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花开荼蘼,且醉春梦酣(下)

唐天霄再次来到了荆山。

在山顶倚着山石坐着,膝上放一把七弦琴,安静地弹着曲子。

从《恋香衾》,到《相见欢》,到《蝶恋花》,都是欢快跳脱的曲调,都是可浅媚爱听的。

他穿的是浅黄色的衣袍,是他出宫是惯常的颜色,也是可浅媚离世时他衣着的颜色。

他和她在荆山定情,在荆山生死相依,又在荆山被无常的命运作弄,天人永隔。

若她未曾喝那孟婆汤,若她尚有一缕幽魂,若她也和他一样对心上人魂牵梦萦,或许会循声找来,或许会凭藉记忆里他的衣着轻易地在月色里将他认出。

他尚未老去,但他已渐渐失去年轻时的风流潇洒和意气风发,他担心可浅媚不再认得眼前这个沉稳内敛甚至沉默寡言的唐天霄。

长夜漫漫而过,天边渐露一线清光。

他还是没有等到她,只等到了日出。

他又将一个人看日出;而她根本没能有机会看一眼荆山的日出。

他叹息,放下七弦琴,站起来舒展了下手脚,取过山石上的那根鲨皮长鞭。

这是他做给她的长鞭,她极是喜爱,可怀孕逃出后并没能把它带走。

若她魂魄有知,应该也会对这鞭子恋恋不已。

鞭子刚入手,山边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子惨叫,唐天霄一惊,忙转头看时,正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自峰顶往下跌落。

无暇细想,他已跃身过去,一手抓住一棵老树,一手甩出长鞭,飞快将那身影卷住,迅速拖上山来。

一阵熟悉的清甜气息扑过,那身影已经落地,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翠衣少女,正惊魂未定地向后退着,问道:“你是那个皇帝吗?”

唐天霄一怔。

他不喜有人打扰,从人尽留于山腰。

以他的身份,自然会有人阻止游人上山。

此时不仅冒撞跑上来一名女子,还一开口便道出他的身份,着实诡异得很。

那少女见他不答话,愈加害怕,一边胡乱解着缠于腰间的鞭子,一边叫嚷道:“你真的是那个上吊死去的南朝皇帝吗?喂,冤有头,债有主,你有什么冤屈,找害你的人去,别找我呀!”

唐天霄才晓得他居然被当作那个吊死在荆山的南朝皇帝鬼魂了,有些啼笑皆非。

想及当日的可浅媚也极怕鬼魂的,他便收了鞭子,温和道:“我不是鬼,我是看日出的游人。”

少女闻言,细细打量他片刻,又走上前来,摸了摸他的下颔,才欢喜地笑了起来,“果然不是鬼。听说鬼是没有下巴的!”

她的手很软,抚着唐天霄肌肤时有着似曾相识的触觉。

他皱眉,问道:“你又是什么人?天没亮就一个人跑山上来,不怕真撞着鬼吗?”

少女答道:“我也上山看日出。哥哥们欺负我,说好带我来,一转头就反悔了,还吓唬我说山上有吊死鬼皇帝,我恼得很,偏要一个人上来。”

发现他不是鬼,少女便胆大起来,甚至提过他的鞭子来对着晨光细细看了一回,一脸的艳羡。

唐天霄收起鞭子,置于七弦琴畔,说道:“既看日出,你便看吧,待看完了,我让人送你下山。小女孩儿家,别在山里乱跑。”

少女应了,遂在唐天霄身侧坐了,抱着膝向东方看了片刻,忽转向唐天霄,问道:“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唐天霄怔了怔,转头细看这少女时,生得竟十分俏丽,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极是灵活,正微带疑惑地望向他。

他虽不在女色上留心,但这几年多在宫中静养,少见外客,确定自己并没见过这少女。只是这少女笑语晏晏,的确让他有种亲近感。

并且,哪里来的淡淡荼蘼清香?

一丝丝,一缕缕,直沁肺腑,异样的熟稔感让他阵阵神思飘忽。

那少女听不到他回答,很是有些失望,嘀咕道:“你这人真是无趣,怎么跟个木头似的?刚才听到的琴声真是你弹的吗?听着倒还好听,人却这般无趣!”

唐天霄第一次听人说他无趣,苦笑道:“嗯,或许……我老了吧?”

少女将他一打量,说道:“你一点也不老呀,只是闷了点。对了,我以前一定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男人,我见过一定不会记不起来。”

隔了十六年,他再次听一名女子称赞他生得好看,心头却闷疼得更厉害了。

恍惚间,周围仿佛忽然间明亮了,接着翠袖一闪,却是那少女跳了起来,一路往山下奔去,一路说道:“原来日出就是这样子的,也无甚希奇,我得快快赶回家去,别让爹娘发现我半夜偷偷出门才好……”

唐天霄愕然站起身时,那少女却已跑得不见踪影。

这风风火火的模样,同样似曾相识。

抬眼时,那红彤彤的太阳,却不知在什么时候升起了。

一不小心,便是错过。

他对着那红日出了片刻神,便收拾东西,预备下山。

这时,他忽然发现一件事。

他的长鞭,不见了。

同样消失的,是那淡淡的荼蘼清香。

那分明就是十六年前曾让他神魂颠倒的清甜体息。

唐天霄还记得那少女摸着鞭子时艳羡的表情,但从没想过有人敢在他跟前施展妙手空空的绝技,还是这样妍丽的一个十五六岁少女。

但他不认为这样一位出挑的小美人能在天子脚下逃得过他的耳目。

那个少女的画像很快自天子手中绘出,并飞快传了下去。

一天后,他尚在荆山,便有回报的资料传来。

他在看到那少女名字的那一刻便屏住了呼吸。

雨眉,苏雨眉,父亲是曾跟随唐天霄西征的武将,三个哥哥都在兵部任职。

她那老父亲带苏雨眉隐居的地方竟然是——玉簪湖!

雨眉,雨眉,当初,是谁在隐居是用过这名字?

天霄的霄劈去一半是雨,浅媚的媚劈去一半是眉,雨眉。

临山镇,可浅媚告诉所有人,她叫雨眉,张雨眉。

唐天霄忽然间便哽咽。

是她找来了吗?

喝过孟婆汤,历尽生死劫,敲开轮回门,她居然还能懵懵懂懂,一头撞到了他的跟前?

是她找来了吗?

陪他看他们一直想看的日出,听他弹给她听的琴,带走他送她的鞭子……

他果然是个无趣的木头!

从人惊诧的目光中,唐天霄冲出了门,跳上了马,一头冲了出去。

玉簪湖边,翠衣少女正带了两个小侍女在岸边兴高采烈地踢着毽子。

她也会些武功,踢得很是熟练,无数花样层出不穷,喜得侍女一边看着,一边连连拍手叫好。

阳光明媚,绿影婆娑,湖水清明如镜。

仿佛又在一霎那间,时光忽然倒流。

那时,胸怀大志意气风发的他初遇机灵敏慧身手高超的她。

她活泼好动,眉目间尽是不羁和挑衅;他一脚过去,七彩的毽子飞入她的鬓发,巍巍颤动如七彩翠翘。

都已事过境迁了吗?

那么,那段被碌碌尘世和生死轮回湮没的爱情呢?

他走了过去。

少女猛一抬眼,看到他出现,立刻把手摸向扣在腰间的鞭子,脸都羞得红了,脚下不由一歪,毽子已经偏了。

唐天霄一个箭步上前,已把那毽子接住,踢得两下,向她笑笑:“接着!”

毽子飞回到少女脚边。

少女见他温柔含笑,半点不似抓贼拿赃生气的模样,顿时松了口气,从容地伸腿接下毽子,向他做个鬼脸,说道:“你也来玩吧!”

唐天霄微笑道:“来。”

少女便踢回给他,与他有来有去地对踢。

唐天霄不知是悲是喜是忧还是一颗心无处着落的忐忑,觑着她发髻散乱,又故意地将毽子踢得高高的,要将毽子踢到她发髻里。

少女也不示弱,虽是左支右绌,到底能一次次艰难接下,绝不肯让他得逞。

又一次毽子高高飞起,少女抬着亮晶晶的眼睛仰头盯向那飞来的毽子,人只顾后退着……

但听“扑通”一声,却是那少女没留心脚下,退过了头,竟摔下了岸,一头掉入水中。

“喂!”

唐天霄大惊,忙奔过去看时,少女已自水中湿淋淋地站起,嘟着嘴向他嚷道:“你耍赖!你耍赖!哪有你这样玩的?”

唐天霄见她无恙,忙将她拉上岸,笑道:“嗯,是我的错,我耍赖了。”

少女便拍着腰间的鞭子,说道:“既然是你的错,这鞭子就算作你给我赔礼用的吧!”

她说话之际,又是一阵阵地清芬蕴藉,宛若荼蘼繁盛,花开一架。

让他如此快慰的气息……

是她吗?是她吗?真的是她吗?

他伸出手,想

(本章未完)

番外 花开荼蘼,且醉春梦酣(上)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