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陆茗眉松一口气,绽颜笑,程松坡笑,摇摇头捏捏面颊,陆茗眉就是点爱,总是一副硬邦邦的脸孔,其实极软,又像孩子。比方现在,抱着他肩膀往他怀蹭,像猫儿一,媚眼丝,他忍不住就旌迷乱,在尚有制力:“别在儿睡着了,送你回?”

“我不回,”陆茗眉揽住他胳膊始撒娇,“回一人无聊。”

程松坡皱眉,哄孩子一般:“明你班。”

陆茗眉不情不愿站,程松坡一一检视完毕,跟保安告辞,往马路叫车。程松坡忽笑:“说,你那位姓的朋友,算是记者中的佼佼者了。”

陆茗眉耸耸肩,其实句话倒由不不承认,经纬在工着实很拼,且据他一贯的思维方式,做围棋国手,玩IT图灵,搞建筑贝聿铭——不站在金字塔尖就算失败,哪怕你一人万人。此逻辑,经纬的目标该是拿普利策奖才,但是,凭他?陆茗眉不屑撇撇嘴,在最近经纬帮桥的份,不刻薄他。承认经纬的确很优秀,甚至优秀分。初母亲一力向推荐经纬,夸花乱坠,很不,反问:“真像你说,怎一年纪女朋友?”

此明爱华的解释是:“经纬孩子太优秀,我抢眼的人才,肯定早被人捷足先登!才知,他全副思扑在工,又经常差,间空间不允许他恋爱——在他今年升职,单独分一部门给他做新刊。他现在呢,负责重点新闻专访,人闲,该考虑终身了。”

冠冕堂皇的理由,概有明爱华肯相信,陆茗眉忍不住冷笑,明爱华经纬的感觉,概照镜子差不吧?相信己永远正确,就相信经纬情操高尚。

实际呢?陆茗眉再清楚不,经纬最是不愿被婚姻绑住的人,那些间空间的理由,不是应付长辈。因此暗暗讥刺经纬,说他曲意讨长辈,经纬却觉的局面相双赢。他说,既说点无伤雅的谎话,让所有人高兴,省了他两人的麻烦,又何乐不呢?

反正在经纬的世界,达目的,何手段皆不计。

真不愧是母亲明爱华教的意弟子。

正神思梦游程松坡随口问:“你跟他很熟?”

陆茗眉一虚,母亲努力撮合己经纬的,有经纬帮在母亲那边掩饰的些……让程松坡知,他怎?有点捉摸不住程松坡现在的法,甚至拿些情刺|激刺|激他,他不吃醋。但又怕些程松坡向母亲的立面越推越远……笑着反问程松坡:“吃醋?那你明明人一。”

“那候不清楚敌我形势,”程松坡表情严肃,“现在我有点嫉妒……嫉妒我不在的年,现在你身边的那些男人。”

程松坡说有些郑重的子,陆茗眉惊愕不已,不明白他话是否在玩笑。按理说程松坡是不玩笑的,况且他表情凝肃,是些话……真不太像的程松坡说的。回神嘲笑:“我本等着你回赶走他呀,是你一直不回,我亲马赶跑他了。”

努力让番话说更轻松些,年的憋屈,终是不经意间流露。程松坡一滞住,路灯笑容苍白,圆圆的一团影子,似乎伴着削瘦的身板在瑟瑟抖。他揽住肩头的手不觉就力,声音愈加温柔:“我回了。”

陆茗眉不甘,忍不住寸进尺:“果我欧洲的候有碰你,你回吗?”

程松坡答毫不犹豫:“。”

“真的?”

陆茗眉仰头望着他,目光蕴藏怯怯的惊喜,程松坡中更软,右手轻抚面颊:“果我回,你一直等吗?”

陆茗眉良久不语,轻轻点点头,埋头程松坡怀低声说:“程松坡,你问我愿不愿意尝试一次,我有一件情问你。”

不待程松坡口又说,“恐怕有几年了,不止脏查有问题,连肝功有衰竭迹象。我知不求你不恨,但是……”语音哽咽,快说不,“你不现在,已经是老在惩罚?”

程松坡身子陡僵硬,他正抚着的头,十指掌从脖颈间掠已显冰凉,半晌他笑:“车了。”

一辆空车停,陆茗眉恳求望向程松坡,直程松坡叮嘱完司机送达点,他有再说一句话。

几分钟收程松坡的短信:是你的换条件吗?

陆茗眉的眼泪终流,从低声啜泣嚎啕哭,的士司机吓了一跳,完十字路口缓缓靠边停住,问:“姐,你吧?”

“我,你别管我。”

话说完就忍不住又放声哭,程松坡居是在拿己挟他吗?

笑话,怎?十年前他已经让明白,有任何人任何物挟他。

从知,在程松坡明爱华的毫不掩饰的憎恨面前,他所谓的爱情,渺不值一提。

是从什候始,明爱华三字他间的禁忌?那些太久远,远像是辈子生的。但陆茗眉又清晰记,现程松坡的资助人居是明爱华的震惊。更令受伤的是,明爱华在离婚前离婚像不记己曾生一女儿,那团掉似乎就关系了。等终母亲的身份关己,居是因程松坡的原因。

有些生的候你未必在意,但它就那奇怪刻在你脑海,等候你慢慢它所被铭刻的理由。

明爱华偶就读的高中,在术室别人拿做model画的人像素描。

初太欣喜,那频频见诸与报端的名字,真因工繁忙才疏望,现在终等份真正的母爱临。

因太欣喜,所忘记那给画像的人是程松坡。

明爱华不是校找,探望的人其实是程松坡。

直高中毕业,程松坡考同一所,准备约程松坡提前校宿舍,听程松坡与母亲在术室的争吵。程松坡的声音满是愤怒怨毒:“你说错,我是故意接近,故意玩弄——那又何?比你做的那些丧尽良的情,根本不值一提!”

明爱华的声音极冷静:“我警告你离远一点。”

“怎,你居在乎骨亲情?是你怕你女儿知,你其实是反复人?我父亲那相信你,你怎回报他的?你拿他做踏脚石,才爬今的位置!别人你是、记者,正义的化身,民众的喉舌,其实呢?其实你双手沾满血腥,你是靠着背叛,才有今的位名誉!你资助我不就是了弥补你内的愧疚吗?我告诉你不,我不原谅你,永远不!总有一我你做的丑公众,让所有崇拜你的人知,你是彻头彻尾的叛徒!”

是一,陆茗眉见识母亲明爱华的另一面,在素工狂最近母爱觉醒外的另一面。

明爱华平静回答程松坡:“等你有力的候再说,你现在所有的一切是我给的。与其现在着怎玩弄我女儿,你不,怎让己变更强,将才有力揭露我的真面目!”

“早知你是人,初就让你死在满星叠了,”程松坡被彻底激怒,声调陡提高,“我父亲救了你,你呢?你害他现在生不死!”

“那你希望……己一无,让你父亲更生不死一点吗?”

明爱华的涵养惊人,被人面辱骂,仍保持足够的理智冷静,慢条斯理说,“我已经帮你安排术院的入手续,文艺复兴的源,你不是一直很向往那吗?”

“我不再接受你的施舍!”

“你有选择吗?你韩老师什每周给你灶补习绘画基础?你市的中生术赛你轻易拿一名?你你给那些报社投稿,力更生,靠的是你己?被埋的画一茬接一茬,割割不完,有我帮你打通些关节,你凭什头?”

陆茗眉浑身松软,瘫坐在术室门口,明爱华现了,程松坡现了。

他前些温言软语颜悦色,现在却像似的,留给一串冷冰冰的脚步声笔挺冷酷的背影。

最令陆茗眉无法接受的是,等程松坡接受明爱华的条件,断绝的联系,佛罗伦萨术院,才

(本章未完)

第二章 一切都是烟云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