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婚后那些事儿 第007章 此肠非彼肠

晚上回到家里之后,江子遇坐在饭桌上,看了眼妈妈,又看一眼爸爸。

江渺发现他的异样,问道:“咋了?饭不好吃?”

江子遇连连摇头,捂住嘴不说话。

“你这啥意思?”

“我答应蹊蹊了,不能说。”

“哦。”江渺点点头,继续吃饭,没再理会他。

这下子轮到江子遇难受了。

我不说你就不问了?

江子遇的两条腿悬在椅边,晃荡几下后还是没憋住,看了眼坐在对面边刷剧边吃饭的老妈,凑到江渺身边悄悄问道:“爸,我问你一个事,你不能跟妈妈说。”

“嗯。”江渺点点头,瞅了眼老婆,说道,“你说,我帮你保密。”

“妈妈是妖怪吗?”

“啊?”江渺愣了一下,不过小孩子嘛,有点奇思妙想都很正常,于是他笑着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妈妈会不会吃爸爸的肠子啊?”江子遇又问,“就跟妖怪一样。”

江渺:“???”

“你知道肠子是什么吗?”

“肠子就是肠子啊。”

“那你知不知道肠子在身体的什么地方?”

江子遇低下脑袋,在肚子前面比划两下。

他看百科全书的时候看到过这个知识,那张图片看的还挺清楚的。

“那你妈妈要是妖怪,把我肠子从肚子里剖出来,我还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江渺反问道。

江子遇恍然大悟:“对哦,所以妈妈不是妖怪。”

“你为啥会这么问?”江渺想到他是帮周闲蹊保密,脸色不由古怪起来,“蹊蹊她说她妈妈吃他爸爸肠子?”

“唔!”江子遇立马捂住嘴,猛烈摇头,“我什么都没说!”

看他这反应,江渺顿时乐得笑出声来。

等吃完饭后,回到书房,江渺就抱着苏怀粥,把这事儿给她说了一遍。

苏怀粥被他说的有点脸红,拍拍他的胸口,提醒道:“我俩也得注意点,以后可别被子遇给看到了。”

“怕你在儿子心目中也成了妖怪?”江渺忍俊不禁道。

“呸!”苏怀粥白了他一眼,“说不定是看到你家暴我呢,拿着棍子欺负我。”

“我就欺负了。”江渺把她抱到书桌上,埋头就亲上去。

但苏怀粥却推开他,坐回自己椅子上:“我觉得还是要跟他们聊聊比较好,这方面的教育也不能落下了。”

“嗯。”江渺也收了心,想到刚才江子遇跟他聊的内容,除了哭笑不得,还有点为人父母的担心,“跟狗子和沁姐说一声吧,或者把汤哥和王子他们都叫上,给这几个小家伙上个课。”

……

两个人都是行动力很强的人。

周末的时候,就成功把人都聚到家里来。

国内很多家长比较忌讳这方面的教育,觉得开不了口,怕孩子学坏。

但其实很多东西你不教,自然有那些不该教的东西来教。

尤其到了现在,互联网越来越发达,人工智能都越来越普及,未来甚至还会有越来越多的VR等设备推广开来。

想要阻止孩子从其他渠道了解这方面的东西,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那些渠道大多都充斥着各种真真假假的信息,孩子们难免就会接收到错误信息,导致对自身和他人的一种错判。

最典型的例子,比如说一个女孩子,从小妈妈就灌输那方面是肮脏的,不伦的,也不教导她正确看待这方面。

再加上网上看各种杂七杂八的小说和影视,看到里面女性面对这种事情,都是疼痛的、喊叫的,而且都是被动的甚至被逼的。

久而久之,哪怕身体上很健康,没有任何毛病,但找了男朋友,结了婚后却发现,自己压根没法进行这方面的尝试。

因为心里已经有长达十几二十年的阴影了,对这种事一点正面积极的评价都没有。

这就属于是心理上的这方面障碍。

而且也不光是女孩子,男孩子在这方面也很常见。

尤其看多了网上各种对自身能力的讨论,然后就真的以为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才是正常水平,以至于自己真的真刀真枪之后发现不对,误以为是自己的能力问题。

久而久之,越是不自信,就越是不硬气,但其实身体是健康的,只不过心理上出了问题。

而这种事情,其实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应该一步一步教育和引导的。

就比如最简单的问题。

孩子问你“我从哪里来”。

国内家长大多数回答都是“垃圾桶捡来的”“充话费送的”,委婉含蓄点的就说“是爸爸妈妈爱情的结晶”。

但其实正确的做法就是大大方方告诉他具体的情况,你越是不避讳,孩子就越是不会把这种事情当做什么隐秘去探索。

当孩子不去自我探索这方面,而是把父母当做信息渠道的权威,才方便小学初中到高中这段时期,父母能够源源不断的教育孩子这方面的注意事项。

这其实就是在跟网络和社会上的那些不实信息源,争夺话语权和定义权。

而争夺的开端,从幼儿园就应该开始了。

……

“你跟爸爸妈妈说了?”

被爸爸妈妈叔叔阿姨科普了知识之后,四个娃来到顶楼的欢乐园,周闲蹊板着脸蛋,质问江子遇。

“我没说!”江子遇憋红了脸,解释道,“都是我爸他猜出来的!”

“江叔叔哪有这么厉害!”周闲蹊难得说话这么大声,“你不说他怎么猜得到?”

“好吧……”江子遇蔫了,“我错了……”

“错哪里了?”

“唔……”

小孩子的生气只能维持几分钟。

过了没一会儿,周闲蹊就又来当江子遇的王后。

陈清宁玩了一会儿,想起今天爸爸妈妈他们上的课,好奇问道:“蹊蹊,你真看见你妈妈吃你爸爸的肠子了?”

“那不是肠子。”一说起这个,周闲蹊就闷闷不乐,“是男孩子的小揪揪。”

“王枳的小揪揪我看过啊,一点不像肠子。”陈清宁懵懂地说道。

“我爸说了,女孩子不能随便看男孩子那里的。”江子遇提醒道,“当然,男孩子也不能随便看女孩子的。”

“我是王枳的老婆,为什么不能看?”陈清宁理直气壮道。

江子遇张了张嘴,竟有些无言以对。

“18岁之前不算。”周闲蹊帮江子遇说道,“宁宁你才几岁?”

陈清宁被两人围攻,顿时有点委屈,朝王枳说道:“你都不帮我说话。”

王枳比他们小了两三岁,现在才刚读幼儿园没多久,说话都不利索,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玩了一下午,大家各回各家。

出了电梯后,周闲蹊和江子遇十分默契的没直接回家,而是在走廊上呆了一会儿。

“现在知道你妈妈不是妖怪了,应该不害怕了吧?”江子遇嘿嘿问道。

“我没害怕。”周闲蹊嘴硬,闷声说道。

今天早上丢脸最大的就是她,要不是江子遇这个大嘴巴……反正她才没害怕过。

“没关系。”江子遇瞅瞅两边的家门,然后牵起周闲蹊的小手,“害不害怕我都陪着你的。”

周闲蹊的心情好起来,点了点头,低低应道:“嗯,不许反悔。”

(全书完)

第006章 周闲蹊:我妈妈是妖怪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