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宸番外 夜蝶(完)

他看待我,甚至没有乐儿看待我那般亲近。

乐儿总是在我身畔,笑得很开心,红润润的嘴唇上扬着,弯着可爱的弧度。

“叔叔,叔叔……”他抱着我的面颊,香着我的脸,将大片的口水留在我面庞。

而他稚拙的声音,则比苏影始终很冷静的声音更暖人心肺。

或者,是因为我太过清楚,我在苏影身上,即便付出再多,早晚也会被视若敝履吧?

乐儿呢?

若他在我身畔长大了,应该,不致像苏影那般,一颗心,只在柳沁身上萦系……

抱着他小小的身体,只要微微地一笑,他便会格格地笑出声来,那笑容居然也是温暖的。

可惜,连乐儿也不属于我。

他是苏影的孩子,当苏影回到柳沁身边时,乐儿也将离开我,以我和他们二人的尴尬关系,只怕从此连,见面的机会都很少,很少。

果然,柳沁被放出的第一天,苏影便来和我告别。

“对不起,我想起他来了。他是我……结发同心的人,我不能背弃他。”

苏影并不会绕圈子说话,即便他并不忍我满心被他扎得血淋淋地疼,他还是按他一贯的禀性,说得直率而坦白。

我没有留他。

一个愿意为情人生殉的人,我留不住,也没有资格去留。

我喜欢苏影,可自认绝对做不到他的那种极端,所以我只能默默为他打点准备好日常的衣衫包裹,再在包裹里放上他最爱喝的几种茶叶。

“柳宫主伤势没好,乐儿淘气,未免吵了他,不如就留在这里再住上一阵吧!”

我原来只是试探着留一留,并不指望他答应。毕竟柳沁住在晏家,晏逸天虽然失势,可下人奴婢并不少,乐儿带去,绝不会无人照顾。

但出乎意料地,苏影竟答应了。

他的黑眸清冷中埋了淡愁,看着我时显有愧色,必是负疚甚深。

他本就是个实心实意的男子,并不像我,走一步,都在想着下一步该走的棋。

以他的个性,若在江湖行走,只怕会吃亏不少。不过他有柳沁。

柳沁会护着他,在彼此温暖目光的注视下,白头到老,拥有着我毕生都不可能拥有的幸福。

可我并不认为,他是因为负疚,才让乐儿继续陪我。

后来眼线打探来的结果,苏影白天陪着柳沁,晚上则独宿于客栈。

那么,晚上陪着柳沁的,必定是晏逸天了。

他为柳沁付出了那么多,柳沁心怀负疚,自然希望加以弥补安慰;而难得的是,苏影竟然肯放下身段,悄悄退避开去,留下足够的空间给自己的心上人与其他男子相处。

以苏影外刚内柔的个性,如此做还可以理解;可我却无法想象,那个性情爆烈占有欲极强的柳沁,怎肯把自己最心爱的影儿打发在客栈里休息?

除非……

除非柳沁不知道苏影已经恢复了对他的记忆,认为苏影暂时还不愿接受他!

苏影……

阳光下,临水的轩窗畅朗大开,池子里的红鲤,不时转上来,吐出一串串的水泡。

那透明的水泡,如一朵朵花儿浮上,又一朵朵凋零殒灭,绽着细细的飞沫,竟无一例外。

腕中的乐儿,够着头看了一会儿,咧着嘴笑:“鱼……吃鱼……叔叔!”

他抱起我僵冷的脸庞,又香了一下,却是向我要鱼吃。

只这孩子需要我,抱着最纯粹的赤子之心,温暖耀人……

当南诏的使者,带回晗儿失踪,可能失陷在白教的消息时,我第一想法是救人,然后就想到了苏影。

我注定了,牺牲所有,也得不到他么?

甚至,连乐儿也留不住么?

眉眼清秀的乐儿,生得和苏情、苏影,颇有几分相似……

乐儿,至少,我想留住乐儿……

苏影知道了晗儿失踪的消息,沉吟了片刻,果然提出,要去南诏,相救九公子。

他一直对我负疚良多,尤其在知道我从岳弄川手中救下柳沁之后,他比我救了他自己更加感激不已。

感激而已,甚至不足以让他在柳沁分心和晏逸天相守的夜间,回到府中来陪伴我。

他宁可选择孤独地在简陋的客栈度过一个个冷寂难熬的夜晚。

南诏,白教,传说中手眼通天的大祭司,被南诏子民盲目崇拜的白教教主,妖媚无双用蛊如神的白教圣女,再加上叶慕天、不夜天等人,苏影独自前去南诏,无疑是危机四伏,劫难重重。

让苏影去救晗儿,本是我的计划。

如果他不幸死了,我不是就解脱了?

从此不用去思念,不用去牺牲,不用去渴求根本不属于我的温暖。

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个计划被付诸行动时,我的心口那么痛,那么痛,痛到我流着泪,甚至直不起腰来。

苏影抱住我,惊慌唤我时,我吻住了他,一遍一遍地告诉他,我喜欢他,喜欢他。

然后醒悟过来时,又一遍遍地纠正,我不喜欢他,我不喜欢他,只不过想亲一亲他,就像乐儿亲我一样,亲一亲而已。我让他不要去南诏了,我会自己去,我会自己去救我的弟弟。

苏影什么也不说,只是紧紧抱住我,由着我亲密地拥着他,浑身颤抖着,用力着他的唇,感觉他唇舌间的温暖。

我不得不放手的温暖。

我即便做得再多,也只是他眼底的一抹阴影,或许会怜惜我,感激我,却无论如何,也走不入他的内心。

他所有的心,所有的情,所有愿意付出的温暖,都给予了那个叫柳沁的男子,就如苏情,只怕到死,还把心底最柔软的角落,留给了那个有着邪肆不羁笑容的柳沁吧?

苏影走时,穿着一件黑色的锦袍,掠身出去时,衣袂大大地翻飞开来,居然也像一只蝴蝶。

向往着自己的目标,舍生忘死扑过去的夜蝶。

我低头望着乐儿,他明亮如黑曜石的眼睛,笑得弯如月牙一般,也不住笑了。

苏影一定会去南诏,他不想他和柳沁欠我的情,永生永世怀着负疚生活。

如果……

如果苏影一去不回,就没有人会领走乐儿了吧?

那么,乐儿,纵然我一无所有,至少还有你。

我笑着,笑着,一低头,看到乐儿已经不笑了,正惊慌地用手来摸我的脸。

乐儿的脸是湿的,被泪水打湿。

等我抓住乐儿抚我脸的手时,我才知道,乐儿脸上的泪水,原来是自我的眼窝中掉落。

乐儿的手很温暖,而我是追逐温暖的夜蝶。

谁能告诉我,什么时候我能把那片温暖,握到手中?

楚宸番外 夜蝶(四)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