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阡陌日记

惟王五年六月十六日晴 多云

我自从上了大学,就很久没有写日记,今天写这个,是来到这里之后的第一次。

其实我早就想写,只是每每提笔,总不知道写些什么好。后来有了审,这个小家伙占去了我几乎所有的时间,就更加没了想法。

但是现在,我觉得应该记一记。这个时代没有各种视频、照片和软件,日子过去之后,一点痕迹也不会留下,反而会让人有好好记叙它们的心情。

说是日记,其实不算日记,因为我不可能天天记。

不过写一写也无妨,反正侣看不懂。

审终于睡着了,他最近很好动,总想着我带他出去玩。神奇的是,他似乎已经把高阳宫里面认了个遍,不出宫门,他绝对不会觉得已经出去了。

他是去年十一月出生的,到现在,刚满七个月。我不知道他的公元生日是怎么算,所以从前沉迷的那些星座知识也完全没有了用武之地。不过王宫里的卜尹和巫师都是行业高手,审出生之后,又是问卜又是舞傩,折腾好几日。最后,侣还命人作了器,把卜问的结果记在上面。尽管我这当妈的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大家都说审像我,但是细看五官,却无一不是侣的影子。

他出世的时候,我知道,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和侣在一起的时候,他当政已经两年,却没有一儿半女。这个时代,繁育后代是头等大事,一个没有子嗣的人,就算他是个国君,也会因此被认为不合格。

虽然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但我知道他背负的压力。如果换做别人,那肯定是努力把后宫塞得满满的。但是侣为了我,却把后宫遣散了。所以我知道,这也是我的压力。

我以前并不是很喜欢小孩子,也无法想象自己有了孩子之后,生活会变成什么模样。但是从怀孕开始,想法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转变。特别是胎动之后,我会不由自主地为他考虑,想许多事,这个时代没有孕检,我只能跟着记忆里的各种知识走,心里却始终惴惴,不知道他会长成什么样子,有一阵,我甚至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各种畸形儿和先天病。

直到审呱呱坠地,看到他健康又平安,我才觉得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

他是个男孩,对于侣的意义可谓重大,就连一向不待见我的穆夫人,也开始有了好脸色。

她大概是这王宫里我最惹不起的人,这个人偏偏是侣的母亲。

自从去年的刺客事件,我们一直处于互不相见的状态。其实我并不反对跟她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但是侣坚决认为没有必要,穆夫人也不愿意,在执拗这一点上,二人十分忠实地体现了遗传特征。

但是审出生之后,穆夫人竟是第一个来探望的。

看着审,她满面笑容,慈爱之情溢于言表。当然,我知道那并不是为我。这以后,穆夫人就常常来高阳宫。她是长辈,又是过来人,如我所料,对于如何养育幼儿,她有很多指点。但是观念有别,我觉得有些看法并不科学,所以没有事事听从。

穆夫人是个聪明人,发现我没有全盘接受,言语间果然不满。我早已经想通,一概报以笑脸,把面子功夫做足,反正并不指望她真的会喜欢我。

我知道,穆夫人已经表现得很好了,而如果审不是男孩,她不会表现得这么好。侣的子嗣问题,一向是她的心病。

对于我而言,侣是男是女没有什么所谓。

但我知道我很爱他,我每天都会盯着他看很久,哪怕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睡觉。

他的面容和一举一动,都让我觉得可爱无比,世上竟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行了名子礼之后,侣就名正言顺地把审立为了太子。而从此之后,我就无法避免地会去想后来的事。

庄王后面是共王,我想,若无意外,审大概就是共王了。

在孩子刚出生之时,就知道他后来的人生轨迹,这并不是一件多值得高兴的事。爷爷也曾经评价过楚共王,说他是一个没有多大才能的人,继位时的年纪又不大,以致楚国政治被一干大臣牵着走,碌碌无为。

想到这个评价,我曾经难受过,但并没有持续多久。

自从在樊国遇到惠容,我对史书里的知识就已经不再看重。它记叙的,只是一个轨迹,那里面没有我。而我出现之后,一切都有可能改变,最有力的证据,就是这个樊姬的名号。

如果没有我,郑姬、越姬还有后宫里的姬妾如今应当还在。侣当初停宴罢乐,不入后宫,是因为要发奋图强,做出模样取信于国人。而后来对外伐庸取胜,对内收拢了王权,后宫的事务就会回到正轨,游聃父将惠容献来的时候,侣也不会拒绝。

我时常会想起平行宇宙的概念,相同的人物、时间、空间,因为一件事的不同而产生蝴蝶效应,造成迥然相异的结果。

如果是这样,如果因为我,史书上的事也都会偏离……要是从前,我也许会想,这真是荒谬。但是现在,我抱着审,他的身体小而柔软,温暖真实。这世界上,不会再有任何东西比他和他的父亲更重要。

我觉得,我正在变得坚强。如果注定会改变,我会毫不犹豫地帮助我心爱的人,实现他们的愿望。

哦,对了。我今天干的最主要的事,是给审画像。

没有相机是个遗憾,不然的话,我可以为他做相册。幸好我的素描功底还在,宫殿里也有些冬天用剩的炭,试了试,勉强可以画。

侣对新奇事物的接受能力是很不错的,他没有反对,还在我旁边,看着我把画完成。不过这个人太喜欢提意见,又不爱闲着,从构图开始,他就唧唧歪歪不停,这个线是什么意思啦,那个点画来干嘛啦,不能画侧脸啦……最后,我忍无可忍地告诉他,我要画的不是宗庙墙上的先君遗像。他知道我不高兴了,一脸委屈地去抱审,让他配合我干活。

画完的时候,我其实不太满意,木炭和木板,终究比不上铅笔和纸。但是侣很感兴趣,把画拿在手里,对着审看了又看,问我,“你那相片,也是这么画出来的么?”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回答,“差不多。”

“我也要。”侣把画像交还给我,不容拒绝地说。

我知道,明天要做什么,大约也定了。

真是有意义的一天啊。

番外一 阡陌的背包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