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繁花入泉庭 后记

多年后。

九洲之上,太虚之下,永远处于幽寂的天门之内,修建起了一座宏伟的建筑。

建筑由白玉打造而成,看起来就像是悬浮于九天之上的仙宫,周边流光溢彩,内部插着五把古朴宝剑,结为剑阵,暗含屠戮三界万千妖魔的寒芒。

白玉宫的正面,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威风堂堂’四字,本来的名字叫‘玉堂宫’;不过能来到这里的修士,都喜欢把这里叫‘南天门办事处’,或者‘飞升境修士出入境登记口’。

能往返于天门的修士,数年也不一定能瞧见一个,所以这个办事处肯定是个闲职衙门,因为高度自动化可以远程办公,平日只有两名九洲巨擘值守,也就每月例行检修时,能多瞧见几道人影。

今天是检修的日子,吴清婉熟门熟路,往返于白玉宫上下,检查这每一道阵纹的运转情况。

姜怡则坐在白玉宫顶端的观星台内,面对着巨大水幕,看着上面的星图。

左凌泉身着白衣,坐在二叔吴尊义打造的巨型天文望远镜后面,观察着远方的星域。

左凌泉配合二叔吴尊义研究这么多年,通过天文观测,获知了很多上古修士不知道的信息。

比如九洲天地外面的星域,很大,和左凌泉前世记忆力的宇宙没差别,可以说没有边际;外面也不全是妖魔鬼怪,相反,从长期观测中,能看到‘星舰’之内的东西,在苍茫太虚之中清扫祸乱下届的‘害虫’。

但九洲天地飘的太远,左凌泉观测到的东西,可能已经是多年前的场面了,所以彼此没法接触沟通。

而所谓的‘天魔’,左凌泉也摸清了底细,约莫就是在虚空中诞生的生灵,分裂繁殖无穷无尽,靠着在太虚中漂流捡破烂为生,专门蚕食游离与太虚之中小天地。

以吴尊义的推算,天魔应该也是应运而生,是无尽太虚恢复天道平衡的一种手段,用来清扫彻底死去的世界,让其中资源回归无尽太虚,重新孕育出新的天地。

所以天魔理论上是杀不干净的,不过只要受限于天道法则,就有对付的方式;天魔的实力有上限,约莫就比九洲天地的上限高一点,这样正常的天地,都能抵御,而衰败凋零的天地,就会被彻底吞噬。

想要让九洲天地万世太平,不被这群‘太虚鬣狗’顶上,法子也很简单,展现出‘健康’一面就行了;也就是天地足够强盛,把刀往门口一放,天魔就不会自讨没趣了。

而至于外面的飞升修士,会不会来降维打击,左凌泉也找到了答案。

只要身处天道之内,天道法则就没法撼动,他无论用什么方式,都没法用超越九垓的境界莅临下界,只要过线一点,天官五兽、两仪二圣这些天道设立的真神,就会让生灵明白何为神罚。

不出意外,苍茫太虚之中,也有‘两仪二圣’之类的天神主导天道平衡。

身处房间之内,劫掠所有资源,也不可能大过房间本身,这就是天道不可撼动的原因。

基于天道法则不可撼动的基础,左凌泉可以确定,只要九洲天地本身不死,就是无敌于世,谁进来了都得按照天道法则行事,最强不可能强过他。

除开这些,还有一个就是长生的问题。

左凌泉经过观测试验,发现天道依旧是老样子,在九洲天地给予你庇护,但不给你长生;外面给了你无尽寿数,但无穷无尽的苍茫太虚,又用万年难以企及的距离,给你了永恒孤独。

这可能是天道为了防止天地被只进不出的‘永生种’彻底吞噬死掉,设置的一种自我平衡方式。

但这个平衡方式是有漏洞的,在九洲天地会缓慢衰老,而飞升后就会撤去限制,可以返老还童。

所以想永世逗留,只需要过上几百年,就在太虚中修炼一段时间,等到生命力恢复至壮年,再自降修为返回即可。

只要不嫌弃上上下下活的太腻歪,这个方式理论上可以在九洲天地无限苟下去。

其实这样也不算卡天地的漏洞,因为上上下下再多次,在天道眼里也是原地踏步,没法撼动不了天道本身,只看个人有没有永世待在一个小地方的耐心。

左凌泉根本不喜欢去外面探索,有娇妻陪着,半点不觉得寂寞,目前能让九洲天地亿万万生灵,过上真正的太平日子,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左凌泉用望远镜,观察着天外的星图,而身边的桌案上,一只白毛球,可能是等的有点无聊了,来回滚来滚去,不时张开鸟喙,讨要小鱼干:

“叽叽叽~……”

左凌泉转过头,喂了根小鱼干,轻轻笑了下。

说起团子,静煣怕团子长大后飞走,他自然也认真研究了下。

从他对天地本源的理解来看,团子确实是天地孕育的神祇,生来就可以在九洲天地不死不灭,但万年前阴阳失去平衡,导致团子这只新神,有些与众不同,和假神似得,准确来说是变异了。

天道法则没法撼动,所以团子再变异,成长到一定境界,也得按照天道法则行事,变成不能要工资的打工鸡,不能乱来。

而要避免这种情况,不想失去自由,就简单太多了,窃丹就是先例。

只要跑到天外飞一圈儿,脱离九洲天地,会直接被天道判定‘擅离职守’,失去神位,届时会和凡世生灵遵循同样的天道法则,然后按照生灵的方式修炼即可。

天神地祇演化的年限,通常以万年记,所以这事儿完全不着急。

星域的变化,通常得按照年来观察,几天时间根本不会出现差异;左凌泉看了片刻后,没发现特殊地方,就失去了兴趣,和团子一起在白玉宫里闲逛。

左凌泉本想去姜怡哪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细节,但还没走到,白玉宫门口值班的司徒震撼,就穿着铠甲‘夸啦夸啦’跑过来,手里拿着一封文书:

“左老弟,刚刚有人过来登记,说要出去,你看看。”

左凌泉略显疑惑,接过文书看了看:

“哪洲的修士?”

“南屿洲千星岛的,似乎是某个小天地里出来的,天赋不错,几年就冲起来了,平时很少显山露水,就去落剑山打过一架,把啸山老祖打的自闭,差点改名不当剑宗了。”

左凌泉微微点头,扫了眼‘通关文书’上密密麻麻的人名:

“鹰指散人……这什么破道号?出门在外的,咋还带一船人?”

“不知道呀,还带着只鸟嘞,黄不拉几的麻雀,和团子差不多,但没团子胖。”

“叽?”

团子很是不满,按了按毛茸茸的肚子,示意自己是虚胖。

左凌泉摇头一笑,在文书上签了个字,丢给司徒震撼,就进入了白玉宫深处:

“清婉,弄完没有?”

“马上好啦。”

“公主,走回家吃饭啦。”

“来啦……”

声音渐行渐远,消失在白玉宫深处。

而不久后,一艘满载家眷的画舫,缓缓从白玉宫远处飘过,穿过天门,驶向了无尽星海……

第十一章 繁花入泉庭(大结局)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