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陆茗眉无奈,向程松坡解释先前明爱华确实有意帮张罗象,明爱华身体每况愈,己就不直接回绝。再则张罗经纬,现经纬根本无意婚姻,所两人才一拍即合,互相帮衬着忽悠父母。说不知怎的底生一股委屈,些年,他留一人面陌生的未,忍不住反问:“你凭什问我些呢?你扔我一人跑了,十年间我不闻不问,年我从装别人,你呢?你己说,有一段很颓废很……我有问你吗?那……那在你房间的外国女孩,我问你是谁吗?你在外面风流快活,功名就,你有我吗?有几年的工夫我连你是生是死不知,你凭什让我等你,凭什让我等你?”

眼泪闸就收不住,哭最觉己真挺悲情的,颇有点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的意味,一边哭一边那些报纸杂志往程松坡身砸。程松坡不闪不避,任砸完所有砸的东西,最一拳一脚全招呼在他身,疯婆子一。越哭越凶,像十年的辛酸委屈全泄,那些毫无凭藉的日子,那些独等待的日子,那些彷惶无依的日子。

程松坡伸手圈住的腰,扳的脸细细吮吻,眼泪咸苦,仿若十几年的人生滋味。陆茗眉初推他,是有一股怨气,憋久了,终找泄的万,拼命推拒他。程松坡的力强很,早有教训,却不肯轻易让他逞,手脚并推他端他。初他让着,推左边,他就搂右边,推右边,他就抱左边。他终耐了,一双胳膊真正使劲儿,箍钢筋一般,他搂住的头往他贴,舌头拼命钻进齿,抽干全部气息,终击溃所有抵抗的念头。

程松坡就环抱着,固定的姿势维持了很久,直他己换气,稍稍松陆茗眉。口口吸气,缓神又忿不已,“你别碰我,反正你从我。”

程松坡紧紧箍住,顽固同雕塑,很久很久他挤艰难的三字,“不。”

良久他又补充,“我嫉妒。”

陆茗眉吃惊盯住他,程松坡……他说他嫉妒?

程松坡似乎羞承认些,马将话题转,“了,那你碰的是Stella,我老师的女儿。恰中国旅游,我跟说你,所那专门留在那,等我介绍你认识的。结果……”他比画手势,陆茗眉面色汕汕,又不服气斜他一眼,程松坡笑笑,“我找你几次,你……你又躲着我。”

“我有。”

陆茗眉理直气壮反驳,情打死不承认,立刻转守攻,“真的是老师的女儿?我才不信呢……”

“你一回,旅游,怎像……”程松坡斜坐在沙扶手,静静凝视着,陆茗眉己不意思住嘴,程松坡冷不防,“经纬说你有很人追。”

“喂,他人怎?”

陆茗眉险些跳身,“他什候跟你说些有的的?”

程松坡抚着的头,指尖轻轻一挑,便将几缕长绕指间,“他很关你。”

“我跟他真的什,”陆茗眉撇撇嘴,“我是动找人另,你回!”

硬气的话一口,程松坡便反手一锁,一招擒拿手,轻易举将压倒在沙。他缓缓伏身,一寸一寸贴近的,“再说一遍。”

“追我的人了,你再敢走,我立刻。…”话音未落,程松坡已紧紧吮住双,他的双臂顽强有力,将牢牢锁在怀间。两人无法呼吸,他才稍稍放,见星蹿迷离,双微张,忍不住又俯身吻,靖蜒点水的,一再,再三。

缝缮缠绵程松坡觉己所有的意志力融化掉,他极艰难换姿势,仍从身拥着,低声:“难怪别人说冲冠一怒红颜。”

陆茗眉口:“你才不呢。”

话口便悔,那日程松披给的短信:是你的换条件吗?

陆茗眉担程松坡句随口的填怨做清算旧账,解释,又怕盖弥彰。恋人常常说,因你爱我,所你给我买早餐;因你爱我,所你半夜我送消夜……在他间,却是禁忌。他不说,因你爱我,所你放弃你母亲;不说,因你爱我,所你必须忘记你父亲。

程松坡像坚守在河流两岸的桥人,顽固不肯,他执着不肯回。

即便十年光,茬再;即便他明白,彼此的渴望,已探入骨血。

程松坡半跪在沙搂着,的姿势保持很久,他托的脸,神情极认真,“阿茶,所有给你的,我绝不吝惜;所有说口的承诺,我遵守;至我己不确定的,我有办法给你任何保证,更不哄你,说些我己不相信的话。”

“我知。”

陆茗眉轻声,“我知,十年前我就知。”

程松坡的手不安分,从衣摆伸进,抚在光滑的背,一刹那间感受轻微的战栗。他轻轻摩擎,又俯身在耳垂轻轻咬噬,陆茗眉势推他,却陷更深。

不再说话,积淀十余年的思念,慢慢在空气化,化牵绕不断的纠缠。陆茗眉就那窝在他臂弯,很久忽疑惑:“五十年我有那老吗?”

报纸杂志程松坡的关注,远远超陆茗眉的象。

拜访完一位客,现正巧在经纬的办公楼附近,便打电话问他忙不忙,顺便他办公室找他吐槽。办公的经纬又架着那副修电脑的黑框眼镜,显他一贯公众形象颐不相符的究气质,“稀客,coffee or tea?”

“咖啡,谢谢。”

陆茗眉环视经纬的办公室,三十乎万米,简明装修又不失方气。经纬帮冲杯白咖啡,端面前,“我有,你试试合不合口味。我听老师说你喜欢式。”

“谢谢。”

陆茗眉接浅抿一口,浓厚醇香沁入鼻间。其实老早就不喝式了,年少刻意强调那单纯苦涩的味,仿佛特意证明什似的。不明爱华不知,的口味一直此,常一边感叹不知传统绿茶的妙处,又一边挖空思托人捎那产量极少的顶级咖啡豆送,真是何苦哉?陆茗眉抬眼一扫,案头正是新刊的杂志,封面赫是程松坡那幅《湄公河春》,手一伸将杂志抽,迫不及待翻目录,找程松坡的专访。

“销量怎?”

“托福,不枉我忍痛割爱呀,”经纬夸张笑,“卖不,我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陆茗眉沉脸,狠狠瞪经纬两眼,碰经纬人真办法,你从不知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你正经的候他插科打浑,你胡吹乱佣的候他又莫名其妙深沉;除非他乐意你说,否则若你主动从他挖些什,纵你有千般张良计,他有万架墙梯。

翻程松坡专访那一篇,半幅铜版彩色印刷的程松坡的肖像,他眉目清正,很相,陆茗眉的角不由主就弯。很少报纸杂志,细细读觉经纬文笔很“妙笔生花”四字。前面介绍程松坡在欧洲的画展果,那些满满的绩、灿烂耀眼的光环,陆茗眉早已在熟背千百遍,此刻,仍禁不住欢欣。二部分眉不觉蹙,言语间已露不悦,“什有那涉及隐的篇幅?”

“有吗?”

经纬偏头,狐疑又认真的模,捡杂志翻检查,“一部分是他最近几年的战果,追溯他的求旅,最畅谈一未的打算,挺谐呀。”

陆茗眉气头,经纬若老老实实跟说市场取向此,他偶尔必须做妥协,那未必不理解。偏偏他一副煞有介的模,似乎的质疑纯粹虚空象。陆茗眉拉脸,“那一段呢,佛罗伦萨术院的人又不止他一,何必兜那圈探讨的每一细节?有,他画几幅画已,你至扯什庭社环境长的哆巴唆的东西吗?

“有,我国每年靠接受社捐助完业的人有一万有八千,你什抓住他的资助人是一位有名望有位的总编做文章?你不是,你言意是说,有王伯伯的支持,有王伯伯些人脉,程松坡根本不国留甚至有今的就是不是?”

一口气又指七八问题的不妥处,经纬稍向一倚,摘黑框眼镜,“哟,正义的呼声

(本章未完)

第三章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目录+书签-->