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人生要足何时足,闲看青山云去留

壹、圆房

昆仑事毕,陌天行希望我们回玄冥城,皓灵建议我们可以随他去天界,而景予必定有些受虐体质,想留在昆仑和文举仙尊重修旧好。我考虑很久,决定去紫堇山定居。这提议在陌潇潇的一力赞成下全票通过,皓灵天尊甚至把当年府第的草图绘出来给我。我猜他多半打算落成后带陌潇潇过来蹭吃蹭住,还可回忆过去,展望未来,该是何等美妙。

可他的草图未免太复杂,估计三五个月都修不好,而某些人已经连三五天都耐不住了,甚至同意先随陌天行回玄冥城,在那里补办酒席。

办酒席那日,绵绵喝得大醉,被抬了回去。

我悄问景予:“你要不要过去安慰安慰?”

景予顿了顿,简洁回答:“不用,办正事要紧。”

我也觉得办正事要紧。

忆及新婚之夜,摸着他结实的后背,吻着他温温的薄唇,那美好绮艳的感觉已让人飘飘欲仙,可惜后来屡历险阻,保命都艰难,也便顾不得风花雪月之事了。

白白放着这么个养眼的男人若干时日却不曾上下其手,真真可惜,真真遗憾。

于是,这晚我照例把景予的话抢光。

“景予,知道吗?你生得真好,我看许久都看不厌。”

“景予师兄的身体抱起来手感真好。”

“景予我真喜欢亲你……喂,你亲哪里去了?”

“景予你那三流书肆的孤本是不是看得太多了……唔……唔唔……”

但孤本看得再多,和实战还是两回事儿。

而且这是个禁欲了两百年的男人,压制得越凶后劲越大……

明明平时是个颇能自制的家伙,偏偏这时候半点不肯克制,拿出了八岁时痛打我的劲头来横冲直撞,凭我后来怎么哀哀哭嚎都不肯放手。

为什么疼痛难忍的那只不是他,快活无比的那只不是我呢……

景予真是衣冠禽兽啊衣冠禽兽!

从小到大都是!

第二日,大模大样在主厅里等着驸马去给他磕头的陌天行等到午时都没等到人,只得纡尊降贵亲身到尘缨楼查看。

我爬在床上还没起身,抑郁得看都不想看景予一眼。

景予端了茶在床头来回踱着,搜罗他木头脑袋中那点简薄的词汇赔礼道歉。

陌天行仔细端详了我的神色,扬手甩了景予一耳光:“你他妈是不是男人?这点子事都做不好!”

他拂袖而去。

我幸灾乐祸,忽觉得有这样的老爹也不错,景予等着被我欺压一辈子吧!

但到傍晚时,连我也笑不出了。

陌天行送给景予十个美人,“都是青楼里挑来的头牌,个个身经百战,你先跟她们睡吧,好好学着点!”

“……”

他又送给我十个美男,“我陌天行的女儿,一个夫婿哪里够?何况那么笨!乖女儿,让他们轮着侍奉,包管你比升天还快活!”

“……”

后来,景予看着满院的花花草草莺莺燕燕,小心地跟我商量,“菱角儿,我们还是换个地儿住吧!”

我沉痛地点头表示同意。

贰、前世

魔界的希灵长老能看到前世今生之事,虽比不上幻尘镜、轮回石玄奥,但也能推出个大概。白狼听说,执意拖了我们去求希灵长老,帮他查他娘子的转世之处。

公主、驸马亲至,希灵长老很给面子,查得格外仔细,不但找到了他娘子转世的那个婴孩,连投胎所在处的村落山水都尽量让他看得清楚明白。白狼大是振奋,当即表示会立刻前去寻找,不惜坑蒙拐骗也要把他娘子带回来,教之养之然后娶之。

既然来了,我顺便又请希灵长老查查我们的前世。

我的很快出现,如我所料的,果然是紫堇花。

燃了好几道符纸,左看也是,右看也是,大片大片都是紫堇花。

希灵道:“不用说了,紫堇花久居天界,自有灵性,公主必是紫堇之精魂凝聚后投胎。”

嗯,不是花仙,而是花魂。

也挺好。

再看景予的,正如当日陌天行所说,果然是块石头。

孤伶伶的一块呆石头,又丑又蠢又笨重……

希灵叹道:“多半不是人间的石头,再细看也看不到别的,也不知道是哪里钻出来的。”

后来我便很得意,时常嘲笑景予是块破石头,只是无论如何想不通,一块石头转世后怎么会这等俊秀怡人。

再后来我怀孕了,陌潇潇认为我在仙气浓郁的天界更有益于培养胎儿的修仙资质,遂和皓灵商议了,接了我们到天界暂住。

皓灵的仙府里自然四季春光,紫堇常开。

据那已经为皓灵看了两千年园子的园丁婆婆说,自从我住过去,园里的紫堇开得更加繁盛美丽了,于是我甚是得意。

婆婆听说我是紫堇花魂转世,遂倍感亲切,时不时拖我说些往年趣事。

她道:“话说当年咱们天尊自散魂魄,这府里紫堇只长叶子不开花,连那石头都没精神了。”

“什么石头?”

“就是个大石头呗,又大又笨的。”她向前方一指,“原来就在那里的,当年鸿钧老祖偶尔回天界,便曾住在这里,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三位高徒叫来传道论经,便是在坐在那石头上。那石头从此便沾了灵性,越来越好色了。”

“好……好色?”

“对,自己会挪动,哪里紫堇花开得好,它便往杵到哪里去,浑不管那么蠢一块大石头竖在花丛里有多刺眼。可惜紫堇花瞧不上他,只爱往皓灵天尊身边凑。哪天天尊在哪处站得时间久些,第二天那里的紫堇准开得特别好!后来天尊不在了,紫堇也不开花了,这石头才算消停,蔫蔫地在园子里趴了几百年,有一天下大雨,突然就消失了,留下了一大片空地,秃了似的好难看……”

我笑眯眯地看着景予。

他已红了脸,咳一声,转头走了。

我觉得我以后可以喊他色石头。

当然,为了照顾他可怜的自尊,我还是不去揭穿那石头是因为紫堇老是往皓灵天尊身边凑,才让自己转世后长了副和皓灵相像的容貌。

叁、长子

据说生第一胎时很痛苦,其实临产时我还是很忐忑的。

但事实证明,我多虑了。

那孩子像是迫不及待要来到这个世界,阵痛没多久便顺利钻了出来。

陌天行闻讯,立刻把我接回玄冥城,破天荒地大赞景予有出息,让魔帝一系开枝散叶,劳苦功高。

而我一心扑在我的白胖儿子身上,支使着他去和陌天行商议摆酒庆祝之事,除此再也懒得看他一眼。

魔帝再怎么认为这是他的后代,到底还是姓景,他自然毫无怨言,只是见我逗儿子时和他说话都心不在焉,便有些惆怅;而夜间儿子一哭,随便他正和我怎样亲热,便都只剩下被我一脚踹开的命了。

——事实证明,那孩子越大越精,对母亲的占有欲比什么都强,只要景予一和我亲近,立刻瞪着清亮亮的大眼睛又哭又闹嬗。

景予的惆怅便转作郁闷,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去找希灵长老查看孩子前世,然后……

然后便没有回来,直奔天界找我姑父皓灵天尊算帐去了。

我连忙去问希灵时,希灵也在困惑,纳闷道:“不过是只鸟儿罢了,总比他前世是块石头强,他怎么气得给针扎了似的跳起来?”

再度燃起符文,火光里一只凤凰昂头展翅,肆意飞舞,洁白的翅羽如霜似雪,漂亮的眼睛茶晶般清亮纯稚,“唧唧”叫着欢喜地扑过来……

“凤……凤雪!哈……哈哈!”

我忍不住欣喜大笑,却心酸之极,紧紧抱着我怀中的孩儿,竟再也忍耐不住,在大笑时阵阵热泪汹涌而出。

若无凤雪之羽,皓灵情劫在心,根本无法重返天界。凤雪舍出凤羽,一求皓灵能保住我,二求能永远留在我身边,甚至我能爱惜他更胜景予。

自他涅槃而去,我伤怀许久,只恨自己从前待他不够好,总以为再无机会弥补。再不料皓灵竟不曾忘记当日承诺,以这个方式让我们再续前缘……

皓灵也不知活了多少年,差不多算是人精了,于是景予铩羽而归便是意料中事。

我小心翼翼和他商议:“景予,如今这可是你儿子,不如取个名吧?就叫……景雪,如何?”

景予不置可否,估计又是气愤,又是无奈,只得认命了。

于是,我们的长子就叫作景雪。

他正心情不佳时,去寻娘子的白狼哭天抢地地回来了。

我问:“怎么了?你这世的岳丈家不让你抱走娘子?”

白狼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答道:“让。可是……可是我好好的娘子啊!她、她、她怎么就转世成

(本章未完)

景予番外 一身一命,有卿不负平生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