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大结局

柳沁看着我满眼的疑惑,又轻笑着亲了亲我的唇,说道:“看来他们刺|激得你太厉害,结果你的毒降全面发作了。那种毒降驱使下的力量,已经挖掘出你所有的潜能。刚才你的神勇,何止平时的十倍!连援助世子的晴窗,都没能是你的一招之敌!”

他想着我放开心怀,后面的声音,有意地颇有戏谑之意,我虽是震惊,但知道已没了危险,心里一松,顿时微笑,温默地倚在他怀中。

泠尘已在旁笑道:“世子本想利用影儿来要胁我们,大概万万没想到,控制影儿的阴阳绝草降,会反过来要了他们的命吧!刚才我们身陷重围,打得正吃力,影儿从他们内部这么一闹,一剑杀了他们领头的世子,立刻就瓦解了他们的斗志,不夜天和那两个大军将只能直接撤兵了。……这场仗,我们赢得莫名其妙,他们输得莫名其妙!”

一旁的雪柳宫部属也笑了起来,只是看向我时,笑得有些僵硬。

坊心素用巾帕将我额上的灰土小心擦了一擦,已抑制不住她的不忍和担忧,低声道:“宫主,必须尽快医治公子!”

柳沁吐一口气,将我紧紧拥着,却不急着走,宛若冰晶的眸子,静静凝到了泠尘身上:“五哥,我要救影儿。”

泠尘微笑:“我已叫圣女带了圣月玄等在护国寺附近了。”

仂“你还叫了大量的白教高手埋伏在护国寺附近。”柳沁淡淡地说。

泠尘面色微变,依然轻笑道:“不过是……为我们护法的人而已!”

“五哥!”柳沁叹气道:“我希望你明白,南诏的天下,我不感兴趣。我要的,只是我的影儿。他痊愈后,我会在第一时间带他离开南诏。”

泠尘不笑了,他探究地在柳沁面庞上扫了几眼,沉默了片刻,终于道:“我明白。我也不想……同室操戈。我不想我们的母亲……死不瞑目。”

“那么……”柳沁笑得云淡风清:“我们去护国寺吧!”

去护国寺的路上,我又睡着了。

我只承认,我睡着了,我不认为那样舒适地窝在柳沁的怀里,嗅着他清新好闻的气息,我居然舍得昏过去。

我只是想不出,柳沁那样美好的男子,抱了个浑身长草的人在怀里,还那么温柔地把那堆毒草当成了宝贝,不时地去亲上一亲,摸上一摸,到底会是怎样一幅诡异的景象?

难道他不觉得恶心恐怖吗?

我就是在这样想着时,慢慢松开环着柳沁腰线的双手,带了笑意睡着……

我松开柳沁时,柳沁抱着我的手臂,却更紧了……

再醒过来时,已在三天之后。

睁眼看到粉色的帐幔,我才恍惚认出,这是玄水宫圣女的卧房。

蝶依正在一旁端着碗,小心地吹着一碗浓黑的药汁,转头见我醒来,已是满面的笑意盈盈,眼睛弯得和月牙相似。

“大哥哥,快吃药!”她已送了一匙到我跟前。

我撑起身体,半坐起来喝了几口药,抬起自己的手瞧瞧,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蝶依已经笑了起来:“大哥哥已经没事啦!六殿下、教主和我,在护国寺利用玄日鼎和玄月圭救你,费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将那个见鬼的毒降清得干干净净,再不会发作啦!”

她放下药学柳沁的样子,虚虚做了个抱着人的姿势:“你的毒降解了后,六殿下抱了你,那样温柔地说,影,这天下,再没什么可以将我们分开了!”

她眉开眼笑道:“我真想不出,六殿下那个看来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人,居然可以用那么柔软的声调说话,看起来可爱极了!”

我满心欢喜,微笑道:“小依也可爱极了!”

“嗯,我也可爱么?”蝶依歪着头想一想,说道:“那么,你带我回中原吧!现在南诏基本已在六殿下和教主的掌控之下了,只要你帮说句话,他们完全可以另找一个圣女啊!”

我一时迟疑:“啊,带你回中原啊?”

“好不好?我以后就天天跟在你身边,也去看雪柳宫里白色的落叶,白色的瀑布……一定会很开心。”

我想我一定是给蝶依那纯真无邪的眼神给迷惑了,居然糊里糊涂地回答:“嗯,好啊!”

话还没说完,炽热的夏天忽然就冷了下来,连空气都似结了冰。

我忙扭过头,已看到柳沁眸中冰晶凝聚,森寒凛冽。

蝶依立刻假笑:“六殿下,你来啦?我……我只是说了玩玩呢,我这个圣女当得好得很,我才不想……不想离开南诏呢!”

她说着,收拾了药碗,一溜烟往房外跑去。

我一路追随着她纤巧的背影,无语,叹气。

她哪里是不想离开南诏?

分明是怕去了雪柳宫给柳沁的眼神给冻死!

还在出神之际,耳边传来愤怒的咆哮:“苏影!你个臭小子,才醒过来就开始勾三搭四?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安份些,不去勾引人?还……还……男女通吃,气死我了……”

唉,我觉得我还是病着好。

即便病成个丑八怪,他也能那样温柔地抱着我,轻言细语地和我说话,温软得如同羽毛拂过心尖……

第二天,我便被柳沁带离了玄水宫,住在王室的一座别院中,他因要稳住南诏局势,同时又要支持泠尘继位,不能每时每刻都陪伴在我身畔,就叫了心素、惊秋等一干部属搬进来保护我,却不许接近我的卧室,浑然忘了我那么多年来和她们相处,一直安分守己得很。

近身服侍我的下人,也不知柳沁从哪里找来的,虽是手巧,可个个不是丑就是老,若是仔细看了,怕连饭都吃不下。

十天之后,我已基本恢复,但柳沁硬说我外伤还得好好治,不然得留下疤痕,天天逼着我抹着各种颜色的药膏窝在房中,没有他的陪伴,不许我出院门一步。

直到一个月后,泠尘正式继位,朝中反对势力清理得差不多了,柳沁才说我恢复了,然后带了我和雪柳宫部属回中原。

临走之前,我好容易才托了心素帮我转了封告别信给蝶依,让她保重,同时请她每年清明,帮我和柳沁到紫罂粟和蒙仪坟上去上几柱香,以谢他们生前待我们的一片心意。

也不知心素有没有悄悄把信给柳沁看过,我们回中原前,柳沁居然想到和我去两人坟上祭奠了,方才离去。

与他俩俩相伴,一路走一路游览风光,足足一个多月才回到了雪柳宫,倒也算是神仙过的日子了。

可才到雪柳宫,我们已发现晏逸天在等着了。

“庆王挂冠封印,离开京城了。”他和我们说。

我一时没悟过来,问道:“楚宸离开京城?当厌了王爷,又想去弄个幽冥城什么的江湖帮派玩玩么?”

晏逸天摇头叹气:“没有,他只是在二十天前,带了他弟弟和几名心腹,突然就……不见了。奇怪的是,皇帝也没有追查,只下令将庆王府按原样好好封存,看模样是知道庆王兄弟离去的。”

楚宸,突然离去……

蓦地想到一事,我的心忽然抽紧了!

果然,晏逸天看了我一眼,继续道:“楚宸把乐儿一起带走了。”

柳沁皱紧了眉,问道:“这疯子,凭什么把乐儿带走?那是影儿的孩子!”

我一把攥紧晏逸天前襟,叫道:“你有没有派人去追查,楚宸到哪里去了?”

“查了,我查了很多天,昨天才得到消息,楚宸带了九公子夫妻、乐儿等人,从东海乘船而去了。”

“乘船,出海了?”我失声叫起来,与柳沁面面相觑。

大海,对于我和柳沁,又实在是太过陌生了。

浩波茫茫,无边无际,我又到哪里去找楚宸和我的乐儿?

而且他离开的时间掐得非常准,恰好在我脱险却未曾回到雪柳宫的时间段,让我不能不怀疑,他的离开,与我和乐儿,都有点关系。

只是我想破头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不声不响带走乐儿?

便是乐儿可爱些,天底下可爱的孩子多了,以他的权势地位,找上几百上千个比乐儿可爱百倍的小孩都不难,何必要是乐儿?

何况,乐儿淘气得很,除了楚宸自己,似乎没人说他可爱……

柳沁拍拍我的肩,长叹:“影儿,中原玩腻了,南诏也看够了,咱们下面到东海玩玩吧?”

我的脸色发青:“我不想玩,我只想把乐儿给找回来。”

明知楚宸对乐儿好得很,绝不会将他怎样,可孩子是自己的,哪能这般就给人带走了,从此没了音讯?

柳沁不以为然地微笑道:“我们一边找,一边玩,一年找不到,找个三五年,三五年找不到,找个十年八年,如何?”

在浩缈无边的大海,找几个人……

我苦笑道:“假如十年八年,还是找不到呢?”

“那就一生一世去找吧!正好我们可以一生一世守在海上,天天看碧海蓝天,岂不妙极?”柳沁居然很是

(本章未完)

第六十章 变成草人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