臻的字迹清俊,最后一行写着“过酒家,东行十里。”

十里?王瓒往身后望了望,估了估路程,再看向那纸上,目光几乎将那字迹穿透,渐渐地,一股无名火气在胸中聚起……

“阿芊!你再乱走,当心摔伤了,阿母灌你吃扁鹊的苦药!”一个中气十足的童音远远传来。

王瓒望去,田野中,两个孩童正在追逐。王瓒无暇理会,正待转过头去,一个念头倏而闪过脑海。

扁鹊?心中一个激灵,王瓒猛然打马,朝那边奔去。

见到一个陌生人骑马骤至,两个孩童止住步子,警惕地望着他。

“小童,你说的扁鹊在何处?”王瓒弯弯嘴角,问道。

孩童两相觑了觑,没有作声。

王瓒看着他们,想了想,伸手向马背的包袱,想取些米糕。

“你……你可是仲珩?”这时,较大的孩童突然出声道。

王瓒一怔,随即大喜。

“你怎知?”他问。

孩童笑了笑,转过身去,朝一丛一人高的草间大声喊道:“扁鹊!仲珩来了!”

王瓒睁大眼睛望去。

未几,那草间,一人直起身来,拿着镰刀顶了顶头上的斗笠边缘。

“嗬!君侯!”阿四看着王瓒,笑容满面,露出两排白牙。

风低低地吹过,凉丝丝的,带着初春湿润的草木气息。

小道泥泞,阿四坐在牛背上,嘴角悠哉地斜叼着一根青草,后面叠着一捆新割的菖蒲,手里不时舞着竹鞭。

王瓒骑马跟在后面,看着他,少顷,问:“你怎成了扁鹊?”王瓒在马上睨着他,问道。

阿四回头,笑了笑道:“阿姊与人看诊不便,我自然就是扁鹊。”

王瓒扬起一边眉毛,无所表示。

“郎君听说君侯要来,往后山猎些野味去了,教我来此迎候。”阿四补充道。

说话间,道路前方出现一片竹林,修竹疏疏密密,后面隐现着屋宅的檐角。

“到了。”阿四笑呵呵地对王瓒说。

白沙为径,蜿蜒向前。

光照透过青翠的竹叶,在王瓒脸上变幻,他望着前方,双目渐渐深黝。

木门敞开,二人相依立在前,身姿如璧。

看到王瓒,他们面上笑意绽露,恰若从前。

溪水潺潺,清凉地穿过院中。

草庐内,一只红泥小炉炭火正旺,上面的瓮里,酒香浓郁。

“……他送信来,我以养胎为名回到颍川,一直等到上月,他才来寻我。”馥之身着裘衣,坐在厚厚的蒲草垫上,声音娓娓。

王瓒坐在对面,没有说话,目光沉凝。

“那毒实在重,”顾昀将王瓒的酒盏盛满,缓缓道:“我养了整整两月,箭疮才愈合。”

王瓒看着他,只见他眉间神色舒展,与身上的布衣相衬,一如既往的俊朗,却多了几分平和。目光微微流转,他看向顾昀身旁。馥之正在布菜,低眉间,只见面色红润,乌发间,露出玉簪莹洁的色泽。

“如此。”王瓒颔首,吸口气,转开眼去。他看看四周,笑笑:“这宅院倒是不错。”

顾昀顺着他的目光视去,唇角微勾:“乡野之地,购置些田产本不须多少花费。”

“说到田产,”馥之忽而想起什么,问王瓒:“元德信中说他正为蔡丞相之女在京中寻住处,不知可寻到了?”

王瓒讶然,持盏的手停了停。

“阿姊!”这时,一个声音传来。阿四在庖厨前向这边大喊:“肉炙该加料了!”

馥之应了一声,对顾昀轻声道:“我去去就来。”

顾昀微笑颔首。

馥之莞尔,向王瓒一礼,起身离开草庐。

王瓒饮下一口酒,目光瞥去,她的脚步缓缓,腹部的凸起已不再隐蔽。

“她近来挑食,煮食放料,必不肯交与别人。”顾昀向王瓒

(本章未完)

第三十三章 陨落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