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一脚踢(大结局)

“刘教授好。”

“刘老好。”

众人纷纷打招呼。

刘明达微微点头,脸上仍旧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模样,让人望而生畏。

刘何君呼吸都粗重一些了,双手不停握了又松,松了又握。

许阳就在一旁看着刘何君,总感觉这刘何君反应太大了。

等刘明达走近了,刘何君用力地屏住气,急促地叫了一声:“爸。”

刘明达转头看他,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刘何君却如蒙大赦,赶紧往后撤了一步。

刘明达看向了许阳:“许医生来的挺早啊。”

许阳笑道:“这不早就跟何君在这里等你嘛。”

刘明达与许阳握手,说:“一切还好吧?刘何君没给你惹事吧?”

刘何君悄悄抬头看一眼,然后又赶紧低下头。

许阳说:“怎么会呢,刘何君医生是我们医院中医妇科的专家呢,行医做事,都很谨慎。”

“那就好。”刘明达点点头。

刘何君吐出一口气,看了看许阳,露出感激之情。

会议开始。

刘何君就跟个鹌鹑似的,低着头默默记着笔记。

午饭。

刘何君坐在许阳旁边,很快刘明达也发现许阳在这里了,也就坐在了许阳的另外一边。

本来还吃的好好的刘何君,一下子饭都不香了,只敢小口小口扒拉,都不敢发出什么声音。就更别说聊天说话了,因为他知道他爸最不喜欢的就是吃饭的时候瞎聊天。

“你至于吗?”许阳有些哭笑不得。

刘何君头更低了。

许阳看向刘明达,问:“要喝点什么吗?”

刘明达摇头:“不用了。”

刘何君低着头,眼睛乱飘。他还在想要不要提醒许阳一下,他爸不喜欢吃饭时候聊天。

结果突然又听到他爸刘明达说:“现在明心分院还好吗?你们那个传承班办的怎么样了?”

许阳回答:“挺好的,第一批学员已经毕业了,现在奔赴各个岗位了。”

刘何君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他爸怎么还跟许阳聊上了,说好的食不言寝不语呢!

刘何君一脸不爽地用筷子戳米饭,合着弄来弄去,就他这个亲儿子地位最低。

“吃饭就好好吃饭,戳什么戳!”

刘何君吓得肛|门都提起来,赶紧正襟危坐,不敢动了。

许阳对刘明达没好气地说:“你至于吗?”

刘明达板着脸道:“先吃饭。”

许阳无奈摇摇头。

饭后。

继续开会研讨。

傍晚时,会议结束,主办方准备了晚饭,但刘明达却拒绝了。

刘明达对刘何君说了一声:“走吧。”

刘何君赶紧跟许阳道别:“许医生,我要跟我爸去一趟公墓。”

“嗯?”许阳露出疑惑之色。

刘明达道:“是去给我师父上坟,平时老没机会,清明重阳这样的日子,也都在忙碌。现在来到苏洲了,再怎么说也该去祭扫祭扫。”

许阳道:“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刘何君愕然地看着许阳,他都要感动了,许阳这么照顾他的吗?连祭拜也要跟着一起去,可是,他爸也同意吗?

“好。”刘明达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

刘何君一噎。

三人坐上车,采买鲜花和拜祭用品,去到了钱老的墓前。

刘明达上前拜访祭祀物品。

许阳内心也起伏难定,在他人生最谷底的时候,是钱老把他拉出来的,他的这些临床基础,也都是跟着钱老学的。那些年的种种,第一次跟师时候的青涩和懵懂,也都泛上了心头。

拜祭完之后,刘何君上前去收治东西。

而刘明达看着老师的墓碑,长长地叹了一声。

许阳问:“叹什么气?”

刘明达摇摇头:“就是……感觉有些累。”

许阳道:“你呀,也别老是绷着。我……我听人说,你年轻的时候,也还是挺随意的,还有点咋咋呼呼,这怎么老了老了,脾气变得这么大了,跟恐怖的封建大家长似的。你看看你儿子,四十多了,还被你吓得没完。”

刘明达看着自己儿子忙碌的背影,他皱起了眉:“许阳,你是不知道。我以前是很随和的,也不发脾气。行医很多年都是如此,带徒弟了,都还这样。”

“他们不懂,我也是耐心跟他们说,也不会骂他们。哪怕是犯了错,我也只是让他们回去多想一想,再认真一些,仔细一些,谨慎一些,少犯错误。”

“可惜啊,我的宽容,却也引来了大错。”刘明达有些唏嘘。

许阳看向了他。

刘明达回看许阳:“后来,有次下处方的时候,我一个学生写错了,把三七写成了土三七。病人怕我们医院收费贵,结果拿着药方出去抓药了。那病人本就有严重的肝病和胃病,长时间一服用,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结果。”

“唉!”刘明达摇摇头:“所以在那之后,我就这样了。严肃点不好吗?严师出高徒,严苛才会减少犯错。对他们太轻松随意,是对他们不负责,更是对来求诊的病人不负责。”

许阳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缘由,他道:“话是没错,行医治病,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可是在生活中,你也没必要老绷着,你看你儿子那么惧怕你。”

刘明达深沉地说:“他天生是惫懒随意的性子,我怕他松懈。”

许阳却说:“那也没必要时刻都严肃,都让他感受不到父爱了。当时小家伙出生的时候,你都激动地掉眼泪了。他第一次摔跤,摔破一块皮,你更是心疼的好几天没睡着。”

刘明达不禁莞尔,嘴角爬上了一抹笑意。

刚收拾完东西的刘何君,一转身就看见了自己父亲居然露出了笑容。吓得他赶紧又转了回去,这真的是太诡异了!

刘明达轻叹一声:“感受不到就感受不到吧,只要他好,就行了。”

许阳微微一滞,而后笑了笑。

刘明达看向了许阳,他问:“你怎么对我的事情这么了解?就好像亲眼见过一样。”

许阳自知刚才一时口快,现在不知道要怎么答了。

刘明达又道:“可奇怪的是,我内心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许阳沉默了一会儿,说:“在这段故事里,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

“嗯?”刘明达露出了疑惑之色。

“从你而始,可能也会由你而终吧。”许阳脸上露出了微笑,他清晰地听见大脑里面发出了声音:“滴……任务完成,系统解除绑定……”

许阳再度闭上眼,只是已经看不见任何信息了。

此间,微风吹来。

许阳神色反倒轻松许多,他轻轻喃了一声:“再见。”

说罢,许阳似是振奋了许多,他对刘何君说:“我来帮你收拾。”

许阳上前弯下腰,在钱老的墓前收拾起来。

刘明达愣愣地看着这一幕,似乎觉得非常眼熟,眼前的画面也在一晃一晃。

他用力地揉了揉眼,还是觉得晃的厉害,那种呼之欲出的感觉,让他既奇怪又熟悉。

刘何君小声问:“许阳,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许阳道:“没什么,只是说了一些玩笑话。”

刘何君半点不信:“怎么可能?我爸这么一个正经到古板的人,怎么可能会说玩笑话。”

然后,他悄悄扭头看他爸。

却见刘明达迈步向前,伸出一脚就踹在了许阳的屁股上。

这一下,刘何君呆住了,他不相信他这么古板的父亲居然会干出这么不得体的事情。

许阳也错愕回头,可却是笑了起来。

(全书完)

第七百七十六章 再会刘明达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